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二十章 打翻醋坛子

第二十章 打翻醋坛子


  历年来蜀山学武修行的大唐弟子们,总有一群想要勾搭薛青衣的。他们的死亡率基本上是99.9%。没错,有一个活下来的。

  那就是剑南川西节度使崔辟的第九子崔横。崔横在崔家一堆儿子中,文采最好,虽是庶出,但颇受崔辟喜爱。他在蜀山学武,是崔辟有意培养他作为接掌川西节度使之位的候选人之一,要他在蜀山练成文韬武略,并想法获得蜀山掌门支持。

  崔横方到蜀山就误把薛青衣当成了师姐,惊为天人,意图纠缠,差点被薛青衣从金顶丢下去。但是,蜀山掌门看在崔辟一方节度的面子,插手救了他一命。

  这也是蜀山敢撩薛青衣的弟子中,唯一活下来的。

  在峨眉气宗,崔横简直成了众弟子的偶像。撩了宗主还能活下来的人,神!崔横趁机结交,身边顿时多了一群跟屁虫,每日对他阿谀奉承,让他忘乎所以,自诩峨眉风流第一人。

  自从绝了对薛青衣的念头,崔横在峨眉山内不停物色,倒也和几名女弟子结了露水姻缘,但是,此人乃真.衣冠禽兽,事了不负责,辜负了不少师姐的一往情深。还曾经害得一位女弟子为他自杀。

  他却常常自命风流,拿这些事情吹嘘。

  后来宣锦姐弟来到峨眉山,他对宣锦一见动心,公开放出话去,他喜欢宣锦,有本事来战。这是公然把宣锦当成了禁脔。

  但是崔横在峨眉气宗一群跟班小弟,家里又是世家大族,所以无论是高阶弟子,还是同阶弟子,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本来是他接近宣锦,一亲芳泽的好机会。

  气宗弟子分成八门,各门之间的同品阶弟子按惯例经常比试,以此互相促进提高武技。

  今天正好到了崔横的七门,对战宣锦的八门。宣锦新晋三品。他和宣锦身为门内三品弟子,正要进行拳掌较量。

  拳掌之搏,难免肢体接触,到时候崔横只要用他擅长的擒拿锁扣之术,自有妙招拉近和宣锦的距离,趁机更进一步。

  在这方面,他经验丰富至极,可以说是个中老手。他相信,在他一番手脚之后,宣锦就算再冷艳坚强,也要落入他手中。

  女人嘛,她们的真正价值就是被男人推倒。

  为了今天他花了很多天苦练擒拿术,各种霸道总裁的场景已经在脑中过好。今天他特意梳洗打扮,每一根毛发都处于发情期的巅峰状态。

  宣锦就在眼前,薛青衣已经下达了比试的命令。眼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人儿就要到手……

  他的手差点就伸出去了,结果一只黑猴扑过来,钻到了宣锦的怀里。

  他的手就算想伸,位置也满了。

  “吖——”雷神殿上响起一片女弟子的尖叫声。这是喜爱的尖叫。

  说起这只黑猴,确是个萌物。

  毛发色泽鲜亮,身材娇小苗条,尾巴灵动俏皮,毛茸茸一团宛若大号黑米团子,煞是可爱。

  尤其它那只水灵灵的猴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宣锦,头狠命往她怀里钻,完全把人类天生的母性全拱了出来。

  宣锦看在眼里,顿时心生怜爱,完全忘了比武的事儿,紧紧将它搂住,护在怀里,扭头看了一眼追在它身后的人:“雷师兄,又见面了。”

  “呼……”雷长夜刹住脚步,弯下腰扶住膝盖,呼哧带喘。他知道,今天又白忙了。

  宣锦看他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低头看了一眼:“雷师兄,它是只公猴,你何苦死死追赶……”

  “这……它就算是只母猴,我难道……”雷长夜忍不住开口。

  唉,这宣锦,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咯咯咯咯……”练功场上响起女弟子们小母鸡般的嘻笑声。宣锦捂着嘴,也笑得花枝乱颤。

  练功场上的男弟子们都看呆了。

  宣锦到峨嵋这几个月,他们从没见她这么放声笑过。

  原来她笑起来这么好看!雷长夜看她这样都忍不住笑了。

  “呔!大胆狂徒,竟然敢持剑擅闯峨嵋禁地!”就在雷长夜和宣锦相视而笑的时候,一声怒吼突然劈面而来。

  崔横冲到两人中间,强行抢戏。

  “这位师兄,我也是蜀山弟子。”雷长夜忙解释。

  “呸,此乃峨嵋气宗禁地,宗内弟子不得持械,这是宗主定的规矩,凡擅闯者都是对气宗门楣的冒犯。”崔横狞声说,“你带剑闯山,挑战宗主权威,我作为气宗弟子,责无旁贷,今日要与你决一生死,捍卫气宗尊严!”

  “啊?”雷长夜挑了挑眉毛,如此简单粗暴的吗?

  崔横一开口,他就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想要剪除情敌。不过他没想到崔横能整出这么个活儿。

  这事儿成了气宗和符宗的宗门之争。崔横干掉自己还能强行捞点荣誉值,什么都不耽误啊。

  “在下崔横,今日挑战符宗的……这个……”崔横瞪眼看着雷长夜。他见到雷长夜不是第一次了,头一次他护送宣锦回精舍,他就想要弄死他,就恨当时还不知道这货叫啥。

  “在下雷长夜。”雷长夜拱了拱手。听到崔横的名字,他就知道这货是谁了。正人渣一枚!

  幸好崔横日常活动区域在峨眉山,他敢到乐山,雷长夜能把他拖沟里弄死。

  “我要挑战符宗的雷长夜,捍卫气宗尊严,愿就此立生死状。”崔横慷慨激昂地说。

  他世家出身,武功本来就强,进了蜀山精修苦练,境界几年间进入巅峰三品,一身功夫在气宗三品弟子中,不做第二人之想,对战只有中三品的雷长夜,他信心十足。

  况且,他身为川西节度使之子,就算掌门都要给三分面子,他就不信雷长夜敢把他宰了。

  这种只有他杀人,没有人杀他的事,干就干了。

  “生死状就不用立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薛青衣终于开口,“崔横,准你去金顶武库,取出长剑。”

  “是!多谢宗主成全!”崔横大喜。他兴冲冲转身朝着金顶跑去。

  “你们几个……”薛青衣对着八门的领班弟子,“去通知其他气宗弟子,今日气宗有生死之战,大家都来见识见识。”

  “是!”

  “宗主!”宣锦急切地抱着黑猴来到薛青衣面前,“雷师兄绝非有意闯入雷神殿,他只是为了追猴子。”

  “闭嘴!”薛青衣不客气地说,随即抬手招了招,让雷长夜过来她面前。

  “宗主。”雷长夜躬身行礼。

  “有辱气宗门楣的人,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这一次我气宗,不会留手,崔横身份不凡,你当自求多福。”薛青衣斜眼看他,淡淡地说。

  “宗主……求宗主开恩,雷师兄他……”宣锦大急。在她看来,薛青衣这是把雷长夜逼上了绝路。

  “宣师妹,在下自有分数。”雷长夜连忙打断了宣锦的话,怕她和薛青衣吵起来。

  在气宗众弟子注视下,雷长夜走到练功场中央,盘膝坐下,收剑入鞘,闭目冥思。

  薛宗主说的:有辱气宗门楣的人,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不是指他,而是指崔横。

  薛青衣早就有意杀他,但是碍于掌门的面子,迟迟不肯动手,今天有了机会,想要借他之手,行替天行道之事。

  但是崔横是节度使之子,还是未来的继承人之选,他杀了此子,必然引发崔府报复。

  所以,不但要杀他,还要杀得巧妙,让他死了之后,崔府都不好意思来追责,甚至要和他划清界限。最好就是崔辟都不想认他这个儿子。

  这就是薛青衣“自求多福”的意思。

  该怎么做呢?雷长夜闭目苦思。真的好冤,不小心追猴跑错地方,惹这么大一摊祸事!

  子辛(三级贵宾):哎呀,大家快来看热闹啊,雷长夜和崔横要比剑分生死。

  东方朔:不好,崔横不会被雷长夜干掉吧。我可是在他身上刷了好久哦。

  王莽:跟你说这是浪费时间,崔横哪像做大事的样子。

  东方朔:哥,你不也在人身边狂蹭吗?

  王莽:人傻钱多,不蹭白不蹭。

  子辛(三级贵宾):嘿嘿,还是我慧眼识英才,雷长夜,绝对大男主!

  真的吗?你确定吗?我怎么觉得黑猴才是大男主?!雷长夜忍不住想吐槽。

  过了半个时辰,崔横终于从金顶下来,脸色红润,意气风发,手里拿着一把闪着青金色光芒的长剑。

  雷长夜暗暗计算了一下,从雷神殿到金顶,十五里山路,他半个时辰一个来回,轻功相当不错。

  这半个时辰,雷神殿已经聚集了一大堆气宗弟子。雷长夜扫了一眼,微微一凛,这里还有几个宝宗的弟子,其中汪芒,这位王莽化身,也在其中。还有紫馨也在。

  他毫不怀疑,东方朔也在围观的弟子之中。现在他可是直接在三位天灾的凝视之中。

  此时此刻,宣锦紧紧抱着黑猴,焦虑不安地望着场内的雷长夜。虽然她知道雷长夜一身横练,雷打不坏。但是,崔横用的可是崔家家传名剑——夜光。

  传闻这把名剑一旦被内家真气激发,夜战时可发出曳光,耀人眼目,而且剑锋切金断玉,专破护体神功。

  “宣师妹,待我杀了此贼,再无人敢动你怀中的黑猴。”看到宣锦一脸焦灼,崔横潇洒地舞了一个剑花,自以为是地说。

  “你……”宣锦想要开口怒喝,但是却看到薛青衣严厉的眼神。她只能咬紧牙关,闭上嘴。

  雷长夜看了一眼崔横看宣锦的眼神,眼皮一跳。这货往哪儿看呢!你下贱!

  忽然之间,一丝灵光涌入脑际,咦!这脑洞大开的感觉,好清爽。

  他凝目仔细观瞧了一眼崔横的眼睛,眼袋淡黑,眼白泛红,面庞蜡黄,此非久命之相也。

  雷长夜嘴角上扬,杀意已决。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257733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