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扮仙记 > 第二百零四章 怜惜

第二百零四章 怜惜

  流血不流泪的燕少城主都替乔木脸疼,这女人可真是下得去手,脸都肿成那样了,还下的去手打呢,看的心疼,忍不住低头打量自己这双手,怎么就这么手重呢,往后可得好好地练练手劲儿,别这么没轻没重的,话说女人的皮肤也是太娇贵。

  燕少城主口气软和下来了:“要不要去咱们府上看看。出去走走心情就好了,也不能总在屋子里面猫着。”

  乔木注意到燕阳说这话的时候耳朵根都红了,能够对着自己这张脸还脸红的男人,应该是有些喜欢自己的吧。至少不是喜欢自己这张脸的。

  机会难得,乔木狮子大开口:“嫁给你以后,我住在哪里真的随我挑选。”

  燕阳拍着胸脯保证:“就是本少城主的院子,也随便你折腾。”多大方呀,男人的外院,书房那都是女人止步的。燕少城主都觉得自己对乔木大度的很,就没把他当成平常的女人对待。

  乔木非常痛快的说道:“那就这里好了,反正乔府同少城主府本就相连的,我这小楼暖和的很,搬来搬去的很是不方便,我也不想搬家。”

  燕阳纠结,这也太随便了:“那怎么成。你去少城主府里面挑一所院子,这里不还是你的院子吗。”

  乔木:“怎么不成,乔府就我一人,我嫁哪去,乔府就搬哪去,你刚才不是说随便我折腾,随意我挑选吗。”

  燕阳:“那是少城主府内。”

  乔木:“你去外面问问,谁不知道乔府是少城主府的后院呀。再说了我都嫁给你了,我的院子不就是你的院子吗,既然都是你的院子,那不就是都随便我折腾吗。”

  这话不假,还真有这个传言。

  燕阳瞪眼,就这么点聪明劲,都用在这块了,那能一样吗。到底算他燕少城主娶了人,还是没娶人呀。

  乔木:“大不了咱们把乔府的门牌留着,在外院这里砌道墙,把我的小楼圈到少城主府的院子里面去好了。”

  燕阳看看乔木,这女人真是异想天开,这都能想到。

  乔木看着燕阳一辆鄂坚决立刻揉着自己的脸:‘我脸疼。’

  燕少城主再次把手伸进冰凉的雪水里面给乔木换凉帕子,然后轻轻地敷在脸上,对着乔木:“好吧,我看看,是不是可行。”

  乔木高兴了,还能这么做真是太好了,这样她乔府还是乔府,也不用乔管事同太贵要留一个在乔府看着了。忍不住在燕阳的脸上亲了一口。

  燕少城主脸红:“蠢死了,还敢乱动,也就是本少城主不嫌弃你。”

  乔木也不管这人说什么,该高兴自己的高兴自己的。反正这人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

  得到燕阳的准许,能把自己家安在这里,乔木身心舒爽,突然就觉得脸上受这点伤还是挺值的,想想燕阳在自己的小楼里面同自己过日子,跟她乔家招赘也没区别呀。

  想到给自家爹妈招赘了这么一个傲娇的少城主当姑爷,怎么就有一种暗爽的心情呢。

  当然了这个话最好永远放在心里面,若是让傲娇的燕少城主知道了,在他身上用了招赘这个词,怕是要恼,很恼。

  乔木:“我这院子可好了,冬暖夏凉,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这决定在对没有了。”

  燕阳觉得自己就这么妥协了,特别没有魄力:“我只说看看,如何决定还不一定呢。”

  乔木献媚拍马屁:“嘿嘿,燕少城主什么人呀,一诺千金那都是在磕碜您呢,既然答应了,肯定就是应承我了,是吧。”

  虽然明知道这话说的很假,乔木心里未必就是这么想的,可燕少城主依然心情舒畅,马屁让人拍的怪舒心的。这女人还是有温柔小意的地方的吗。也不是那么太差。

  燕阳:“咳咳,即便是如你所说的一般,也要让人规制一下的,成亲的事情不能太过马虎。”

  乔木就知道这事这就算是板上钉钉子了,燕阳这人傲娇,说出来的话肯定不会落空。

  对婚事上心,认真,乔木更加的满意,乔木跟着点头,一辈子就一次都事情,自然要认真仔细,怎么隆重都不为过的:“全凭少城主的吩咐,婚事肯定不能草率了,您既然准许我住在原来的院子里面,索性我这院子里面的总管就还是乔管事,内院有太贵呢,要怎么做您吩咐他们就好。”

  燕阳挑眉,这女人倒是真够有心眼的,才把居住的问题给磨定了,这就开始给自己的院子安排人手了,照着她这么一说,往后这小楼里面的事情还不是乔木一人说了算,根本就同他燕少城主府没什么瓜葛了。这不是少城主府里面的又设了给小府吗。

  怎么就觉得自己这个少城主,夫婿,老爷们是个过路的,是个赠品呢。两人也没搀和到一块去呀。

  乔木眼巴巴的看着燕阳,难道自己的院子里面还要进来外任指手画脚不成,所以还得继续努力:“少城主尽管放心,成亲是人生大事,乔管事虽然见识小,也知道轻重的。定然不会疏忽了事,而且乔管事年岁大了,能做的事情不多,不过是给我这院子里面张罗张罗而已,即便是丢人也在咱们院子里面捂着呢,不会让少城主府没有脸面的。少城主府如何调度如何排场那不是还有您的管事在呢吗。且我这里能够示人的东西实在不多,不敢随便让人近身。”

  乔木做这个安排,也确实是因为自己院子里面的东西不愿意让太多的人看了去。

  乔木说了这么多,燕阳只听见一句,成亲是人生大事,原来在乔木的心里同他成亲如此重要,对于燕阳这样含蓄的古人来说,这话相当于表白。

  当然了乔木这个不矜持的连亲都随便亲了,表白也不算多大点事,可谁让这是文字上的表达呢,人家少城主就在意这个形式上的东西。行动上的东西比较忽视。

  想到少城主府里面对亲事的准备,燕阳突然就觉得有点愧对乔木,因为据燕赤回馈回来的消息,他们成亲准备的排场还不如他燕少城主的成年礼隆重呢。谁让燕少城主的成年礼一辈子就一次,成亲虽然是大事,可真不是就一次的。

  乔木这点小要求也不是那么不能答应,燕阳:“既然你高兴,就自己安排吧,万事不要委屈了自己就好。”

  乔木:‘多谢少城主,乔管事做事稳妥,婚事上肯定不会出岔子的。’

  想到乔木的性子,一口一个婚事的,可见对这件事情相当的重视的,话说又有哪个女人能不重视成亲大事呢,越想越觉得怠慢了乔木。

  还是要提前把这事同乔木打声招呼的好,燕阳:“那个,我的成年礼同咱们成亲时间隔的不太长。”

  乔木表示这个我知道,你们这里不就是男人成年礼后就要成亲的吗,不然哪有我的事呀。不过奇怪,这人不是一口一个本少城主的吗,今儿吃错药了,往带自称了。

  燕阳摸摸鼻子:“有个事跟你说一声,先是成年礼,再是成亲,时间太仓促了些,内官们怕是忙不开,所以咱们成亲的时候可能不是很隆重。当然了只是比成年礼差点,也不会太委屈你的。不过你放心,本少城主会补偿你的。不会让你觉得委屈。”

  若是真的不会让我觉得委屈,还有今日这番话吗,乔木一张肿脸虽然不好看,不过脑子管用。

  脸残了不是脑子残了,想想也就明白了,人家燕少城主的成年礼一辈子就一次。成亲对比起来就不是多大点事了,谁知道燕老城主那里准备给他儿子娶十个还是八十个媳妇呀。说不定都排着队等着娶呢,啥时候想热闹随时大办一场婚事,不就隆重了吗。

  他乔木算个什么东西呀,成亲,说是叫娶夫人,实际上也不过就是燕氏抬进来一房媳妇。

  好吗,通透了,乔木胸口这口气就堵上了,不过也没多大会,乔木就想明白了,人家燕城主,或者燕少城主从来没说过就娶她一个儿媳妇,或者媳妇。从来都是明明白白的表示,你不过是我儿子夫人中的一个。所以不存在骗婚,欺骗感情一说。

  燕少城主将来的夫人多,在这地方,这个事情,那就是人人共知的。理所应当的。她乔木要把燕阳那是自己的事情,往后燕阳能不能继续成亲,那是要看她乔木的本事的。

  所以这事吧,这时候怪燕阳,还真就怪不上,乔木你也没跟燕少城主打过招呼,娶我就不能娶别人不是。

  现在同燕阳提这个要求,乔木不认为自己有这个分量,两人之间有个屁的感情,人家就一辈子睡你一个女人呀。

  不管男女都要有自知之明。奋斗两年之后,她是不是有这个身份不敢说,不过肯定有试一试的机会。说白了自己的亲事,虽然是不得已,可搏的也是往后这个试一试的机会。成了她乔木留下过日子,不成,不管怎么样都得滚蛋。

  想明白了,不生气了,到底还是意难平,一辈子一次的成亲呢。竟然被人忽略至此。

  看看燕阳,笑的意味深长:“同少城主成亲,乔木不觉得委屈,隆重与否不过是表面上的事情,乔木并不在意,只是少城主不要觉得委屈就好。”叹口气:“乔木让少城主委屈了。”

  燕阳听着怪怪的,这女人心大,怎么说的跟他要嫁人被人怠慢了一样呀。

  乔木心里冷笑,是我一辈子一次的事情,我也能让成为你一辈子一次的事情,委屈也有你陪着,到时候你自己别后悔就成。哼。

  就为了这个也得把自己在燕阳心里地位弄上去,叫你埋汰我,叫你轻慢我。我让你这辈子除了我就成不了亲。后悔一辈子去吧。

  忽略那些怪怪的感觉,燕少城主都感动了,原来乔木也有这么懂事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应该对乔木更好一些:“你放心,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我定然不会让你觉得委屈的。隆重与否不代表本城主对夫人的看重或者轻慢。”真心真意要补偿乔木一些。

  就差说我把你同轻语肯定一样看待。乔木更冷了,听这话的意思,合着往后娶夫人肯定要比自己这次成亲隆重呀,想想将军府的小姐,好吗,好样的燕阳,看我让你这亲怎么成。

  乔木点点头:‘少城主真是有心了。’心里冷笑,你就可着劲的补偿吧,便宜我先占着,吃亏的不定是哪个呢。往日里我好说话,那是我不愿意玩心眼,可这不代表我没心眼。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阳谋。

  乔木打定主意之后,说话越发的温和小意,一点就没让燕阳看出来心里这点念头。憋着劲儿的准备坑一把燕氏父子。

  燕少城主从乔木这里出去的时候脚步都轻飘飘的。就连乔木那张肿脸,在燕少城主眼里都漂亮的闪光,一点难以入眼的情节都没有,完全被乔木的情操给美化了。

  看着神思不属,脚步发飘的少城主,燕赤侍卫再一次的认定乔小姐怕是真的有些妖法,没看到自家少城主三魂都跟少了一魂的样子吗。

  现在看来连这么多年的功夫都转眼就走丢了一半,马步都不扎实了。少城主现在的状况实在是有些危险呀。

  在要不要上前提醒自家少城主之间来回的纠结,就自家少城主这个状态,怕是说了也白说,他这个属下还得被少城主给训斥一番。

  不说吧,又不符合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训练的侍卫准则。一咬牙一跺脚上前两步:“少城主,可是见到了乔小姐。”

  燕阳斜眼过去:“本少城主的夫人,自然是什么时候都方便见的。乔小姐不见的也就是你。”

  怎么听着燕少城主这话都一种炫耀在里面,你不能随便见,我能随便见。

  也不想想,您是什么身份呀,那是少城主,只有您见不见别人的份,哪有人不见您的份,您怎么就好意思说的洋洋得意呢。燕赤侍卫磨牙,特别想说一声,没成亲呢,还不是夫人呢。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90/90965/477095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