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五章

第五章


那一夜的风情,那一夜的悲!

  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么?

  生命一阵阵呼喊,她的身影一次次在黑暗中闪亮,奇迹般的在黑暗中找到光明,微微睁开眼睛............

  “秋谦你醒了?你醒了,把妈吓死了。”秋母大声喊着,眼中带着泪水,以及激动。

  病房不只是秋母在,蓝建宁,佩佩,千哲,天华都在。几人一夜没合眼都在病房内睡着,可听秋母一声呼喊几人惊醒,看着秋谦缓缓醒来!

  秋谦脸色苍白,看着四周,看着自己妈妈,看着自己好兄弟,挚友,疑惑不解,难道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喊?难道上天知道他对世界的眷恋?

  秋谦疑惑不解,问起原由,听众人解释。

  原来昨晚,千哲与天华,没事到澄碧湖闲逛,发现一人躺在板凳上,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秋谦,看着秋谦割开的手腕,便知道这个傻小子割手腕了。

  然后.............

  秋谦微微从床上坐起,秋母连忙拿枕头帮秋谦垫肩。秋谦靠在床头眼神似乎略显死气沉沉,忽然一阵莫名想法浮现在脑中,几个月前自己有伤照顾自己的是惜蕾,仔细一看病房凑巧居然是同一间。国语成绩不好的他,此时才明白,物事人非的道理。

  几人一看,便知无法劝解,很意外的是几人很聪明的走出病房!一个小空间只剩下秋谦一人,遥望窗外,此时已经入夜,星空还是那么美丽,让他多了一丝恐惧,似乎想起惜蕾,想起惜蕾以前在旁边陪伴谈笑的时候,自己对自己愚昧的做法可笑,仔细想想?他知道自己原来也怕死,原来也不想死,原来还有很多不舍。

  五人在病房外,并没有多说话,最后蓝建宁,劝秋母回家,可秋母那肯。秋谦一直昏迷,以及输血,这三天都是秋母一直在身旁一直未合眼也未休息,三人致意要求之下,秋母恋恋不舌离开医院,临走再三叮嘱照顾好秋谦,秋谦一有情绪变化立刻打电话给自己。

  秋母走后,蓝建宁似乎想到了什么:“千哲!秋谦现在情绪低落这样下去不行,你现在打电话给那个袁惜蕾,必须让她来医院看秋谦。”

  千哲连连点头,拿出手机拨起惜蕾电话:“你是惜蕾吧?”千哲打电话的时候三人可眼睛没离开千哲,天华,佩佩,蓝建宁都想知道电话里说些什么,耳朵都凑在一快了。千哲很明白,打开了扬声器。

  “是啊,你是千哲吧?”

  “恩,听的出我声音啊........”没等千哲说完,佩佩连忙抢过电话:“我跟她同是女人,我跟她讲好点。”

  “喂!你好啊,你是惜蕾吧?我是秋谦的好朋友,有件事跟你说,耽搁点时间。”

  “什么事?讲吧?”惜蕾明显不耐烦。从电话里可以听出,另一头声音异常吵杂,而且还有很重的DJ音乐声音,看样子在PUB。

  “秋谦为你割手腕,自杀!你可以来看看他么?他现在在市中心医院”佩佩怕惜蕾听不太清楚,嗓门都放大了。惹来旁边护士诧异的目光。

  “你少逗我了,秋谦那个贱男人,会割手腕自杀?笑话!少装了,老娘没时间。”没等惜蕾说完,惜蕾突然中断,似乎对着另一人说:“燕燕,留点king粉给我.......”可是声音很小听不真切,刚说完惜蕾就挂了电话。

  佩佩还给千哲电话,苦笑摇了摇头。

  “妈的!贱女人,现在还摇头,吸粉?秋谦为这种女人真不值。”千哲简直对惜蕾咬牙切齿,气的手机都往地下摔!

  “啪”一部手机就这样四分五裂。

  天华,蓝建宁同样也听见,同样也只是苦笑。几人想想还是不把刚才谈话告知秋谦,他们也知道惜蕾如此说话肯定心灰意冷,做出什么事更加无法设想。

  四人没多在医院逗留,最后依然是千哲,佩佩留下陪秋谦一面他发生什么状况,必须有个女生在此稳定情绪,此时佩佩有种很特别的想法,如果碧娇在此会如何?碧娇会不会..............?第二天!

  蓝建宁,天华毕竟已非闲人,去市中心医院看了一小会秋谦,两人匆忙离开。

  几天来蓝建宁身边弥漫神秘气息,是否有个大阴谋酝酿其中,过于平静让他感觉异常不甚!

  走出医院两人坐在车中,直奔嘉玉山庄!中途蓝建宁想起至今都未拜访一人,中国珠宝业巨头『星云珠宝』董事长,商场女强人胡琳,同样也是胡佳惠母亲。没多做考虑,直接送天华至盛世国际总部,然后直奔星云!两人分工合作,把天华留在盛世国际也是必须的,集团股票最近起伏不定,没有人坐镇是万万不可。

  市中心一家36层写字楼,正是星云珠宝集团总部,一辆宾利轿车缓缓驶来,保安很殷勤的走过打开车门,上前迎接!

  蓝建宁,一下车大步流星走进大厅,走向大厅总台一小姐对着蓝建宁微微一笑道:“先生,你好,欢迎您来到星云珠宝,请问一下有需要我帮助您的么?”对此蓝建宁非常满意大厅小姐迎宾的态度!

  蓝建宁虽然略显年轻,虽然身着西装,但是还是如此稚嫩,可刚毅,自信的表情让任何人不感叹三分!蓝建宁微微笑着:“胡琳,胡董事长在么?”

  迎宾小姐,略显迟疑,这个年轻男子对董事长直呼齐名,感觉怪怪的。

  “请问您一下,您有预约么?”

  “不好意思,没有。现在可以么?”

  “先生没问题,我查查。”说完迎宾小姐对着电脑键盘敲击了几下:“先生,您排在七天之后董事长会考虑见您,您留下姓名,电话就可。”

  “呵呵!我叫蓝建宁!希望小姐行个方便!”

  看着青年男子,迎宾小姐露出吃惊的表情,蓝建宁盛世国际董事长谁没听说?迎宾小姐虽然在报纸见过,仔细一看有些相似,不过感觉本人比报纸上还要帅。蓝建宁一直保持着微笑,迎宾小姐略显几分羞涩。

  “可...可以.请着边请,董事长在32楼!”

  “咚!咚!咚”

  “请进。”一女士坐在椅子上遥望窗外。

  “董事长!蓝建宁先生想见您。”一女职员非常温柔的说道。

  “蓝建宁?....快!点请他进来。”

  没多时,一西装革履青年走了进来,女士椅子轻轻一转,正是胡琳!

  “胡阿姨,好久不见了咯?我这个小侄子是否还记的呢?”青年男子对着胡琳微微笑道。胡琳同样保持微笑,站起身来示意蓝建宁随便坐。

  “建宁,本该是我拜访你的,怎么轮到盛世国际董事长来星云了,真是失礼!”

  “胡阿姨,我是晚辈,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寒暄几句,蓝建宁直接切入正题:“胡阿姨,你是否知道最近盛世国际股价大幅下跌?”

  胡琳笑了笑:“有听说,你们盛世该不会为着点小事就犯毛病了吧?以盛世的经济能力狂扫股市是轻而易局之事啊。”蓝建宁苦笑摇头,说出了原由,对着胡琳似乎丝毫未隐瞒,集团控股被人莫名其妙收购6%,盛世国际也是多事之秋,自己做上这个位置总觉得不安。两人聊着,聊着,似乎聊上了蓝家两位家长,蓝正蔚,蓝正远。对这两个名字胡琳似乎特别感冒。

  蓝建宁从胡琳表情看出似乎有点不寻常的味道,蓝建宁从旁侧击,语语探听。胡琳也不傻知道蓝建宁有求而来,也不想多做寒暄。

  “建宁,有什么事,直接说吧!我想,我会尽力帮忙的。”

  蓝建宁尴尬的笑了笑,不多做隐瞒,小声道:“胡阿姨,我希望与星云连手,收购崔氏集团40%股份,我伯父不允,所以想与星云合作。”胡琳一听“伯父”这2个字,脸色都变了,狠狠道:“蓝正蔚那个老不死的要帮?好!好!好!建宁,只要你有什么问题,直接找胡阿姨,只要我帮的上的,一定全力支持你。”

  听胡琳这么一说,蓝建宁到也是放心了,不过大出蓝建宁意外,胡琳答应的如此干脆。

  蓝建宁也知胡琳在商场上一言九鼎,说过的从来不食言!蓝建宁也为自己的计划铺好了一切道路,似乎等着暴风雨的来临,谁胜谁负还是个未知之数。

  后,蓝建宁与胡琳似乎在闲话家常!最后聊着聊着落在胡佳惠身上。

  “建宁,其实我也知道你一直喜欢佳惠。瞒不了阿姨的。”

  蓝建宁显然羞涩,点了点头。“年轻人的事,我不好多管,建宁如果你想得到佳惠的心,难上加难。”

  蓝建宁不解,问起原由。

  从胡琳口中得知:原来胡佳惠,三岁的时候胡琳就与自己老公离婚,至此之后就变成了单亲家庭,佳惠也随母姓!胡佳惠长大之后渐渐懂事,从亲人口中得知自己父亲的为人极其阴险,与外面一女子发生关系,抛弃胡琳以及胡佳惠,为此胡佳惠铭记在心。有时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父亲的往事,母亲次次都以泪洗面。胡佳惠有时问起父亲叫什么,可胡琳总是摇头,久而久之,佳惠已经不再问起父亲。有时胡佳惠看着母亲如此痛苦,难受,让她更加憎恨,厌恶男人,排斥异性。似乎在胡佳惠心中,男人就代表为阴险,狠毒,花心,绝情,欺骗!

  胡琳也不知今天为何与蓝建宁说如此之多,想起往事感慨胡琳只有一丝感慨:“建宁,从你买九珠连心,我就知道你对佳惠用情之深,如果你真爱佳惠那你就继续努力。其实我也想佳惠找到一个好归宿,找到一个好男人。不会像我这样。”说完胡琳眼泪随之掉下。

  蓝建宁看着多了一丝感慨,才发现原来胡佳惠并非绝情,原来她的童年也如此悲惨,缺少父爱,似乎感觉与年少自己缺少母爱并无很大的出处。

  “胡阿姨,佳惠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也会让他明白我的心。阿姨我不会放弃的佳惠的,即使今天你没跟我谈论这些,我也会永不放弃。因为我知道只有佳惠才是我此生目标,此生至爱。”蓝建宁说话时略发激动,胡琳看在眼中,略人无数的他感觉蓝建宁并非在说谎。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894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