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几天后,秋谦闻言惜蕾与崔松关系暧昧,经常出入高级宾馆,奢侈场所,而且惜蕾据外界传经常艳装打扮,有人还传崔氏集团有把惜蕾捧星的打算。

  得此消息之后秋谦装作莫不关心,可时常深夜心情低落,借酒自我麻痹,香烟也日与巨增,蓝碧娇则为惜蕾离开喜,为秋谦颓废悲!

  伴晚,入夜。

  一栋很普通的居民楼。

  同样也是个很普通的家庭,房子显得有些小,但是很温馨,典型中国小康家庭!

  饭厅,一张圆形餐桌,一顿很普通的家庭便饭。

  “伯母,我帮你盛汤。”“碧娇真乖,真孝顺。”秋母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在她眼里蓝碧娇这个女孩虽然有点娇纵,但是不可否认是个好女孩!

  “伯母,小心,烫。”

  秋母小心接过盛来的汤,虽然是碗很普通的鸡汤,但是她还是细细的品位。

  其实刚那一句话,别提多管用了,蓝碧娇心里乐死了。

  此时秋母突然想起什么:“小建,佳惠,你们两的事该定下来了吧?我这个外人跟你们做主怎么样?”

  胡佳惠听这么一说,完全不知所措:“啊....啊...啊....”啊了个半天,也没啊出下文。

  “伯母,你那能算外人,伯母现在算我们两家唯一说法最有分量的。伯母如果这样讲,太见外了。”一句话,完全把话题扯开,一句话完全不扯主题,蓝建宁几年蜕变真是惊人。

  不过蓝建宁言之不假,秋家与蓝家渊源颇深,早在几十年前秋父与蓝正天则是生死执友,不仅这两个大男人关系好,秋母与蓝建宁母亲关系也异常之深,两家也有错宗极其复杂的恩惠,使得秋谦这一代人,确一无所知。母亲病逝,蓝正天不幸遇难,秋母在蓝建宁眼里还是特别尊重的。“小建不乖噢,故意扯开话题,难道你们不想有打算嘛?”秋母说话时对着蓝建宁点了点。

  蓝建宁尴尬笑了笑:“伯母,其实我早就与佳惠有婚约,我已经跟她求过婚了,打算年底结婚。到时候还得请伯母主持婚姻呢。”

  听这么一说,蓝碧娇可乐坏了:“哥,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肯说?”

  “本想婚礼筹备完,再告诉你们,给你们个惊喜嘛!”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好!好!好!”这个好秋母连喊三声,显然意义深远,此时的她又看了看一直漠不着声的秋谦,与蓝碧娇,心里暗暗叹气:孽缘!蓝碧娇望了望胡佳惠,后者显然不敢正视蓝碧娇目光,小脸有些微红:“哎哟,嫂子?害羞拉?”

  “我才没害羞?碧娇,你也会有今天的,看到时候我怎么收拾你,哼!”

  听这么一说,蓝碧娇脸蛋侧向,望着坐在一旁的秋谦,后者脸色巨变,露出异常诡异的笑容:“哎,想结婚,但是某人不肯呀。”说完,指了指旁边的蓝碧娇。

  蓝碧娇,此时感觉自己要晕拉,足足楞了有几秒:“啊!我...我...我哪有不肯?”

  “哎呀!菜都凉了,吃饭,大家吃饭。”说完秋谦经典式的笑法,嘴角微微扬起。

  坐在对边的小两口,看着秋谦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刚刚惊人的转变,简直傻了。

  秋母则不语,脸色也没什么突变,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对了,秋谦刚想起件事,七日后,盛世国际与全球最大汽车销售代理商华尔集团联名搞了个奢侈品展览晚会,有兴趣的话秋谦与伯母一起来凑个热闹嘛。”

  秋谦脑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她肯定会来。

  “哎呀,那么盛大的展览会,我一定去凑热闹。”刚说完,秋谦看了看蓝碧娇,后者不知所以然傻傻憨笑:“碧娇,那天能否做我女伴呢?”

  对此蓝碧娇显然还应付不过来,今天秋谦接二连三的转变实在让自己呆了:“好....好的.....!”

  次日,清晨,海天市中心。

  “秋谦,展览会想好了穿什么衣服没?”蓝碧娇手上拎着个挎包,靠的秋谦近近的,心里可没少乐,没有惜蕾在只属于自己的秋谦是多么美好。秋谦显然心不在焉:“简单点吧!”

  “不成,那天是奢侈品展览会,我在美国的时候,参加那种展览会,如果自己不穿得高贵点肯定会被人笑话的。”

  “哦。”秋谦显然魂不知道那去了!

  “你必须特别注重自己仪表,我们得把那个崔松比下去,他肯定也会参加。”

  其实秋谦早已料到,崔松参加是必然,但是他并不在意,在意的是一直爱炫耀的崔松,一定会携带的女伴,但是女伴是否是惜蕾呢?

  “男人仪表,身份象征,主要是手表,衣杉,轿车,秋谦我先带你,买手表去!”

  秋谦像傻子一样被蓝碧娇拉着走来走去,最后被蓝碧娇拉进一家宝珀手表专卖店。

  从店面装修异常奢华,更显手表品牌奢侈。蓝碧娇拉着秋谦这挑挑,那挑挑:“秋谦,你看这一款好看嘛?”

  秋谦此时看着手表标价呆了,扯了扯蓝碧娇衣角,小声道:“八万七千快,太贵了吧,我身上没那么多钱。”

  “没关系,有我呢?”

  “请问一下,还有没有更好的。这几款还是看的不太适合。”

  一旁,一青年男子,西装革履,带着副眼睛,柜台小姐看着青年走来,轻轻点头“经理您好!”

  “小姐请问一下你们想买什么表款?”

  “有没有更好的?这大厅的好象都不怎么样!”

  “没关系,请您跟我里面请,里面有本店珍藏品。”跟着青年走近里面,柜台不再是一个小柜台琳琅满目放了几十个表款,而是一个小柜台只有两个表款,或许这就是物以稀为贵!

  “小姐,这里面是本店珍藏品,请随意挑选。”

  “秋谦,你喜欢那个,自己选咯。”蓝碧娇显然很在意秋谦的感受!

  秋谦尴尬笑了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经理先生,请问一下,是否能帮我挑选一款呢?要显身份,高贵,价钱不是问题。”

  听蓝碧娇这么一说,青年男子精神一震!

  青年男子指着自己右侧,一款银白色表款:“小姐,您看这款怎么样?18K白金材质,自动上炼机芯/时、分、大日期显示,陀飞轮装置,錶径38mm,面盘镶嵌194颗钻石,重约1克拉,錶圈镶嵌美钻,共重1.8克拉,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30公尺,鳄鱼皮錶带!售价128万!”

  “秋谦,你觉得呢?你喜欢嘛?”刚说完,蓝碧娇小声又加了句:“你根本不用担心贵。”蓝碧娇望着秋谦,她知道秋谦不喜欢,再怎么好都没用。

  秋谦望了望蓝碧娇,实在不忍拒绝,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

  此时蓝碧娇看着秋谦答应,自己也露出笑容:“就要这款。”

  “小姐,您是付现金还是刷卡?”

  秋谦嘴角扬起,痞子般笑了笑:“你觉得会有人,上街带着一百多万嘛?”

  “对对对,先生您说的对,我疏忽了,不好意思!”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757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