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你是我的小娇羞 > 27.手撕陈婕(下)

27.手撕陈婕(下)


  在周聪儿的帮助下,班上的八卦渐渐转了风向,从林梨的事情转成了陈婕。毕竟一个只是捕风捉影的小绯闻,另一个是实锤。

  陈婕这几天很奇怪,前几天她拐个歪,都能听到林梨和顾元的八卦,这两天怎么没反应了?花钱撤热搜?哪有那么好的事。

  而且只要她出现在人前,刚刚都还在悄悄嘀咕的两人就立马恢复正经,好像防备着她什么一样。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于是,陈婕决定找个人来问问是怎么回事。下楼,去学校小卖部买了一杯香飘飘。回到班上,陈婕把奶茶给了她的后桌,假惺惺地说道。

  “亲爱的,刚刚下去买东西,给你带了杯奶茶,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给你。”

  后桌不太好意思,摆摆手,推拒了陈婕的奶茶。这年头哪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只有黄鼠狼给鸡拜年,尤其是不熟的人。

  后桌的拒绝显然不再陈婕的预料里,脸一下就黑了,想到等下还要求别人,陈婕忍住,虚伪的笑着,接着劝说道。

  “嘿,亲爱的,我俩干嘛这么生疏,前后桌呢,你以前请我吃那么多好吃的,咋的,我还不能请你喝杯奶茶了。莫不是觉得奶茶不太好。”

  这话说得,把别人小姑娘的后路都堵死了。不拒绝不好意思,拒绝又不太好,好像看不起别人一样。小姑娘无奈,收下奶茶,笑着说道,谢谢啊。

  见小姑娘收下奶茶,陈婕放心,笑嘻嘻地开始套话。“亲爱的,你听说林梨和顾元的八卦了没,据说还挺精彩。”

  收了奶茶的小姑娘毫无防备,点头,“我知道,前几天传得沸沸扬扬,班上估计没几个人不知道吧。要是是真的,真是相信爱情。”

  “我也觉得,特别感人,但是就是不知道真假。这两天班上有没有哪儿的小道消息传他俩的实锤啊,好想听啊。”

  “啊,这两天班上早就没说他俩了。”

  “没说他俩,为啥呀,不是还没实锤吗。大家的好奇心都这么不重吗。”

  小姑娘一副问我,我都知道的表情,对着陈婕摇摇头,说:“这倒不是,主要是班上的八卦换风向了,据说是实锤了,所以没人关心林梨的事了。”

  陈婕一听,果然上套了,接着假装出一副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又问道:“那是什么八卦呢?真的好刺激呀,究竟是什么比林梨他俩的事好惊人。”

  小姑娘可爱了,脑回路一短,脱口而出:“是陈婕和邓林的事。”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面前,跟自己说话的人正是陈婕啊。

  说八卦说到当事人面前了,真是狗仔的重大失误啊,小姑娘就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以示悔悟啊。小心翼翼地看着陈婕的脸,发现陈婕已经在变脸的边缘了,吓得话都不敢说了,拿手捂着自己的嘴。

  陈婕听后,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接着问:“班上传我啥?”

  小姑娘两眼泪汪汪,支支吾吾不肯说,架不住陈婕的软磨硬泡、软硬交接。报告,敌人火力太猛怎么办。算了,认了吧。最终,还是说出了陈婕想听的,“班上传你喜欢邓林。”

  “谁说的?”

  “不知道,大家都这样说,我也是旁听的。”

  “有实锤?”

  “不知道,你别问我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吃瓜的。”然后,就拿着杯子去接水了,跑出了鬼都追不上的速度。

  陈婕倒也不傻,听说有实锤,知道她喜欢邓林这件事的只有林梨,于是,下课之后,陈婕找上了林梨。

  林梨看着找上她的陈婕,点点头,还算是孺子可教也,要是连这件事都想不透,那真是,没脑子的行尸走肉了,只会蛮横、骄纵。

  “说吧,什么事。”做人什么最恶心,就是大家都知道对方的目的,就是要揣着,假装不知道,逼着别人说出来。林梨:好吧,我承认,我也不是什么圣母莲花,也不愿意装什么生木莲花,舒心的事我不想再来第二次。

  “打哑谜呢,还装上了。”

  被讽刺了,林梨也就笑笑,没反驳陈婕,就是装上了,这本来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故事。陈婕都上钩了,还不允许钓鱼的人稳一稳?

  “如果你一大早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那请便。”

  “林梨,你。”陈婕气急。

  “嗯?有什么事么?”与陈婕气急败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林梨的云淡风轻,不是林梨假装,她都知道陈婕的目的了,还有什么好慌张的。

  “行啊,明人不说暗话,我的事是不是你传的。”不是疑问,是肯定。陈婕倒也算聪明,没傻傻地相信别人说的话。

  “别,陈婕,你可别什么脏水都泼给我,我可委屈啊。谁知道是不是你传的,现在想倒打一耙,你把别人都当傻子么。”

  “林梨,你敢做还不敢认了?”

  “诶,陈大小姐,这话可奇怪了,当时我问你我的事时,你可也给的我这个答案,怎么今天我用你的话回答你,还不可以了?”

  林梨:起码读初中了,怎么还像个小学生吵架呢?大家你知我知,非得要个答案,何必呢,自讨苦吃、自取其辱。

  陈婕在林梨这儿不仅没捞到好处,反而受了一肚子气,气死了。伸手就想把林梨桌子上的书全推下去。

  幸好,林梨眼疾手快,抓住陈婕的手腕,出声嘲讽:“怎么,说不过,就想动手。舒心玩剩下的,你怎么还捡啊?”

  推开陈婕,林梨站起来,和陈婕平视。嘲讽一笑,说道:“陈婕,你为什么没有想过你的事是在我的事被捅出来之后发生的呢?”

  “我林梨是有哪里对不起你,上次你中午吃饭跟赵哲骂我,我没跟你计较。你叫赵哲别理我,我也算了。现在我只做了你的做的几分之一,你就破口大骂,你凭什么?”

  许是被问住了,陈婕卡了一下壳,结结巴巴地说:“谁知道你有没有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呢,你现在是有理,不代表以后也有。”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林梨无语,为什么总是有傻逼要觉得全天下都对不起她呢?

  林梨这把事闹得太严重,知情的几个好朋友知道后,全都给林梨抱不平。于是,班上八卦满天飞,林梨这一把算是出了口恶气。

------题外话------

  给我个留下来的读者吧,求求老天~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8/38986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