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6章 此时遍地是人才

第26章 此时遍地是人才

        荀攸荀公达,颍川人士,正是当今颇有名望的荀氏一族成员,这些事情刘轩都不觉得有什么意外,让他意外的是面前这位。

        当张让告诉自己,目前皇宫中除了那荀攸荀公达任黄门侍郎之外,荀氏还有一才俊在宫中任守宫令——这个比黄门侍郎还要与天子亲近的职位,负责的是掌管皇帝所用的笔墨纸砚等物,在皇帝处理公务的时候,守宫令也要在一旁侍立,职权有点类似后世的秘书。

        此时刘轩就坐在那里,看着面前这个约莫二十七、八左右,相貌颇佳的青年在那里将一应物事摆放整齐。

        “听闻文若是今年年初举孝廉,入宫任守宫令一职的!”

        天子垂询,有几个敢不回答?对面的青年也是恭恭敬敬道:“是!入宫有半年余了。”

        其实按照刘轩以前的认识,总觉得这皇城中可以随侍左右的都是宦官,哪怕到了这汉朝生活了好一阵子,这种认识也没完全的被颠覆掉。

        正是如此,他险些错过了这样一名大贤。

        荀彧荀文若,是黄门侍郎荀攸的族叔,但是年龄却要比荀攸还小那么几岁,但其身具大才,乃是后来曹操帐下最重要的谋臣之一。

        如果说荀攸错过了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可要是错过了荀彧,那可就太让人郁闷了,最重要的还是就在这么近的地方,自己险些没注意到。

        这个其实也怪不得刘轩,他以前了解汉末多是通过三国演义,后来又瞧了一些三国志和部分野史,不可能对所有人的一切经历都查的那么细致,这荀彧在宫中任职的事情,要不是特意去找,恐怕没多少人知晓。

        不过刘轩见到荀彧后,很快就意识到,这个荀彧很快就会辞官回乡,乃至到后来到了曹操帐下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这人就属于能够看清楚天下大势,知晓汉室将亡的人,如今刘轩还在低调的暗中发展自家势力,所以表面上看起来,他的情况与历史上那个坐在帝位上的刘协,区别并不太大。

        除此之外,刘轩希望天下大乱然后准备重点打击的大族门阀……不就是类似颍川荀氏这样的存在吗?

        这似乎就意味着从一开始,双方就站在了对立面。

        当然,只要刘轩愿意给出一定承诺,这群门阀也不会蠢的非得和朝廷作对,唯一要头疼的就是如何控制这个度?

        随意取了几本书来看,刘轩脑袋里纠结的始终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至于那征辟皇甫寿坚为虎贲军陛长一事,直接交给面前这位荀文若先生去做就好了,他只要等荀彧将诏书写完,然后拿来看看,没问题后盖上天子印就好。

        一说起天子印一事,刘轩想起自十常侍之乱后,那玉玺就不见了踪迹,自己登基后始终没见到,按照脑中的记忆,应该是被某个宫女藏了起来,随后又一起坠入井中。

        可偏偏这皇城那么大,井也多了去了,谁晓得是哪一口井?

        当然,若刘轩还可以动用术法,找一个玉玺也不麻烦,偏偏刘轩的修为刚好进入到了一个尴尬的阶段,那龙蛋将一身龙气都给牵制在了体内,什么也做不得,就算他有万般手段,没有功力可动用也是白扯。

        “算了,反正那玉玺以后还关系到袁术那个蠢蛋称帝一事,就那么扔着吧!”

        袁术称帝,直接将袁家积累了数世的名望给毁于一旦,从汉王朝最顶级的豪门大族变成了不容于天下的逆臣贼子,在那之后袁家就开始各种走霉运——天下士族都不肯再去帮助袁氏,袁氏的覆灭和袁术称帝不无关系。

        若是用刘轩比较熟悉的一种说法就是:袁术一称帝,将袁家的人品都给败坏光了,所以袁家悲剧了。

        他还希望袁术继续走这条路,反正只要那袁公路一称帝,诸侯齐齐剿灭后,自己还可以名正言顺的下诏叫得到玉玺之人送进宫来——那时候玉玺就是一烫手山芋,谁也不敢放在手中,因此刘轩绝对可以要回来。

        “既然肯定会回到我手中,那也不急于一时!”

        眼下没了玉玺,似乎对天子威严颇有打击,但如此一来才可助长那董肥的气焰,他不闹的天怒人怨,后面的事情又怎会发生?

        想来想去,此事就暂且丢到一旁,恰好荀彧将诏书写好,刘轩瞧了瞧没什么问题后,直接使人下诏,征辟皇甫寿坚。

        他估摸着,这时候曹操已经去和董卓通了气儿,既然一直没来宫中那就是没问题了,随后刘轩又将一些琐事一一处理了之后,天色也已经不早,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刘轩正好瞧见荀攸进来,依照常例禀报宫门关闭之事。

        “荀攸、荀彧!”

        看了看这两个荀氏中人,刘轩突然意识到:“若是一开始就明摆着打压士族,那么肯定会激起强烈的反弹,不若先拉拢一部分?”

        一边想着一边往寝宫而去,这登上帝位的头一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了去。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刘轩都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整日里就是老老实实的上朝,大事小事基本都是董卓一言而决,不过刘轩也谨守底线,尤其是那羽林军,任凭董卓想什么法子,都是无法将自己的手伸进去。

        若是正常情况下董卓早就该意识到不对劲了,可偏偏曹操这段时间与董卓走的颇近,让董卓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已经强大到了连拥有兵马的曹操都需要来向他主动示好的地步了!

        因此他就将羽林军的事情暂且丢到了一旁,心中开始觉得羽林军基本上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当然,手下也常来禀报,天子时常带人去羽林军的驻地查看,不过董卓依旧没有当回事。

        关键原因就在,刘轩每次去,都会叫吕布带上虎贲护卫在旁,然后丝毫不避讳的前往羽林军处。

        转眼间两个月就过去,这日早朝上,刘轩亲口封董卓为相国,准其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这几样待遇,分别为:大臣拜见皇帝的时候,礼官不报其名,只称官职,算是一种礼遇;同时上朝之时也不必趋步而行;最后一条,汉朝上朝时候其实是要脱鞋入殿,同时也不准挟带兵器,而得此礼遇之人,便可以不遵守这两项规定)。

        实际上,董卓这几日已经有这些趋势,上朝犹如在自家后园一般随意,刘轩也是看明白这董卓的气焰已经嚣张到了一定程度,自己不介意再添一把柴火,干脆利落的给了他这么多待遇。

        当然,在诸臣眼中看来,刘轩这几样封赏通通都是出于被迫,尤其是那相国之名——汉朝建立四百年,何曾有过相国?

        至于说职权?似乎与司徒的权值有了重叠?

        所以这日早朝散去之后,王允的脸色犹如锅底一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散朝后也不与相熟之人搭话,径直就回了自己的司徒府。

        刘轩不晓得这王司徒回家后会不会再谋划什么刺杀董卓之类的,不过他真不希望这群人在这时候闹这么一出,平白的打草惊蛇。

        寻思了下,散朝前便将董卓留下,特意道:“今日朕欲往虎贲营地一观,相国愿同行否?”

        董卓听了,老大的不乐意。

        随着他权柄日盛,虽然已经在朝堂中一手遮天,可是在身份上始终低了皇帝一档,因此他都尽量避免与刘轩见面。

        今日要与刘轩单独出行?他不得郁闷死?

        想了想,便推脱府中事务繁多,需要回去尽快处理,只以吕布陪同天子同去。

        “不去最好!”

        刘轩本也没希望董卓和自己一起去,今日要去看虎贲军,实际上他是想看看吕布帐下的那些将领。

        他一直都想要拉拢吕布,除了吕布本身武力超群,统兵能力极强外,就是吕布帐下有好几名可用之才。

        毕竟日后魏国五子良将之一的张辽张文远,现在就在他帐下效力呢,不说旁的,就这一位也值得他好好去拉拢一番。

        想到这里,越发想去吕布统辖下的虎贲军去瞧一瞧,就算不能当着他面挖墙角,起码也得先混个脸熟再说。

        着手下备好车马,荀攸、荀彧等近臣等人自当随行,前面以吕布帐下的虎贲郎开道,刘轩又特意将曹操唤了来,带着一些羽林骑护卫两旁,刘轩特意瞧了下,领兵的将校一身铜色战甲,手提大刀,战马两侧还挂着箭壶与长弓,估摸着这就是那位擅射的夏侯妙才了。

        打量一番后也没说什么话,只是安安静静的观察起身旁的虎贲与羽林两部,其中羽林等同于新立之军,兵卒大多新招,而虎贲则是用老班底与吕布原本所带的并州兵马混编而成,只一眼就看出两军之差别。

        如今的羽林,比虎贲相差的太远,若拉出去打一场,估计羽林会被全灭。不过刘轩有信心,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羽林军早晚会拥有强大的战力,成为他手中最强的利刃之一。

        一路想着,不多时就到了虎贲军的校场,众人才堪堪站定,就注意到校场中一群兵卒聚拢在一处,原来是一将校正在开弓搭箭,对着足足有百步之外的草靶射出一箭,竟然命中靶上红心,周围兵卒见了,轰然叫好,一下就将刘轩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

        p.s:临时有事误了时间,不过今天更新不会少,稍后送上第二章。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