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二十七章 宣秀进山门(冲榜求票)

第二十七章 宣秀进山门(冲榜求票)


  在雷神殿等待了片刻,薛青衣终于来到雷长夜面前,轻轻一摆手:“跟我来吧。”

  “是,薛宗主。”雷长夜本分地跟在薛青衣背后。

  “这一次差事完成得相当不错,各方都很满意。我倒是看走眼了符宗那帮呆头鹅,竟能培养出你这么伶俐的门人。”薛青衣一边走一边说。

  “宗主谬赞,愧不敢当。”雷长夜闻到她的言外之意,只感到这条去金顶宝窖的路无比漫长。

  “最近锦儿没去找你?”薛青衣忽然问。

  “没有。她不是在闭关吗?”雷长夜奇怪地问。

  “是吗?”薛青衣微微一笑,“你们两个挺有意思。”

  雷长夜微微一愣。

  “既然她有意让你置身事外,这番心意我就成全她吧。”薛青衣颇含深意的瞥了雷长夜一眼。

  雷长夜的心口一沉。他秒懂薛青衣的意思,但是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仿佛过了整整一辈子,雷长夜终于跟着薛青衣来到了金顶。

  金顶宝窖坐落在金顶与舍身崖之间的山崖之上。是由祖师和几位开山师伯祖们合力开凿而成。由宛若栈道般的竹梯连接金顶,地势险要。

  随着薛青衣走下竹梯,来到金顶宝窖的门口,雷长夜感到了迎面而来的阴寒之气。传说宝窖中的温度常年若凛冬,果然名不虚传。

  宝窖大门打开,一位身穿素色春衫的美妇人走出门来朝薛青衣万福一礼:“师姐。”

  “钱师妹,这位是雷长夜,掌门特准他提取墨子五行记亲注本,一月为期。”薛青衣沉声说。

  “哦——,我听花师姐说过他,人才啊,今天终于见到人了。小伙子精神焕……,挺不错。”这位美妇人瞥了一眼雷长夜的头,嘴打了个秃噜。

  “见过钱师叔,师娘经常和弟子提起您,引为知己。”雷长夜乖巧地说。

  “哈哈,小花她……”

  “师妹,书准备好了吗?”薛青衣问。

  “……稍等。”美妇人扭身进门,雷长夜忍不住伸头向宝窖里看去。

  峨眉金顶宝窖一直是蜀山众弟子神往的宝地。里面充斥着各种蜀山法宝和神兵,只要得到一样就能称霸一方。二十年里,雷长夜不断听着年长的师兄们吹得天花乱坠,早就想见识一下。

  “想要进宝窖看看吗?你可以进去,但是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薛青衣淡淡地说,“你的钱师叔已经在这里呆了二十年了。”

  “弟子在这里等着好了。”雷长夜连忙低头说。

  “切,别听师姐吓唬你。”这个时候钱师叔已经捧着一枚精巧的青铜匣子走出来,塞到雷长夜手里,“我就是当值的时候才会守在宝窖里。当初也不是师父逼我看门,我自愿的!”

  雷长夜结果青铜匣子打开一看,赫然看到一卷泛黄的帛书以及一叠抄写的卷宗。这果然是天下方士传为秘宝的《墨子五行记》。

  他的心激动的剧烈跳动了几下,下意识地合上匣子,平静了一下心绪。

  以前,《墨子五行记》对他而言,只是一本传说中的奇书,可以增进他的符箓修为。

  而现在,他有了“玉符”,又会画电池符,能够合理利用吞雷符储存的电能。如果能悟通《墨子五行记》里关于将符箓用于民间工艺的符法,他就是大唐特斯拉!

  他脑海中不断重温的蓝海星记忆,将会因为这本书而化为现实。

  雷长夜紧紧攥着这枚青铜匣子,就好像攥着返乡过年的车票。

  接下来的几天里,雷长夜几乎忘了峨嵋山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全心投入到了誊抄《墨子五行记》亲注本的工作中。

  一边抄录,一边将书中的内容按照自己心目中的优先级打乱顺序排列章节。

  果然和他猜得一样,《墨子五行记》里包含了无数远超时代的奇思妙想,与道家符箓学结合,产生出了美妙绝伦的化学反应,很多思想的结晶足以改变一个时代。

  吕祖在注释的时候,都屡屡以“匪夷所思”“精妙绝伦”“高山仰止”来形容。显然,吕祖在读这本书的时候,都感到无法穷尽其中的精奥,做注释的时候,怀着一颗患得患失,谦恭谨慎的心,将其中无数微言大义,都翻译得异常详尽通顺。

  这固然是吕祖为了照顾后来的弟子阅读感受,同时也是为他自己更好理解原文而做的努力。

  就在雷长夜为《墨子五行记》如醉如痴的时候,一个消息让他瞬间把这本神书抛之脑后。

  小师妹冲进他的寝室,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宣秀来乐山了。

  雷长夜心咚地一声,差点跳出腔子。和宣锦一样,宣秀也是气运之子,这个时代的风暴之眼。他来乐山,可不是好事,而是祸事啊。

  但是理智虽然如此想,雷长夜心底却又有一点莫名的期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跟着小师妹一起跑到乐山练功场,只见毕三泰已经在接待宣秀。

  宣秀身边有两个护卫。雷长夜认识这两个人,他们就是当初保护宣秀来蜀山的那两个随身护卫,都属于刘嘉瑜将军麾下的高手。

  此时,宣秀和两个护卫头上都戴着白布,一脸悲戚。

  雷长夜脑子一片空白,两条腿几乎软了:“出什么事了?”

  “雷师兄!”宣秀看到他,立刻纳头就拜,“是刘将军伤重不治,昨日过了身。”

  “呼……”雷长夜长出一口气,一把扶住毕一珂的肩膀,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

  刘嘉瑜将军就是当初率队护卫宣锦宣秀的中年人。他与举父激战时,被举父当做投石丢了出来,虽然最后被毕三泰救下,但是伤入肺腑,经脉俱断。

  蜀山的医师馆名医轮流施救,雷长夜也曾经贡献过几个偏方,但是都起色不大。没想到,年关将近,他终是没熬过去。

  “忠臣义士,天不假年啊。”雷长夜叹息一声。

  “雷师兄,家姐跟我说,想要为家门复仇,我需要入符宗拜在毕师父门下,和雷师兄学功夫。”宣秀低头躬身道。

  “哦?”雷长夜茫然挑了挑眉毛。

  “这是家姐的书信。”宣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奉上。

  雷长夜将书信接过,飞快打开。

  “雷兄如唔:

  淮南祸起,兵踏家门,妹之亲眷,一夕而亡,浮生若寄,莫若如是。吾等姐弟,本以为此生已灭,唯留死志。

  今入蜀山,得遇雷兄,两番相救,长夜牌社,一夜畅游,令妹梦回往昔,欢欣之余,不禁心生妄念。

  家仇必报,责无旁贷。

  然,弟心性天真烂漫,不解人间险恶,强令其与妹并力复仇,不成助力,反为拖累。

  今将其寄于乐山,望兄念与妹一朝相得之谊,妥为照顾,莫让他下山复仇,徒然送了性命。

  妹欠兄之恩情,他日有缘,当十倍报之。若无缘相见,来世妹结草衔环……”

  雷长夜迅速把信捏成一团,不想再看下去。

  他的脑中闪过宣锦说过的话。

  “我不是要夸你,只是羡慕你。”

  “不知何时能再来牌社,像今日一般畅玩一番。”

  “你一身本领,却能守住无名之身,脱却世间万种牵绊,在蜀山逍遥度日,这是神仙都羡慕的日子。而我……”

  救了她一家两口,却没什么好关照,还要照顾她弟弟,这叫什么事?

  不行!欠了他这么大的人情,想一死了之?还想要弟弟来蹭吃蹭喝?你们姐弟两个都得活着还债,还清为止。

  “嗯?追债?!”雷长夜一直以来,因为宣锦而烦躁犹豫,左右为难的心绪突然澄澈了起来。

  天下大乱再可怕,第四天灾再可怕,总可怕不过债主吧。

  他雷长夜自问在蓝海星没做过缺德事,到了大唐幻世,也安分守己。

  但是从蓝海星到大唐幻世,他遭了二十年的雷劈,还被迫穿越一次,吃尽苦头。

  不但宣锦宣秀欠他的,创世神都欠他一个解释。他为什么要怕暴露行迹,为什么不敢接近主线人物,凭什么怕天灾。

  应该是他们全都怕他才对。

  “雷师兄……”宣秀略有些惊慌地望着雷长夜。此刻雷长夜脸色,煞是吓人。

  “师父怎么说?”雷长夜将宣锦的书信收入怀中。

  “师父已经收我为徒,吩咐我向你学艺。”宣秀低头说。

  雷长夜望了一眼远处跪坐喝茶的毕三泰。毕三泰朝他点点头。

  “既然师父许我代师授徒,那么今后你要听我调遣,不得违逆,否则,形同叛师,知否?”雷长夜冷然问。

  “知道了!师兄!”宣秀大声道。

  “遣散护卫,乐山秘术,不落外人之眼。”雷长夜信步走到练功场边缘的矮几旁,跪地而坐。

  “两位,请回去护卫家姐,这里有师兄照顾,万无一失。”宣秀干脆地回头说。

  那两名宣家护卫互望一眼,迟疑片刻,却终于没有反对,齐齐躬身拱手,转身离去。

  “武学有云,未学打人,先学挨打,这句至理名言,你可知否?”雷长夜拿起矮几上的煎茶,慢条斯理地问宣秀。

  “喂!臭小子,你又来!”毕三泰看不过眼了。

  “师父,弟子惭愧。要不您来教?”雷长夜连忙转身拱手。

  “我才懒得管。”毕三泰白了他一眼,站起身气鼓鼓地走了。

  雷长夜举茶一饮而尽,拿起背后蒲扇,轻轻扇了扇,笑眯眯地望着宣秀。

  “我知道。”宣秀点头。

  “很好,小师妹,上金甲符。”雷长夜吐了一口茶渣子,淡淡地说。

  “好嘞!”毕一珂冲回雷长夜的寝室,取出一叠金甲符,噼里啪啦贴满了宣秀一身。

  宣秀望了一眼这一身的金甲符,迷惑不解。

  “金甲符护住你的筋骨肌腱,不会让你受隔夜伤。”雷长夜笑着说。

  “为什么要受……”宣秀话音未落,嗡!一根木棍已经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啪,他一个马趴摔在地上。背后毕一珂双手舞棍,一纵五尺高,对着他狠狠劈来。

  PS:求大家多多支援,我努力写第三更。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25333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