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灭世魔帝 > 第三十七章:强咬卮宁,香甜之血!

第三十七章:强咬卮宁,香甜之血!

        “郡主殿下,索伦公子来了。”宦官脚不沾地走到马车前面,低声道。

        “进来。”卮宁郡主风轻云淡道。

        兰陵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微微一呆,因为这声音真的很好听,清脆柔软,又带着淡淡的性感,丝毫不像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然后,硕大华贵的马车打开了,兰陵先吸了一口气,按住自己的心脏好一会儿,仿佛要让自己的心跳平息下来,然后才上了车。

        这一幕,被卮宁偷偷瞥到了,顿时她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当然,这一切都是兰陵装的,他在演戏。

        和想象中的并不太一样,马车里面并不是那么富丽堂皇,只是显得典雅简洁。

        卮宁郡主,端坐在软塌上,芊芊玉手拿着一卷书。

        兰陵进入之后,也不行礼,也不坐下,就笔直站在那里,面孔冰冷。

        卮宁朝那宦官道:“你先出去,走远一些,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可是……”宦官望了一眼索伦(兰陵)。

        卮宁道:“这个纨绔手无缚鸡之力,我需要担心什么吗?”

        “是!”那个宦官飘然远去,整个大马车内就只剩下卮宁和兰陵二人。

        ……

        “索伦,你骂我贱人。”卮宁淡淡问道:“你这样骂我,难道就不怕我杀你吗?”

        兰陵脸蛋一阵抽搐,道:“你要害死我,还要谋夺我的基业,难道我连骂一声都不行吗?更何况你……你还欺骗我的感情……”

        说到这里,兰陵的面孔潮红,拼命要压抑内心的激动。

        他依旧在飙演技,他曾经和索宁冰说过,对于卮宁这样的歹毒女人,他知道该怎么应付。

        卮宁心中更加得意,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对自己这么着迷。之前是爱,现在只恨,而很大程度上,恨是更加浓烈的爱。

        “你怎么知道我金票的防伪手段的?”卮宁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兰陵冷笑道,他现在扮演的就是一个被女人伤害的少年,一个劲叛逆就是了。

        卮宁也不再问,淡淡道:“你应该知道,你一旦公开这个技术,你得不到什么,反而会丢了小命的。”

        “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兰陵道,接着他又冷笑道:“放心,我没有那么蠢的。而且我告诉你,不管我还是我姐姐一旦有事,你的金票防伪手段,就会彻底公开。”

        卮宁不置以否笑笑,她已经派人在研究第二套防伪手段了。她拥有世界上最多疑的心,一旦这个防伪技术被人知道,哪怕索伦不会公开,她也不放心再用了。

        然后,马车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卮宁正色道:“索伦,你想要你姐姐活下来吗?”

        “当然。”兰陵道。

        卮宁又道:“你自己想要活下来吗?”

        “废话。”兰陵道。

        卮宁道:“你应该知道,不论是我和卮离殿下,对你家族都没有私怨,仅仅只是你挡住了卮离太子的战略路线,挡住了王国扩张的道路而已。所以,你的天水城肯定保不住的,你找谁都没有用,卮亭公爵也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兰陵面孔一阵抽搐。

        卮宁道:“原本,你是必死无疑的。但是你姐姐的才华,让卮离殿下非常爱惜。之前,他提出了发展海军战略,还有怒浪王国的强国之本,都非常惊艳。而最近,她又看到了国王肯定不同意发展海军的背后原因,是不愿意刺激到炎帝国,不愿意改变韬光养晦的现状。如此智慧,让我们刮目相看。”

        “然后呢?”兰陵冷道。

        卮宁道:“所以,你姐姐可以活下来。你也可以活下来。我们王室借你天水城二十年。”

        兰陵一愕,这件事情他确实毫无所知,但是紧接着他立刻充满了警惕,道:“什么意思?”

        “你姐姐索宁冰成为卮离殿下的女人,她为卮离殿下生下的儿子,未来会成为天水城的主人。”卮宁道。

        这话一出,兰陵的脖颈汗毛瞬间炸了,就如同一只狮子要被人抢走领地和雌狮一般。

        “至于你索伦。”卮宁道:“也可以活下来,但为了保险起见,你不能生育后代,所以要被阉割掉,刚好可以来到我身边做宦官,这不正和你意吗?”

        听到这里,兰陵浑身的鲜血,瞬间就冲上了头顶,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绝美无伦却心如蛇蝎的女子先凌后杀。

        顿时,他傲慢地抬起下巴,望着卮宁道:“女人,你做梦。我兰陵宁可站着生,也不跪着死。”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去。

        “索伦,这是你姐弟最后的机会了。”卮宁道:“要么彻底地跪下投降,要么一无所有地死去。”

        兰陵望着卮宁绝美的面孔,一字一句道:“女人你给我记住,我要么轰轰烈烈而死,要么光明正大地保住我的天水城,绝不苟且偷生。”

        “你用什么保住你的姐姐和你的天水城,用你的嘴巴吗?用你的伶牙俐齿吗?哈哈……”卮宁难得地咯咯娇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兰陵一把上前,捏住她秀气的下巴,张开牙齿狠狠地在卮宁艳丽的红唇上咬了一口。

        无比的柔软,无比的香甜。顿时,又甜又咸的味道涌入兰陵的嘴里。

        而卮宁在嘴唇被兰陵咬住的时候,瞬间完全惊呆了。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她一下子完全反应不过来。

        一直到嘴唇一阵刺痛,她才彻底清醒下来,不敢置信望着前面的索伦。

        他,他竟然敢这样?

        “这才是我的嘴巴,我的伶牙俐齿。”兰陵冷冷道:“你尝到了吗?”

        “你,你找死!”卮宁无比惊怒之下,猛地一掌击了出去。

        顿时,兰陵的身体如同稻草一般飞了出来。不过,卮宁郡主的武功就那么回事,伤得不重。

        但是紧接着,那个宦官瞬间提着他的脖子,飞快跪在卮宁的马车前,道:“郡主,贼子已经拿下,是死是活,请您示下?”

        卮宁用雪白的手绢擦拭嘴角的鲜血,这……这应该算是她的初吻吗?

        这个混蛋,竟然猝不及防地咬了自己。

        她此时完全是彻底的心悸,真的恨不得将索伦碎尸万段。

        而此时,被宦官擒在手中的兰陵,却一直朝着她露出满不在乎的邪魅笑容。

        现在还不能杀他,在毕业大考之前不能杀,在他失去爵位之前不能杀。

        “索伦记住,是你自己找死的,谁也保不住你们的。”卮宁猛地将车门关闭,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她微微张开小嘴,微微大口地喘息着。

        那宦官望着兰陵好一会儿,然后直接将他扔在地上。

        兰陵从地上爬起来,擦拭嘴角的鲜血,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刚才咬吻了卮宁一下,不是他的计划,而是当时确实内心愤怒到极点的过激反应。

        但是,卮宁终究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自己。

        望着那辆低调华丽的马车远去,兰陵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进入了王城学院的院长办公室。

        ……

        这是兰陵第一次见到了简庸侯爵。

        说来,二人的关系真的很复杂很乱,索伦上了他的儿媳妇,给他儿子戴了绿帽子。而简庸院长,又完全站在卮离王子这一边。

        简庸院长的头发已经半白,整整齐齐梳到脑后,他个子很高很瘦,俊雅的面孔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没有等到兰陵开口,简庸院长道:“上次,你让妮雅来找我收回开除你的成命,妮雅威胁我,如果我不照办,他就把简宁的丑闻说出来。于是,我去求见了卮离王子,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了。”

        这话一出,兰陵吓了一大跳。

        “结果卮离王子只是呵呵一笑,然后让我收回开除你的决议。”简庸院长道。

        兰陵目光一缩,关于这一点他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简庸院长道:“一个国王是否英明,对整个国家和臣民,都无比重要。而卮离王子,就是一个英明的君主。”

        兰陵点了点头,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卮离,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他不仅是一个厉害角色,还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主君。

        “卮离王子对索氏家族没有任何恶意,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须这样做,你能了解吗?”简庸院长道:“为了王国的未来,你索氏家族的牺牲,是值得的。”

        兰陵顿时冷笑道:“难道我索氏家族就该死吗?为何你简氏不去牺牲呢?”

        简庸院长道:“我简氏家族,在几十年前就放弃领地了。”

        兰陵笑道:“你简氏家族的领地本就是王室册封的,不过几十里而已。我索氏的领地,是祖宗传下来的,怒浪王国还不存在的时候,我索氏就已经统治天水城了。现在,要让几百年的基业断送在我手中?”

        简庸院长沉默了下来,道:“对此,我非常同情,然而无能为力。”

        兰陵道:“您当然无能为力,但我只是来向您请假的。”

        简庸道:“可以,请假多久都行。不过,你请假要去哪里呢?”

        兰陵道:“请假去练武,希望在两三个月内,能够成为二级武士射手,得到贵族武士勋章。”

        简庸一愕,仿佛兰陵在讲一个很冷的笑话。

        索伦连五十斤的弓都拉不开,二级武士射手,却要拉开二百五十斤的弓,而且命中率要超过八成。

        一个天赋很高的人,从头开始学,至少需要四五年时间才可以成为二级武士射手。而索伦,连启蒙三步都没过,竟然要在三个月内达到,真是一个好冷的笑话啊。

        “准假,但是记得来参加毕业大考。如果没有赶到的话,就视为放弃了。”简庸院长道。

        “当然,我一定会来,否则天水城的数百年基业,就要毁在我的手中了。”兰陵道。

        简庸院长没有再说话,而是充满同情地望着索伦(兰陵)。

        ……

        注:上三江推了,向大家求几张三江票,如果不嫌麻烦的,可以去投几张。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1/51792/28881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