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错一次,错一世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几日后,秋宁国际大酒店贵宾厅内,五人,其中可有个不速之客忙碌商量起生日细节。

  大厅同样如此,整个秋宁二楼一千二百平方米场地成了生日宴会场地,为生日宴会的精彩,珠宝展览也做起了准备。

  整个秋宁国际大酒店顶楼露天场地就成了生日会场,以及最后压轴大戏珠宝展览。

  “不写了不写了,都累死了。”

  “千哲!你写不写!”三人怒目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异口同声叫道。

  千哲哀怨着:“我写!我写.我写还不成嘛....”原来四人正在写生日请贴,刚开始四人兴致勃勃的写生日名单,名单列是列好了。

  可纳闷四人笔法不敢恭维,四人中属千哲写字见的了人,其余三人皆潦草不堪,想也不用想几百张请贴落到了千哲身上。

  坐在沙发上的蓝建宁,天华看着秋谦那小子搂着惜蕾坐在沙发那淫荡摸样,不紧撇撇嘴暗骂小子艳福不浅!

  千哲伸了伸懒腰,吐了口气!似乎差不多写完!看着建宁,天华,秋谦,惜蕾四人坐在按闲聊,不悦的走了过来,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此时千哲眼睛斜描着秋谦,笑声阴阴的!

  “看你妈啊!”秋谦不悦道。

  “我刚才想到了一个对秋谦很严峻的问题,惜蕾怎么特地来找秋谦是不是怕这个家伙不老实?”千哲笑声阴阴的。

  惜蕾笑了笑,撇了撇嘴,冷哼一声,依然用着柔情的眼睛望着秋谦:“老公耶!你不会的哟?”几天不见称呼都变了,三人不紧暗叹发展速度之快。

  秋谦似乎受不了女生的柔情似水,尴尬的笑了笑,对着惜蕾点了点头。

  蓝建宁看着两人,嬉皮笑脸道:“哎呀!秋谦,你觉得生日宴会是否该叫李欣悦一起来呢?想必她来一定增色不少,哈哈。”

  惜蕾心中暗惊,但是还是靠在秋谦怀里纹丝不动,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对这个名字她可没什么好感。

  秋谦咬咬牙看着建宁,简直想狠揍他一顿,又看了看惜蕾表情,虽然没表现的过于强烈但是感觉的出惜蕾心里并不是滋味,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拉!秋谦忍耐不住对着二人没好气笑着:“嘿嘿,别忘了,两位,伯父们还说过我们必须早些成家立业,生日必须带上女伴!特别是你蓝建宁,盛世国际大少爷。我看你们怎么办,我是有了女朋友咯。”说着把惜蕾搂的更紧,样子显得特别得意。

  说到此,两人苦笑不得。秋谦看着效果挺满意的,满意的笑了。秋谦望了望四周发现天华不知去那,对二人道:“建宁,千哲看见天华了么?他人呢?”

  “应该出去了吧!”

  其实三人谈到生日女伴时天华就偷偷的溜了出去,因为天华对女人特别感冒,惨痛的经历还回响在脑海。天华并不想下一个话题人物就是自己,想想还是先溜为秒!

  几人坐了不久,秋谦笑呵呵的搂着惜蕾逛街去了,两人则羡慕不以,也暗暗下定决心要追到心目中的她。下午,天气格外晴朗可以说晴空万里,但是已经步入深秋,似乎空气中夹着一丝寒意!

  两人逛荡在海天市的步行街,今天惜蕾心情似乎显得特别好,因前段时秋谦有伤在深,一个多月可没好好在一起玩过,更别说是逛街!

  秋谦在人群当中是如此普通,即便身边站了个气质型美女但是也丝毫不起眼。不过惜蕾走在人群当中特别显眼,回头率很高,一路走来不少男生看着惜蕾撞电线杆!为此秋谦气睹睹的一直都没说话!惜蕾似乎看出秋谦心思。

  “傻瓜!你永远是我的最爱,他们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老公的眼光!”

  秋谦会心一笑,听这么一说心情改观不少,但是并没表露出来,还是斑着个脸淡淡一笑。

  不一会电话响了!

  “妈!怎么了?我跟惜蕾在一起。”秋谦住远那段时间都是惜蕾一直照顾,刚开始秋谦母亲经常去看,但是久而久之也放心惜蕾照顾,渐渐也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好感,秋谦也在母亲面前提到惜蕾也并未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秋谦,那五百元钱省着点花!你也知道你爸爸走之后家里不景气,你可要懂事,用钱可不能大手大脚,可不能.......”

  还没等电话另一头说完!“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妈我会的。”秋谦连忙打断,接电话似乎并不想让惜蕾听见电话内容,有意闪躲,可惜蕾并未注意这点。

  “秋谦是伯母打来的吧?她说了什么么?”

  “没什么,我妈一个劲夸你呢?说我刚伤好,你就陪我出来逛街真是有心。”对着惜蕾笑了笑,拿手指点了点惜蕾额头,惜蕾淘气坏笑着,急忙忙摇头,抓着秋谦的手,嘟着嘴巴:“跟你说过好多遍了,不要点我的头,你想死呀?”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走拉!”

  “不行,没用,我不吃着套。今天你非得给我买套新衣服不可,否则...否则....”阴险的眼神望着秋谦,秋谦似乎感觉不好的预感,傻傻的点了点头。一路上惜蕾逛了不少女装专卖店,可都不太合心意,秋谦则看的天花乱坠,每套衣服标价都近千元,似乎惜蕾感觉还略显便宜!

  惜蕾似乎脚步略显迟疑,眼光始终没离开旁边一家专卖店,此刻终于停了,嘴里吃着她的冰淇淋,眼里看着透过玻璃模特身上穿的一套休闲服装。没等后面的秋谦跟上,考虑也没考虑走进专卖店。秋谦连忙追上去,抬头一看“ralphlauren(拉尔夫·劳伦)”简直要吐血,虽然自己并没穿过,但是经常跟蓝建宁几个在一起,对世界级品牌几个服装还是相当了解。

  “小姐!你很有眼光,这套服装新上市不久,设计非常新颖,特别具有欧式风格!而且价位也比较便宜,5600元人民币!”服务员小姐走过来指了指模特身上的服装,殷情的向惜蕾介绍。惜蕾笑了笑,似乎有点惊讶,惜蕾脸色略显动容,想想,似乎感觉没事:“有适合我穿的么?”边说着惜蕾还走上前摸着衣服的料子,看样子感觉特别满意。

  服务员仔细打量着惜蕾身材,同时也喃喃说着。

  “当然有拉!您应该有1米65以上吧!小姐身材很好!模特身上的差不多就合适了,相信您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惜蕾听着这么一赞美,笑咯咯不停!

  “惜蕾,走拉。这里衣服又不好看!”惜蕾把手一撒,娇声道:“秋谦,痛!不走嘛,这里衣服很好看啊,况且衣服都选好了,你看模特身上的,而且挺便宜的5600元。”

  秋谦差点没晕过去,5600元自己妈妈两三个月的工资。

  惜蕾看着此情形没好气撇了撇嘴:“秋谦,答应了跟我买衣服,是不是想反悔了。”

  秋谦显然拿惜蕾没办法,低声道:“答应是答应了,可是..就是....太贵了........”到后面恐怕只有自己听的清说些什么

  惜蕾明显不高兴,气的脚往秋谦脚上猛然一踩:“死坏蛋!你等着瞧!”对下一句话,跑出专卖店。后者猛然跳起实在无奈,欲哭无泪的望着服务员。

  两人大眼瞪小眼

  “先生还买不买了?”

  “买?当然买,你帮我付钱,我就买!”

  说完气冲冲,一瘸一拐去追惜蕾了。惜蕾其实也并没走远,可脸上的表情可没好脸色!

  秋谦追了上去,抓住惜蕾的手,可惜蕾拳头紧握,秋谦尴尬笑了笑。

  喃喃着:“惜蕾,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嘛?”

  惜蕾拿头一撇转向另一边,秋谦同样脸色也甚是不好看,哀怨道:“哎哟!惜蕾你别生气好么?别生气好么?拜托!”可后者依然没听见似的!秋谦实在拿惜蕾没法知道这小家伙任性起来,可不比蓝碧娇差!不过后者有过之。。。。

  “惜蕾,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可知道今天早上,我去接你,都错过了我最喜欢看的NBA,洛杉矶湖人VS皇家马德里啊........”

  秋谦说到后面显然感觉自己露馅,其实今早并没有NBA直播,只是秋谦为讨好惜蕾才这样瞎辩胡诌!尴尬的傻笑了,恐怕是骗不了惜蕾的了。

  惜蕾此时意外的咯咯直笑。

  “秋谦,看你急的。皇家马德里是足球队耶,急坏了说错了吧?”

  秋谦心里偷笑,点了点头面不改色:“惜蕾,....惜蕾你在我心中真的很重要,我不想你生我气。我很怕我们为点小事就...”

  惜蕾不过也能理解,叹了口气:“哎!我心软,这次就算了,原谅你咯。如果还有下次,你....”说着眼睛瞪着秋谦,“哼”了一声!

  秋谦抓着救命的稻草,连连点头,像个小孩子一样偎依在惜蕾肩头,手紧紧腕着惜蕾的手臂!显然惜蕾一下适应不过来,秋谦急忙忙解释着:“我喜欢腕着别人的嘛!我不喜欢别人腕着我,浑身上下不舒服!惜蕾你不会感觉我不像个男人吧?”

  惜蕾摇了摇头,感觉被别人腕着挺舒服的笑着:“那有!个人个性不同而已,不过你腕着我还是挺舒服的。以后就这样定,上街只准你腕着我。”秋谦傻呆呆的点了点头,暗道:“大姐头。”

  两人似乎刚经过一吵显得更加亲密,逛荡在已近黄昏的步行街。

  男人腕着女人真不多见,虽然秋谦算不上吸引人,可惜蕾不同,天生丽质,走到那,似乎都有人注视着,可两人似乎并没为此感觉害羞,尴尬。

  到了黄昏,此时惜蕾提议带秋谦到自己家去,自己母亲想见见秋谦。

  秋谦显得有些涵蓄,羞涩的点了点头。

  从路上得知,惜蕾原来父母在自己五岁离异,现在一直跟母亲在一起生活,自己母亲靠几百元维持生计,而且还要照顾一个年过六旬的外婆。

  秋谦跟着惜蕾后面,的士车停靠在一郊区路旁,四周显得比较荒芜,依稀可以周围有房屋内有灯光!

  还没等秋谦反映过来,面前是片瓦房!一条长长的胡同,全部都是杂草!一位面容慈祥的老人站在门口似乎盼望着什么归来,惜蕾看见老人,连忙笑盈盈:“外婆,蕾蕾回来咯,奶奶干嘛不进屋?”

  秋谦站在身后,同样也是面带微笑,此时她看见惜蕾的摸样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最亲的一面,那就是亲情。

  “蕾蕾,不回来,奶奶怎么能进屋呢!”说着外婆意味深长抓住惜蕾的手,亲亲拍了一下。

  此时老奶奶发现身后的秋谦:“蕾蕾,这位是?”

  惜蕾听奶奶这么一问,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拉着奶奶走进屋内,嘴上还不忘喊着:“奶奶,奶奶!!!”声音娇到极点!

  老外婆并不是不明事理,看见自己外孙女这个害羞摸样,她也笑了。四周墙壁显得有点发霉,走进屋内有些阴气阵阵!

  秋谦此时显得有些感慨,世间冷暖,其实不管生长在任何环境,有亲情在,怎样生存都是美的。

  太过于奢求一些不可及的东西,是无法得到真正心灵的释放。自己身边蓝建宁就是个例子,可谓亲情他永远不能明白,秋谦除了感叹还是感叹。走进屋内,惜蕾拉着秋谦坐在一个正方形饭桌上:“秋谦,这一桌菜,我妈妈可张罗了好久,看你面子多大。”说着惜蕾,面带微笑,拉着秋谦胳膊靠在身上!

  秋谦微微含笑,不语!

  此时,一中年妇女手上捧着碗筷,从厨房内走了出来,惜蕾连忙松开秋谦胳膊,尴尬对着自己母亲傻笑两声!

  惜母也没多说,走在桌前,很自然坐下:“蕾蕾,去叫你外婆出来吃饭!”

  惜蕾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屋内!此时,饭桌上只剩秋谦与惜母:“你就是蕾蕾男朋友,秋谦对吧?”

  听见这么一发问,秋谦显得难以对答:“是,是,是!”

  “难得来我家一躺,饭菜寒酸,不要嫌弃!”

  “阿姨,哪里有!你见笑了。”

  饭桌上除了山珍海味,鸡鸭鱼肉也样样具全,明显这些客套话难倒不了秋谦!

  虽然是简单几句对答,不过秋谦依然显得如临大战!没多时,一家人围在饭桌上,吃晚饭!家人这个词,虽然加上秋谦有点水分,但是也算得上半个,也是惜蕾曾经如此之多男朋友,唯一一个带回家吃饭的男人,不过这点秋谦到是不知道。四人晚饭过后,秋谦在惜蕾家里院子四周转了转,发现旁边有各式各样的蔬菜,显然让秋谦很惊奇,没想到惜蕾家庭生活条件也不尽人意!

  此时惜母,从屋内走了出来,看见秋谦四处观望:“秋谦,第一次来阿姨家,怠慢了。”

  秋谦听惜母,这么一说,显然有些不好意思:“那,那有!”

  “听惜蕾说,你也是单亲家庭?”

  “恩,阿姨是不是很凑巧?”

  “确实,我想你跟惜蕾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才对,不过从你谈吐我感觉的出你比惜蕾要懂事的多。”

  “阿姨,你见笑了,惜蕾也很好啊,很懂事,就是娇气了点。”

  此时惜母,叹了口气:“哎,惜蕾这孩子从小缺少父爱,你跟他在一起,好象你又做父亲责任,又做男朋友责任,委屈你了。”

  “没有的事,惜蕾很好,我也心甘情愿嘛。”

  突然,惜母突然大笑:“哈哈,有意思,心甘情愿,秋谦,那阿姨把惜蕾托付给你了,阿姨希望你好好照顾惜蕾。”秋谦重重的点了点头。

  谈话之即,惜蕾从屋内也走了出来,她可听见了自己母亲后面那句。

  惜蕾显得有些羞涩,脸红红的,不过她可不在乎母亲就在身旁,拉着秋谦的手就往屋内走去。惜母,虽然是一句客套话,摆脱秋谦好好照顾惜蕾。

  可怎知,在秋谦心里已经当成一种岳母交代的责任,或许这也是年少,少有的责任心吧!夜深了,已经十点,秋谦也得回家,不可能呆在惜蕾家里过夜。

  惜蕾把秋谦送出门口的时候,外婆走了出来。

  “年轻人,等等!”

  “外婆,有事么?我在呢!”一顿饭,秋谦对老日呢的称呼也变了。

   外婆抓住惜蕾,与秋谦的手,合在一起,两人顿时脸开始红了。

  “外婆,你干嘛呀?”

  “你们会白头到老的!”

  说着外婆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两根红绳!

  一人给了一根,外婆道:“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希望你们能够长长久久。”

  在月也当空下,两人手中握着红绳,笑了,偎依在一起,一旁的外婆识趣的走进屋内!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135/135346/137432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