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灭世魔帝 > 六四九:赐婚兰陵!俘虏乃术之母!

六四九:赐婚兰陵!俘虏乃术之母!

        要么怀柔,要么出兵镇压。

        两种方案,必须选择一个。

        如今,如果仅仅只是出动几十万大军,那么还在沙言公主的能力范围之类。

        而现在想要消灭兰陵,就已经不是几十万大军能够解决的了,而是需要几百万大军,甚至还要出动强大的空中军团,地面异兽军团。

        这真的超过沙言公主的能力范围了。

        当然,以现在罗刹王族的能量,真的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兰陵。

        但是,那是小罗刹王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不是她沙言公主。

        因为她是女子,不是罗刹王族的继承人。

        想要在她自己能力范围内解决问题,唯一的选择就是怀柔。

        接下来,沙言公主就开始考虑改嫁兰陵的利弊。

        或者不能说改嫁,因为她并没有正式嫁给乃术,仅仅只是名义上的订婚而已。

        就算是嫁过了,在南部蛮荒,改嫁也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女方的身份更加高贵的情形之下。

        利!

        嫁给兰陵之后,肯定能够平息黑魔旗之乱。准确说,是靠着沙言公主自己的力量,去平息了这场祸乱。

        至少沙言公主绝对是这么认为的,在她看来兰陵只是一个卑贱的近人族流亡者而已。当然,他也有非常了不起的地方,比如得到了半人马族群的效忠,必须找到了对付猛犸族的办法。

        但是他依旧是一个卑贱的近人族,就算把他的身份抬高十倍,也配不上她沙言公主。

        所以,沙言公主觉得自己要是嫁给兰陵的话,保证可以平息一切。因为,那样已经超过了兰陵索求的十倍百倍。

        弊!

        一旦沙言公主嫁给兰陵,对她的名声会有巨大的损害。当然这种损害并不是指换男人玷污贞节之类的,而是兰陵毕竟是卑贱的近人族,堂堂罗刹王族公主嫁给一个卑贱的近人族,大概会震惊整个罗刹族领域,甚至整个南部蛮荒吧。

        几乎所有人都会对她沙言公主指指点点,取笑她嫁给一个如此卑贱的兰陵。

        甚至,不仅仅伤害的是沙言公主的名誉,还有罗刹王族的名誉。

        有些人会这样认为,如今的罗刹王族已经这么弱了吗?遇到别人造反搞不定了,就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

        但是,把自己嫁给兰陵的牺牲太大了,带来的损害也太大了。最关键的是,以兰陵的身份还远远没有资格受到这种抬举。

        他的身份和乃术,真的是天差地别。

        乃术不仅仅是黑魔旗的继承人,而且还是火魔尊者的亲外孙,虽然依旧有些配不上沙言公主,但是以她强势的性格,下嫁得到的幸福和主动权更大。

        可是以兰陵的卑贱身份,沙言公主下嫁也太狠了,就算下到泥土里面,兰陵还是配不上她啊。

        虽然在选择夫婿上,沙言公主有很大的主动权,但是她如果真的嫁给兰陵,父亲罗刹王陛下大概会一掌劈死自己吧,会把自己当成罗刹王族的耻辱。

        又要怀柔,但是牺牲又不能太大,那该怎么办?

        自己不嫁,但是却换一个女人嫁给兰陵。

        比如从自己身边挑选一个美貌的侍女,让罗刹王族中的一位远支叔父认她为义女,再稍稍炒作一下她的身份,比如沙言将她认为义妹,对外宣称郡主的口号。

        然后,再把她嫁给兰陵,这应该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安抚兰陵,又可以不用牺牲太大。

        做好了决策之后,沙言公主立刻执行,必须在黑魔城沦陷之前搞定这件事情。

        接下来,沙言公主在脑子里面挑选,应该身边哪一个侍女去嫁给兰陵。

        必须美丽,机智,忠诚,这三个要素,缺一不可。

        足够美丽才能诱惑得了兰陵,而足够机智才能掌握兰陵,足够忠诚就不用说了,可以为自己分忧,成为一个好的女间。

        几乎是一瞬间,沙言公主就想到一个一个名字:玉蝶。

        首先,她是一个超级大美人,而且还是一个近人族,把她嫁给同样是近人族的兰陵,不会引起太多的非议。

        其次,她的武功很高,关键时刻派得上用场。

        而且,她心机非常深,可以应付,甚至掌握男人。

        最后是忠诚,她曾经是一个近人族奴隶,在她十一岁的时候,沙言公主将她从火坑里面救了出来,完全恩同再造。

        如果沙言公主没有救她,此时她已经沦为一个营妓了,每天要接一百个臭烘烘的罗刹族士兵,甚至是蛮族士兵,不到二十五岁,就会被活活弄死。

        现在,她是沙言公主的贴身剑女侍,因为她无比的美丽,所以许多魔旗家族的子弟甚至都向她求婚,走到外面整个罗刹城的人也要巴结她,可以说她的身份几乎不亚于一个魔旗家族的庶女了。

        对,就选择她了。

        “让玉蝶进来!”沙言公主道。

        片刻后,一个穿着绿色紧身绸衣的女子袅袅走了进来。

        果然身如杨柳,面如桃花。

        这等娇柔妩媚,这等婀娜多姿,端是绝色尤物。

        尤其是她的小蛮腰,真是盈盈一握,如蛇如柳。

        在蛮族世界,就算是美人也大多惊胸怒臀,曲线凹凸,很少有玉蝶这样的女人。

        真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

        她的身材曲线不夸张,甚至不惹火,但是真的很婀娜迷人。

        这种杨柳蛮腰,芊芊玉体,看起来仿佛瘦弱,却又充满了力量,真的是一种独一无二的风味。

        尤其她的脸蛋,真真的巴掌小脸,纯正瓜子脸蛋,精致的程度只有在近人族中才能找出来,和人类一般无二。

        而且和罗刹族的大多数近人族女子一样,她也去掉了尾巴,更加像是人类女子了。

        只有尖尖的耳朵,才能看出她是魔族血统。

        在沙言公主府中,玉蝶的魅力是独一无二的。

        “小蝶,乃术输给那个叫着兰陵的近人族了,他已经被我杀了。”沙言公主道。

        玉蝶立刻跪了下来,柔声道:“是!”

        沙言公主杀掉未婚夫乃术,整个公主府都心惊肉跳。

        但是,没有人敢有半句议论,就算在沙言公主面前,玉蝶也不敢有任何表态。

        “兰陵是近人族,你也是近人族,还真是蛮巧的,他一直宣扬,他的近人族部落是所有近人族的祖国。”沙言公主道。

        玉蝶立刻叩首。

        顿时,她杨柳蛮腰,圆翘小臀折出了无比美妙的弧度。

        “公主殿下,身为近人族血脉,是玉蝶的不幸,我无法挑选。但是在精神上,我永远把自己当成一个罗刹族,我梦寐以求都渴望在下辈子成为一个罗刹族。我宁愿做罗刹族的奴隶,也不愿意做一个近人族,请公主殿下明鉴。”玉蝶泣声道。

        “你的心我是知道的。”沙言公主道:“这些年,我待你如何?”

        “恩同再造,超过我父母。”玉蝶道。

        沙言公主道:“如果,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你会去做吗?”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玉蝶道:“甚至公主让我去做事,是我无上的荣耀。”

        沙言公主道:“我需要你嫁给兰陵!”

        这话一出,玉蝶娇躯一颤,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然后,她拼命地磕头,几乎将额头磕破出血。

        “公主殿下,主人,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您可以打我,可以杀我,但是千万不要让我嫁给兰陵。”玉蝶哭道。

        沙言公主皱眉道:“为何?”

        “我好不容易成为了半个罗刹族,而如今却要嫁给一个卑贱的近人族兰陵,这等于毁掉了我现有的一切,我过去十几年的努力全部化为了泡影,我再一次成为了一个卑贱的近人族,那样我真的宁愿去死!”

        沙言公主道:“你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那个兰陵。”

        “是卑贱的近人族兰陵。”玉蝶哭泣道:“我宁愿死,也不嫁。”

        沙言公主道:“你这种想法,我很理解,也很欣慰。但是,如果你嫁给兰陵能够帮到我呢,你愿意去做吗?”

        玉蝶一愕。

        沙言公主道:“一旦让兰陵攻破了黑魔旗,整个罗刹族都会震动。当然,我罗刹王族的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他碾死。但是,那需要我兄长小罗刹王的意志。一旦让太子殿下去镇压兰陵,对我会非常不利。乃术死了,那么镇压兰陵叛乱的责任就落在我的头上,我必须在兰陵攻陷罗刹城之前平息这场叛乱。所以,我需要你嫁给兰陵,现在,你愿意嫁吗?”

        玉蝶精致绝美的脸蛋抬起来,泪水汹涌而出。

        她小脸上的两只大眼睛,如水如梦,如泣如诉,这种委屈真是让铁石心肠见了也会心软的。

        接着,她盈盈拜下,道:“我说过了公主殿下对我恩同再造,为了您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既然是公主殿下需要,那我就嫁给那个卑贱的近人族兰陵。”

        沙言公主柔声道:“苦了你了。”

        玉蝶泣声道:“公主殿下,我的主人。嫁给兰陵之后,我的苦日子会有尽头吗?”

        沙言公主道:“会的,会的。招安只是暂时的手段,等到安抚他之后,我会想办法除掉他,然后再给你挑选一个好的夫婿。”

        玉蝶再一次拜下道:“是!”

        这一幕,或许有些奇怪,近人族在蛮族领域的地位,有那么低吗?

        真有那么低,炎魔帝国之后,近人族一直是蛮族领地的两脚羊。尤其被魔陀帝国灭了之后,无数的近人族逃亡。

        在罗刹城,近人族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奴隶!

        因为近人族的皮肤光滑,长相也比较美丽。

        用一个例子来形容,罗刹族和近人族的关系,就相当于南北战争之前,黑奴和白人的关系。

        当时,一个白人女子就算再落魄,也不会嫁给当时还是奴隶地位的黑人。不管这个黑奴看起来有多么的了不起,而兰陵率攻打黑魔旗领地这件事在罗刹族看来,也相当于十九世纪初的美国白人看黑人造反。

        当然,近人族的容貌上或许要优秀得多。

        但是近人族的弱小无能,在罗刹族看来,是一个更加卑贱的存在。

        ……

        黑魔城!

        黑魔旗主之妻率领的七个魔宗级强者,果然强大无匹。

        兰陵的十三名死亡武士,都是魔武宗师巅峰,距离魔宗只有半步之遥。

        然而,两个打一个都完全不是对手。

        每隔十秒钟,就有一个死亡武士死去。

        这让兰陵非常之惊讶,魔宗和魔武宗师巅峰仅仅一线之隔,战斗力却如此天差地别。

        以二战一,不但完全不是对手,而且几招之内就被杀之。

        当然,此时任何言语也无法形容火凤这边的震撼。

        在她看来,保护兰陵的阵容虽然强大,但完全不是她率领的七个魔宗的对手,轻而易举就可以突破,将兰陵擒获。

        她猜对了一半。

        兰陵这十三个死亡武士,确实不是对手,轻而易举就被杀死了。

        然而……

        刚刚杀死,他们就再一次复活了。

        不断地被杀死,不断地被复活。

        竟然是不死不灭了,太惊人了。

        成为死亡武士的赤厌可汗,独战火凤。

        他的力量远远超过火凤,甚至修为也比之更高,而且他也突破了半人马的瓶颈,可以释放能量攻击。

        然而……

        他毕竟是半人马,是战场上的强者,而不是武斗上的强者。

        虽然武功高于火凤,在战斗上也占据上风,但一下子却很难化成战果。

        这就是战场强者的悲哀,适合战场碾压厮杀,却不适合单打独斗。

        于是,这场乏味而又巅峰的武斗,陷入了僵局!

        赤厌可汗占据上风,却一下子很难彻底击败火凤。

        邪厉可汗的武功明明比对手高,但是发不出能量攻击,反而落入下风。

        火凤身边的七名魔宗级强者占尽上风,轻而易举便将兰陵的死亡武士杀死,然而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复活。

        就这样剑芒划空,拳芒惊爆,厮杀战斗了整整两刻钟,谁也奈何不了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衡。

        然而,火凤体内的魔血能量是会耗尽的。

        而赤厌可汗体内的血脉之力却近乎源源不绝,

        仅仅只是一阵踉跄。

        赤厌可汗身形化作一道闪电,猛地冲上前去,将自己的战刀横在了黑魔旗主火凤的玉颈之下。

        战斗结束。

        堂堂黑魔旗主之妻,火魔尊者之女,正式被俘。

        ……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1/51792/30840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