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六十四章 换脸双簧戏

第六十四章 换脸双簧戏


  在三脚金蟾楼的地宫里,雷长夜趴在他为自己打造的书桌上,一丝不苟地编撰着永强的身世。

  根据他现在展示出来的能力和身份,他需要用一种合理的设定把各种关于永强的传言圆好,令他成为一个被所有人都接受,又可以为自己带来无限收益的背锅侠。

  有了这个设定,他还需要修改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连环牌戏,将永强的角色重新规划一下,借着牌戏的机会,把他的身世以暗喻的手法展示出来,好好为他再圈一波粉。

  写好了永强的身世人设,雷长夜从头到尾检查了一下细节,暗暗回忆自己撒过的每一个谎言,还有表现出来的每一个特殊技能,为自己和永强做了一个分割。

  从今以后,升级版金甲符只能在化身永强的时候启动。梨花大枪,也只能永强来用。

  而作为雷长夜,他只能用旧版的金甲符,自身横练和养剑诀。雷长夜为自己做了一个新的规划。他自己的符箓学已经出神入化,是时候从墨子五行记里学一些攻击性法术,一点点把自己转型为符师。符剑双修。

  而在永强身上,他可以秘密使用一切符箓法术中的强化术,进一步强化他的神威。

  除此之外,永强想要收服鱼蕙兰,避无可避,他需要把脸露出来。这是最要命的。

  鱼蕙兰本身就是一个能够身化千万的易容高手。想要用传统的易容术骗过她,等于自取其辱。

  雷长夜不得不从墨子五行记的记载中找灵感。

  墨子五行记中有五章之多的高阶变化术。可以含笑而变妇人,慼面而为老翁,踞地而成小儿。

  不过这些高阶变化术需要的法力实在太强大了,除非雷长夜学会直接调用吞雷符内蕴含的天雷之力,否则无法使用。

  不过很快的,雷长夜就在变化之术上下章节处找到了自己整理的符法——幻真符。

  这个幻真符被他誊抄的时候归入变化之术的章节之中,是帮助方士创造藏物之地的符法。

  如果这个方士想要把珍宝掩藏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可以用盘子装起珍宝,放在最显眼的桌上或者挂在墙上,然后点燃幻真符施法。装珍宝的盘子会消失,人们只能看见幻真符变出来的景象。

  雷长夜拿出一张宝鉴符,在这上面他已经用请圣法阵画好了一副永强的像。

  永强的脸是根据他最早的描述——紫面昆仑侠的设定画的。脸上全是高原红。而且额头上多了一个伤疤,那是鱼蕙兰用短剑戳出来的,必须表现出来。

  为了防止鱼蕙兰看出破绽,雷长夜根据脑子中记忆的死侍的面相,为永强的脸上多画了些烧伤疤痕,眼睛的大小也改了,脸型变成马脸。

  这个大疤瘌脸肯定是不会让鱼蕙兰有心情凝神看好久的。

  然后他也选择了一顶足以乱真的假发,狠心用了黄鱼胶黏在脑袋上,生怕鱼蕙兰手欠,一把揪下来,露出他招牌一般的符文大光头。

  一切准备就绪,他将宝鉴符和幻真符合为一体,以电池符激发。一阵激烈的电光闪烁之后,这三枚符箓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合成一体,并开始在电光照耀下,迅速扭曲变形,被一股强大的法力吸附到他脸上。

  雷长夜感到脸部一阵酥痒,伴随着丝丝刺痛,这种感觉过了片刻消失。他拿起铜镜一照,赫然看到自己的脸变成了他宝鉴符上画的样子。他的真面目被幻真符完美隐藏。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触感也变得粗糙不平,和脸相完美契合。

  他穿上特意为永强这个人物准备的黑色符甲,戴上那顶面罩已经破损的头盔,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全身,一切完美无缺。

  今天晚上,就是决定能否收服鱼蕙兰的关键时刻。

  他代表永强已经答应了鱼蕙兰今晚上相见,用的是永强在附近养伤的借口。

  这个借口无懈可击。鱼蕙兰对于自己的攻击力极具自信,当然相信永强因为挡住她数下杀手,受了重伤,不可能就这么潇洒离去。

  同时,这也会给鱼蕙兰增加负疚感,令她的情感留下缝隙,适合雷长夜适时地利用。

  在今晚,雷长夜特意没有安排人手看守地牢,给了永强和鱼蕙兰一伙人单独相见的机会。

  雷长夜耐心等到亥时三刻,距离约好的相见只剩下一刻钟,他站起身准备走出密室,去地牢见鱼蕙兰。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闭上眼睛。

  蒋干(三级贵宾):主线大大威武霸气,这种绕线金丝锁都能解开!

  庞统(四级贵宾):摘星叟的金蝉脱壳术果然厉害,难怪能够纵横南十二道几十年。

  糜竺(五级贵宾):主上怎么不走呢?

  庞统(四级贵宾):当然不能走,雷长夜说的话,疑点颇多,主上不留下来一一印证,岂会轻易罢休。而且,永强贵为大侠,本领高强,岂是雷长夜一个蜀山弟子可以轻易驱使的。她肯定要探底的。

  糜竺(五级贵宾):唉,万一再被抓一次怎么办?

  庞统(四级贵宾):你认为事到如今,主上还在乎被再抓一次吗?

  蒋干(三级贵宾):那我们怎么办?

  糜竺(五级贵宾):大不了再死一次吧。

  雷长夜迅速从密道退回来。他眼珠子一转,重新换上自己平常行头,忍痛摘掉假发,保持了永强的脸,只是用扇子挡住脸上的疤瘌。

  他偷偷从三脚金蟾楼的后厅金蟾像旁走出地宫,再举着扇子走到三脚金蟾楼的主厅,把一个看门的小三品阴将叫过来。

  一路上在三脚金蟾楼内接任务的蜀山弟子看到他,还向他打招呼,完全没看出来他的脸有什么不一样。

  雷长夜朝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他走这一趟验证了他的一个想法。

  他带着小三品阴将进入地宫,立刻让他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抹光他的头发,在他的大秃头上画上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四方吞雷符。

  然后他在脑中命令阴将张嘴,而他则肚皮微动,用腹语配音:“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

  完美!

  这是他少年时候哄小师妹睡觉时,常用的戏法。用两只木娃娃演一场临睡相声,一个用真声,一个用腹语,两个人一个捧哏,一个逗哏,说几句让小师妹哈哈大笑的笑话。她笑累了就会地张着大嘴睡着。

  想不到,现在这手绝活又有了新的舞台。雷长夜微微感叹一声,人生如戏啊。

  他用意念控制着小三品阴将,拿着自己的蒲扇,走在前面,而他则重新穿上永强的行头,戴上假发和头盔,跟在阴将身后。

  他和阴将一前一后来到地牢,他控制阴将昂首阔步走到关押鱼蕙兰的铁牢门前,转头对面向他。

  阴将腹语:“永大侠,你和鱼姑娘慢慢聊,我会阻止闲杂人等来打扰二位叙旧。”

  雷长夜点点头,以变声说:“有劳了,长夜兄。”

  阴将腹语:“永大侠客气。”

  阴将扇着蒲扇大摇大摆地离去。而雷长夜扮演的永强则来到鱼蕙兰面前,正襟跪坐。

  牢房里一片寂静。糜竺、庞统和蒋干一边盯着他细看,一边在飞快地打字。

  蒋干(三级贵宾):我就说雷长夜怎么可能冒充永大侠。本事身材都差远了。

  糜竺(五级贵宾):现在主上怕是要死心了。雷长夜说的都是真话。

  庞统(四级贵宾):看主上怎么处理吧。

  雷长夜终于长出一口气。和他猜想的一样,以阴将扮演自己,只要弄秃他的头,再画上吞雷符,他的雷电法王形象就立刻出来了。看到这头,人们下意识就会认为这就是雷长夜,不会再去辨别他的脸是啥样。

  这就是思维的死角。

  雷长夜和永强同时出现,立刻将自己扮演永强的可能性归零。他的身份算是保护下来了。

  在关押鱼蕙兰的铁牢里,鱼蕙兰死死地盯着雷长夜扮演的永强,眼神中充满了复杂而深邃的情愫,仿佛在经历着无比激烈的心理斗争。

  雷长夜扮演的永强也不说一句话。他的人设就是历经世事,沉默寡言的大叔形象,当然不可能比鱼蕙兰先开口。耗着吧。

  “永大侠,是你救得我?”鱼蕙兰咬紧牙关,低声问。

  雷长夜淡淡地说:“你已经不欠我任何东西。”

  鱼蕙兰眼皮一跳,沉默了片刻,深吸一口气:“永大侠,你一直追踪我的行踪,我早就想要造反,当时你为什么不阻止?”

  雷长夜叹了口气:“我的话,你听吗?”

  “我当然会听!”鱼蕙兰嘶声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雷长夜吓了一跳,没想到鱼蕙兰对于所谓救命恩人的情感如此浓烈。当初她从鬼门关逃出来的心路历程应该相当震撼人心。

  “……”雷长夜没敢再说话,只是端坐沉默。

  “永大侠,我一直随身带着你给我留的野桃桃核。你让我丢了它,我割舍不了,你帮我丢了吧。”鱼蕙兰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用右手握住,伸出铁牢的栏杆。

  雷长夜凝神静气,装作不知情地伸出手去,但是他知道,这是鱼蕙兰要突如其来地出手,想要再试一下永强的身手。

  能够抗住她的偷袭,才配得上永大侠的名号,才配做她的救命恩人。

  他暗暗激发了升级版金甲符。

  PS:求收藏求推荐(づ ̄3 ̄)づ╭❤~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48263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