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五十六节 城市

第五十六节 城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

        当人类在某个地点聚居到一定数量的时候,自然就出现了城市。

        新明斯克这个名字的具体依据和起源是什么?这个问题早已变得无法考证。人们只能从城市名字推测,这里最早的定居者,可能是旧时代的俄罗斯血裔。

        磁力悬浮车可以适应绝大多数地形。虽然在名称上,人们仍然习惯性的把它归类为“汽车”的范畴,但谁也无法否认,这种轻型车辆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早已超越了旧时代的燃油机械。

        在苍茫的荒野上平静地奔驶,感受着车身有规律的晃动。赵毅的内心,却充满了隐隐的激动和期盼。

        他很想亲眼看看冯谈谈所说的那座城市。因为好奇,也因为野心。

        他真正感觉到了一个人的孤独和弱小。

        他需要同伴。

        赵毅并不认可那些从其它移民星球招募到跟随者

        他们对自己很难,或者根本就不可能产生足够的忠诚口在利益和金钱的诱惑下,有很多东西都可以当做货物出卖。其中,也包括良心。

        工业平民与公民完全不同一

        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准确地说,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可能终其一生永远都不可能拿回被剥夺的权利。储备金制度已经被联邦与泛联合写入宪法,规定十万元限额的同时,政府同样在矿石收购价、资源产出,以及市场等方面强加了诸多相关条款。从表面上看,工业平民只要付出足够的辛劳,的确能够攒够十万存款,重新返回文明世界。但事实上,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采掘者找到含金属量足够高的富矿区。。口。。。矿业公司和政府,不可能对容易采掘的高矿地带熟视无睹。因此,这种通过采掘致富的说法,其实只是掩人耳目的骗局。无论联邦还是泛联合,都不会允许工业平民大规模转为公民。

        一旦如此,政府的资源产量,将会大幅下滑到极其危险的程度。何况,储备金制度可以将失业率削减到最低,这一部分人口的食物、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均不用政府负责。。。。。。可以想象,任何政治家都不会让社会重新接纳工业平民。那只会带来新的混乱,而不会产生丝毫收益。

        冯谈谈的出现,让赵毅对工业平民这个特殊群体,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认识。他忽然发现一一

        自己或许可以从这些人当中,得到文明社会永远不可能给予的最珍贵财富。

        他们曾经失去过一一一所以,他们比任何人都知道珍惜。

        他们一无所有一、一所以,他们不会有任何顾忌。对于敌人,凶悍,勇敢,疯狂。

        他们对未来和现在感到绝望

        所以,他们敢做任何事。

        。。。。。。

        AG64号星球表面没有公路,朝着东面方向行驶了整整两小时后,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弯曲不平的建筑轮廓线条。虽然很矮,排列也没有什么规律,但它的确是一座城市。

        也许是因为刚刚临近中午的缘故,整个城市还没有从昨天夜晚的狂欢中醒来,一切都显得非常安静。

        这里的房屋显然没有经过严格意义的规划。

        非常凌乱,建筑墙体粗糙无比,没有装饰,感觉就像移民星球上私搭乱建的贫民窟。旧木板、破烂的油毡、锈蚀的铁皮、肮脏的塑料薄膜。。。。。。总而言之,所有能够想到,并且找到的材料,都有可能成为杂乱棚屋的一部分。

        磁力悬浮车沿着街道缓缓驶入城市。隔着淡蓝色的车窗玻璃,赵毅看见一张张从门缝和窗沿中间露出的面孔。他们应该是新明斯克的居民,那些眼神里丝毫不存在友善或者亲近,只有赤,裸,裸,的贪婪、冷漠,以及仇恨

        “你不该把车开进来。”

        坐在驾驶座旁边的冯谈谈,显然早已料到会出现这样一幕O他在半个多小时以前,就对赵毅做出过类似的警告,后者却置若罔闻的对他报以微笑。

        “这些人,都是工业平民?”

        望着那一双双带有敌意的眼睛,赵毅认真地问。

        冯谈谈点了点头,说:“从星际大移民时代开始后的第六年,这里就成为AG64号行星最大的工业平民聚居区。这里的很多人,都是初代平民的后裔。附近已经没有值得开采的矿脉,他们对于所谓的公民身份早就不抱希望。如果不是附近有一条距离地表较近的暗河,可以进行小规模的种植。。。。。。这座城市恐怕早就已经荒废。”

        “种植?”

        赵毅疑惑地问:“粮食?”

        “罂/粟一一一一”

        冯谈谈耸了耸肩膀,说:“经过提纯的海尸洛尸因,晶体,一直是移民星球最畅销的货物之一。人们需要在幻想中寻找快乐,也需要在被束缚的现实中幻想自由。如果没有它的存在,新明斯克至少有百分之六十的人都要活活饿死。”

        “百分之六十?”

        赵毅继续追问:“那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呢?他们又靠什么活着?”

        “很多矿业公司在AG64都设有矿石收购站。移民星球与这里有固定航班往来。有些居民被他们以非常低廉的价格雇佣。当然,相关的服务行业也碧旎可少。尤其是女人。。。。。。要知道,漂亮的脸蛋和曼妙的身材,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换到吃的。”

        冯谈谈似乎不太愿意谈论这个话题,他沉默了几秒钟,神情孤寂地摇了摇头:“你可能无法理解我刚才所说的这些。毕竟。。

        。。。。你是公民,和我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得谢谢你的面包”

        “把剩下的话说完一一”

        赵毅双手扶着方向盘眼睛注视着窗外,语气忽然变得十分凌厉:“你只说了女人的处境。那么老人呢?还有孩子?”

        “你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

        冯谈谈的声音略显低沉,其中带有一丝讥讽的意味:“真是罕见。要知道,你可是一位公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

        赵毅的话语带有不可抗拒的坚决。

        “你真想知道?”

        冯谈谈转过身,眼眸深处释放出怪异而闪亮的目光。

        赵毅缓慢且肯定地点了点头。

        “往前开,第二个路口左转,一直走。”

        用力捏了捏装在口袋里的面包,冯谈谈的说话声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冷漠,多少带有一丝淡淡的温和。

        被反斥力推动的车尾在密布尘土的街道上,喷吐出两道规则的细长凹痕。几秒钟后,被强大推力驱动的悬浮车已经消失在街道拐角,只留下漫天飞舞的沙尘。

        。。。。。

        这是一条相对较为平直的街道,没有肮脏破旧的棚屋,楼房的建筑材料也多为大块的hòu重岩石。

        按照冯谈谈手指的方向,赵毅看到一间临街商铺。很破旧,也很简陋。店铺门口,横放着几个用木头和废钢筋钉成的简易橱窗,两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色马甲的壮汉靠在门柱上,谈论着某个令他们特别感兴趣的话题。街道两边仍然不时闪现出贪婪的目光,街道拐角的闲逛者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这辆不属于自己的车,盘算着应该用什么方法将它弄到手,能卖多少钱。

        赵毅过滤了那些带有潜在威胁的目标,把目光直接投向店铺门口镂空的简易橱窗一手臂粗细的横梁上,悬挂着一具尸体。

        确切地说,应该是从关节部位被分切开来的人体碎块。从臀部被砍断的大腿苍白得近乎灰色,断口边缘已经渗出淡绿色的腐质。与它们并列悬挂的两条胳膊手指已经干枯,皮肤朝后萎缩着离开指甲。就在这些残肢的旁边,还有一具被该与它们连接起来的躯干。从身体下端被撕裂的生殖器半断,死者应该是一名男性。

        一把锋利的破冰钩子,狠狠扎穿了他的下颌,将整个身体提挂着悬吊在橱窗里。他大张着嘴,露出几颗残缺不全的牙。由于整个头部被倒仰着,赵毅无法看见死者的眼睛。感觉。。。。。。那就是一条形状古怪的鱼,被捕获者强行撕裂腮盖,把嘴撑到极限用最简单的方式,直接卡住喉部将其固定。

        无论躯干还是四肢,都呈现出非常怪异的暗褐色调。肉块表面泛着薄薄的油光,好像大排档里用特殊调料短暂腔制,再用文火焖炖熟烂的卤煮。尤其是挂在橱窗最边上的男子躯干,胸脯从中间被割开,用几根还算干净的木条斜撑着。仿佛一只形状怪异的蝴蝶,如同移民星球风味饭馆门口最常见的腊排骨。

        “新明斯克没有老人一x”

        冯谈谈的声音沙哑而粗重,其中明显带有如畏寒冷般的清脆齿音,以及深深的悲伤:“不仅是这里,整个AG64号行星,甚至就连其它矿石星球,几乎看不到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口他们没有劳动能力,不能自保,唯一的结局。。。。。。就是成为别人的食物。”

        “按照政府的说法一一在占有矿脉作为采掘区的情况下,每天的矿石产出量,大概可以卖到一百至一百五十元联邦标准货币。但是,这种所谓的高收益,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幌子。包括我在内,没有任何一个工业平民能够拿到如此之高的日平均收益。要知道,矿脉的分布并不均衡,即便是在运气最好的时候,我的采掘器,只不过挖出价值五元钱的矿石。绝大多数时间,我每天的收益只有两角。甚至。。。口。。没有一分钱。”

        “我已经整整两年没有洗过澡。你知道,这是一颗几乎完全沙漠化的该死星球。矿业公司在收购资源的同时,也在新明斯克之类的城市里开设一些浴室和餐厅。这些设施基本上是为公司职员服务当然,也对外开放。五分钱一次的热水浴,在其它星球的公民看来,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花费。可是在工业平民眼里,价值五分钱的胶质饼干,那可是足够维持四天消耗的珍贵食物。”

        赵毅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的死死盯着正前方店铺外的人肉橱窗

        一一他在仔细咀嚼着冯谈谈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作为农牧业产品严痔旎足的补充部分,添加有人工蛋白与合成脂肪的胶质饼干是所有胶质食品中最常见的类型。

        胶质饼干的种类很多,按照不同等级的消费人群,饼干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味道、营养、价格。其中,由“徐福记”食品公司出产,添加了纯牛奶和小麦糊制成的“奶酥薄脆。”是公认味道与口感最佳的饼干口在移民星球超级市场里,这种五百克铁盒包装的小酥饼售价高达一百六十元联邦货币。

        赵毅曾经在地球太空港看见过冯谈谈所说的那种饼干

        很粗糙,用最廉价的牛皮纸包装。这东西其实就是经过脆化处理的胶质蛋白原块口为了不让它过于难吃,糖精和盐成为了最简单的添加剂。这种带有少许植物性臭味饼干的最大购买群体,是生存各个资源星球的工业平民。

        它的确很便宜一一每五百克的售价仅仅只需要五分钱。

        “遇到你以前,我已经饿了整整两天口我像发疯一样寻找所有可吃的东西。但在这颗几乎连草都不长的星球上,无疑是一种奢望口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够体会那种饿到疯狂,口袋里没有一分钱,为了食物可以去做任何事情的绝望。我想杀人,想生吞活嚼他们身上的每一块肉。死亡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但我仍然想活。至少。。

        。。。。想要饱餐一顿,然后再死。”

        冯谈谈再次抓紧口袋里面包。真实能够触摸到的食物,让他有种脚踏实地的安全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鼻孔很酸,眼睛一直在流泪。他尽可能平复自己的情绪,却越来越难以压制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的愤怒,还有悲痛。

        “我没有犯罪口。。。。。很小的时候,老师和书本都告诉我:要做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直到我因为无法缴纳十万元储备金,被剥夺所有权利,流放到这颗星球,成为工业平民的时候,才恍然发现

        那些冠冕堂皇,带有无数美妙光环的话其实都是空幻虚假的谎言。我什么也没有,哪怕付出数以百倍的辛勤和努力,也永远不可能得到所谓的幸福口我至今也没有找到我的妻子,她被流放到了另外一个星球。我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一

        一工业平民之间不存在法律。只要你有足够的力气。口。。。。女人可以是你的玩物,也可以成为货物,甚至。。。。。。食物。”

        赵毅的脸,僵硬得如同雕塑。他一直紧握着悬浮车的方向盘,手指仿佛牢牢与之焊接在一起。胸膛里躁动的暴虐越来越严重,几乎压抑不住,随时可能爆发。

        他第一次听到这些,看到这些。

        S12电脑储存的资料,其中也有关于人类不同历史时期的大屠杀。上古、中世纪、近代、现代口。。。。口可那是因为战争,因为种族之间存在偏见,地区资源和利益争夺造成的结果。

        现在,人类已经进入宇宙时代。没有国家,也没有执拗的民族意识。但血腥和暴力却仍在继续口政府虽然没有直接杀人,执政者却永远不会对此作出改变。

        望着挂在远处橱窗里的尸块,赵毅的面色一片惨白,胸口和肩膀也开始神经质般的剧烈颤抖。

        在正常人眼中,那是一具尸体。

        在饥饿的工业平民看来,那是香肠、火腿、腔肉。

        当吃无可吃的时候,“食物”这两个字囊括的范围,自然也会随着绝望和饥饿,被无限放大。

        他们。。。。。。都是自己的同类。

        是人。

        “那些孩子呢?”

        赵毅冰冷凶狠地问。

        “什么?”

        冯谈谈显然没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你说过,剩下的那部分人当中,除了老人,还有孩子。他们呢?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赵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双眼已经布满血丝。

        “孩子?”

        冯谈谈惨笑着摇了摇头,从喉咙深处发出近乎呻吟般的低语:“孩子也是分等级的。漂亮女孩通常会被买下来,送到移民星球接受专业培训。据说,她们成年以后每天晚上的价格,都不会少于五千联邦元。英俊的男孩也有人喜欢,贵妇们把他们像狗一样圈养。或者是用药物刺激,使生殖器在短时间内增大。。。。。。他们是那些人的玩具。虽然能吃饱,却永远不可能得到自由,更谈不上什么尊严。”

        赵毅只觉得身体里有股烈焰,正在愈来念疯狂的燃烧着。他默默地注视着正前方很久,木然地自言自语:“这就是新明斯克?”

        “不,这是我们生存的世界。”

        冯谈谈认真纠正了他的说法。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