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7章 精锐骑兵

第27章 精锐骑兵

        “此是何人?”

        天子在场,谁也不敢先开口,虽然吕布一脸得色,但是还强忍着没有直接大笑出声,不过他心中依旧觉得,适才部下的那一箭大大的给他长了脸。

        “此人乃臣帐下部将曹性。”

        刘轩心中暗道:“果然是这倒霉蛋!”

        他会这么评价曹性是有原因的。其实,在刘轩到了汉朝之后,一直在四处收集信息,好判断出自己究竟是到了演义中的汉末还是到了历史上的汉末。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观察,刘轩此时已经可以肯定,自己所到的这个汉末更加偏重于演义,因为到目前为止的许多大事都是按照演义上的记载所发展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缘由,就是吕布手上提的那杆方天画戟——若是按照历史,汉朝时的长戟可不是这般样子,而且方天画戟在未来几百年的时间里,大多都是充作仪仗,这是因为锻造技术的原因,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方天画戟都不具备真正上阵杀敌的可能。

        而此时吕布就站在身旁,他手中提的那杆绝对是方天画戟无疑,虽然说根据这个做出判断有点儿戏,但再联系起这么久以来所收集的诸多线索,刘轩已经可以彻底下断言了——何况正史里张角等人可不会什么妖法。

        既然是演义,那么曹性在演义中的下场自然谈不上多走运,好不容易将大名鼎鼎的夏侯惇给重创,反而激起了夏侯惇的怒火最后丢了一条性命,这幸运值绝对是掉到了负数去了。

        刘轩会猜测这人是曹性,也是因为他那一手出色的箭术,吕布帐下部将不少,其中最优者号称八健将,其中曹性擅射,这点但凡看过三国的人都知道。

        “现为何职?”

        吕布应答:“现在虎贲军中充左仆射一职!”

        此时的虎贲军,实际上已经不再是袁术所统领的那支虎贲军。

        袁术先前引兵冲击皇城,率领的就是虎贲军一部分兵马,这部分兵马在那场混乱中就有不少人逃离了京城。

        相比起刚成军的西园军,虎贲军的兵卒在京城中供职更久,对于皇家的一些习惯也更为了解。他们知道自己所作所为乃是犯了大忌讳,也许自己的长官袁术没有什么事情,但他们这些小卒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因此趁着大乱能捞点好处就捞点好处,然后立刻就跑的远远的。那一场乱之后,虽然真正死伤者中没有太多禁军中人,可是这士兵的数量却瞬间少了一大块,其中大多都是逃兵。

        董卓入京之后,刘轩为了掌控羽林军,不得已将虎贲军送到了吕布手上,而为了更好的掌控住这支兵马,同时也是在某种程度上对皇帝制造威慑,吕布直接将跟随自己的并州兵卒与剩下的虎贲军进行了混编。

        此时的虎贲军人数大大的增加,足足有三千人,倒是应了刘轩记忆中的一句:三千虎贲!

        他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形容汉朝虎贲的,可是这无意间竟然对应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按照原本编制,虎贲军受虎贲中郎将统辖,设虎贲左右署,同时下面有左右仆射各一人,负责教导虎贲军使用弓弩射击,若临战也负责指挥这些弓弩兵卒。

        因为古代战争中,弓弩威力巨大,同时士兵培养不易,这仆射一职在军中地位不俗,在虎贲军中也是仅次于虎贲中郎将这个最高长官的。

        与吕布说了几句,刘轩继续四顾,想要看看还能遇见吕布帐下的哪位健将,不想自己身后却冲出一骑,策马疾奔,随后稍微一转,于校场中走了一个弧线。

        再看马上那将,竟然在疾奔中将大刀挂在马上,取出弓矢后同样瞄准了那百多步外的草靶上。

        “着!”

        一声怒喝,弓弦声响起,那离弦的箭矢一眨眼的功夫就射在了草靶之上,更叫人惊骇的是这一箭竟然追着前一箭射中,恰好将曹性所射的那根箭矢给震落靶下,这样一来靶上就只余这一根箭矢在上了。

        虎贲军众兵士齐齐失声,转过头满脸惊骇的望着这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家伙,再注意到这人是策马狂奔中射出一箭,竟然有这般准头后更加震惊,就连曹性也露出惊讶之色。

        夏侯渊在马上冷冷一笑,将长弓重新挂回马上,倒提长刀策马而还。

        由始至终这位都没有说过半句话,不过那副神态和所作所为,却是红果果的打脸行径,莫说虎贲军中诸多将校兵卒脸色不好看,就在刘轩旁边的吕布,那张脸也黑的快要滴下墨汁来了。

        不过对于这种打脸行为,刘轩是非常喜闻乐见的,虽然他这段日子需要低调,需要发展势力,但不代表要一直忍气吞声,适当的展露出点实力才可以,否则对方就会真把他当成软柿子了。

        更何况,刘轩有意拉拢吕布以及其帐下诸将,若自己连一点资本都没有,拿什么来拉拢吕布?

        转头瞧了瞧,曹操正在开口呵斥夏侯渊,不过虽然是在呵斥,不过脸上那得意的神色根本连半点掩饰都没有,明摆着就是做样子,吕布何等心高气傲,哪里受的了这种鸟气?端坐赤兔马上,也不策马狂奔,直接将手边长弓取下,反手抄出一根箭矢,竟然就在这里瞄向那了草靶。

        刘轩等人所处的位置,距离那靶子起码得有接近二百步远,说成是曹性适才所射一箭的两倍距离也无不可,但吕布却没半点犹豫,开弓搭箭,随后一声怒喝,箭矢立刻离弦而去。

        这箭速度极快,刘轩这时候意识到吕布手上那长弓竟然也是特制,不过稍微一想也就明白,寻常的长弓,估计也抗不住吕布那强横的臂力。

        所以这长弓不但射程远,射出的箭矢速度也极快,当然,若没有膀子力气,休想将弓弦拉开。

        有了这弓,寻常人还真吃不住吕布一箭,何况吕布本就弓马娴熟,这开弓射箭的技艺也是汉末一等一的高手,否则又哪里来的辕门射戟?

        刘轩根本就不需要去瞧,就知道吕布这一箭定然是射中了靶心,甚至原本插在靶心上的那根箭矢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当刘轩转头去看的时候,还是被吕布的能力惊了一下,竟然生生将夏侯渊的那根箭矢给从中劈成了两根,恰好一左一右分开两旁,吕布射出的箭就这么牢牢的钉在靶子上。

        “有点太凶残了吧?这不科学啊!”刘轩只觉得脸颊抽抽,暗道一声:“人中吕布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实际上,刘轩要是能够动用招数,直接一刀将这靶子给轰烂都不是什么难事,但要他如吕布这样将弓箭玩到这种程度,那是决计做不到的——这种技艺,不狠下苦功是不可能练到这种程度,而且即便下苦功,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天分。

        刘轩觉得自己应该是没这方面的天赋,也没必要与吕布在这方面较劲。

        何况,吕布越强他越高兴,这意味着只要自己的计划顺利,自己就又可以增加一个强悍的助力。

        除此之外,他更在意的是另外一点:“这汉朝江山不过是个起点,将其纳入掌中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即便有什么变故,至多算做一些调剂!”

        “我真正的敌人始终是不知道在宇宙中哪个方向的帝国,吕布武艺高强,若再配合我手中功法,不难成就一代杀神,那时候以吕布为先锋大将,至少可以将那几个混蛋中的一个逼出来。”

        敌人太多,须得一步步的蚕食才行。

        可若是自己亲自出手,难免被对方发现端倪,那时候直接惹得敌人倾巢而出和自己进行大决战,那胜负反而难料。

        只有一点点的消耗掉对方的有生力量才是最为稳妥的方案,而要做到这点,强悍的手下必不可少。

        曹操很有潜力,但是曹操的潜力绝对不是扛着兵器上去和人厮杀,在这一点上,果然还是培养吕布最好。

        开口称赞了吕布几句,随后又安抚了下夏侯渊,连曹性也得了些赏赐,刘轩知道想这样就让其归心是不可能的,但多少在几人心中留下了印象。

        随后让吕布在前引路,刘轩将虎贲军详细的参观了一遍。他发现,虎贲军中因为兼并了一部分并州兵马,竟然可以凑出九百并州铁骑——这可是丁原在并州对抗匈奴的最大依仗,只是吕布杀了丁原后,大半兵马散去,刘轩虽然让曹操前往收拢,却也没拉拢回多少来。

        而吕布手中除却虎贲左右军各得二百骑外,他亲自统领的五百骑兵乃是并州铁骑精锐中的精锐,也是目前这支虎贲军中最强悍的战力。

        刘轩看了看后只是觉得颇为不俗,可旁边的曹操却已经两眼放光,若不是自持身份,怕是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即便离开了虎贲军校场,曹操也抽了个机会凑到刘轩身旁:“陛下若想收拾山河,那重夺西北诸郡之时少不得要有精锐骑兵,而羽林骑需要常驻京师护卫陛下,不若使心腹暗中再组一支精锐,也算早做筹谋。”

        *************************

        p.s:没食言,奉上第二章!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