文学馆 > 罪军 > 第五十七节 清醒

第五十七节 清醒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车里的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赵毅当然明白冯谈谈话里隐含的意思。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不到氧气进入身体产生的舒爽,却有一种令人欲呕的血腥。

        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吸入肺部的浓郁烟雾,刺激着赵毅近乎癫狂的神经。渐渐的,他开始冷静下来,吐出一缕白色的细线。

        “你确定,矿业公司会给你一个新的矿脉坐标?”

        赵毅转过身,认真地注视着坐在旁边,刚刚认识不到半天的这个中年男子。

        冯谈谈拿起摆在车前架上的烟盒,取出一支,叼在嘴里的同时,也把整盒烟装进自己的口袋。完成这一系列极其自然的动作之后,他用手指夹住香烟,从嘴唇间取下,把玩着赵毅的打火机,神情孤寂地说:“他们要分走百分之八十的收益。但不管怎么样,总比挖出一堆没有价值的废料强。钱虽然不多,至少。。。。。。能让我活着。”

        赵毅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眼睛,深入细致地探究每一丝面部肌肉的变化。发散开的探测意识,敏锐地碰触着冯谈谈的身体。体温升高或者下降,会在第一时间迅速传递到赵毅的大脑。这种令人几乎窒息的死寂持续了近五分钟,终于被他略显低沉,却有着种说不出磁性味道的声音打破。

        “我需要一个雇员。短时间内,你应该找不到比这更好的选择。”

        。。。。。。

        刚刚下过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清新气息,从晴朗天空漫洒下来的阳光,透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国立大学高大雄伟的教学楼表面,映照出一层清新淡雅的颜色。

        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对工业平民来说,只存在于童话中的世界。这里没有饥饿,没有寒冷,也没有酷暑或者干渴。人人都能享受联邦政府给予的自由和幸福。死亡距离他们非常遥远,甚至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走在水泥铺就的步道上,感受着空气浸润皮肤带来的舒畅,赵毅只觉得有种极不真实的虚幻————仿佛,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而是圣典中记载的天堂。

        是的,他去过地狱。就在昨天,刚刚从那里返回。

        他曾经以为,传说不过是虚构,S12幸存者的告诫,仅仅只是从怨恨与孤独中诞生的副产品。只有身临其境,真正听到,看到,体会到被逼至绝望的疯狂,亲眼目睹在此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血腥和恐怖,才能比任何人都明白。。。。。。“公民”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

        “妈妈!大灰狼是坏人吗?”

        路边的座椅上,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正偎依在母亲怀里,指着童话书上的图片,奶声奶气地问。

        她正在看《小红帽的故事》。

        图片,是一头拟人化的狼。双脚站立,只是狰狞的面孔与瘦小的身躯对比有些滑稽。

        “大灰狼是坏蛋。至于坏人。。。。。。骗子、强盗、小偷,还有/妓/女,他们都是坏人。”

        母亲的道德观,显然过于界限化。

        “那么,警察叔叔会把坏人关进监狱吗?”

        稚嫩的声音里,透出最纯净的天真。

        “会————”

        母亲肯定地回答:“所有的坏人,都将受到惩罚。”

        “惩罚就是死亡,对吗?”

        “呵呵!宝贝儿,现在还不到你关心这个问题的年龄。再长大一些,你会明白。。。。。。”

        距离越来越远,身后的对话已经模糊不清。

        赵毅只觉得脚步很沉重————的确,所有坏人,都将受到惩罚。骗子、强盗、小偷、/妓/女。。。。。。他们都是坏人。

        这个定义几乎囊括了所有工业平民。

        也就是说,支撑着整个人类社会,数量庞大到必须以“兆”为单位的他们,都是坏人。

        赵毅抬起头,仰望阳光灿烂的天空。

        他忽然想起S12幸存者们曾经千叮咛万嘱咐的那些话。

        “老师。。。。。。你们是对的。”

        。。。。。。

        在女生宿舍找人,是一件颇为麻烦的事。

        想要说动门房的值班人员,真的极其困难。这个女人外表看上去虽然只有四十来岁,冷漠和寡言程度却不亚于八十岁的老妪。她一直在低着头打毛线,对赵毅的要求置若罔闻。直到另外一名有同样需求的男生走上前来,把一张五元面额钞票摆在桌上的时候,那张堪比万年衡冰的面孔,才绽露出一丝傲慢与鄙视的浅笑。

        有了鲜活的演示范本,赵毅这才恍然大悟地掏出了钱包。

        “找我有什么事吗?”

        于蓓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牛奶丝连衣裙,收腰型的裁剪式样,恰到好处体现出她近乎完美的身材。她的态度有些冷淡,带有些许矜持,妩媚的面容虽在微笑,却夹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与刻薄。

        赵毅一直认为,在“玫瑰精灵”餐厅的那个夜晚,完全是个意外。他也并不因此而责怪于蓓中途离开————请女孩子吃饭,却没有带钱,本身就相当失礼。何况,那个时候她也说过:有事情需要先走。

        “你怎么不接电话?”

        几天来,赵毅一直在拨打于蓓的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干脆关机。

        “我有时候会忘记充电。抱歉!”

        于蓓已经显出几分不耐烦,说话口气也变得冰冷:“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暂时这样吧!我晚上还有形体课,要换衣服。”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喝杯咖啡,或者是吃饭。”

        赵毅锲而不舍地说:“上次只是个意外。那天在时间上有些匆忙,因为不是我的衣服,所以忘了带上钱包。”

        “这么说,那件“凯撒”牌猎装不是你的?”于蓓的笑声里,带有轻蔑和鄙视的成份。

        赵毅一阵语塞。

        他的确喜欢于蓓。但即便是傻瓜,也能够听出于蓓话里隐藏的意思。在赵毅的脑海里,最初那个穿着吊带裙的清纯身影,正被一种非常奇怪的迷雾裹住,渐渐越飘越远,只剩下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形框架。

        “那是我找别人借的。”

        赵毅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也没有那个必要。出于惋惜,还有对曾经喜欢过美好回忆的留恋,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认真地说:“下个月的夏日舞会,我想邀请你做我的舞伴。”

        “舞伴?你确定?”

        于蓓显得有些意外。她怔了几秒钟,忽然“格格格格”地笑了起来。

        “好吧!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某句话,对我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妨直白一些,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们不合适,我也不会喜欢你。”

        “不会?”

        赵毅下意识地问。“不喜欢”和“不会喜欢。”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对!不会————”

        于蓓特意强调了一遍。她仰起头,朝后顺了顺长发,骄傲地说:“你没有我所需要的物质基础,我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你是新生,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关于舞蹈学院女生的种种传闻。也许你会觉得我过于拜金,也许你觉得我的做法亵渎了爱情。但我必须告诉你————在感情和钞票之间,我永远只会选择后者。”

        赵毅平静地看着她。

        这种过于冷静的态度,多少令于蓓有些意外————她原本以为会看到一场连哭带喊的闹剧,或者是这个男孩死死拽住自己双手,苦苦恳求不要走,再给他一个机会。。。。。。这样的场景,于蓓曾经见过无数次,自己也有过亲身经历。可是,像这样平淡冷漠的场景,对她来说还是第一次。

        两个人站定的距离很近,于蓓可以清晰看到赵毅丝毫没有变化的眼眸————那里面没有激动,没有愤怒,也没有悲哀或者乞求,只存在着对一切事物都漠不关心的冷淡。

        于蓓没有继续尚未说完的冷眼嘲讽。她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有些畏惧地闪烁着目光。

        有些男人对于爱情有着难以想象的疯狂。尤其是对直言拒绝自己的女人,甚至会因爱生恨,从普通争吵演变成为你死我活的凶杀。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根本算不上新闻。

        “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共进晚餐?”

        沉默了半分钟,赵毅再次张开嘴唇,说:“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那样做?”

        “因为,我不确定你是否有追求我的资格————”

        于蓓冷笑着说:“一顿饭,可以看出很多隐藏的东西。“玫瑰精灵”的晚餐费用并不便宜,差不多是普通人半年的收入。如果你想说什么给你机会之类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连买单的钱都拿不出来。”

        赵毅脸上显出一丝苦涩的笑。他摇了摇头,说:“只要有钱,你可以答应任何人?”

        “我不想过穷困潦倒的生活。”

        于蓓直言不讳:“其实,在你之前,已经有过几个男人说过诸如此类的话。他们羞辱我,骂我,说我是要钱不要脸的/婊/子。。。。。。可那又怎么样?我用身体和美貌换取一切,而你们呢?目的不就是为了把女人弄上/床,做/几次/爱,说些无聊的情话,等到怀孕真正需要你们的时候,却销声匿迹躲藏起来,生怕因此惹上麻烦。。。。。。够了,这样的事情我看得实在太多。在这个世界上,爱情永远都是虚假美妙的泡沫,只有钞票才是能够拿捏在手上的真实————”

        “不要妄想用你自以为正义的嘴脸来指责我————”

        也许是被牵动了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于蓓脸上开始泛起阵阵潮红,说话节奏也越来越快。

        “我再也不会相信什么所谓的爱情。那只是在冲动和**驱使下,从男人腐烂下体喷射出来的**。它很臭,很脏。你以为两个人在一起,仅仅只是拥抱、接吻、牵手玩闹的游戏?清醒一些吧!现实比梦想残酷得多,没有钱,你连吃屎的狗都不如。女人为了爱情付出青春和**,男人呢?你们在这场游戏当中只有满足和乐趣。。。。。。既然话都说开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我,想要我成为你的女朋友,没问题————八十万联邦元,我可以陪你一年。如果你没有这么多钱,那就什么也不用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趁早打消念头,或者去另外找一个能够接受你,可以甘于贫穷的好女孩。”

        赵毅一直很平静。

        他并非无话可说,只是觉得已经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每个人都有对于爱情的理解。。。。。。他摇了摇头,眼睛有些微涩。不管怎么样,这终究是自己的初恋。赵毅很想从衣服内袋里摸出支票簿,在金额栏里写下一串足以震慑于蓓的数字,然后带着高傲与满足的神情,狠狠砸在她的脸上。可是这样做。。。。。。有什么用?

        金钱可以买到**,却永远无法换回灵魂。。。。。。这句话简直/他/妈/的太对了。

        赵毅很想爆粗口,想骂街。这是宣泄情绪最直接的方式。

        但在他的心里,也有一丝惋惜,一点悲哀。

        “嘀————嘀嘀————”

        刺耳的喇叭鸣音,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闷气氛。赵毅精神一振,转身朝音源方向望去————只见两辆名贵的银灰色“吉利”轿车,正从学院大门方向驶来,缓缓停在距离女生宿舍十多米远的空地上。

        在宇宙时代,“吉利”早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贵族名牌。其声势和价值,甚至超过了“奔驰”。

        一个英挺的青年推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走下。另外一辆车里,则走下四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都戴着墨镜,面色漠然,将青年簇拥在中间。显然,是一群保镖。

        “蓓蓓,你怎么在这儿?”

        青年大约二十来岁,穿着一套简约风格的手工休闲装。他含笑着朝前走了几步,先是看了看于蓓,目光随即落到站在旁边的赵毅身上。

        “韦斯利,我在等你。”

        于蓓抬起头,展露出无限欣喜的笑意,水波荡漾的双眼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挑逗。她快步迎了上去,轻轻抱住男子的右臂,紧紧贴在怀中。仿佛,那是她最为珍爱的宝物。

        韦斯利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赵毅。他瞟了一眼贴在自己身上的于蓓,左手探出,在她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这种粗鲁的动作并没有引起于蓓反感,她撒娇似的在男子怀里左右扭捏,脖颈和面颊很快变成一片晕红。虽然在躲闪,可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像是在迎合。

        “他是谁?”

        韦斯利一边用力玩弄着手上抓握到的那团软肉,一边看着赵毅,眼眸深处释放出冷酷且炫耀式的笑。

        “。。。。。。他是我的一个同学。”

        于蓓显然非常明白韦斯利此刻表情所代表的意思。她用力抱紧男子的胳膊,踮起脚尖,凑近对方面颊轻吻,用近乎呻吟的温柔口气说:“走吧!别浪费时间,你说过带我去兜风的。”

        她对赵毅没有恶感,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谈不上什么朋友。她只是不想惹麻烦,仅此而已。

        “同学?呵呵。。。。。。我和你,也是同学。”

        这句话显然有所指,韦斯利抽出被于蓓抱住的右手,蛮横的将她用力搂到怀里,对准脖颈用力咬住,恶意地狠狠吮了一口。顿时,雪白的肌肤表面,立刻出现了一团清晰的鲜红色唇形淤血。

        “你同学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吗?你有没有告诉过他,你是我的女人?”

        韦斯利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微笑————第一眼看见赵毅的时候,他就已经大致猜测到,这个男孩应该是于蓓的追求者。这让他感觉不悦和愠怒的同时,也产生出潜在的兴奋与满足。

        一个被别人喜欢,苦苦追求却无法得到的女孩,正像听话的猫一样躺在自己怀里,任由玩弄。。。。。。对于男人,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成就感。

        表面上是在微笑,韦斯利的眼神中,却带有强烈的警告意味。他相信赵毅能够看懂自己的目光,也期待着对方在这种强悍的气势压迫下,满面仓惶且羞愧无比的转身逃走。

        韦斯利的确有着足够骄傲的资本————价值六十万联邦元的豪华轿车,四名三阶体格异能者保镖,服装衣饰都是昂贵的名牌。。。。。。这一切足以说明问题,也是实力的象征。

        “谢谢你刚才对我所说的这些话。。。。。。谢谢!”

        赵毅终于开了口。但说话指对的目标显然不是韦斯利,而是被他搂在怀里的于蓓。

        长长地呼了口气,赵毅忽然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从朦胧的幻想,到阴冷残酷的现实,他的内心世界一直背负着太多的东西。于蓓的话让他清醒了很多,也再次看清楚事情的本质。他不会因此产生抱怨或者仇恨,只是觉得仍然有着淡淡的惆怅和失落。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