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帝域无双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临擂台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再临擂台

        天空湛蓝,一片清明。

        一抹晨曦,半羞娇挂。

        比武擂台的观众席上早已人满为患。

        花花绿绿的人海,晃动间,让人眼花缭乱,议论声,沸沸扬扬,嘈杂声如狂风卷起的浪潮,有惊涛拍岸之势。

        不过,今天人们的话题只围绕着一个话题,杀人灭魂。

        嚣张需要代价,生命流连迷惘。

        昨夜的漫长,黑暗呑噬了傲魂。

        至此刻为止,一皇三族的高层怒厄未消。

        皇族有四代圣子失踪,另外三族也有人遭遇袭击,或死或伤,就算半神强者出手查探  也未查出蛛丝马迹。

        这些遇害的人都是族中精英,曾经一皇四族会武的主角。

        他们身上都留有族中长老的灵魂烙印,可是连那些灵魂烙印也都破碎掉了。

        这样的天才,个个都是以一挡百的存在。

        淦氏宗族作为东道主,负责着所有选手宾客的安全,如今出了这档事儿,理当负全责。

        为此,整个晚上,一皇三族的强者连袂而至监察神殿外,要求淦氏宗族给予一个说法。

        这样的事情比兽魂武会擂台更为震撼,这是有人企图谋害他族天才弟子,断人血脉。

        六大神殿殿主作为淦氏宗族的主宰,自然责无旁贷,亲自出面,调查此事。

        为了给安抚一皇三族,不落别人食口,给予一皇三族的合理交代,最终请出镇族法宝昊天镜。

        经过昊天境的仔细回放,一皇三族强者满脸灰土。

        昊天镜中,淦氏宗族祖地一片灯火辉煌,人山人海而万民和睦。除了热闹街道和繁华的都市,别说伤残致死,根本就没有生过任何打斗,就连争吵都没有。

        对此,一皇三族哑口无言。

        气势汹汹而来,本欲要兴师问罪,最终却撞到了土墙之上,一脸的灰。

        一皇三族自然不会吃了这样的哑巴亏而毫无动作。

        于是,有半步真神强者出手,运转无上手段,在灵魂烙印消失之地逆转时空恢复现场,最终也是一样,无果而终。

        一皇三族的这些半神心里有些恐惧,他们作为半步真神的存在,具有还原现场的能力,却不具备消除现场证据的能力。

        这样的事情有点诡,他们心知肚明,却不敢过多的言语,作为一皇四族,最高战力也就是半神。

        可事情的确就这样生了,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光凭这点,就不是他们所能对抗的,他们对淦氏产生了疑问,但彼此都心照不宣,闭口不言。

        气势汹汹上神殿,灰头土脸回驻地。

        质疑是一回事,凡事需要证据,淦氏六大神殿倒也极力配合,都声称一定配合找出真凶,将之缉拿归案。

        为了证明并非自己人所为,淦氏宗族甚至出动了护族禁卫军,对神城四街逐一排查。

        当然,这样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贼喊捉贼,不过是敷衍了事。

        同时,淦氏宗族同样有人提出质疑,这是不是一皇三族故意上门找茬,没事找事儿,挑起事端。

        这样的质疑很快就传到一皇三族耳里,连六太子都坐不住了。

        兽魂武会擂台数天,一皇三族连战连杰,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夜晚,竟然损兵折将,连四代圣子之萧玄天都陨落了,这可是族中重点培养的对象,将来极有可能成就虚神之位的人。

        这次兽魂武会,六太子本来就带着任务而来,如今出了这档事,就算表面平静,内心也是惶恐不安。

        生命如昙花,脆弱而短暂,就算死了人,生活依旧再进行着。

        整个擂台陷入某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一皇三族的强者遥相相望,脸上虽古井无波,眸子中的寒光倒是早就心照不宣。

        柳青谛王静波两人虽然出众,但在一皇三族中也算不得什么,这样的宗族自有耗费心血培养起来的更强者,人们更为感兴趣的是,他们到底是怎么学会四族的功法和战技的。

        不过,两人至今已接近残废,身上弥漫着某种不知名又无法消除的符文,对于这些符文,就算是半神强者也束手无策。

        符文不消,伤势难以痊愈,身上的能量被符文吸收,正在快流逝。

        枪打出头鸟。

        这一战让一皇三族清醒的认识到,这淦氏宗族只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怖。如百越雄狮,吐息之间便可震慑山林。

        日出东方,光线折射,天空蜜色而朦胧。

        一道身影出现在东华街淦氏宗族的上空,蓝色的衣袍上,监字舞得如走蛇游龙。

        他缓缓打开手中的一张画轴道“在下监察神殿长老淦莫逆,今天,我继续代表淦氏主持监督兽魂武会,希望能够与诸位同道共同选出一皇四族的未来天骄星星,为大6谋福”

        淦莫逆说完转身看下方擂台道“由于昨天最后守擂的是王氏和柳氏宗族,虽然他们守擂失败,但他们惊人的表现的确让人大开眼界。所以,今天这依然由我族第一次守擂,下面有请昨天我族夺擂的选手淦天怒上台,也请各族选派好参赛选手。当然,如果各族没有像样的天才,那么还是可以打商量的呵呵……”

        淦莫逆今天的话一改往日的逶迤风格,谈吐间底气十足。

        这些话听在一皇三族的人耳里有点带刺,因为这些话正是他们此前叫嚣过的。

        特别是淦莫逆最后的那一声轻笑,呵呵两字显得有些讽刺。

        不过,这话听在淦氏宗族的人耳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扬眉吐气的感受,使得年轻人们热血沸腾。

        观众席上,除了掌声,有人甚至吹口哨,打嚄哬以表示此刻激动的心情,用以助威。

        然而,群众的声音虽然洪亮,却没有看到淦天怒的人出场。

        这不由让一皇三族的人皱眉,虽然淦天怒此人有两把刷子,但这架子也太大了点。就算他实力强横,那也得成长起来才算,死了的天才那便不再叫天才。

        东华街的淦氏宗族就不一样了,他们都知道昨天晚上生了什么,据说有四代圣子身陨,那么,淦天怒会不会也在其中?

        人们脸上开始热,带怒,心中有些闷。

        看到淦暮尘没有出现,六太子萧无涯的眉毛皱了皱,他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众老祖宗,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

        淦莫逆作为淦氏宗族兽魂武会的主持,他自然是知道昨夜生了什么事的,也知道淦暮尘去了那里。

        淦莫逆满脸悠闲自在道“呵呵,我族选手淦天怒有事耽搁随后就到,皇族向来天才辈出,不知接下来又会派那个天才上场呢?真是期待啊”

        六太子双目紧闭,默不作声,昨天的那一幕还在他脑中闪烁,柳青谛和王静波打破了游戏规则,使得他的棋局有些乱,需要好好缕缕。

        原本这种乱也不是坏事,对于四族相斗厮杀,他倒是乐见其成得很。

        可是,淦氏宗族却出了一个淦天怒,以简单直接朴实无华的动作,一击败两个半步洞天强者。

        六太子分析着淦暮尘的综合实力,身怀四族战技的两人被同境界的对方一击败北,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六太子身边的灰袍强者道“呵呵,我族自然是不能让作为东道主的你们失望。所以,既然守擂之人未出现,我们也是可以等的”

        作为博弈者,他们自然知道凡事需要耐性,既然对手未现身,此刻派人上擂台自然落了下怀。

        观其气血境界,然后出奇才能制胜。

        萧家作为皇族,主宰着大6上万年,号称同阶不败,又可是冒然之辈。

        他们并非输不起,而是不能输。

        正在此时,东华街方向的墙壁开始扭曲,一个能量门慢慢浮现,最后,一个少年从其中走出。

        淦暮尘身形一闪,人便已到了百丈之外的擂台边缘,他伸手按在那块好称由一皇四族共同打造而成,可以测出虚神之下任何人的修为境界和骨龄的铜钱碑上,上面显示:淦天怒,疑神境,十四。

        和昨天一样,淦暮尘将自己的修为境界控制在了疑神巅峰。

        “我赶时间,别磨磨唧唧的,要打的就快点上来,我还等着吃早餐哩”淦暮尘看都没有去看那柱子上的数字便转身向擂台中间走去。

        他的语气平静,懒撒,甚至有种无所谓的态度,语气中带着不耐烦的味儿,每一字都透出一种不屑和戏虐的味道。

        平静的嚣张。

        时至今日,淦暮尘依旧五行帝经十分好奇,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便是因为夺得圣皇者可以观摩一皇四族的无上经书。

        他自然不需要什么五行帝经,但知己知彼这是治胜之道。

        虽然只是手抄本,但的确值得一观。

        淦氏宗族的观众席上已经沸腾,放到以前,淦天怒三个字对于整个祖地的人们是陌生的,不过,自他昨天一击败两大百泉强者后,淦天怒三个字已经响彻云霄,祖地再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淦暮尘是出场了,但皇族之地久久不见动静。

        淦暮尘抬头向右侧边看去,有些不耐烦出言道“别被我的年纪所限制,要是实在没有人,二十岁也是可以上来的,我全部接着”

        今时今日,淦暮尘心中的对手早就已经不再是同龄人,他期待着与实力旗鼓相当的对手来次酣畅淋漓的厮杀。

        淦暮尘说话的语气和声音虽然随意,但每一个字都露出一种胜券在握有我无敌之势。

        四方寂静,或喜,或乐,或悲,或愁,或恨,或愁仇。

        皇族的方向,墙壁扭曲,一个青衣华丽的少年至其中走出,一步步向擂台迈步而来。

        淦暮尘双眸露出狩猎的光芒,他一眼便看出来人很强,竟然是洞天巅峰之境,但战力绝对直逼登天。

        而且,这个人有些眼熟。

        岁月匆匆,再相遇,以淦暮尘的记忆,竟然差点没认得对方。

        淦暮尘眯起双眼,心中不由露出好奇,当日自己修为与这帮人有所差距,向来都是绕道而行。

        不料,数年匆匆而过,今日会再此相遇。

        人生际遇,竟然巧如谱戏。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93/93050/477454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