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十章

第十章


  走出酒店,蓝建宁硬要拉着三人往马路尽头走去,几人虽不悦,但是想想蓝建宁那着急样,肯定这小子又要玩什么新鲜玩意!

  没多时,千哲似乎有点累了:“建宁啊,到没到啊,你到底带我们去那啊?”

  “小子,你跟着建宁走就行了嘛!这小子肯定有什么企图。”说着天华嘿嘿的直笑。

  建宁瞪了瞪天华一眼。

  “到了,就是这里。”说完。指了指旁边的一家宝马轿车专卖店。

  三人疑惑:“干嘛?”

  建宁笑了笑,不语,走进专卖店。三人到想看看建宁到底想干嘛?傻乎乎的,跟了进去。

  建宁慢步悠悠走了进来,此时一个身穿正装的青年走了过来,迎面一笑声音异常恭敬道:“少爷,您要的车已经准备好了,在车库。如果您现在要,立刻给您开过来。”建宁了点点头,三人似乎猜出个一二。此时青年带上了三个人小跑着出去了。

  这时服务员小姐走了过来,笑道:“四位……”明显迟疑了一下,因为感觉这四人年龄都没自己大,感觉像学生,都不知道叫什么。但是看见经理对四人如此恭敬就知道四人身份显贵非一般人。

  露出尴尬的笑容道:“先生,我们这里有宝马最新车型,您可以说说你们买什么价位的车,我可以给你做参考以及意见。”

  门外已经传来汽车油门声,建宁对服务员笑道:“不用了,我们就走,谢谢。”服务员露出职业的笑容。

  四人走出车店,此时候刚接待建宁的青年走了过来道:“少爷,按照您的吩咐,车牌都已经准备好了,其他手续也都好了,少爷可以随时开走。这四辆是宝马公司最新上市的Z4型跑车,如果少爷您觉得不满意,马上跟少爷更换。”说完把车钥匙交给蓝建宁。

  蓝建宁满意的笑了笑:“不用了,这里没你事拉,你去忙你的吧。”青年点了点头,走了。

  蓝建宁看了看秋谦,千哲,天华:“走,今天我们飚车,看谁先到三中。”吃抱了喝足了,三人当然乐意了。

  蓝建宁看了看表,走近车门:“现在下午三点四十三,四十五出发,五分钟内必须到三中校门口,谁输,谁今天晚上必须喝下我家酒柜最上面的那三瓶……”说完众人皆晕,

  “最上面的?人……人……人头马路易十三?”前者点了点头。

  (烈酒之王——人头马路易十三人头马路易十三的绝佳口感,是历史悠久的人头马家族永远的骄傲。呈现晶透琥珀色的人头马路易十三,百分之百使用大香摈区几千种“生命之水”调制而成,并放置在古老的橡木桶贮藏长达五十至一百年,滴滴佳酿盛装在雕有百合花徽的知名Baccarat巴卡拉纯手工水晶瓶中,瓶颈以24K纯金雕饰,化身为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人头马路易十三是经典卓绝的珍贵典藏,更是馈赠重要友人的至佳之选。饮用人头马路易十三,就像经历一段奇幻美妙的感官之旅。最初可感觉到波特酒、核桃、水仙、茉莉、百香果、荔枝等果香,旋即流露香草与雪茄的香味;待酒精逐步挥发,鸢尾花、紫罗兰、玫瑰、树脂的清香更令人回味。一般白兰地的余味只能持续十五至二十分钟,这款香味与口感极为细致的名酒,余味萦绕长达一小时以上。)

  秋谦笑了笑,道:“有何不可?”天华,千哲只是淡淡一笑,点了点头,虽不情愿,但是也没认准自己一定稳输。

  建宁看了看,便把车钥匙丢给三人,各自上了一辆Z4跑车。建宁看了看三人,打开天窗,不一会笑道:“四十五了,LetsGo.”说完呼啸而去。

  三人还没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只留下一阵灰尘。

  路人看见,四辆崭新的宝马新款Z4跑车,你追我敢的在公路中飞驰,露出惊讶之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车展。一路上路人回头率接近百分之百。

  此时前面路口一个红绿灯,拦住四辆跑车,蓝建宁减慢了速度,想了想,车速一加,面对红灯,旁边的车辆,视若无睹,直接闯出红灯,闪避了六辆轿车。

  建宁对自己开车技术倒是很有自信。路边的轿车看见一辆跑车飞奔而来,纷纷都紧急杀车。后面三辆跑车也紧接而来,没几秒只能看见车尾灯。

  路边的司机都摇开车窗子,面露惊讶之色。四人以最少一百码的速度,在公路上飞奔。所到的地方,只留下面露惊讶的路人。

  此时已经到了,三中,建宁是最先到的,看了看表,四分左右,满意的点了点头。

  三辆跑车,紧接而来。三人纷纷从车上下来。建宁走了过来,笑道:“千哲,你可是最晚的一个哦,晚上三瓶路易十三看样子非你喝不可了。”

  “天华,老是跑到我前面,我开到旁边,他也开到旁边,就要挡挡在我前面。我能不最后么?”天华笑而不语。四人说说笑的册身背靠在车门,谈笑风生。

  旁边过路路人,看见四人,都惊奇的露出惊讶之色,仔细看了看车牌,更是羡慕不已XX:88881,XX:88882,XX:88883,XX:88884,如此连号车牌估计只有电视剧里面才有可能出现,都猜测着这四人是那家公司企业家的儿子,也有人猜测,全市最大的集团盛世国际董事长车牌号是:XX:88888,此四人会不会是盛世国际董事长的什么人。

  这时两女生走过,其中一人,看着四人,眼中流露出惊讶,羡慕。

  拉着旁边一个长发女生,指了指其中一人,小声嘀咕道:“你看呀,你看呀!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好帅,而且好有气质。”

  “恩,帅是帅,但是是个大蠢蛋。”长发女生似乎话里带刺。

  那个女孩十分疑惑:“蠢蛋?理解不透!”

  长发女生,指了指建宁道:“他如果不是蠢蛋,我我我,我去死行么?。”她似乎很确定似的,不过说完脸也红通通的。

  “佩佩,你脸这么红了?是不是一见钟情啊?”

  长发女生叫佩佩,从上初中开始,就与蓝建宁几人相识关系也特别要好。

  不说还好,一说佩佩脸更红了,倔起嘴巴:“瞎说,一见钟情?就他,小树干!告诉你吧,花痴。他叫蓝建宁跟我们一所学校的。”

  “啊!不会吧,我们一所学校的?那其他三个呢?也是我们学校的?”佩佩指了指旁边三人:“废话!其他三个,也是我们学校的,跟我们一个班,一个叫千哲,最左边的叫秋谦,还有一个叫天华。”

  女孩听的到是挺认真,此时女孩好象想到了什么:“啊,我们班?那我怎么没见过?长的这么帅,我不可能不注意滴呀?”

  佩佩笑了笑:“你在学校见过才怪了,他们一个学期难得上10节课!你这个学期才转到我们班你当然不知道咯。”女孩一直楞楞的,心里想道:十节课什么概念?学校不开除?一中可是全省重点啊。全国都可以挤上前十的高中呀。

  正想间,佩佩拉着女孩道:“你很想认识他们吧?走,我带你去认识下他们。”女孩涵蓄的点了点头。

  佩佩拉着那女孩走了过来,“建宁,你们在这干嘛!”

  此时,秋谦,建宁,千哲,天华回头一看,建宁心道:原来是这个死丫头。建宁笑咪咪的:“佩佩,你怎么来这?”

  此时佩佩跟另外一个女孩已经走到面前:“你们四个能来我就不能来,听说,你们经常来着泡妞?”佩佩对建宁的消息很灵通,对建宁的事也是很了解。

  建宁只有干笑了一声,秋谦看了看这情况知道建宁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笑了笑忙解围:“佩佩,好久没见,你越长越水灵了哦。”佩佩摸了摸自己头发,脸红红笑道:“啊!有嘛?有嘛?”

  四人皆晕~女人对自己相貌真在乎,夸奖一下就到天上去了。

  千哲,此时眼睛一亮心道:佩佩后面那个女孩子真漂亮。

  没错,绝对是个标准大美人。大大的眼睛,穿着紧身的牛崽裤,腿已经显得修长,而且身材火辣辣的,标准的大美人,不过多了一份,妖媚。千哲眯起眼睛笑了笑,又做了几个挑逗的眼神。女孩只是不敢正视目光,但是心里却是窃喜。千哲其实憋不住问起佩佩:“佩佩,你身后的女生长的真漂亮啊?是否能介绍下么?”

  佩佩把女孩拉到了中间:“呵呵,很漂亮吧,她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喔,是我的死党。叫……”女孩打断了佩佩的话连忙道:“我叫郑甜,叫我甜甜就好。”

  四人笑了笑

  “我叫千哲,叫我千哲就好。”

  秋谦刚要开口说话,甜甜指了指秋谦秋谦,天华道:“你叫秋谦对吧?你叫天华对吧?你应该叫蓝建宁对吧,我应该没记错。”手指指了指四人,最后似乎手指停留在建宁身上。建宁笑了笑,便点了点头。

  看样子自己没记错,便继续:“刚刚佩佩已经跟我讲了。”说完露出甜甜的笑容,果然人如其名笑的真甜。

  佩佩此时看见四人身后的宝马轿车笑道:“你们四个,还说不是泡妞,车都开来了。”

  秋谦忙解围道:“那有那有,只是到这里随便转转。”此时跟千哲做了个眼色,“甜甜,是否乐意与我逗逗风呢?”甜甜笑了笑,点了点头。便跟千哲上了车,千哲道:“嘿嘿,兄弟们!偶先走了,你们慢慢在这里玩。”佩佩此时走近来趴在车窗口,小手指了指千哲:“千哲,这可是我的好姐妹,你可不要想玩什么花样。否则……”说着眼睛狠狠的蹬了两眼。

  秋谦,建宁,天华三人叹了口气三人各有所思,天华心道:妈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被你抢先了。

  建宁摸了摸下巴心想:哎,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便宜了这小子了!老子弄来的车,成为他的作战工具了!哎!啊!我怎么胡思乱想啊,我只爱我的佳惠。秋谦重重的叹了口气心叹道:千哲啊,千哲,我只是想叫你扯开话题,你这混蛋就借提发飚带美女去兜风。如果难看点没什么说的,但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甘心啊。

  三人足以杀死人的眼光看着千哲。千哲看了看四人,然后连忙避开目光:“拜拜,我先走了,各位,电话联系喔。哈哈!”笑的异常阴险,启动了跑车,渐渐的远去。

  三人此时只有眼巴巴的看着千哲就这样带着美女远远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佩佩看着车慢慢远去,心道:真是个花痴,希望千哲不会胡来。“现在该不该打个电话给秋谦呢?那个家伙到底在干嘛呀?今天都没打电话给我!”惜蕾小声喃喃道。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人道:“袁惜蕾同学,上来做这道题。”惜蕾似乎没听到,依然趴在桌子上,喃喃道:“秋谦……”秋谦刚出院身体还挺虚弱,虽然调养的差不多,那怕秋谦小声咳嗽一声惜蕾都担心的死。

  何况今天不见秋谦打电话给她,心里更不是滋味。

  “袁惜蕾同学,听见没”中年女人似乎生气拉,声音渐渐边大。

  同桌同学拍了拍惜蕾,此时惜蕾才反映过来匆匆忙忙的笑嘻嘻的小声说道:“老师你刚刚说了什么?可不可以再说一遍?”女老师怒了:“袁惜蕾,这道题不需要你做了,你跟我坐在那里,认真听讲。告诉你。你最近学习成绩退步了很多,而且又经常不上课,我得告诉你家长好好督促你!”

  惜蕾气嘟嘟的坐在桌子上,撅了撅小嘴心道:死秋谦,下课你死定了,就是你害的我被老师骂。

  “流着泪的你的脸在我闹中不断的盘旋许多话没向……”此时秋谦手机响了,拿出手机看了看,只是淡淡一笑。建宁看了看就觉得好奇接个电话也好笑?“谁打的电话?”

  秋谦尴尬的笑了笑:“嘿嘿~我家小祖宗!”众人皆汗,其实已经猜出十有八九是谁了。

  其实大家心里知道,秋谦经过这段时间的洗礼对袁惜蕾动情了,秋谦交过很多女朋友,但也从未动心,时间最长也不过三两天,更不能说谈出什么感情了。

  又看见秋谦紧张的表情,众人已经想象的出,惜蕾在秋谦心里的份量。

  秋谦清了清嗓子:“宝贝怎么了?我就回家吃药,就回家,你别发火?”此话一出,惹的三人只是憋不住的一个尽的在笑。

  秋谦尴尬的笑了。

  “死秋谦,你这大混蛋,今天你害的我被老师骂死了!这事我告诉你,没完!”惜蕾只是一个劲的在电话那头又哭又闹。

  秋谦心里觉得纳闷,自己没惹她啊?老师骂她?老师这么跟我扯上关系了,便疑惑小声道似乎不想让他们三个听见:“惜蕾,老师骂你?这么了?我弄不明白!”惜蕾此时根本没有跟秋谦和解的意思,似乎必须秋谦做出点牺牲自己才能心里平衡,只听电话那头没好态道:“死秋谦,臭秋谦,哼。要怪就怪你今天不打电话给我,你知道人家有多担心你的身体么?”

  秋谦急了忙道:“啊,我正打算晚上打给你呢?别生气好不好?我会心疼的。”

  只听电话那头声音更大了:“别打断我说话,臭小子。”顿了顿似乎下面说的话有点不好意思:“今天上课我惦记你了,好想见到你,所以上课走神了,搞的被老师骂了。”秋谦似乎明白了。两人寒暄了几句,挂了。

  秋谦只是一个劲的对不起,晚上答应给她个补偿,惜蕾气也消了,想了想也就没刁难秋谦了。秋谦挂了电话,望了望佩佩,看了看自己手机叹着气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妈打来的。”

  哎,或许人世就是这样一物克一物,或许只有袁惜蕾那样的刁蛮公主,才克制的住这个21世纪的伟小保。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7432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