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十五张

第十五张


一个月后,正当,中国传统佳节,大年三十除夕夜!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秋谦,晚上记的叫惜蕾,建宁,蓝碧娇她们来咱们家过三十晚上。”秋母,正在厨房一阵忙活。

  “妈,好勒!我走了。”秋谦说完,匆匆走了。

  盛世大厦,总裁办公室内。

  蓝建宁,埋头在电脑前敲打!在办公室内同样一人,绝对称的上白领美女,女士正装,像是个秘书!

  女秘书走到蓝建宁办公桌旁:“建宁,秋谦这么还不来?我肚子都饿了,好想尝尝秋伯母的手艺!”

  蓝建宁,笑了笑伸了伸懒腰,看了看表:“秋谦应该快来了吧,佳惠如果没你在,今晚一定得加班了,幸好有你在哟!”

  原来,蓝建宁自从接任盛世国际以来集团是蒸蒸日上,但是自己已经很少有闲暇时间空余出来休息了,胡佳惠自认识蓝建宁后,自己也经常来盛世国际陪伴蓝建宁,可后来蓝建宁干脆把私人秘书换了,胡佳惠似乎也成了蓝建宁最亲密最好的秘书,看着有胡佳惠在蓝建宁精神也一天比一天好。

  “砰!砰!砰!”

  “请进!”

  “蓝董,该下班了吧?大年三十夜不用这么忙吧?”秋谦满脸微笑,旁边还牵着惜蕾,对着两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哟,秋谦亲自上门来了,自然得下班拉,伯母在家也等着吧,现在就走。”

  几人没多做调侃。

  一普通居民楼内,三室两厅,一个很普通的家庭!

  “伯母,秋谦他们什么时候能来?”

  “应该快了吧,秋谦去叫你哥他们一起来,应该要耽搁点时间吧。”

  “丁冬,丁冬。”门铃响了。

  “这不一说,他们就来了么?”门一打开,秋谦蓝建宁,站在后面就看见两个女人看见秋母,比自己亲妈还亲似的:“伯母好!打搅你了,真不好意思。”

  “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能来就是荣幸了,我家里难得这么热闹,快进来,别冷着了。”秋母异常热情,对着秋谦使了个眼色,秋千很明白,连忙招呼几人进门,几人到是也不客气,各自找了个位置,坐在餐桌上。

  几人刚一坐下,蓝建宁环顾四周觉得有点不自在似乎缺点什么,猛然想起:“秋谦,坏了,忘了叫碧娇。”

  听蓝建宁,这么一说,秋谦猛然一惊:“坏了,碧娇,赶快打电话给她,否则她发气火来,我可受不了。”

  “哎呀,我不在这么?我还以为你们忘了我呢。”刚说完,蓝碧娇手上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四人同时一楞,想不到蓝碧娇早就在秋谦家里,而且瞧身上的打扮,在厨房可没少忙活。

  秋母,也正好从厨房端了盘菜走了出来:“今天多亏碧娇,否则我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呢?碧娇真的很乖哟。”

  蓝碧娇,脱下围裙笑了笑。

  不过看见秋谦身旁的惜蕾,收起了笑容,坐在胡佳惠身旁,滴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时常拿眼神瞄向惜蕾!

  惜蕾,看着她们看自己的眼神,而且神秘稀稀样子,惜蕾暗自想到她们肯定在背后说什么坏话,暗自气愤。

  没多时,秋母也忙完,做在餐桌上,似乎像一家子,吃着年夜饭!

  不过好戏始终会上演的。蓝碧娇,很自然的夹了快鸡腿给秋母。

  不过此时也有一人也想夹,两人几乎同时夹住鸡腿。

  蓝碧娇自小娇生惯养,谁跟自己抢的东西得不到是不会罢休的。

  惜蕾自然也不会甘愿受欺负。

  两人把一快鸡腿夹起,在半空中比力气。

  其他四人看着头都晕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秋谦连忙道:“碧娇,惜蕾,别抢啊。”

  两人异口同声道:“闭嘴。”

  一不小心鸡腿掉落在汤内,汤被鸡腿溅起,正好位置离蓝碧娇比较近,使得蓝碧娇被溅了满身。

  惜蕾看着此情况,阴阴的笑了笑:“本想给你吃的,你要抢,哈哈,报应!”

  “你说谁呢?穷女人。”

  “我穷女人?你疯婆子”

  两人献入口角,恨不得骂死对方就好。秋谦此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乖乖看着她们俩!

  蓝建宁不禁低头对着秋谦,苦笑道:“冤家,这回有你受的了!”一想到自己的妹妹还在气头上就不禁叹了口气!

  “哎,秋谦,以后找媳妇千万别找粗鲁的!”秋母对着秋谦笑了笑。

  秋谦会意连连点头。

  就这么一句话,两人立刻停止了战争,惜蕾则坐在秋谦旁边腕着秋谦的手,依偎在秋谦身旁,甚是可人,惜蕾同时也对着蓝碧娇做了个骄傲的神情,撇了撇嘴!蓝碧娇实在没法,刚想腕着自己的哥哥,那知佳惠突然把蓝建宁胳膊搂的紧紧的拉了过来。

  蓝碧娇眼珠一转,跑向客厅,把自己包拿了过来,几人不知所云。蓝碧娇可没一会,从包里拿出一青色铁盒,打开铁盖里面装着一只翡翠手镯,柔声道:“伯母,大年三十没什么送你老人家的,就这个吧!”说着帮秋母带上,还边解释道:“这个是上个星期我从拍卖会上买下来的,听说这个是清朝慈喜太后带过的手镯。”

  一旁的惜蕾看着,表面装作丝毫不在乎,眼神还带着一丝轻蔑,但是心中暗自惊叹!

  秋母此时似乎楞了,连连摇头:“太贵重了,这样不好吧,大年三十的,我老太婆还打算给你们发红包呢!”

  “红包娇娇照样收,但是伯母也得要娇娇这份礼物,否则娇娇生气了!”蓝碧娇确实嘴甜,秋母实在没办法连连点头。

  看着秋母收下,蓝碧娇转头对着惜蕾笑了笑,似乎在跟惜蕾炫耀似的。

  惜蕾小声喃喃着:“鬼知道,真的还假的。”刚说完,突然秋谦搂的紧紧的,此时蓝碧娇心又跌落谷地。

  自己现在才知道自己再这么如何秋谦始终不是自己的。

  秋母看到此,轻轻叹了口气!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766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