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三章

第三章


秋谦本身就有高血压,因为河水过于冰冷,血液冻结,大脑得不到血液补充,才会造成晕倒现象。

  “为那个贱女人值么?跳河!拜托你有点志气!”

  “佩佩你说的对极了,秋谦!如果你真为一个女人如此自暴自弃!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都不要说了!!!都跟我出去,我只想一个人静静!一个人静静!!!!”

  蓝建宁,佩佩,天华,千哲。实在拿秋谦没办法,摇了摇头,转身走出病房,建宁走在最后,意味深长对着秋谦深深叹了口气,后者明显明白其中,苦笑点头!!!!

  几人也不想在医院多呆!最后决定千哲一人留在市中心医院照顾秋谦!

  “秋谦,你这样下去不行。”千哲走到床头找了个位置坐下!

  “给我根烟.....”秋谦缓缓从床上坐起,脸色显然好了很多

  “你最好少抽点烟!!!”

  “给我根烟.....”秋谦依然缓缓说道

  “还是不要拉,医生叮嘱过,原来你肺有点炎症,根本不能抽烟”

  “给我根烟!!!!”此时秋谦明显发怒大声吼着,拳头对着床柜狠狠猛猛捶下。黄金海岸度假酒店

  崔氏集团名下产业,该集团最近几年发展迅速已经中国企业排行榜列第七,有金融专家预测该集团三年内必定超越海天同样一家跨国企业集团盛世国际!

  黄金海岸度假酒店,一绿荫匆匆高尔夫球场!

  一头发微秃男子刚打完一球,缓缓向一人走来:“正蔚兄!那小子还是太嫩了!他似乎还没发觉集团有股份慢慢被我们吸纳?”

  “崔老弟!你可别小看蓝建宁那小子,他可能比起他老子更加狠!最近集团上升特别快,全因这小子最近大展阔斧!是个可造之才,不过他做的太绝!”蓝正蔚说完对着长空深深叹了口气!

  “蓝兄,按照我们约定。如果说我帮你取得盛世国际董事局主席位置,一个月之后政府招标的天际海岸发展计划招标会上你们盛世国际不参与竞争噢!”该男子说完,阴阴的笑了笑。

  “没问题,一言为定!”两位老奸巨滑商场干将的阴谋似乎志在必得。

  “黄伯!黄伯!我妈妈,留给我的木匣子呢?”蓝建宁冲楼梯上急忙忙走下来,衣服十分凌乱,领带显然已被自己扯乱。

  “夫人房间没有么?”一满头白发老人,从门外缓缓走进大厅,声音洪亮,从声音根本没有老迈的迹象!

  “黄伯!我母亲房间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啊!我母亲房间我又不敢乱翻,好多是我母亲生前遗物,但是我记的木匣应该在母亲床头,可是这么也找不到了?”

  “少爷,你很急么?”黄伯走近建宁旁边喃喃着。

  “也没什么拉,找不到就算了。黄伯,通知下大家如果打扫房间的时候,或者在屋里看见木匣记着千万别丢了。”建宁摇了摇头,显得有点无奈!

  蓝建宁没多时走出别墅,坐上宾利,示意司机,自己该去拜访一下,父亲生前好友佩云。

  佩云,拥有盛世国际11%股份,也是除蓝正天,蓝正蔚,蓝正远之外,最大的股东之一,而且拥有同市崔氏集团18%股份!交友颇广,为人正直!年少时佩云与蓝正天,陈东,三人示若亲兄弟,关系也异常密切。曾三人也参加过越南战争......因最近盛世国际自接任董事局主席一位到现在集团股份被一默名男子吸纳,虽然蓝建宁有所察觉,但是大感意外,此人速度之快,而且逃避监视资金运转速度之快,似乎准备良久。后又经过佩佩替她父亲带的话,蓝建宁更感觉事情没有如此简单,巨大的阴谋似乎酝酿在内。不过蓝建宁也将错就错,看看其中究竟。年少的他虽然失去至亲之人,但是似乎让他更加坚强!刚毅!

  “老爷!门外有一青年男子说要拜访老爷。”

  男子正坐在大厅悠闲的品起清茶“问了他叫什么么?”

  “老爷,问了!他叫蓝建宁似乎......”

  男子听着一精没等说完,猛然道:“快快有请。”没多时一青年步伐稳健,虽然身材略显瘦弱,但是身高足以弥补,白净的脸膀显得稚气未脱,但是刚毅的表情足以弥补.........

  “佩伯父好!”青年男子,走进大厅,声音异常洪亮,语言中带着亲昵之气。

  “哈哈,好久没看见建宁了,没想到帅气了不少。来来来坐我身边来,”男子,急忙忙从沙发上站起,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蓝建宁放声大笑,对着蓝建宁猛招手。

  “伯父,您坐,您坐!

  两人寒暄片刻,佩云切入主题。

  “建宁,其实伯父早已料到,你会登门拜访!只是没想到如此之快。”

  “伯父,今天来这有二!”

  佩云会意,点了点头。

  “一:我父亲之事,事有蹊跷,不像是出车祸意外身亡,而且直觉,告诉我,事情没有如此简单。”

  佩云依然点了点头,并未说话,知道建宁还有解释。

  “与我父亲相撞的那辆车,居然没有人!现场尸体除了我父亲,以及司机,并无其他人。汽车相撞也有路人及时发现,警察来的也很快,根本没有尸体调换,或者说丢失的可能。”顿了顿,蓝建宁望了一眼佩云,后者闭上眼睛沉思,蓝建宁也知佩云正在静听继续道:“唯一解释的可能,汽车相撞之前此人从车上跳下来,而且是蓄意谋划。才能即伤害我父亲性命,此人也得以逃脱。”

  佩云猛然睁开眼睛似乎有意要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语言有所改变:“推断虽然如此,但是万事都有例外。”

  “伯父,这不是例外,我很相信我的直觉以及推断....”

  没等蓝建宁说完,佩云急忙打断:“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就是五天之后盛世国际有股东大会,集团董事都将参加!希望佩伯父您也能来,同样,也希望当天股东会上鼎立相助。”

  佩云虽然有盛世国际11%的股份,但是并不经常来集团参加什么会议。如果五天后佩云能被蓝建宁请来,无疑给上任以来最大一次经济调动,在董事会上加重砝码。

  佩云深知其意也知道最近闹的沸沸扬扬天际海岸政府招标,也知道最近传闻盛世国际也参与竞争天际海岸。

  佩云笑了笑,点了点头,表示答应。蓝建宁,笑了笑,深深道:“伯父,太谢谢你了。”

  佩云苦笑着:“哎!那里!正天他走了,我唯一能帮你的或许也只有这些了.....”

  “那有,伯父,你能帮我这些,就以足够。伯父,我还有件事想问您!”

  “讲吧,我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

  “你是如何知道盛世国际股份被人收购,而且还知是我伯父以及叔父?”

  佩云笑了笑,:“听你这样一说,你应该也有些眉目了吧?其实.............”

  “建宁!”

  听着一声呼喊,两人猛然站起,就看见佩佩活蹦乱跳从楼上跑下来!

  “死丫头!成何体统。”佩云盯着佩佩狠狠道。

  佩佩对着自己爸爸嘿嘿的笑着,跑过来抱着佩云手腕,摇着手娇声道:“爸!爸....爸!!!”

  佩云含着笑摇了摇头:“你啊,你啊!就是拿你没办法。看见你妈就死相了,就敢跟爸爸撒娇!”

  佩佩咯咯笑个不停,建宁站在旁边看见父女的摸样,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眼睛里露出感慨,年少的他失去双亲岂是常人能够忍受?

  三人,在大厅闲话家常似的,聊了许久,因佩佩一打断,公事似乎只字为提,没片刻,佩云有事外出,大厅内只留下蓝建宁,佩佩。

  佩云刚上车,开车司机开口喃喃道:“老板,这个年轻人你觉得如何?”此人能故此一问,看样子是佩云心腹!

  佩云笑了笑:“不简单!必定成才!光魄力,谈吐,就胜过很多年轻一辈,况且他跟蓝家两个老狐狸玩弄在一起不弱下风,可见不简单,不过姜还是老的辣,我们不帮衬点还是不行的。”说完,佩云心里想起蓝正天,这个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暗暗决定帮他照顾好蓝建宁!

  “佩佩!告诉你个好消息,碧娇可能近期会从纽约回来。”

  “真的还假的?娇娇要回来了?”佩佩一听,觉得吃惊,蓝碧娇佩佩至小好友,两者关系十分要好,同样与蓝建宁,秋谦十分要好,年少时佩佩还说要嫁给蓝建宁为妻!同样蓝碧娇也称今生非秋谦不嫁,可谓是四人青梅足马。小时候秋谦,蓝建宁也知,某日晚上四人曾经也立下过誓言,可久而久之,渐渐淡忘。有时蓝建宁与秋谦谈起也只是一笑置之,可天华,千哲知道后可一直作为取笑两的人话柄!

  可两位女同胞似乎从未忘怀............

  “呵!看你急的,我也不太清楚,那死丫头说近期会回来,但是也没说具体是那天。”

  “娇娇也真是!不过娇娇回来了,秋谦就死定咯。”听这么一说蓝建宁似乎此时才想起远在市中心医院的秋谦。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896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