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在大明开无双 > 二百一十章 实力撩帅哥

二百一十章 实力撩帅哥


  魏国公府五姑娘被康飞一句话,顿时顶得满脸通红,讷讷说不出话来。

  说句实在的,徐线娘总体还算是个好姑娘,在南京那也是以喜欢抱打不平而闻名,市井的百姓自发送上雅号,不管是徐红线,还是徐线娘,那都是号,意思是夸她好比唐传奇里面的红线女。

  至于魏国公府邸上,实实在在,都称呼五姑娘的,至于长辈,一般称呼她五儿,小五。

  所以说,徐线娘那还是知道好歹的,不完全是个没心没肺的傻丫头。

  她这两天的确是放羊了,天呐噜,仙霞好美,一时间收不住,金丝鸟出笼了一般……可这时候被康飞一说,自然就想起来,那咸宁侯,小叔公曾说他睚眦必报,还说方今天子身边,小人在侧……自己走了,扔下蓉娘姐姐扛雷,也不知道蓉娘姐姐抗不扛得住。

  想到这儿,线娘未免胸口一疼,随后,眼眶里面就泛起了迷雾,随后,雾化成水,滴滴答答。

  康飞看她红着眼圈低头抽泣的样子,不免歪歪嘴,“好了好了,有什么好哭的,再哭,你还能飞回扬州去不成?”

  徐线娘抽泣就道:“人家担心一下也不行么?”

  “哭能解决问题?”康飞反问她。

  徐线娘闻言顿时一滞,讷讷说不出话来,可随即又有些不服气,“总比你没心没肺强。”

  康飞真是被她一句话气了个仰倒,辣块妈妈,谁没心没肺?难道自己心里面就没点逼数?

  当下他没好脸色就呵斥道:“你懂个屁,那咸宁侯在北方或许算一号人物,可是,到了扬州,他算个球球,小爷我一只手吊打……”

  想那武宗正德皇帝时候,平虏伯江彬身兼四镇总兵,还提督东厂兼锦衣卫,连皇帝身边的大太监都要来呵他卵子(注1:大珰皆呼为舅。《明史》),权势之盛,纵观整个大明,大约也没旁人了。

  可就算这位平虏伯江彬,打着皇帝的招牌到扬州大锁财货兼美女,结果被当时扬州知府一阵狂喷,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关键当时扬州上下官员包括士绅,也都和扬州知府站一条线上。

  这位呼风唤雨,动不动要【矫诏】的,何谓矫诏?也就是龙门客栈里面终极大BOSS曹公公那一句非常有名的台词,【要圣旨?来人啊,咱给他写一张】

  就这么一位爷,不也在扬州城下吃了瘪,被扬州知府一顿狂喷,哭笑不得,只能把扬州知府给礼送回城,随后,祸害南京去了。

  其实,这东西无关正义,你抢钱抢女人,可以,但是,来扬州抢,那不行,扬州士绅平时也未必是啥好鸟,但是,江彬更不是好鸟,外力压迫之下,实力抱团罢了。

  同样的,康飞现在自信的很,他是扬州本乡本土人,扬州官员士绅包括那些盐商,都指望他扛倭寇呢!

  那倭寇陆上能打破通州一路杀到扬州,水上又能通过长江泊与城外水门,这次被打退了,下一次就不来了?

  他还是傻儿子的时候,他老子戴春林都能往来相与什么盐运御史,和扬州第一号大财主张石洲往来,如今有了【儿子是神仙弟子】这么一张大好的牌面,还不知道会折腾出怎么样一番天地。

  再则说,家里面还有胖迪在。

  他需要担心么?

  咸宁侯?且,什么玩意儿!

  哥们凭实力吊打他。

  他一脸的不屑,可是,这落在徐线娘眼中,岂不就是英雄好汉的做派?

  要知道,当初平虏伯江彬权势最盛的时候,她老子魏国公可是跪舔过平虏伯(注2:成国公朱辅为长跪,魏国公徐鹏举及公卿大臣皆侧足事之。《明史》)的,当然,这个不能怪她老子,那时候,老魏国公刚走,她老子刚袭了魏国公的职位没两年,勿论是权谋手段还是旁的什么,都还稚嫩得很,根本不像是现在,勾结南京守备太监,能跟兵部尚书扳手腕子,行事老辣得很了。

  自然,成熟有其代价,譬如拿自己最喜欢的小女儿来联姻,大约就是最大的代价。

  总之,徐线娘心中,自家老子那个英雄形象正在崩塌,这时候再看康飞,自然就格外显得伟光正,好男儿。

  一时间,她忍不住眼神迷离,看着康飞就道:“姐夫,你好有英雄气概……”

  康飞看她眼眶里面还含着泪水,未免就嫌弃,“你能不能把眼泪鼻涕擦干净了再说话?”

  他这一说,徐线娘顿时大羞,红着脸七手八脚拿了帕子在脸上胡乱擦拭,结果把鼻涕擦得到处都是,看得康飞哈哈大笑,一时间忍不住,伸手就在她脸上拧了一把,“就你这小猫小狗的小样儿,还想实力撩帅哥?可省省吧!哈哈!”

  徐线娘看他笑着转身出门,又羞又恼,被他拧过的脸颊上还能感觉到那手指间一抹火热,一时间,却是连心里面都是热的……

  恨恨一跺脚,五姑娘忍不住就把手上的帕子给拧成了手巾把子一般。

  一夜无话,第二天,康飞开始让人收拾东西,准备打包上路。

  那向老爷又来拜访,说,我看小友有女眷,这一路上不大安生,不如,你我结伴同行。

  向老爷这是一番好意了,仙霞关驿道,那是唐末黄巢起义开辟出来的道路,到宋代的时候,又铺了石子,愈发坚固,成为极重要的商道。

  可即便这种商道,也不可能跟五百年后高速公路一样车流涌动,宽两米的驿道,两侧都是高山,无数义军都曾经在这里活动,连我兔都曾经在这里开辟过根据地。

  所以向老爷说结伴同行,实实在在是有心带挈他,毕竟,向老爷是要去汀漳道做海防同知的,手底下十几个家丁,那一看就都是能打的,而且还都携带弓箭,也算是武装整齐,即便碰上几百劫匪,大约也是能硬肛的。

  康飞闻弦歌而知雅意,当下笑着就说,老哥哥好意,小弟铭感五内,如此,就不推辞了。

  他一直没直说自己的身份,做好事老是宣扬,那就没意思了,那向老爷不知道他脾性,以为他世家大族出身,忍不住莞儿一笑,毕竟,不是每一个老爷都乐意被一个看着就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称呼为老哥哥的。

  向老爷算是涵养好,可他手底下那些家丁,未免就不服气,你一个小年轻,就算家里头有些背景,我家老爷,那是两榜进士出身,你一口一个老哥哥,未免也太狂了。

  如今康飞身边,只张桓老将军和那押衙张三,连刘云峰那厮,都被老将军给赶到唐荆川手底下做事情去了,刘云峰还不乐意,老将军就呵斥他,你有本事,只管去取功名,整天伴着我一个糟老头子算个什么事儿,一顿骂,才把刘云峰骂去。

  至于康飞,连二狗子都被他赶家去了,哪里还会带着旁人,这看起来,未免老的老,小的小,女眷不消说。

  至于徐线娘,倒是带着两个忠心耿耿的家丁,说起来,这两个那也是魏国公府上的好手,谈不上骑射了得,但是,如果那些总督巡抚们招募家丁,这两个去应募,六两银子的家丁银还是能拿上的。

  可是,这两个家丁都是在扬州被康飞打吓过的,看见康飞,就要浑身发抖,连眼神都不敢抬起来。

  试想,连头都不敢抬的男人,怎么入别人的眼?

  故此,向老爷一行,都以为这两人是底层的杂役,根本想不到这两个其实也很能打。

  总之,因为向老爷的提议,又耽搁了一天,大家这才上路。

  沿途青葱,两边全是巍峨,一行人蜿蜒而行。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41/141887/524073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