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五十九章 高价卖神偷

第五十九章 高价卖神偷


  鱼蕙兰在地上顽强地挣扎了几下,强行把僵直的身子挺起来,哆哆嗦嗦地直起身,双手按住膝盖,勉强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子。

  “你知道了多少?”鱼蕙兰目光阴沉地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看你愿意告诉我多少。”雷长夜淡淡地说。

  “如果一个字都不说呢?”鱼蕙兰沉声问。

  “无所谓。”雷长夜摇头一笑。

  鱼蕙兰目光凛然望着他,紧紧抿住嘴唇。

  雷长夜点点头,站起身来。他知道,想要现在就撬开鱼蕙兰的嘴,是痴心妄想,不过他有的是时间,先晾她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雷长夜来到三脚金蟾楼,一进门刚好遇到宣锦和他一起进门。原来,昨天晚上,紫馨让宣锦回山,她守卫铁牢一整晚。

  雷长夜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紫馨为什么要亲自守卫武盟牢房。昨天紫馨和糜竺约定了复活东方朔和汪芒,她肯定是趁着夜深人静,和糜竺交易了玉符。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东方朔和汪芒就精神抖擞地走进三脚金蟾楼,一点也没看出这俩货已经被马忠射死过一次。

  雷长夜照例还是到铁牢看一眼鱼蕙兰。她在铁牢里关了一晚上,穴位都已经解开,此刻跪坐于地,闭目养神,并不去看门外的任何人。

  反倒是紫馨已经靠在铁牢门旁的墙壁上,呼呼大睡。

  “大师兄——”毕一珂兴奋无比地声音从楼上传来。然后噔噔噔噔的脚步声滚雷般传来,然后咚地一声,毕一珂从楼梯上直接跳下来,落到雷长夜背后。

  “嗯?!”紫馨幡然醒转,挣扎着伸出手。宣锦拉住她的手,扶她起身。

  “小师妹,什么事?”雷长夜头也不回地问。

  “崔辟的大公子亲自来了,说是要代表成都府衙提走要犯鱼蕙兰。”毕一珂着急地说。

  “他的消息挺快嘛。”雷长夜笑了。

  崔辟的大公子崔钰贪花好色,游手好闲,而且此人口味独特,和成都府附近州县几座道观中的风流女冠打得火热,显然对坏女人有偏好。

  就因为这位大公子实在不成器,所以崔辟才兴起培养小公子崔横的心思。不过他是没想到小公子一放飞自我,更不成器。

  “锦儿,馨儿,麻烦你们押解鱼蕙兰和我走一趟。我们带她去见见这位崔大公子。”雷长夜站起身来,望向宣锦和紫馨。

  “雷兄,你想……嘿嘿嘿嘿!”紫馨的脑子还没清醒,想象力已经朝着黑暗面飞去。

  “馨姐,雷兄岂会如此。”宣锦也是一阵心跳脸红,但是她对雷长夜还是有信心的。

  “浣花燕在各大方镇的赏格丰厚,咱们蜀武盟缺钱,自然是价高者得。”雷长夜微笑着说。

  一旁牢房里的三个大玩家一听这话,全都吓醒了。

  “雷长夜——不要啊!”蒋干当时就急了。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糜竺也叫了出来。

  “雷坛主,有话好说,若是价高者得,我们可以商量。”庞统扬声说。

  雷长夜也不和他们搭话,只是让宣锦和紫馨押着鱼蕙兰,然后跟在毕一珂的身后,朝楼上走去。

  在三脚金蟾楼的主厅中,一位身穿绫罗青衫,头带锦绣方巾的微胖男子正盘膝坐在塌上。在他身后站着几名川西幕府的牙将和一名成都府的衙役。

  他看到雷长夜出来,连忙站起身,抱拳拱手:“雷兄,好久不见。”

  “崔公子,久违了,一向可好?”雷长夜看到他,顿时满脸堆笑。

  他和崔钰也是在成都府四大名坊结识,有过几面之缘,还一起做过酒令,玩得很是开心,算是结了善缘。

  他虽然是造成崔横身死的诱因之一,不过崔钰本来就恨父亲对庶出子崔横的偏爱,如今崔横自取灭亡,最高兴的就是崔钰,反而对雷长夜加意结交。

  再加上雷长夜在酒局里知情识趣,所以两人相处得还不错。

  “哎呀,雷兄,这一次我可是为了公事前来,咱们先聊公事,聊完再一起到闪金镇中喝一杯。”崔钰伸长了脖子看了雷长夜背后押解出来的鱼蕙兰,兴奋得满脸的痘子都放**光。

  “对对,公子果然有乃父之风,先公后私才是正道。”雷长夜举手亮出大指。

  “过奖过奖。”崔钰眉花眼笑,“雷兄的蜀武盟开门大吉啊,第一天就逮到了四圣手之一的鱼蕙兰,了不起了不起。”

  “岂敢岂敢。公子来可是来亲自提她的?”雷长夜问。

  “正是。你看看,咱们成都府里她犯了不少案子,尤其是三年前巴山帮总坛被盗案,到今天都没破。哎呀,你也知道那件事把川西一带搞得多惨,黑帮混战,民不聊生啊。”崔钰一脸的悲天悯人。

  “是的是的。我记忆犹新。巴山帮主余怀仁一提起鱼蕙兰,那是恨得牙痒痒。”雷长夜眯着眼说。

  他背后的鱼蕙兰脸色一黯,微微低下头。

  “家父已经放出话来,必须正式提审鱼蕙兰,明正典刑,为蜀中受害的百姓伸冤。那个,我自告奋勇,直接来提人。雷兄,咱们兄弟谁跟谁?人我就直接提走了。”崔钰不由分说就一摆手。

  几个牙将气势汹汹地走上来。

  “没问题,崔兄,人本来就该交给咱们川西的父母官。”雷长夜用力一拍崔钰的肩膀,悄无声息地将一丝真气游走于他的全身,听他身上的劲力,接着猛然一发力。

  “哈哈哈,雷兄果然深明大义……”崔钰看着鱼蕙兰仰天大笑。紧接着,咣当一声,一条乌黑的小皮鞭从他的下襟滑出,掉在地上。

  大厅里忽然变得异常安静。众人都低下头,目光聚集在他脚下的皮鞭上。

  “这个……众所周知,家、家父军纪严明,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个……这根皮鞭,就是用来惩戒违纪的士兵的,很合理吧?”崔钰尴尬地说。

  此时上前准备押解鱼蕙兰的牙将们都停了下来,斜眼看他,目含不满。

  “原来崔大人还需倚靠公子来严明军纪,真是上阵父子兵啊。”雷长夜用力一拍崔钰,感动地说。

  “是啊。正是如此。”崔钰松了一口气。

  咣当!一个制作精美的铁环从他身上掉下来。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造型奇特的铁环上。

  “呃,众所周知,鱼蕙兰乃朝廷重犯,为防止她逃脱,枷锁……是免不了的,这很合理吧?”崔钰呼呼地冒汗。

  “我倒不知道,朝廷的枷锁已经改得如此小巧了……”雷长夜低头捡起这个铁环。

  “小心些,很贵的……”崔钰忍不住开口。

  雷长夜把铁环递给他,他眼花没接住,雷长夜连忙把铁环一推,推进他怀里。

  咣当。一条红狐尾从他身下掉了出来。

  崔钰吓得咚地跪在地上,用整个身子遮住这条红狐尾。

  雷长夜缓缓蹲下身:“崔公子,应该不是令尊叫你来的吧?”

  崔钰脸涨得通红,连忙小声说:“雷兄,此事万万不可让家父知道。咱们相交一场,你……说个价吧。”

  “既然如此,我也看出公子对这个女飞贼鱼蕙兰有需求,咱们就按照正常程序走。此女在川东方镇悬红五千贯。我会将她关押于蜀武盟一个月,各方竞价,价高者得。公子见谅,蜀武盟初建,缺钱。”雷长夜微笑着说。

  “雷兄果然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崔钰苦笑着说,“那……我这就去筹措。可要记得替我扣她一个月哦。”

  崔钰虽然带着几个牙将和一个衙役,但是他毕竟不是傻子,知道蜀武盟和闪金镇可是蜀山掌门站台的,又有三大世家的利益在,他失去了官方的立场,凭蛮力是抢不到人的。

  望着崔钰灰头土脸远去的身影,雷长夜笑着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鱼蕙兰。

  鱼蕙兰此刻脸色已经惨白。

  她明白雷长夜的意思。不交代自己的身份来历,所图何事,那她就只是一个朝廷重犯,雷长夜想把她怎么处理都可以。

  落到崔钰手里,很可能还不是最惨的。巴蜀之地,和她仇最深的,是巴山帮主余怀仁。她要是落到巴山帮手里,那帮糙老爷们会怎么对她,她想都不敢想。

  “雷坛主,借一步说话。”鱼蕙兰低声说。

  “嗯。”雷长夜看了一眼宣锦。宣锦立刻带着鱼蕙兰朝着地牢走去。

  紫馨、东方朔和汪芒都想要跟着过去,却被雷长夜拦住。

  “各位,事关机密,人多不便。”

  “雷兄,我可是副坛主……”紫馨一边说话,一边打哈欠。

  “馨儿,你守了一晚上也累了,回山休息一下吧。小朔,汪兄,照看一下馨儿。”雷长夜说完,转身就走。

  “那你知道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紫馨对着雷长夜扬声说。

  雷长夜边走边点头,一会儿就钻到了地牢之中。

  紫馨一阵失落,这个雷长夜一见到女飞贼,眼里就没别人了,属性这么渣的吗?

  “辛姐,老雷刚才的举动大有深意。这是在敲打鱼蕙兰呢。”东方朔低声说。

  “哦?”紫馨来了精神。

  “他莫不是看上了鱼蕙兰的神偷宝藏?”汪芒也开了口。

  “汪兄和我所见略同。”东方朔点头,“鱼蕙兰的梁上之术,传承自摘星叟。而摘星叟则是学自空空儿的妙手生花术。他们一脉相承,都是顶级的神偷。再加上空空儿在西胡犯境期间,还做过刺客生意,所入颇多。”

  “难道说鱼蕙兰身上有自空空儿那一代传承下来的宝藏?”汪芒有点震惊。他只是以为鱼蕙兰有个自己的小金库而已。

  “老雷这一次出手,动用了永强永大侠的人脉,那可是千顷良田的田赋。肯定是要赚回本的。”东方朔得意地说。

  “哇,好期待……”紫馨攥紧拳头。

  PS:感谢星辰之海29,云色,罗哥奥塔里佛斯和小游同学的打赏,破费了兄弟们。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49058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