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二天,下午五点半!三中,正门口,站了三个小伙子。

  十分钟已过,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焦急的道:“佳惠怎么还不出来?都已经下课了。”原来此三人是千哲,建宁,天华。

  “建宁甭急,快出来了吧。她总不可能不回家吧。”

  此时一女生,身着一套春秋季,donnakaran(唐纳。卡兰)最新款咖啡色连衣裙,脚上穿着Valentino粉红色高跟鞋,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披肩长发,白皙的皮肤,穿上高跟鞋1米72的身高似乎显得矮小,不过在男人眼中或者着就是所谓的小巧玲珑

  天华不紧赞叹,此女子非等闲人家,似乎与蓝建宁远在纽约读书的堂妹有上一拼。

  好象千哲认识此女子急忙忙的拉着建宁。蓝建宁似乎早已看见了她脸上顿时浮现喜悦的表情。

  原来此女子就是胡佳惠,难怪蓝建宁如此着迷,轻盈脱俗。

  天华笑嘻嘻道:“建宁把握机会,试试秋谦地痞无赖五……不对,应该是泡妞五招。”建宁点了点头便跑了过去。千哲,天华也在背后紧跟着。与建宁保持段距离,并没有说话。蓝建宁走到胡佳惠后面,小声喃喃道:“胡佳惠,好啊。”越到后面建宁的声音越小,不过仔细听还是可以听清。

  蓝建宁前几次闹剧显得两人更加尴尬,脸有点微红。

  但是胡佳惠似乎并没理会,很自然的轻蔑式的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建宁。

  蓝建宁追了上去,尴尬笑道:“胡佳惠,你电话多少?我们经常联系,成么?”

  “没兴趣!”

  “那,那你记我电话吧。139……”

  “别走啊!算了,不勉强你记我电话了。你这几天还好么?”

  胡佳惠笑了笑不满道:“我们都是冤孽,干嘛要在一起?”

  “大师都说了,你一定要做我女朋友?否则有桃花劫!”

  “一个说桃花劫,一个说孽缘我该信哪个?我谁都不信,我信我自己,我不喜...!”吧唧!!!吧唧!!!(((波)))蓝建宁,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趁胡佳惠不注意之即强吻,站后面的天华,千哲,路人看见着一幕呆了。

  “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蓝建宁家伙单刀直入学秋谦所谓的无赖招数,中间过程一律全免,直接杀进主题。

  胡佳惠那里受过这种荣辱,从小家庭富裕,那里受过今天的委屈。

  眼泪一颗颗掉了下来,蓝建宁傻了眼,此时“啪啪啪”三巴掌,打完,完事,胡佳惠匆匆忙忙的跑了。

  千哲走到建宁身边拍了拍背道:“真拽呀,别泄气。慢慢来。”

  蓝建宁望着胡佳惠渐渐远去,心里真是不好受对着天华,千哲道:“为什么!为什么,秋谦,什么狗屁泡妞五招嘛!单刀直入……”

  “兄弟,你太单纯了。”

  天华对着胡佳惠背影冷冷道:“就不是一个小女生么?拽什么拽,建宁!走拉,甭理会她。”

  蓝建宁看见胡佳惠消失的背影,渐渐的泪水也随之而来,毕竟是第一次向女孩这样表白,第一次被打,心里酸甜苦辣不可言喻。

  欧莱雅西餐厅内。

  “谦,说真的,昨天晚上我被你气死了。我话也没说完你就挂了我电话”一个女生柔柔道。

  秋谦笑了笑道:“惜蕾,我也不是故意的拉,下次一定不会了。”

  惜蕾气嘟嘟的崛起了嘴巴。“还有下次?你敢?”

  秋谦委屈道:“大小姐,我的宝贝,下次打死我也不敢了。”

  惜蕾笑嘻嘻道:“这还差不多,晚上我们去那玩?”

  秋谦此时略有所思心道:此时建宁他们怎么样了呢?昨天的一场折腾,今天建宁会不会跟胡佳惠表白呢?惜蕾此时似乎已经生气了,大声气熏熏道:“秋谦,听见我说话了没?”

  秋谦马上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知道自己刚开始捅了个窟窿小声道:“惜蕾,刚刚你说了什么?再说一遍行么?”

  惜蕾看了看秋谦,差点没把肺气炸来,不过来强忍着:“我说,晚上去哪玩?”

  “晚上带你去个好地方,给你个惊喜。”

  惜蕾对这个答复到是挺满意的。

  “你先告诉我可以么?先告诉我?让我提前预知一点点…….”

  “随便告诉你,还叫惊喜么?蠢蛋。但是我答应你,今天晚上一定让你开开心心。”

  似乎入夜很多人并没闲着。

  两人逛荡在街头,可没一会秋谦指了指旁边一家超豪华酒店

   “不是吧?这?来这干嘛?”惜蕾狐疑似的打量着秋谦。

   “哎哟!你别误会嘛。绝对没歪想,放心。” “噢!不过!还是不进去好拉!”

   “我的妈啊!你又怎么拉?”语气中秋谦已把惜蕾当娘一般伺候!

   “死求签,你知道不知道这里贵耶?”

   “啊!原来你只是担心贵啊,哎!放心拉。嘿嘿,有我呢?走吧!”说着对着惜蕾邪邪的笑了。惜蕾就这样傻楞楞的被秋谦拉进秋宁国际大酒店。

  两人走进秋宁国际,似乎惜蕾第一次来,感觉挺不自在的。虽然自己跟以前男友去过不少豪华酒店,似乎秋宁国际如此档次似乎还是第一次。

  此时服务台的小姐对着秋谦甜甜一笑。

  “秋千?他们认识你啊?”

  秋谦笑而不语,急忙忙的拉着惜蕾手往电梯走去!

  “去顶楼干嘛!”

  “哎哟,妈呀,你别问了好不好?跟着我就对了。”惜蕾越来越觉得神秘,似乎秋谦脑袋里装着不少歪主意,不过自己还是倾向好的方面想。

  没多时,“咚”电梯门已经打开。秋宁国际大酒店顶楼。

  门慢慢打开,带给惜蕾不禁尖叫起来。四周几乎可以看见宇宙。空间在慢慢流动,亮光不时闪烁变换,空间似乎在转动。

  惜蕾彻底呆了,似乎人已经人在太空,不过图象有时变换。否则必定会出命案!

  “这,这,怎么可能?太空?”

  “嘿嘿,这是3D投影技术。逼真吧?”

  “太逼真了,秋谦。我爱死你了,好漂亮……真的好美,这是什么?现在是银河系么?我看到了星云,我的狮子座,还有你的处女……”

  此时惜蕾似乎身临其境!但是秋谦丝毫不为如此空间所动,毕竟前几个月早就跟蓝建宁几人看都看厌了。只是借个新鲜,讨惜蕾喜欢呢。

  “小姐。看够了么?被不知情的人看见非吓死不可。绝对认为是外星人来地球了!”还没等惜蕾回答,秋谦早以拿出个遥控关了3D投影

  惜蕾似乎还未尽兴闹着,秋谦再来一次。

  “哎哟,妈耶!我可不想明天上报纸头条。你看看四周嘛。”

  惜蕾虽然生气,但是秋谦所说的还可以理解。看了看四周,此时自己并没发现,原来全市夜景尽收眼底。虽不及3D投影,但是仍然有一翻韵味。“秋千。这么高的楼,怎么没风啊?”

  “笨蛋,有玻璃隔着呢。顶楼虽然是个露天场地,但是拿强化透明玻璃把周围以一个立方体包裹起来。这样做可以避免意外事故。”

  惜蕾半信半疑慢慢的走到楼顶边缘,蹲了下来,伸出一支手亲亲的对空气触摸了一下。

  尴尬的笑道:“噢。是有玻璃噢。”

  秋谦此时想到什么歪主意。要求惜蕾靠在玻璃上,惜蕾死活不肯。

  虽知有强化玻璃保护,但是透明的心理上感觉摇摇欲坠要摔下去。

  秋谦那肯放过,强行拉着惜蕾过来,背部靠在玻璃上。惜蕾可一直不敢,紧紧的抱着秋谦,死活也要赖在他身上。秋谦拿惜蕾没办法,到也作罢,惜蕾问起秋谦为何对此酒店如此熟悉,可后者表示,只要自己喜欢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

  “秋谦。我怎么感觉这家酒店像你家开的一样?”

  “呵呵,不告诉你。哈哈!”惜蕾似乎感觉秋谦非等闲人家,认定了自己找了个有钱的老公,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不过他并不知实情。秋谦在此来去自如,不只是在这个秋宁国际,而是整个盛世国际名下任何企业消费全都可以一律全免。但是不允许提取现金。

  惜蕾恋恋不舍的离开秋宁国际,虽此时已刚过凌晨,还为尽兴的她要求秋谦陪她逛逛澄碧湖。

  秋谦虽不想答应,毕竟口袋里的钱不多了。等会惜蕾来个肚子饿,那该这么办,打个D,吃瓶矿泉水也是钱啊。难不成这也问盛世拿?秋谦第一想法就是否认的。伸手摸了摸荷包,糟糕只剩下两个硬币,两元。

  “惜蕾,我们一路逛过去吧,再一个也不远。”说着秋谦尴尬的笑了笑

  “好远耶!不干!不干……”惜蕾摇了摇头死活也不肯走路,本身自己就懒。

  秋谦求妈似的,求了N次,惜蕾才勉强答应。

  两人走着走着!不远处,三名男子从马路对面走来,两人并没发现。“哎哟!这不是惜蕾嘛,这就是你男朋友啊?”带头男子叼着烟,似乎故意找茬似的,语言中带着轻蔑的味道。

  “惜蕾!这是你朋友啊?”秋谦小声对着惜蕾问道,惜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秋谦觉得面熟似乎在那见过。

  “王军,是啊。没错啊!名知故问,你那天不是看到了嘛?”

  王军此时刚要开口说话,旁边一小弟小声道:“军哥,他们都在郊外等了,我们得赶快赶过去。”

  “不急!”

  “哎哟!是看到了,但是没像今天这样看的这么仔细。你男朋友果然与众不同,长的可真帅!”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从谈话中得知原来惜蕾那天拉自己跑出来,原来就因此人。

  秋谦似乎并不想让此人打搅今天晚上的兴致,一直未说一句话的他,拉着惜蕾的手,饶过王军几人,正想走。

  王军大呼:“小子(zei)不把爷放在眼里是不?”“朋友,抱歉,你国语水品真好。你爷爷在这里帮你纠正下不是小子(zei),应该是小子,爷爷从来不把你放在眼里。”秋谦转过头。说到后面还拿手指,指着王军,只见后面的小弟哄哄大笑。

  王军似乎有点尴尬想也没想,挥拳就上来。

  “啪!”没等秋谦反应过来,一拳已经挥上脸旁!秋谦微微退后几步,嘴角已经流出血迹,可见出拳之力道。惜蕾看见,慌了,连忙上前扶着秋谦。望着王军,破口大骂。

  “王军,你着混蛋,干嘛打人?”

  “哈哈!爷爷喜欢……”

  此时秋谦笑咪咪的,右手擦了擦嘴边的血迹。

  话还没说完“扑。”一脚踢在王军肚子上,抱着肚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蹲在地上。

  “喂!小子,你居然敢还手,你混那里的。你不看看你几个人?”王军后一小弟。似乎想有人数优势吓倒秋谦“一中!不管你有多少人,打搅惜蕾美好夜晚绝不轻饶,你们两也上吧!别让费时间。”秋谦想起,今天对惜蕾的承诺,承诺晚上一定让惜蕾开开心心,只要承诺过的秋谦就一定要让它实现。

  王军此时缓缓站了起来怒火中少,大喊:“你两跟我上。”

  后面小弟刚开始有点犹豫,但听秋谦一说知道是学生,更没什么好怕的拉。两人挥拳便冲了上去。但是双拳还是难抵挡四退,不过秋谦勉强可以招架,毕竟两年跆拳道不是白练的。

  惜蕾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此时王军走了过来。

  “啪!”“贱女人,老子追你,你还不答应是不?看爷爷今天不打死你。”

  惜蕾被王军抓着头发,一巴掌一巴掌,往脸上抽,惜蕾拼命挣扎摆脱,但是头发被抓住拉,根本摆脱不了,只听见惜蕾一声声惨叫。

  此时秋谦对天咆哮,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子被如此凌辱。

  不知那来的力量,一脚一个,搞定。两小弟趴在一边似乎非常痛苦,蹲在地上呻吟着。秋谦并没理会两人,飞快的冲了上去。

  王军回手应对秋谦,秋谦咬了咬牙,一拳把王军打出几丈,没等王军反应过来,秋谦又冲了上去,抓起王军头,往墙上撞。

  “砰”墙上,已有斑斑血迹,秋谦冷冷的看了一眼。。

  “告诉你,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

  秋谦回头,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摸样,不由一阵心酸。

  “惜蕾,走,我们回家勒,乖!乖!不哭。”

  “谁要你叫乖拉,不乖不乖,我就哭,就哭。”

  “呵呵,不闹了。不哭咯。惜蕾不哭咯。”说着做了个鬼脸。

  “谦,小心。后面。”

  “啊!”

  痛苦的长啸,打破了宁静的深夜。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7432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