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龙骑战机 > 第三十二节

第三十二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没有了座驾,无所事事的飞行员们只好自己找乐子打发时间,看书学习的学习,地上老鹰捉小鸡似的编队模拟,锻炼一下体育运动的跑跑步,转转轮子,就像林默这样操枪蹦子弹的也不在少数,基地飞行任务一下子被取消许多,没有了夜航轰鸣催眠曲,不少人甚至晚上都不习惯这么安静的夜空。

        隶属于空军基地军械库里的枪械不比陆军的齐全,但有警卫部队的存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装备也差不到哪里去,自动步枪、枪榴弹、轻重机枪,甚至狙击步枪都一一都能借得出来,毕竟基地里不仅有弹药训练指标,还有淘汰更新的指标,闲着也是闲着,给飞行员练练手,军械后勤主管倒是从来不小气。[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基地里新到了一批95式改进型自动步枪,林默倒是玩地爱不释手,本身特殊设计结构的那点儿后座力对于他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指哪儿打哪儿,很适合新兵的入门级枪支。

        最初十几发以后,几乎可以枪枪上靶,枪支运用得当甚至可以堪比魔法的威力,学习要求极低,只要扣扣板机就可以发射,普通平民都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若是林默那个世界拥有这样的武器,战士们还练个屁战气,一般的重铠也未必抵挡得住。

        林默几乎成了靶场的常客,一天几百发子弹喂下去,他的枪法着实练了出来,私底下几乎把枪支列装到与自己斩龙剑同等的龙骑士标准装备里,不过他还没有权限接触反器材枪,只能玩玩大众货95式,否则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反器材枪作为自己的首选武器,更远的射程,大威力的杀伤力,两个世界空中武装力量对于攻击力的衡量标准几乎完全一致。

        “听说了吗?王军醒了!”轰!~远处的靶子被一团火球撕的粉碎,陈海青施施然放下一把95式步枪,像没事儿一样装上了一枚90式40毫米枪榴弹,他的消息一向来的很快,似乎不为地点变化而削弱,不得不佩服这个富二代的办法总是有很多。

        “······”林默看到自己打了半天的靶子还没看到成绩就被陈海青的窜靶行为给炸得尸骨无存。

        陈海青一直在和林默套近乎,在潜意识中,这个战友恐怕不止是表面上拥有怪物般身体素质那么简单,他更好奇林默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要不是你动作快,王军就挂了,这家伙欠了你一条命,第二天就转到部队医院去了,他也算命大,但也讨了不好,这辈子再也别想开飞机,估计也是拿个赔偿金内退,从哪来的回哪儿去,跟我们从航校一起出来的哥几个,还没两个月就少了一个,这飞行员也不好混哪,带着王东的飞行员听说叫韩兴民,湖南人,真是可惜了,他那爱人赶来后哭得那个惨啊。”

        说到最后陈海青的语气不无带着深深惋惜,明显低沉了下去,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虽然谁都知道空军属于高技术高危兵种,一进基地的时候就听老兵们跟他们说了,一年摔个一两架飞机,出点人命实属正常。

        看来飞行事故,带给见识远胜其他人的陈海青的震憾也不小,毕竟他也还年轻,没有经历过生死。

        就算是老飞行员,升了空心底也会吊着一根弦,但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直没有特别在意,可是亲眼目睹了坠机发生在眼前,任谁都不可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在他和很多学员心目中,这就是战士宿命。

        陈海青瞄了瞄,又是一发90式枪榴弹发射了出去,似乎他挑了这么一件大威力武器就是为了发泄心中的压抑,爆炸声震得射击场上所有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在公安局开的,老百姓半开放的军事俱乐部里丢二十块钱一响的手榴弹,绝对没有在这里发射枪榴弹来得爽,起码在这里还不需要花钱。

        陈海青的举动招来靶场上其他在射击的同志们集体怒视,不过陈海青就只轰了林默和他自己的靶位后,就没再拿别人的靶子撒气,靶子与射击位之间几乎半人多高的野草成了陈海青新的目标,就像一个拿着鞭炮什么都要炸一炸的孩子,草屑崩得有半天高。

        “查出原因了吗?”林默退下打空的弹匣慢慢的装着一粒粒金灿灿的5.8毫米子弹,看着陈海青的表演,枪榴弹轰靶子,让别人还怎么玩啊。

        “听说是好像是风切变是主因,不止这么一个问题,有机械件老化,国产的合金配方还不达标,配件供应商要赔惨了!”陈海青吹了吹枪管,发射90式枪榴弹的95式步枪散热性能稍差人意,抛壳口处淡淡散发着枪油受热挥发的白烟。

        低空风切变有分垂直风切变和水平风切变两种,突然的出现下降气流升让300米高度下正在准备着陆的飞机一下子进入失速状态,飞机根本来不及调整,造成的事故,可谓是天灾,根本很难躲。谁都无法预测这种气像灾害,机械件老化这件事正撞到枪口上,也该生产商要倒霉。

        “中国冶炼工艺不是很高吗?还会出这种问题?”这个世界的金属冶炼水平已经让林默感叹到无以复加,在他心目中,他所在的这个庞大国家拥有极其发达的冶炼水准。

        “还不是研发投入不足,你抄我我抄你,抄到最后,大家水平都上不去,跟国外比起来差远了!冷热处理,锻轧等工艺,一点点的差异累加起来就可观了。”陈海青倒是见多识广,一语道破天机。

        “什么时候基地里才能让我们重新参加飞行训练?”林默倒是最关心这个问题,当前他的战斗机操作技巧正渐入佳境,几天没握操纵杆,手开始痒得狠,他平时除了参加飞行训练就是学习这个世界的各种知识,补全融合后残缺不全的知识体系,打探消息什么的全依赖于一起来的学员朋友。

        接连发射了六枚枪榴弹,把靶场上的野草丛炸得犹如癞痢头一般,隐约可见野兔仓惶逃窜的身影,陈海青才意犹未尽的收了摊,回应林默的问题道:“差不多事故鉴定书一出,更换掉那批质量问题的配件,就可以重新上机了,最多一个星期,毕竟基地里不可能让飞行员们闲着。”

        陈海青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最多月底,咱们航大来的几个同学也能离开‘大通铺’,成为有正式军衔的飞行员了。”

        大通铺是还在学员阶段,没有半点儿**空间的集体宿舍的代名词,谁不愿意拥有一个独立的属于自己的房间呢。

        “那可是太好了,加油!我可等着他们呢!”林默露出鼓励的神色点点头,咔嚓一声弹匣上了枪,这是他这几天来唯一听到的好消息。

        “咦!好巧啊!林默,陈海青,你们也在玩枪啊!”这时雷东和几个人扛着几杆枪揣着几只弹匣走了过来,朝着林默和陈海青打着招呼。

        “嗯,刚打空两个弹匣!”林默微笑着打了个手势,正要瞄准,却苦着脸,自己的靶子被陈海青那家伙给轰了。

        一看靶场上露着两个豁牙子的靶位,再看看陈海青手里的家伙,其他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来来来,换个位子,我们来比赛,谁输了谁晚上请客。”

        “要不,咱们比比?!”陈海青举了举手里的枪,换下空包弹,插上实弹弹头的弹匣。

        “谁怕谁?!”林默翻了翻白眼,咔嚓毫不示弱的拉动枪栓。

        靶场上的枪声再次不绝于耳,不比室内靶场有报靶系统,露天的靶场有一百米,也没有专门的报靶员盯着靶子,现场只能追求上靶率,而不能保证命中环数,有学员自告奋勇地举着望远镜陈海青和林默等人报着数,好事者更是现场开赌。

        最终陈海青以微弱优势胜出,在所有人眼里,认真起来的陈海青完全像是一个老兵油子,95式自动步枪在他手里玩得极为熟练,枪身托得极稳,枪声连珠般响起,一枪一个上靶,几乎没有脱靶之虞,射击姿态更是犹如教科书一般标准。

        相比之下,林默虽然命中率一样很高,却显有些生疏,射击时不仅仅是把瞄准三点一线这么简单,还要把自己的身体力量及风速都要考虑进去,虽然不及狙击手一般精准,但依然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

        晚上,林默的一顿大餐不可避免的掏了腰包,足足吃空了他两个月的兵饷,虽说午餐肉炖白菜不费什么大钱,但也架不住趁火打劫的人众多。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0/340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