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五十二章 惊鸿照影来

第五十二章 惊鸿照影来


  当年,符宗八不当一并立对抗的天字号神偷女弟子,自称鱼蕙兰,年纪不到十三岁,已经能把八不当一玩弄于股掌之间。

  五年后,鱼蕙兰十八岁,在江湖上青出于蓝,神偷之技远胜于其师。她的师父于是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大唐东南西北四圣手的名号,由鱼蕙兰继承南圣手之名。

  从鱼蕙兰的崛起之速,雷长夜能够明显感到她的不凡。老一辈的大唐南圣手号称摘星叟,一辈子不收徒弟,临老对一女童另眼相看,这不是有主角光环又作何解释?

  算她六岁开始学艺,十三岁能玩死八不当一,七年间达到小四品之境,那么只能猜测摘星叟是以真传授徒,绝不藏私,倾心以授。这又是主角光环。

  鱼蕙兰在击败八不当一,夺取流云幡之后,以此宝行遍大江南北,黄河两岸,创下了一个月内尽盗十八州刺史府奇珍,甚至洗劫三座藩府宝库的记录。

  刚开始,被洗劫的各大方镇不惯着这货的毛病,下达了联合诛杀令。八个幕府,上百虞侯,成千牙将,将西南地界翻了个底朝天,鱼蕙兰却在八大方镇节度使的床前,各放了一张浣花笺。

  从此鱼蕙兰声名大噪,浣花魔影,夜犯八门成了她的名号。

  主角光环的光芒闪瞎雷长夜的氪金狗眼。

  她被江湖中人奉为南圣手,各大藩府表面仍然在通缉她,实际上动员起来的牙将和虞侯都偃旗息鼓,不敢妄动了。

  她在江湖上横行五年,偷盗了不知多少豪门巨贾和黑道豪强的秘宝。巴山帮的总坛也被她光顾过,失窃过价值万贯的宝物。

  那可是巴山帮的至暗时刻,因为发不出钱,余怀仁差一点被哗变的帮众给剁了。一提到浣花燕鱼蕙兰,余怀仁比横江盗还恨,简直恨得牙痒痒。

  雷长夜怀疑鱼蕙兰不是一个人在……偷。能够夜盗八门,一个月内纵横十八州,偷尽各府最名贵的珍藏,她必然有一只配合默契,各有所长的团队。

  负责干掉扎眼人物的,放风的,做内应搜集情报的,这样的角色来一打都不一定够。

  而鱼蕙兰现身的时候,应该是各项准备都已经做充分的时候,已经可以开始收割胜利果实了。

  而且从鱼蕙兰用的浣花笺来看,她平时的活动范围应该集中在剑南一带。她这位主线人物,就是雷长夜从一开始就设计想要钓的大鱼。

  谷东泰的横江盗被蜀武盟盯上,他必然不会轻易罢休。他当然不能暴露自己和横江盗的关系。那么,他只能通过自己的关系招揽黑道名家为他出手。

  在剑南一带活跃的黑道名家,最有名,也最适合对付蜀武盟的,当然是鱼蕙兰。

  这是雷长夜的一次试探。

  他想要看看如果和主线人物对局,会不会遇到同样参加内测的大玩家。而这些大玩家的信息,他能不能在脑中界面看见。

  如果能,这就会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情报优势,在未来,他如果熟练把握这种优势,大局就会朝有利于他的方向倾斜。

  但是,他属实没想到谷东泰的情报这么快,他刚公开悬红令,浣花笺已经下到他的大牌几上。

  很显然,谷东泰也盯上了闪金镇,甚至在蜀山弟子中都安排了内应。这是雷长夜没想到的。也许谷东泰早就计划要接管闪金镇。

  而鱼蕙兰则是他的第一波攻势,既是试探,又是敲山震虎,看看闪金镇能拿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

  要是闪金镇应付疲软,接下来的黑道高手会源源不绝开进川西,一点点蚕食闪金镇周边,直到川东牙军大军压境,甚至直接占领嘉州、眉州一带。

  望着大牌几上的浣花纸燕,雷长夜脑子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一百个念头,但是神色却未动。

  他缓缓站起身,将蒲扇插回后腰,来到桌前,捏住纸燕,用力一拔,将它拔了出来。

  他拆开纸燕,凝神观看。

  他身后照例围上三大世家代言人,也是最喜欢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

  吴建松还是老毛病,一边看,一边念,也不管雷长夜乐不乐意。

  “闻君雅擅牌戏,所做符卡形绘皆美,栩栩如生,更有金卡,浮影若幻,巧变嫣然。妹心向往之。此风华绝代之物,岂能被俗人凡眼所污。今夜巳时,当踏月而来,尽取君之符卡,代君妥为收藏,君雅量高致,自不会学那粗鄙村人,以头抢地尔。”

  “寡廉鲜耻!妹这种称呼,也是她能叫的?”紫馨首先大怒。但是她关注的点完全不在线上。

  “此人措辞雅致,难以想象竟是一位盗贼。”宣锦忍不住开口。

  “大师兄怎么办,巳时眼看着就到了。”毕一珂急切地说。

  雷长夜看了看天色,大概是酉时过半,浣花燕鱼蕙兰虽然给了他一点提前量,算是先礼后兵,但是这提前量也不够长啊。

  雷长夜收起信笺,略作思索:她敢提前下战书,这就是说她的手下应该已经各就各位,闪金镇一切布局,都在监控之下。

  如果她这位主线人物身边,有大玩家在场,他们在这个即将行动的时候,也不会打字交流,只会实时交流,这样更有效率。

  现在只有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闪金镇五间牌社的符卡都已经在柜上准备好。雷长夜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把五间牌社的符卡收集到一起,运到三脚金蟾楼统一存放,并守卫的时间,刚好是半个时辰。

  “锦儿,你拿蜀来宝去中央牌社,将所有符卡放入袋中,交给牌社阴将送往三脚金蟾楼。”

  “好!”宣锦立刻朝着中央牌社飞速冲过去。

  “小师妹,你去东南牌社。”雷长夜对毕一珂说。毕一珂一点头,飞身而去。

  “老雷,我去西南牌社!”东方朔心领神会。

  “那我就去东北牌社。”汪芒不放过表现的机会。

  “我去西北牌社!”紫馨拿着自己的蜀来宝冲了出去。

  “师弟,你跟着我坐镇三脚金蟾楼。”雷长夜对宣秀说。

  “是,大师兄。”宣秀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朝着三脚金蟾楼走去。

  此时的三脚金蟾楼已经是一片议论纷纷的声音。到场的五宗宗主都已经知道了浣花燕下战书的消息,正在低声议论。

  他们麾下的弟子们也兴奋无比地交头接耳。已经好久没有飞贼惦记上蜀山派本地的产业。他们此刻都是兴奋大于愤怒,觉得终于有戏可看了。

  最担忧急切的,反而是符宗的八不当一。这八位倒霉师兄可是受尽了鱼蕙兰的苦头。当年他们手握流云幡,占尽人数、地利和法宝的优势,却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玩得脸面全无。

  这件事给他们的不只是耻辱,还有深重的心理阴影。他们回山苦练其实已经不是想要东山再起,报仇雪恨,而是感到江湖险恶,起了不下山白给的颓丧心思。

  但是,他们没想到躲在蜀山地界不出门,都没躲过鱼蕙兰,这位女魔头又来找蜀山的麻烦了。

  “长夜师侄,鱼蕙兰来袭,要不要我们几个出手对付?”董畴忍不住问。

  他当然知道这些年鱼蕙兰变得多厉害,蜀山第三代弟子们,都得白给。

  “宗主,说起来鱼蕙兰的师父和宗主们是一个辈分,我才是她的同辈,这件事各位宗主出手,是以大压小,有失身份。就让弟子做主,以蜀武盟之力将其解决吧。”雷长夜淡定地说。

  “你们解决得了吗?”薛青衣忍不住问。这个鱼蕙兰十八岁就能夜犯八门,比她当年更胜一筹,这让她不禁担心雷长夜的本事。当年的薛青衣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蹑踪高手,没几个人能摸到她的边儿。

  “若是弟子解决不了,再请宗主出手不迟。”雷长夜说。

  “你还真是自信啊。”薛青衣看了一眼身边的鹿上清、洛修贤和黄功道。他们感受到她的目光,都把眼睛挪开。

  现在他们的身份是宗主,对付鱼蕙兰,赢了没面子,输了丢面子,稳赔不赚,既然雷长夜不用他们帮忙,他们才懒得搭理。

  “蜀山如此模样,谈何济世啊。”薛青衣长叹一声。

  时间飞逝如电,很快的,半个时辰过去,宣锦、紫馨、东方朔、汪芒和毕一珂陆续冲进三脚金蟾楼。

  “雷兄,符卡都齐了吗?”宣锦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嗯?没看到啊。”雷长夜一愣。

  “那我们的符卡呢?”紫馨急切地问。

  “你们的符卡收拾好了吗?”雷长夜纳闷地问。

  “收拾好了,都装在蜀来宝里!”

  “我特意让最强的小五品阴将拿着跑回三脚金蟾楼,生怕过点儿。”

  “对,我也是!”紫馨等人纷纷说。

  “但是我一个蜀来宝没看到啊。”雷长夜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糟了!”东方朔猛然一拍巴掌,“我们找的小五品阴将莫不是假的吧?”

  “啊?”紫馨、宣锦、汪芒立刻寻思起来。

  “不好,我托付那个小五品阴将果然相貌有异,我当时只顾着收集所有符卡,并没有细想。”宣锦想了片刻,急得狠狠以拳击掌,“那个阴将眼神闪烁,形迹可疑!”

  “小师妹,你的蜀来宝也给了阴将?”雷长夜忙问。

  “没有,阴将就算是小五品,轻功上,我可不服任何人,我自己跑回来的。”毕一珂得意地举起手中的蜀来宝,递给雷长夜。

  雷长夜拿过来一看袋子,叹了口气:“小师妹,你这袋子已经被人掉包了。”

  “啊?”毕一珂抢回袋子,用力抖了抖,里面掉出来的都是小石子儿。

  “长夜兄,多谢你专门备好符卡,想来兄也有意将兄之杰作相赠于我,妹,却之不恭也。”

  优雅动听的空灵嗓音突然传入楼内,三脚金蟾楼内的众人纷纷冲出楼外。

  只见在闪金镇灯火照亮的夜空中,一道杏黄色的身影划空而过,宛若一道美丽的流星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

  PS: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各位书友能帮就帮一把,多谢啦。

  PS:另外推本书哈,流浪的蛤蟆开新书啦——武谪仙,新坑,不过蛤蟆绝对质量保证,更新好像也给力,大家可以去围观哈。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502084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