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龙骑战机 > 第三十一节

第三十一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做这个姿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给油,否则就会失速,叭叽一声摔下来,咦!怎么回事?”正在向林默他们讲解操作注意事项时的尉迟松教官突然皱起眉头转过头,向不远处的跑道上空望去。

        一架完成训练飞行的战斗机绕着基地划着弧线,呼啸着对准二号跑道降低高度,基地的跑道是东西方向,长约两公里,分有两条常用跑道,林默他们这些新飞行员和那些仍在学员阶段的训练飞行都是使用二号跑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林默微微眯起双眼和其他学员跟着尉迟教官目光看去,那架准备着陆的L-15猎鹰高级教练机正准备着陆,飞行姿态却明显不太对头。

        “拉起来,拉起来!速度太慢了!快拉!”尉迟教官脸色一变,连忙什么都顾不得,冲着跑道那里奔去,一连朝着飞机大喊,一边挥挥着手。

        几乎与此同时,离着跑道最近的通讯终端那里,正在现场指导学员观摩的沈鹰沈中校也发觉了不正常,抓起了通讯器大声喊着,发出操作指令。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架降落姿态不对的L-15猎鹰高级教练机即没有拉升,也没及时弹射,却是摇摇晃晃地迅速失去速度,猛地撞向地面,在所有人的众目睽睽下狠狠砸在跑道上,轰!~一声巨响,巨大的火球夹杂着黑色浓烟升起,无数破碎的金属和水泥块撒向空中,再如雨一般零零落落从天上坠落。

        “坠落了!”林默瞪大了眼睛,他对于空难早就有心理准备,曾经在异界,空骑在训练中偶尔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生坠落空难,坐骑飞行兽和骑士同时死亡,但他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个世界的空中兵器坠毁时的惨烈,令他的心脏犹如针扎般阵阵刺痛,这就是向往天空的代价,不论异界空骑还是这个世界的战斗机飞行员,坠落就是他们永远的痛,飞得越高摔得越惨,飞得越快,越尸骨无存。

        他和其他人拼命往坠落的地点奔去,远处塔台、机库、宿舍区都有人不断向这里拼命赶来。

        四处撒落的航空煤油点燃一片火海,跑道被灼烧地漆黑,巨大的黑色烟柱升上天空,犹如一道黑色的挽联直挂天际。

        率先赶到的林默将所剩无几的战气毫不犹豫地再次激发,尽可能的护住身体和眼睛,冲进烟火缭绕的坠机现场,闭住呼吸,瞪大眼睛,仔细搜索着任何类似人形的物体。

        “沈中校,林默冲进去了!”负责新飞行员的尉迟教官朝着刚刚赶过来的沈中校报告到,现场的逼人高温仅仅随着热风一吹,就让人须发皆卷,皮肤表现都像是火烧火燎的刺痛感觉,尉迟教官很难想像就在刚才,那个叫林默的飞行员居然敢毫不犹豫地冲进了烟幕中。

        真不得不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沈中校和尉迟教官两人的心又提了起来。

        远方传来基地猛然响起的紧急警报长鸣声,基地的消防车和救护车直接冲上了跑道,正向这里全速赶来,事故应急条例立即启动,整个基地上下都为此动了起来。

        尉迟教官和沈中校正在担心中,烟幕忽然一分,被熏得灰头土脸的林默扛着两具黑糊糊的人形物体走了出来,沈中校的心立刻揪了起来,这架飞机上驾驶者是有着一千五多小时飞行经验的老飞行员韩兴民和学员王军,虽然林默把两人抢了出来,但明显看到都已经是肢体不全,结实的抗荷服完全损毁,凄惨无比,只能寄希望于林默的动作够快,他们两人能在如此冲击和高温中活下来。

        可是即便活下来,恐怕这辈子也要与飞行无缘了,沈中校的心在此刻别提多么沉重,坠机事故不论放在哪儿都不是什么小事,其他赶到的飞行员和学员们也不约而同的露出悲痛的神色,就在刚刚一会儿,他们所熟悉的人就生死未卜。

        飞行员的训练成本巨大,特别是战斗机飞行员,一个正式的战斗机飞行员本身训练成本就不会低于其所驾驶的飞机,制造一架飞机的时间远远短于飞行员的训练时间,流水线上一转能转出个飞机却转不出飞行员来,通常时在发生意外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的时候,飞行员必需弹射逃生,宁可要人也不要飞机。

        “林默!你疯了你!你不要命了!”对于林默疯狂的举动,尉迟教官看得心惊肉跳,若不是林默安然无事的从烟幕中走出来,他险些以为又要搭上一个飞行员。

        轻轻放下两个已经没有声息的飞行员,林默没看向赶过来的尉迟教官和沈中校,伸出双手在两名飞行员的脖子上按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一个没救了,另一个还有心跳!”

        沈中校和尉迟教官脸色齐齐变得惨白,双唇哆嗦无法说出话来,尽管基地每年都会有伤亡,特别是高危军种甚至都会有伤亡指标的存在,但每一次面对这样的惨剧发生,都让人无法接受。

        死命踩着油门,几乎没踩过一次踩刹车的军绿色救护车就挨着坠落现场刹出了近三十米的刹车印,险些冲进火场里,后车门一开,四五个白大褂军医跌跌撞撞扒拉着担架和设备冲了出来,连忙把林默救出来的两个人弄上了担架,强心针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注射了进去,现场医生测了测心跳,说道:“一个心跳没了,另一个还有,电击器先上!强制止血,担架马上走!”

        事出紧急,所有的抢救都在担架上直接进行,赶过来的飞行员和学员都蜂拥着用最大的小心平稳把担架送上了军用救护车。

        从火场里走出来,质量做工非常扎实的军用飞行员抗荷服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比战气护体更大的保护作用,林默依然被熏地黑糊糊的,虽然喊着自己没事,但依然被众人七手八脚也推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前脚刚走,消防车后脚就大,跑道四周都是荒草遍地,野火烧起来失控就不得了,几颗灭火炸弹扔下去,再用灭火泡沫围住火场控制住剩余火势。

        估计基地领导又要为这次坠机事件而头痛了。

        第一次来到洁白干净的基地卫生所,林默却是被众人硬生生架着进来的,然后楞是摁到病床上,一堆战友上下齐手把他扒了个干净,吓得他死命抱住被单捂住身子惊恐地连声喊道:“你,你们想啥?!雷东,你小子手忒狠了,还有你,陈海青,躲什么躲,还躲,烧成灰我都认得你,你跟叶晓伟、白飞几个尽占老子便宜,搞背背山自己玩去,小心我捏死你!”

        众人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看着林默在床上的窘样直乐,平时看这家伙闷声不响低调的很,想看这家伙出洋相的机会可不多见。

        “哥们也是为你好,你这样冲进火场,要是伤了怎么办,你可是正式的战斗机飞行员,要是留个疤还怎么上战斗机啊?难不成以后你只打算开运输机了还是想转行开直升机?”

        令卫生所的医生啧啧称奇,冲进火场救人的林默浑身虽然被烟熏地乌漆麻黑,但浑身找不到一块伤处,连个燎泡都没有,让尉迟教官和沈中校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总算没有搭上第三个。

        呯!呯!呯!~

        基地的射击靶场上不断响起清脆的枪声,犹如过年的小孩玩耍用的电光炮一般连续炸响。

        当然,空军基地也拥有地面用的陆军靶场,不是用来给飞机轰炸扫射的,毕竟守卫基地的还有步兵,日常训练都会用到这个靶场,一百米的靶距足以应用于手枪和步枪的射击训练。

        作为战斗机飞行员,依然也有配枪自卫的需要,主要应付在野外意外坠机后的自卫,因此也需要有一定的枪械操作能力。

        自打上回L-15猎鹰在返场着陆时坠毁事件发生后,除了必要的空中巡逻外,其他训练和飞行任务一律中止,基地的领导们和安全主管为此焦头烂额,机械师们也没少受训,基地当即展开了大规模安全检查,机库里的灯光彻夜亮着,基地内的每一架飞机都要进行深度体检,甚至连生产厂家的工程师也赶赴过来,面对着搜集体的飞机残骸和黑匣子对比判断事故原因。

        +收藏+推荐+点击,+得越多越给力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0/340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