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你是我的小娇羞 > 15.狗咬狗

15.狗咬狗


  林梨因为成绩好了,开始撒蹄子欢了,这个时候,必定有历史套路,果不其然,周聪儿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昨天电话里的“又给你打掩护”一语成谶。

  林梨兴兴奋奋地看完成绩,整理完班上的试卷,拉着周聪儿要撤退的时候,周聪儿这个猪队友,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

  周聪儿看着眼前的林梨,吞了一口口水,没有其他原因,实在是林梨的脸太臭了,活像别人欠她二五八万一样。嘿,还别说,还真是有人欠了林梨二五八万,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聪儿。

  顶着林梨要杀人的目光,周聪儿艰难的开了口:“梨儿,你看我们昨天约的只有今早看成绩对不,下午,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何。”

  林梨看着周聪儿谄媚的模样,假笑了两下,红口白牙,嘴皮子一搭:“不怎么样。”堵死了周聪儿剩下所有的话。

  “梨儿,你最好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了。”周聪儿哭唧唧,要是知道林梨的反应这么大,她昨天就实话实说了,嘤嘤嘤,现在后悔还有用么。

  “梨儿,你也知道,我妈看我严,平时里压根不要我出门,今天还是因为和你约看成绩,她才放人的。你忍心看我和阿卿上演梁山伯与祝英台么。”说着还想挤几滴鳄鱼泪出来。

  “忍心。”

  忍心?“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周聪儿卒,遇见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怎么办,凉拌。爱上一匹狼,可我的家没有草原,哎。

  被林梨打断后,周聪儿也忘记要挤鳄鱼泪了,愣在原地。

  “小白,回神。”林梨晃晃手,勾回周聪儿的视线。

  周聪儿意识到自己眼泪计谋无效之后,开始耍赖皮了。“我不听,梨儿,下午各走各,必须,求你。”

  遇到这样的队友,你能怎么办,顺着她呗。被周聪儿的赖皮弄得崩溃了,林梨不情不愿地说:“好吧,下午我自己回家。”

  “梨儿,你真好。”周聪儿一把跳起来吊林梨脖子上,还想亲林梨一口时,林梨果断一偏头,亲空。林梨:要真是亲上,那才是血槽清空。

  鉴于周聪儿那个小白眼狼的见色忘友,林梨决定回家玩游戏。哼哼唧唧地走出门,就被叫住了。

  “林梨。”

  谁,谁叫老子,不知道老子要回家吗。林梨转头,哟,熟人呀。

  陈婕因为见林梨是一个人走,于是叫住林梨,问道:“一个人么?”

  “嗯呐,一个人,周聪儿有事,不跟我一路。”虽然不太懂陈婕为什么叫她,但既然陈婕问了,那她就大发慈悲的告诉陈婕好了。

  “待会有事吗,没事的话,咱俩吃东西去吧,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哟呵,有点事想跟我说,还得专门找地方,有意思。林梨: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有八卦不听龟儿子。

  咖啡馆。

  林梨看着桌上的甜点、咖啡和桌对面的陈婕,有点无奈。她本来计划的是,和周聪儿看完成绩去吃东西,谁知道,周聪儿那个挨千刀的臭女人,为了男人抛弃了她。

  抛弃就抛弃吧,结果走的时候又让她碰到了陈婕。她那个狗屎听八卦的爱好,简直是要贯穿她的一生,一听说有八卦、有热闹,就停不住脚地跟着别人走了。

  林梨狠狠地拍了一下腿子,想指着腿骂道:“就知道听八卦,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恶狠狠、凶巴巴,以上仅为想象。

  你见过谁会恶狠狠地自残的,不是脑子有问题么。巧了,林梨一直觉得她是个独立个体,不同于常人,说白了,就是我就觉得我脑子有问题。

  所以事实的结果是:林梨真的恶狠狠的拍了自己一下,然后痛得叫唤,直骂自己脑抽,完全忘了自己想骂腿。

  “陈婕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么?你说吧。”林梨看着对面的人,懒得虚与委蛇,开门见山地问了。好吧,也不是厌恶虚与委蛇,只是想听八卦的心在燃烧,实在是不想扯些有的没的。毕竟蛇打七寸,快准狠,八卦也一样,要速度,不然就过期了。

  “嗯,是有点事想跟你说,但是我想问一下你,你跟舒心的关系。”

  行啊,精明啊,您这准备跟我来一个一物换一物,以为上演地下情报呢,不,还不一定是一物换一物,你这还有可能是空手套白狼呢,想听我的事,想得美。林梨在心里翻了陈洁一个白眼,暗自想到。

  “我跟舒心,其实也没啥事,女生之间的鸡毛蒜皮小事,不值得提。倒是你,这么郑重的叫我,想毕竟是有什么大事。”

  兄弟啊,你倒是说啊,你要跟我说八卦,你在跟我掰扯啥呢,速度好不好。林梨的熊熊火焰熄灭又突然高涨,八卦的火熄灭,打人的火高涨。

  尽管如此,林梨还是跟陈婕继续掰扯下去了,开玩笑,向来只有我套别人话的分,还没睡能套我的话。

  见林梨不肯回答她的问题,陈婕也没办法,为了保守秘密,陈婕还是问了下去:“林梨,不是我想知道,主要是,事关舒心,我想谨慎一点,你懂得吧。”

  林梨一听,行吧,懂了,陈婕想跟她说的事,是关于舒心的,又怕她跟舒心和好了,跑去跟舒心说,她就死了。

  要听八卦,就要付出一些代价,不过陈婕的代价,不高,不过是一些鸡零狗碎的小事。开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普通的不和……(以下省略一万字)”

  林梨把事情大概讲了讲,态度很坦然,老实讲,撕逼、闹翻这样的事在女生之间很常见,所以,林梨并不觉得有啥。换言之,就是她觉得她的事还在她能接受的三观内,但是陈婕的事大大超乎她的想象。

  陈婕和舒心闹掰了。原因简单粗暴,舒心觉得陈婕跟张涵有点那啥了,就撕了。林梨惊,真是城市套路深啊。

  “你们才玩多久啊,就这样了?”林梨有点三观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半个多月吧,一说到这个我就来气。”

  于是陈婕就开始了噼里啪啦,“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坚持那么久的,舒心的真太搞笑了,跟她一起真是太受气了。”

  “你知不知道,我就是跟张涵多说了两句话,她就骂我。”

  “多说两句话?她这么过分?”

  “还喂了两块饼干,而已。”大概是不好意思了,陈婕越说越没底气。

  行吧,就两块饼干,还真是,想要生活过去的去,身上就得带点绿,这个世界总是那么美妙,狗咬狗也真是有意思。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8/390864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