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50章 战报

第50章 战报

        建安元年春三月,帝以平西将军曹操、羽林中郎将张辽统兵平剿贼寇,俘其精壮并精锐士卒组虎豹骑。

        后来刘轩无聊的时候翻了翻史官的记录,发现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记录,但是无论是刘轩还是曹操都知道,今次剿匪,对于刘轩的势力来说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行动。

        因为这一次出征不但平靖了长安周边地区,给居住在长安附近的百姓制造了一个相对平稳的生活环境,同时也将那些到处流窜,但是却拥有相当劳动力以及战斗力的精壮给收拢到了自己的麾下,这样无论是让他们去屯田还是让他们从军,刘轩暂时都不需要为人口而发愁。

        只可惜,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他们都被吕布和牛辅的大战给吸引了注意力,就连朝中诸公,也只有极少数人看出刘轩这次出兵剿匪的重要性。

        正是这一部分人的存在,使得第二日早朝时候,刘轩宣布要出兵讨伐贼党以及同时出兵剿匪的诏令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对。

        群臣对于周边地方的安全也很是关注,加上汉朝文官也和以后的那些文官大不相同,他们并不忌讳在必要的时候动用武力,何况还是一群威胁到了朝廷安危的匪寇?

        唯一担忧的是,刘轩把两支能用的兵马都派出去作战,长安城的安全护卫工作似乎成为了一个头疼的问题,虽然皇甫嵩和朱儁等人已经开始着手禁军的整编,但这事情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说句难听点的,若没个一年半载的估计也无法完成,目前只是将各种兵卒的原本编制打乱,然后重新编制好了统一进行管理。

        这个部队应该是禁军的雏形,但统属问题根本就没个定论,按照朱儁和皇甫嵩的意思,是请皇帝设禁军中郎将专门管理禁军平日事务,然后禁军出战的时候则根据当时情况,另派将领统率。

        说白了,就是禁军中郎将有管理的职责,但是却没权利带兵出战。真正负责统领禁军外出作战的应该是皇帝所钦定的将军,这样也可以避免出现某人大权独揽的情况。

        不过刘轩觉得禁军中郎将这个名称不好,显不出禁军统领的威严——不管怎么说,刘轩计划中要将整个王朝真正具备战力的部队都划到禁军这个体系里去,身为最高统领的人,怎能只是区区一中郎将?

        也许此时中郎将还算是不错的职位,但是随着他以后的势力越来越大,疆域越来越广,战事也越来越多和偏向于更大的场面,中郎将的级别已经不够压服众人了,起码得是个将军称号才行。

        “设中护军,负责统领禁军。”

        中护军应该是后来蜀国设置,只不过统领的仅仅是刘备的亲卫部队,身居此职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赵云赵子龙,后来人言赵云就一保镖头子,就是源自于此。

        刘轩的这个中护军却大为不同,不管怎么样,掌管天下几乎所有可战之兵马,哪怕只是名义上的,也足以让人自豪了。

        何况,还有一种情况中护军也具备统兵权,那就是天子御驾亲征的时候。

        刘轩可不认为自己会一直坐在长安城中看着自己的手下到处征讨,等到自己修为差不多了,他也会亲自上战场的,除却想要更加直观的看到所有的敌人倒在自己的面前之外,也是想要自己别忘记那种与人厮杀的感觉,否则千百年下来,享受的惯了还如何与人拼命?

        长出一口气,纷纷扰扰的二月份就这么过去了,抬头看了看已经生出嫩芽的树枝,刘轩坐在亭子里,继续看着手中的战报。

        董卓与关东联军依旧在虎牢关下对峙着,因为刘轩突然跑掉,还将潼关给死死的卡住,董卓想要离开雒阳要么从南面入荆州然后走上庸过汉中最后回到西北。

        要么就是北上渡河入并州,然后再从河东之地转西,再过一次黄河就可以回到西北了。

        第一种方法太麻烦,而且路程曲折,兼之如今刘轩已经发下讨贼诏令,董卓的身份从汉朝国相一下子变为了汉朝国贼,真的是引来天下共讨,同时刘轩为了卡住董卓南下之路,特意封刘表为荆州牧,这个在讨董战役中没出过手的皇室宗亲也派出了大军,死死的将几条路给卡了个水泄不通。

        也许让刘表出兵北上,重夺雒阳不大可能,但要他阻住董卓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董卓兵马大部放在了西北,雒阳中的兵马也是死一个少一个,得不到补充。

        加上国贼的称号往脑袋上一扣,董卓手下的兵卒也是什么心思的都有,时不时还有兵卒偷偷跑掉,免得被抓住后性命不保不说,还害了自己全家。

        莫说这些兵卒,就是董卓手下的将领现在也不再齐心,若不是已经被困在了雒阳那里,可能这群人早就领着各自的兵马四散奔逃了。

        眼下,董卓能信任的将领不过三五个,都派到各处防卫,虎牢关中除却几个亲信保护自己外,剩下的都是怀有异心之人,董卓是要提醒他们:关外联军可不会管你那么多,若你们不奋勇作战,最后一样落不到好下场。

        就因为这种情况,战局僵持了下来,不过此时才开战没多久,关东联军士气高涨,也没有退兵的意思,双方就这么耗了下来。

        刘轩注意到,战报上提到刘备还因为这一战闯出了不弱的名头。除了因为其自称汉室宗亲,同时写了讨董檄文之外,就因为他是檄文作者这一点,被董卓帐下部将李蒙叫阵,结果抄着双股剑在虎牢关下与李蒙战了一场,十数个回合就将李蒙斩于马下,叫关东群雄颇为惊异。

        更加上先时其二弟关羽关云长斩了华雄,刘备也展露出了自身实力,不少人都往公孙瓒那里瞧了几眼——此时刘备算做公孙瓒帐下,加上特意卖好于袁绍,所以袁绍对刘备也颇为客气。

        正因此,关羽斩华雄的时候没人说什么,自然也就没了温酒斩华雄这一佳话,刘轩得知后也不知道是该感叹可惜还是对自己已经开始对这个世界产生较大影响而感到高兴。

        除了这些,就没有值得关注的了,因为刘轩这么一搅合,估计关东那里不打个一两年分不出胜负,当然,董卓如今闹的天怒人怨,也保不准他部下为了求存直接把丫给宰了,同时也不排出董卓执意逃离雒阳,走北上那条路。

        让兵部中人对董卓那边多关注一些,刘轩又看了看曹操与吕布两人的战报。

        说实话,这两人的战况真不值得过于关注,曹操那边自从出兵以来,一路顺畅无比,将长安北方那一片的匪寇都给剿灭了个干净,不但平靖了地方,同时还拉回许多青壮男子——原本的黄巾军中有大量的老弱妇孺,可是那些在几次作乱以及官兵围剿下,都死的差不多了,能够存活到现在的贼寇,基本都是青壮,至多掺杂少量妇孺。

        刘轩一边命曹操将妇孺送到长安,一边着令曹操一边剿匪一边就地整编那些青壮。

        这一次,曹操从长安中带出去的兵马就是初步整编出来的禁军兵马,这一部兵马也是他组建虎豹骑的底子,甚至可以说只要整编顺利,他带出去的这一批兵最后都能混个小官当当,然后以这群人为基础治理那群贼兵,边打边练最后练出一个雏形。

        打一圈下来,不但虎豹骑的兵员有了,甚至还多出不少盈余了,刘轩也不准备将这些兵马要回来,而是准备让曹操驻扎在外,一边筹措战马,一边提防李傕与郭汜两部,更重要的是防备北方的匈奴。

        汉朝但凡遇到大乱,匈奴都会趁机南下劫掠一番,几百年来这种事情不停的发生,刘轩本人对于异族也是信奉铁血政策的——只有被杀死的匈奴才是好匈奴。所以当曹操进言剿匪之后直接屯驻长安北面提防匈奴,监视郭、李,刘轩都没考虑直接就准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若董卓想要从河东之地逃回西北,曹操也可以就近截杀,势必不能叫这老贼逃出生天。

        这般安排的详细,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遗漏,刘轩也就没有再去关注了——此时通讯手段落后,将领领兵在外若还要等朝廷命令那就太白痴了,自然是统兵大将酌情行事,只要最后结果符合刘轩的预期就足够了。

        本来刘轩还寻思是不是能够将杨奉那一部白波贼给灭了,因为他惦记着杨奉手下的徐晃呢!

        不过后来一想,徐晃在杨奉帐下那是杨奉归降了朝廷后的事情,想来此时徐晃并没在杨奉手下,何况要剿灭白波贼还需要渡河东进,跑的太远容易出变数,所以就将此念头作罢。

        最后关于吕布那边的战报,刘轩只瞥了一眼就丢到一旁了。

        “吕布倒是无愧当世第一猛将的称呼,人中吕布毕竟不是吹出来的。”

        吕布的战报上,除了捷报还是捷报,估计不出一个月,牛辅一部就会被彻底斩杀干净了,随后的事情……刘轩准备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毕竟就目前的实力,去与李傕郭汜硬拼,并不明智。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