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唐的玩家们 > 第三十六章 开戏连环牌(冲榜求票)

第三十六章 开戏连环牌(冲榜求票)


  就在余怀仁疑惑间,牌社大门再次敞开,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拿着拂尘,抚着长须,信步走进门来。在他身后跟着一对五十岁左右的夫妇,男的白发苍苍,女的风韵犹存,气质独特。

  在他们三人身后,进来了十个年轻人。其中八个青年全是蜀山弟子的武服,各个面色阴沉肃穆,双眼深邃,腰背微躬。最后两个,一个是年方十五的美少女,穿着一身淡色武服,清纯秀美,双目灵动。一个则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清秀俊朗,但是却总是红着脸。

  余怀仁从坐塌上噌就站起来了。

  符宗宗主符王董畴来了。蜀山地界上,可能人们不太熟悉董畴。但是做黑白两道生意的余怀仁太知道他了。川中数十武馆中的训练木人巷,所需符咒全都要靠符宗宗主来画。

  黑白两道为了一张可以启动木人巷的道符,那是能出人命的。董畴画符的手,就是印钞机!

  董畴身后的毕三泰和花萝茵,余怀仁不太清楚是谁。后面的八个符宗弟子,他还是知道的。他们是董畴的八大弟子。

  他们在江湖上有一个名号。八不当一。这不是好名号。

  但是名号这玩意儿,不能自己起,都是江湖朋友给面子为你起。

  这八位符宗弟子本是符宗二十年来最杰出的弟子。也是董畴的心头肉。五年前,他们一起闯出出山巷,下山历练,董畴还赠送了他们一件二品珍稀法宝——流云幡,让他们共用。

  那时候的八不当一,意气风发,看人一概用鼻孔。

  没想到,他们刚走到荆南江陵府就不慎露白。流云幡被一位路过的神偷看到。

  江湖之中,无论是刺客,还是神偷,都是有优秀传承的。

  几十年前名震天下的空空儿和精精儿,传国玉玺随手就偷。

  到了今时今日的大唐江湖,因为藩镇林立,神偷们在这一地是偷,另一地就是神。这样的时代,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神乎其技的偷王之王。

  八不当一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位神偷界的天字号。这位神偷,对于蜀山派,还是心存敬意的,派一位女弟子向八不当一求借流云幡,言明三日后奉还。

  不出意外,八不当一炸锅了,一个神偷的弟子,敢借咱们蜀山派的法宝?你怕不是失了智?

  结果,神偷的弟子和他们打了个赌,相约在江陵府十里亭外,以一对八,从他们手里偷走流云幡。

  若是被看见,被碰到,或者失手伤了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都算神偷弟子输。

  结果不用说,流云幡没了,他们八个的败北还被当地看热闹的帮派中人广而告之,几个方镇的说书人把这个故事分成八段,每天讲一段。

  他们于是被安上“八不当一”做外号。这还走个屁江湖。他们灰头土脸地回到蜀山,闭关苦练,至今已经五年。

  没想到今天董畴竟然把他们带出山,为长夜牌社撑门面。

  余怀仁心头滚烫的贪欲彻底没了。雷长夜有符宗的支持,长夜牌社稳如泰山。巴山帮这点实力,八不当一都对付不了。

  就在他心沉入海底的时候,大门又开了。他茫然抬头,还有人吗?

  进门的是赫然是一位双十年华的绝美丽人,削肩蜂腰,高挑身材,青衣高髻,柳眉凤眼,顾盼若神,裹着一条鲜红大氅,美不胜收。

  在她身后,紧跟着四个蜀山弟子。一位头戴羊肚巾,手握木矛,憨厚质朴。一位手摇羽扇,方士打扮,丰神俊朗。一位青衣白袄,清丽脱俗,星眸流盼,英气勃发。一位粉红衣衫,天真烂漫,娇俏可爱,姿态迷人。

  在余怀仁身边的嘉州香主已经看呆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这么美的姑娘!

  余怀仁在惊艳之余,心念电转,顿时想起这位领头美女的名号。他扭头看了一眼鼻血长流的嘉州香主,心胆俱裂。

  啪!余怀仁狠狠抽了嘉州香主一巴掌:“你看锤子!”

  嘉州香主直接被抽昏过去了。恰好此时,这位风华绝代的美妇人扭过头来,冷冷看了嘉州香主一眼。

  “把这龟儿给我拉出去。”余怀仁对着身后两个护卫低吼。

  这两个护卫低着头,拖着嘉州香主的身子,灰溜溜地跑出了长夜牌社。

  “薛宗主,多有得罪,还望海涵!”余怀仁对着美妇人低头拱手。

  “嗯。”美妇人淡淡点点头,不再理他。雷长夜此刻安顿好符宗一行人,立刻过来将这位美妇人和跟来的一群蜀山弟子安排在最好的看牌台坐好。

  余怀仁此刻再看雷长夜,已经怀了看爹的心。

  薛红线下山了,还如此高调。这巴蜀的江湖怕是要换一拨大佬。

  雷长夜在招呼董畴和薛青衣的时候,也在随时关注余怀仁、张丹、吴建松和崔雪怡的神色变化。

  蜀中黑白两道能够流通的财富,八成要经巴山帮的手,余怀仁能够应付自如的同时,打压其他帮会,形成绝对强势的地头蛇,自有其过人之处。

  四人之中,雷长夜最看重的反而是余怀仁这个人物。虽然贪婪,但是脑子随时保持清醒,能够及时判断局势,总能理性行事。

  在他的计划中,这样的人物正是他急需的。

  张丹、崔雪怡和吴建松也是他想要结交的人。尤其是张丹,能玩,爱玩,会玩,做生意也不含糊,这在后世的游戏公司里,那就是游戏总监类型的人物。

  他们三个背后的世家,是雷长夜想要钓的大鱼。三大世家是蜀中豪门的领头羊,蜀中私田六成归他们所有,各大行当的行会主事都要经过他们的认可甚至是直接委派。

  三大世家的世家子,无论是穿着、行事和家宅装修,都引领豪门风尚。

  若把三大世家引入局中,大事成矣。

  看到董畴和薛青衣的出现,令这四个人脸上都露出震慑,惊疑和不安的神色,他知道火候差不多了。现在应该适时晾他们一下,让他们沉淀一段时间。

  他又看了一眼薛青衣身后的宣锦。此刻的她注意力都集中在弟弟身上。站在董畴身后的宣秀也在看宣锦。两人嘴唇微动,似乎正在用传音入密说着姐弟间的体己话。

  这么久未相见,两人对彼此都很是想念。宣锦的脸上光华四射,似乎宣秀说了他的近况,让她极为开心。

  宣锦忽然转头看了雷长夜一眼。他连忙注意力转向了董畴和薛青衣。

  “两位宗主,大驾光临,弟子荣幸备至。”雷长夜向并肩而坐的董畴和薛青衣作揖。

  “嗯。”董畴和薛青衣淡淡地应了一声,都是镇静自若的样子。其实他们心里都没底。

  长夜牌社的布局、环境、到这里来的贵宾,都是他们不太熟悉的。张丹他们虽然贵为三大世家之人,但是对于大唐娱乐业不太留意的他们,真不认识。

  余怀仁他们倒是听说过,但是这种黑道势力的帮主,不值得他们关注。

  剩下几个大厅的牌客吆五喝六,说着听不懂的话,打着看不明白的牌,这让两位宗主都有点茫然无措。

  站在董畴身后的符宗弟子,还有薛青衣身后的四大弟子却看得津津有味,兴致盎然。

  此刻天已擦黑,牌室内被电烛灯照得亮如白昼。几十个牌桌上,牌客与唱牌员们大声喧嚣,时不时爆出一阵阵哄堂大笑和懊恼哀叹,气氛之热烈活跃,让这些在蜀山都快闷出鸟来的弟子们心向往之。

  “各位,贵宾已经到齐,今夜我要向大家展示的,是长夜牌社新推出的连环牌戏——死亡矿井。”

  雷长夜的一声宣布,顿时把几个牌室里玩牌的上百名牌客都吸引到了牌社主厅。

  一群牌社伙计和唱牌员将大厅中用于遮蔽的屏风齐心合力推开,露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硕大牌几。

  雷长夜在众人瞩目之下,昂首走到大厅中央,环场作揖:“现在由我亲自来做唱牌员,为牌戏开场!”

  主厅里顿时响起一阵牌客的吆喝和掌声,一副大戏开锣前的热烈气氛。

  薛青衣和董畴茫然对望一眼,只能耐心观察。他们身后的弟子们却都已经吆喝开了,显然他们对于这个长夜牌社,比两位宗主要了解多了。

  就连宣秀、八不当一和最沉静的宣锦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雷长夜走到大牌几的后面,跪坐在地,抓起牌几上放着的惊堂木,啪地往桌上一拍:

  “一朝手握天下权,百姓苦恨无心怜,财帛显爵迷人智,终朝吸血不得闲。拍案惊怒恩怨起,拔剑四顾意难平,等闲了却强者身,可怜西苑……死魂灵。”

  定场诗,或曰出场诗,是元曲杂剧中首创,或是说明主角身份背景,或是说明故事发生脉络,内容丰富多变,音韵明快,直指人心。在唐朝的说书中还未被大量使用,属于全新的艺术形式,给人的感觉更是格外震撼。

  雷长夜的八句定场诗瞬间提聚了主厅内所有听众的注意力。一时之间,主厅内鸦雀无声,大家都眼巴巴地看着雷长夜,等着他的下文。

  “传说那位于傲来神州的大乾国,历经大战之后,百废待兴。乾国诸侯召集匠工,重建乾国古都暴风城。诸侯选中的工匠领袖,就是文能安邦,武可定国,既能双刀砍虎豹,又能妙手造名城的绝世名匠范长贵。”

  “名城造完,乾国权贵却拒不支付工匠薪资,反而挑拨诸侯与工匠之矛盾,居中牟利。范长贵一怒之下,率工匠造反,与乾国诸侯鏖战,却被诸侯武装放逐西苑荒野。”

  “反出暴风城,范长贵痛失亲妹,倾心爱侣又被诸侯扣押,痛恶难禁之下,心性大坏。他以西苑死亡矿井为据点,建立反盟,图谋不轨,结连悍匪,扶植盗贼,纵兵劫掠,无恶不作。西苑荒野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

  “西苑贫民自组土团,土团团长,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永强永海川大撒英雄帖,筹建武盟,广邀天下英雄聚义西苑月溪镇,英雄好汉会盟结义,舍生忘死勇闯死亡矿井,誓要将范长贵斩于刀下,为西苑百姓消灾解祸。这就引出了一段……”

  啪!雷长夜右手举起惊堂木,用力一拍,左手扇了扇蒲扇:“……乾国豪杰闯魔巢,百死不悔为苍生的绝世传奇。”

  PS:各位看官,有票的给个推荐,没票的点个收藏,多谢多谢。

  PS:感谢晨赋夕盟主的六万赏,太给力啦。还四开小号,有心了,多谢多谢。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70/70288/524214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