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二十八章 教导宣师弟(冲榜求票)

第二十八章 教导宣师弟(冲榜求票)


  毕一珂的木棍走得是白眉棍术的路子,这路棍法是到蜀山避祸的少林僧人传给符宗的。棍法雄健刚烈,气势逼人,发劲雄厚,泼辣迅猛,因为有着棍中白眉之号,所以称为白眉棍。

  这路棍法,特别适合打新人,一旦出手,如果摸不准路数,要被白打几十下才能防住。雷长夜特别教给毕一珂,让她以后教训后进门的小师弟。

  新进门的宣秀虽然自身等阶已经接近小三品,而且在宣家习练了无数实用武技,但是,他没有实战经验,又对毕一珂心生畏惧,被她打得抱头蜷身,满地乱滚。

  毕一珂打完一轮棍,收势而立,神定气闲。

  一旁的雷长夜扇着蒲扇,歪头看着宣秀,笑而不语。

  在看到宣锦的书信之后,他心里本来已经蠢蠢欲动的心意,变得清晰明澈起来。

  在各大乱世第四天灾蜂拥入场之后,苟,已经行不通了。只是今日之前,还没有任何动力来促使他认清这个现实。

  如今宣锦这一封托孤信,让他陡然认清了局势。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想要守住蜀山的一切,只有与天灾放手一搏。

  苟既然已经不行。那就下山浪出一片天!

  第四天灾们,你们不是想玩吗?来来来,雷电法王了解一下。

  但是,想要和这群大玩家们斗智斗勇,就要趁着内测的真空期,抢先布局,占得先机,再利用自己穿越者的优势暗中谋算。

  想要抢先布局,占得先机,那就要好好利用宣锦宣秀这对气运之子,给自己赚足优势。

  宣锦没来乐山,没关系,宣秀虽然性子单纯,不善阴谋诡计,但是雷长夜喜欢啊。这不就是纯天然,无公害的……傀儡吗?

  “脱上衣。”雷长夜笑眯眯地对刚从地上挣扎起来的宣秀说。

  宣秀的脸腾地就红了,一屁股坐倒在地。

  “你看你,让你脱个上衣,脸红成这样。我让你脱裤子,你脑子是不是要炸?”雷长夜问。

  宣秀低头不语,脖颈子都红了。

  “大师兄代师授艺,违背大师兄,形同叛师,脱~~~~~!”毕一珂持棍而立,似模似样地吆喝了一声。

  宣秀连忙三下五下把上衣全扒了下来。雷长夜和毕一珂立刻凑了过去,仔细看他上半身的淤伤。

  “你练过外功,也练过内家护体功?”雷长夜捏着他的肉问。

  “是!家里以沙场武技为主,首重外功,后来又从武盟几位教头手里学会了内功。”宣秀沉声说。

  “虽然驳杂不精,但是能练到这个程度,资质尚佳。”雷长夜敲了敲他的腹肌和背肌,“可惜练门有点多,不过这可以用符箓弥补。”

  “大师兄,宣师弟肌肉很筋道哦。”毕一珂贼兮兮地笑着,捏着宣秀的肱二头肌。

  宣秀羞得脸蛋通红。

  “两年时间,来不及教你太多。用你这点外功打底,我教你一路防刺杀的横练,有了这身功夫,你就自保有余。”雷长夜神色严肃起来。

  “大师兄,三年后,我想要下山为家门复仇,还望赐我刺杀攻敌之术。”宣秀忍不住说。

  雷长夜手摇蒲扇,转头看了一眼毕一珂:“小师妹,你看宣师弟脸上写着什么?”

  “哦!我看看!”毕一珂配合地凑近了仔细瞧了瞧,“啊,我看清了,他的脸上写的是……白——给——!”

  “嗯?”宣秀一脸懵圈。

  “想不明白我就说细一点。假设两年后,你练了一身的刺杀攻敌之术,回到你宣家旧址,找那雀占凤巢的何昌复仇。一进庭院,物是人非,昔年亲眷,今成黄土,灭门祸首,遥坐主厅,歌舞逍遥,得意非凡。你气不气?你急不急?你能不能压下心中复仇的怒火。”雷长夜问。

  “……”宣秀抿紧嘴唇,苦思片刻,愤然摇头。

  “好,你死了。”雷长夜淡淡地说。

  宣秀茫然片刻,随即恍然大悟。

  自己一旦被复仇之火冲昏头脑,气息一露,何昌座下,高手如云,只需轻轻一挥手,他已死无葬身之地。

  “明白了吗?你练得再厉害,做不了刺客,那就是白给。”雷长夜语气平淡,但是句句诛心,“所以,你在蜀山,要做的不是练得神功无敌,而是练得神功不死。然后下山以节度使正统为名,以安邦定国之大义,招揽同道,行复仇之事。”

  “那何昌,必不会放过我。”宣秀惨然说。

  “所以才让你练防身的功夫,只要你不死,那迟早轮到仇家死,是不是这个道理?”雷长夜问。

  “大师兄所说不错。不过,师弟我才微识短,秉性愚鲁,怕是招揽不到足以性命相托的同道。”宣秀叹息一声,低头说。

  “所以你姐姐才把你托付给我。两年之后,我会下山办事,你可和我一道出发。等我办完大事,顺便帮你筹谋复仇便是。”雷长夜淡淡地说。

  “师兄,你会帮我复仇?”宣秀大喜过望地望向雷长夜。

  “淮南乱局,本来不干我事。”雷长夜扇了扇蒲扇,“但是你姐弟二人,被我救了两次性命,却无以为报,这难免让我有些介怀。”

  “大师兄,师弟惭愧无地。”宣秀连忙单膝跪下,拱手躬身道。

  “嗯,你知道惭愧,还算有救。”雷长夜微微一笑,“这两年要好好练功,待我下山之时,会帮你宣家复仇夺权。到时候,宣家重掌东南,如何报恩,你们好好掂量。我要办的大事,用到你们宣家的时候,还是挺多的。”

  “若是大师兄能为我宣家复仇,师弟责无旁贷,愿为兄之大业效死!”宣秀毫不犹豫地说。

  对于雷长夜的坦白,宣秀深受触动。这种把一切摊开了说的人,可比那些道貌岸然,却一肚子阴损算计的江湖人士要光明磊落多了。

  “我教你的这路横练,本是外功,但是经过我精心改良,运用蜀山天一无极心法修炼,可以由内而外,事半功倍。所以我管它叫做金顶横练长夜改良版!”

  说完了这番话,雷长夜斜眼看了看宣秀。只见他一脸兴奋,正在等着他的下文。

  “师弟啊,你天性过于单纯,这在江湖上,会吃亏的,在练功的同时,你需要改正一下这种愚鲁性情,多学一点人情世故。”雷长夜语重心长地说。

  “是……”宣秀惶恐地望向雷长夜。

  “那么接下来你知道该说什么吗?”雷长夜淡淡地问。

  “呃……”

  “大师兄天资聪颖,连峨眉功法也能改良提升,实是蜀山不世出的奇才,来说一遍。”

  “大、大师兄……”

  “感情再稍微投入一点,但不要太过,要情真意切,纯乎天然,再来一遍。”

  雷长夜教给宣秀的心法,正是他好几次差点练得走火入魔才终于搞明白弄清楚的独门功法。

  金顶横练,纯粹是外门功夫,靠硬气功由外而内的硬练,靠积年累月的死功夫砸进去,最后可以达到控制全身经脉血肉,随外部力道而产生肌肉形变,同时聚拢体内真气于特定点,形成坚如磐石的防御,挡住敌人杀招。

  雷长夜练到一半,感到这么练太慢,二十年都练不完。于是中途开始琢磨搞点由内而外的功法辅助。

  结果就这么让他练岔气了好几次。后来,他突然想到用符箓之法来辅助。每当他运用内功,由内而外修炼金顶横练时,他就在身上贴满替身符。

  一旦真气走岔,立刻激发替身符,化去岔气的负面效果。在这样的保驾护航下,他顺利用一年半时间把金顶横练练到巅峰。再用半年熟练运用,最终成为他雷打不动属性的最大助力。

  在教导宣秀的时候,他毫不藏私地将金顶横练长夜改良版完整地传授给他,同时为他在身上刺满了替身符。这样无论他何时何地练功,只要拥有替身符,他就可以平安无事。

  他和毕一珂一有空就把蜀山各种入门拳脚和器械功夫传授给他,增加他招架各种攻击术的经验。

  宣秀在乐山练得热火朝天的同时,雷长夜并没有忘记《墨子五行记》的学习。他已经誊抄完毕整本书,但是不明白的地方太多太多。想要囫囵吞枣地硬学,是最傻的办法。

  他决定以五宗出山巷这个项目为实践,运用《墨子五行记》来改进阵法和符箓,在完成任务的同时,把《墨子五行记》的各类知识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理解。

  他以一枚“玉符”创制的天枢驱灵阵可以驱动五个阴将。但是他和五个阴将的距离,不能超过一里,超过一里之后,他的意念就无法操纵阴将,也无法通过他们手上的剑听劲。

  而且,这种蕴含阴阳二力的剑,他也只有九把,两个阵都不够用。如何做出五宗出山巷?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雷长夜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把天枢驱灵阵作为总坛。以撒豆成兵符大量制造阴将。然后在阴将背后贴上根据天枢驱灵阵改写的驱灵符,让他们一人一法阵,完全摆脱法阵阵盘的限制。

  驱灵符驱动的阴将,等于把整个天枢阵的法力凝聚在一个阴将身上。比起法阵平均分配的驱动力要强得多。

  同时驱灵符由他自己画出,与他的意念拥有不断的内在联系。这样距离无论远近,都足以控制。这些阴将也不用一定要拿他的郎系列长剑。只需要一人一根柳枝,就足以组成无敌的战队。

  雷长夜决定实践一下。

  PS:再求一次票哈,希望为本书未来的走势打下个好基础,大家多多帮忙,谢啦。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25333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