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49章 先发制人

第49章 先发制人

        地上的尸体一阵诡异的扭曲变换,最后化作一个相貌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中年男子,这人身型显得很是敦实,看衣着应该是这些日子经常进皇宫类修葺那些宫殿的工人中的一个。

        凭借一具尸体能够推测出来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刘轩伸脚踩住了那不停颤动的藜杖:“虽然只是杀了一个被附身操纵的赝品,但好歹也缴获到了一个真货!”

        手中长刀一转,倒插而下,啪嗒一声脆响,那本就不十分粗的藜杖立刻被刘轩斩成两截,一阵气劲四溢而出,浓郁的真元灵气让刘轩觉得一阵神清气爽,不由得长吸一口气,将那四散的灵气全都给吸进了自己体内。

        “虽然凭借吐纳之术将这灵元吸进了体内,可惜能够用上的并不太多。”

        不过这送上门的补品,也不好苛求什么了,至于南华老仙的本体并不在此这一点,刘轩一点都不意外。

        修士寿命长久,只要跨过门槛,没什么意外的话少说也能活个二三百年,在这期间只要修为能持续进步,那么寿命也会不断延长,可以说修士的寿命相当于没有尽头。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修士也远比普通人来的更加惜命,当年他修炼之时与人交手,类似的保命手段见了不知道多少种,他自己也有几种防身保命的技法——尤其是遭到毒手时逃的性命的遁法,那是连他最亲密的战友都不知道的保命手段,也正是因此才能逃出一条性命。

        南华老仙的修为也许没那么高,但是毕竟也是一修士,会用些小手段并不值得奇怪,唯一让刘轩在意的,就是从这件事可以得知南华的修为应该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强一些。

        “也许他近战能力并不弱。”

        地球上的修真文明还处于起步阶段,而修士在初期的时候保命手段很少,南华在这时节能够修炼有成,估计也懂得一些技击之法,否则更早的时候就被人杀死了。

        “也许是传说中的云体风身之术?”

        当然这只是他随口乱扯,云体风身什么的当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就算真的冒出来的,八成也是刘轩这个家伙鼓捣出来的。

        瞧了瞧那根藜杖,这东西灵气散尽之后已经化作灰尘,被风一吹更是片点不存,周围也感觉不到什么异样,看来那南华并不在附近,而是躲在远远的地方操控这人来杀自己。

        这种人,胆子不大,但是却特别让人头疼,以后也不晓得还会使出什么手段,不过可以遇见的是,刺杀这一招他应该不会再用了。

        将长刀收回元神当中,转回身将被炸的恰好插在地上的赤霄剑握在手中查看了一些,发现赤霄剑内部的龙气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是剑身却受到了重创,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这剑已经不能再用来与人对敌,否则立刻就会碎成一片片。

        “终究是四百年前铸造的兵刃……”

        赤霄剑的地位得于其经历和那些种种传说,真论坚固度来说真不怎么样,好在刘轩并不看重这个,他带着这柄剑的目的始终是为了里面的龙气。

        如今赤霄剑不能再用,也许应该抽个时间将内里龙气抽出,然后将赤霄剑本体融合进自己的长刀之中,也许长刀还能因此得益,出现什么玄妙的变化。

        至于护身的手段?

        刘轩最近在淬炼六玺,只要再给他点时间,虽然不至于将六玺全都淬炼完成,但是起码可以让其中一个具备些妙用,到时候依托六玺足以防身,何况他已经开始考虑将培养优秀的战将这事提上日程了,以后有麻烦派手下上就是。

        至于第一个目标……

        转过头,只见一名将校披甲提刀,领着虎贲近卫就冲了进来,看到周围情况后立刻查看了下刘轩身上身下,见天子身上虽然有点脏乱,却没有血渍,想来没有受伤,也顾不得旁的,立刻请罪:“末将保驾来迟,还请陛下责罚。”

        “此事怪不得你。”

        刘轩也知道这些玄门高手有的是手段来应付这些寻常兵将,以前是忌讳龙气护佑着的皇城,如今长安宫殿没龙气护持,自然来去自如。

        若如此就责罚近卫们保驾不利,实在是有点没道理——并非是自己的人无能,实在是双方不在一个层面上,无论是实力还是认知。

        “将这里收拾收拾,今日之事不要对外声张。”想了想:“只说书房年久失修,房舍崩塌就可。”

        那将校低头施礼,应了一声,随后指挥手下将已经死去多时的卫士尸体抬出去,又使人招呼宫女宦官来协助清理此间。

        具体的事情,刘轩就不去关注了,只是带着那名将校换了一间宫室,然后沉吟不语。

        那将校见皇帝如此,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能立在一旁,一直过了好一阵才听皇帝吩咐:“将曹孟德与吕奉先唤来。”

        他原本还觉得羽林中郎将一职空缺着也没什么,如今看来倒是需要尽快选定了,眼前这人倒是合适的很,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还是先和曹操与吕布商量一番最好。

        至于面前这位将校,其名头还不小。

        姓张名辽字文远,现今在吕布帐下,虎贲军中做事,今日恰好轮到他巡视各处,所以才能带着兵卒赶来。

        其实刘轩数了数,自己手边能带兵的将校并不少。

        不谈曹操和吕布二人、卢植他们几个也有带兵作战的能力,只是年岁太大,加上刘轩要搞军政分离,以后具体的战事指挥不能再指望他们了。

        八健将不谈,曹操那四个兄弟也都是有能力之人,关键就在于自己敢不敢用。原本他还忌惮一方势力太大会脱离了自己的控制,眼下却顾及不了那许多了,南华的出现让他意识到,若是再不加紧速度,恐怕这个世界会越来越偏离原本的轨道,谁能确定南华不会再教导出一个张角那样的弟子组建一方新势力?

        “需要尽快加强自身实力,同时也要尽快恢复对这片江山的统治。”

        正思索着,吕布与曹操俱到,刘轩唤二人分坐左右,随后又叫张辽坐在末席,最后屏退左右,一开口就问道:“如今军备情况如何?”

        吕布和曹操来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只是皇帝想要见见他们,顺便问问兵马改编的问题。

        虎贲军自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虎贲军的编制最是完整,只是需要增添些许马匹,就可以将一千骑兵编制补满,差的只是训练罢了。

        要说战力,虎贲军始终是最强,也是目前唯一值得依靠的兵马。

        “虎贲军并无什么大的损失,随时可以出阵。”

        吕布想了想,眼下能用到兵马的地方,无非就是东面的潼关——那里却用不到虎贲军这等精锐,只是寻常士卒依托关隘就足够了,哪怕只三千兵卒,也可保长安东面无虞。同时吕布还将臧霸、曹性留在了潼关。

        那么对长安有威胁的就只有西面,李傕、郭汜倒是都在西北统军,莫非这二人领兵前来攻打长安来了?

        曹操也想到了这一层,立刻转头望向刘轩,却见天子神色平静,并不慌张,似乎不像是大战临头的模样。

        他不知道,刘轩眼下已经下定决心,内政和军略两不耽误,他先前把军政分离,这些军将都没了内政事务要做,若总困在京中,难免惹出祸端,还不如给他们找点事情做。

        如今已经摆脱了董卓,刘轩也没必要在给董卓什么好脸色,趁着此时董卓与关东群雄打的热火朝天,直接灭了董卓在关西诸郡留的钉子岂不大好?

        “董卓之女婿牛辅,如今正驻扎在陕地,此时定然已经得知了董卓被困雒阳之事,定然会提兵前来攻打。朕欲先发制人,攻其不备,先除却一患。”

        如果说李傕、郭汜让刘轩略微忌惮的话,那么牛辅就是西北之地的心腹大患。无他,因为其是董卓的女婿,如今皇帝脱离了董卓掌控,身为亲族的牛辅定然会被朝廷视为眼中钉,诛之而后快。

        双方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所以牛辅定然竭尽全力攻击长安,好将皇帝重新控制在手上,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全族。

        与其等到他打过来,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想必牛辅怎么也想不到,皇帝还没有在长安站稳跟脚就主动派兵讨伐他,毫无准备下被干掉的可能性极大。

        吕布和曹操各自沉吟了下,觉得这一战胜算颇大,虽然牛辅帐下都是西凉军精锐,但牛辅本人能力却只能算是平平,没什么出奇之处,帐下也无能人,吕布统兵讨伐此人,想来可以轻易胜之。

        “同时立刻下诏,将董卓诸般罪行布告天下,号召天下群雄共讨此贼!”

        这事情其实早就在做,只是诏令还没发出去罢了,此时要出兵,这诏令当然要尽快发出,然后才能名正言顺的讨伐‘贼党’。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刘轩要派人联系李傕、郭汜,好言安抚一番,先把这两家稳住,免得这些家伙同仇敌忾一起和自己过不去。

        这些命令都没什么出奇之处,而且和曹操也没什么关系,他正忙着组建虎豹骑的事情,为那兵源头疼呢,就算打仗眼下也轮不到他出阵。

        却不料刘轩唤他来,就是要他出阵:“孟德与文远统领羽林左骑,去将长安北地的黄巾余党尽数剿灭。”说完了,突然加了一句:“尽量多留活口。”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