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上古卷轴之天际至高王 > 第两百二十二章 谁的命运

第两百二十二章 谁的命运

        萨吉现在有点慌张,西德盖尔给他的任务到现在也没有完成……原因很简单,因为矿被挖完了!自己所能找到的附近矿洞,全部被挖完了,可是还是差了那么一些才能达到那个法阵的要求。

        “大人……我们不会真的被……”

        “闭嘴!”他的亲卫战战兢兢的向他说着,结果话到一半,就被他给呵斥了回去。“再去找!一定还有的!”

        萨吉的心里很是慌张……不是因为别的,就是那个叫做西德盖尔的家伙对自己的命令!他很不明白,为什么哈康大君会赐给那个废物那玩意儿!来自于血脉的威压,让他在面对那个废物的时候提不其丝毫反抗的情绪……

        没有人注意到,矿洞的顶层,一只只小蜘蛛正在往洞外爬着,像是搬家的样子;也没有人注意到,阴暗的角落,一只只雪鼠正在进进出出的往自己的小窝内搬运着食物;更没有人注意到老矿坑内的一处墙壁上,一个灰暗到看不清的法阵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一名士兵看到了墙跟处散落着一块金矿。或许是曾经挖矿的人掉落的,或许是黑暗中被谁当作废物丢到了这里,不过管他呢,这玩意儿现在是自己的了!把他拿出去估计可以熔铸出好几枚金币!

        他左右看了看,还好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不然又要“见者有份”的被分杯羹。缓缓的将手伸向那个金块,他的心里满是激动。

        头顶蜘蛛爬过,蹭落了一大捧灰尘,那些细小的颗粒物缓缓的向他的后脖颈落去……当这个战士马上要碰到金块的时候,一只硕大的雪鼠从暗中窜了出来,把他吓的往后一仰,而后飘落的灰尘被他吸入到了口鼻中……

        “啊嚏!”一个喷嚏,火把的火焰被吹的灼烧到了面前的墙壁。

        在这个战士生命的最后几秒,他看到了一个画在墙上的越来越亮的赤红色法阵……

        “轰隆!”一声巨响,把整个矿洞炸得满是灰尘。

        “怎么了?!”心情极度不爽的萨吉怒吼了一声。

        “大人!这里被炸出了另外一条矿脉!”第一个赶到的战士惊喜的大喊着,这句话在萨吉听来,宛如天籁。

        “快挖!西德盖尔大人等着我们交差呢!”他惊喜得怪叫了一声,带着人往里面走去。

        没有人在意,石块地下的那一具烧焦的尸体,还有烧焦的雪鼠,以及已经血肉模糊的蜘蛛。或许,这就是这个连名字也不被人知道的吸血鬼战士,还有那只蜘蛛,那只雪鼠相交在一起的命运吧……

        佛克瑞斯镇,领主长屋。

        魏旭猛然间从沉睡中惊醒,不是噩梦,就是这么突然的惊醒。刚刚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头滑过,就像……就像有人动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而自己却只是知道有人碰,却不知道是谁,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

        “怎么了老大?”库伊一脸关切的问道。他刚刚推门进来,就看到脸色煞白的魏旭呆滞的坐在床上,难道是之前的战斗中出了什么岔子?

        “没……没什么……做了个噩梦而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为了不让库伊担心,他用噩梦这样的借口给搪塞过去。

        “一个法师居然会做梦?而且还是噩梦?”库伊一脸诧异。自从他成为法师之后,压根就没有做过梦。当然,他也没有听说过有那个法师做梦的,更别说是噩梦了。不过诧异归诧异,他还是相信了魏旭的解释,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别人中招后不被检查出来,即便是有,那也不会在一个士兵的手中。

        “怎么了?”魏旭喝了杯水定定心神,而后看向库伊。

        “石墙修的差不多了,我来找您去看看还有什么疏漏。”库伊一边翻看着魏旭的眼睑舌苔,一边回答到。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给魏旭检查一下。

        “唔……这么快?现在几点?”魏旭对于这个速度很是惊讶。

        “已经是下午七点过一刻了,你整整睡了一天。”库伊如实回答。

        “啊?我居然睡了这么久……”魏旭一边狠狠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快速清醒,一边起身往门外走去。

        “可能是因为昨晚的战斗消耗太大了……”库伊也是亦步亦趋的跟在魏旭的身后……

        西德盖尔的吸血鬼大军营地后,八块巨大的石块堆砌,还有地上刻画的奇怪纹路,以及纹路拐点的一个个黑色灵魂石组成了一个奇怪的法阵。

        “没想到那火焰快要消失了你才给我把法阵弄好……萨吉。”西德盖尔波澜不惊的语气让萨吉整个人噤若寒蝉。

        “大人……我们时间不多了,还是快点开始吧……”南雅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好,开始!你们两个去副阵眼处待命!开始献祭!”西德盖尔好像也不想过多的搭理萨吉,直接转身下了命令。萨吉感激的看了一眼为他解围的南雅,而后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一个个“牲畜”被士兵割开动脉血管丢在法阵的中央,他们的血液沿着刻画好的纹路往四周流去,逐渐填满了整个法阵。

        在鲜血填满的时候,西德盖尔最后上前,往法阵中加了一滴自己的鲜血。瞬间,法阵泛起了蒙蒙的蓝光。一阵阵巨大的吸力从法阵中传出,涌向两边的萨吉和南雅,体内能量的飞速流失让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于此同时,法阵纹路中的血液也是向着八块堆砌起来的石堆涌去。它们向是液体胶一样的从石堆的缝隙进入,让整个石堆逐渐凝结成了一个个的巨石块……

        终于,血液被吸完,八块巨石也是成型。法阵的光亮也是逐渐熄灭,南雅和萨吉直接软倒在地,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咔”一声轻响,这好不容易才浑然天成的巨石块上出现了一道裂缝。西德盖尔对此没有丝毫意外,他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龟裂的巨石块,目光中满是兴奋。

        “咔……”一连串的声音响起,石块上的碎片剥落,露出了里面一只只头生羊角,背负双翼,面色狰狞,四肢着地蹲坐在地上的怪物石雕。

        “成了!哈哈哈哈……”西德盖尔看着面前的雕像发出疯狂的大笑。在这笑声中,那些个石像纷纷炸开,一阵阵刺耳的叫声从中传出……这些石像怪物,复活了!(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79/79140/45113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