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灭世魔帝 > 第三十四章:卮宁惊诧,兰陵又一手笔

第三十四章:卮宁惊诧,兰陵又一手笔

        对于兰陵的警告,两个债主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当然,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

        作为王城最大的几个金号之一,别说几千金币,几万,几十万金币都见过。

        因为,这个金号有王室背景,每一年王室的相关产业收入,都会进入这家金号。甚至,每年王国的部分赋税,也会进入这家金号。

        尽管,这个掌柜也只是一个管理者,但是钱他见得多了。

        只不过,在计划中索氏家族根本不可能拿出这笔钱来。整个王城能拿出这笔钱的,都不可能借给索氏。

        而且,不管是前往天水城的路,还是前往临海城的路,都已经被人盯上了。索氏家族并没有派人去索汗衣和归行负处借钱,而且时间也来不及了。

        而索宁冰和夜惊羽,更加完全惊呆了。

        她们知道兰陵去青楼筹钱了,因为索伦在青楼的名声很好,所以她们以为兰陵是去找之前索伦的相好们筹钱。但是她们并不看好,因为青楼女子的钱都是命根子,顶多能够借到一千金币就已经了不起了。

        没有想到,真的活生生弄到了四千三百金币。

        这个金号的掌柜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就平静下来,笑道:“如此,那我们便两清了。”

        兰陵道:“我的借据,还有抵押产业的契书副本,都拿来了吗?”。

        “都在这里,请您过目?”那个金号掌柜递了过来,道:“如此,那我们便告辞了。”

        看着二人的背影,兰陵忽然道:“二位家里如果有小孩的话,赶紧送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那个金号老板嘴唇一颤抖,终于噗刺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朝兰陵正色道:“小伯爷,我虽然没有任何爵位,但是替殿下管这么大的一份产业。这么说吧,其他伯爵什么的,在我面前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倒仿佛我是他们的上官一样,你说可笑不?”

        言语中,竟然是完全没有把索伦这个未来的天水伯爵放在眼里。毕竟,他是未来国王的近人嘛。尽管说话口气依旧客气,但里面的鄙夷和嘲讽,已经完全不加掩饰。

        而那个干瘦的赌档老板目光一冷,狞笑道:“至于我们,就是专门为大人物干脏活的。每天站在我门外放哨的,就有两个龙武士,小伯爷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兰陵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人有些时候还不如动物,狐假虎威的狐狸,还知道自己没本事。而人狐假虎威久了,就渐渐把自己当成真的老虎了。

        一胖一瘦两个债主,转身离去。

        此时,索宁冰终于开口问道:“小弟,你……你是怎么赚到这笔钱啊,才两天啊。”

        兰陵道:“卖画。”

        索宁冰道:“什么画?值这么多钱?”

        兰陵道:“我自己画的画。”

        索宁冰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在绘画上,你的领悟力很不错,但……但是只是初学者,还不至于卖画能卖到几千金币的地步啊。”

        兰陵朝她歉意一笑道:“对不起姐姐,我之前跟着你学画是装出来的,就是为了多和你在一起。”

        然后,兰陵走进内室,拿出一幅画。

        这是索宁冰的画像,也是兰蔻的画像。她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这幅画,他已经完成很长时间了,现在才拿出来。

        索宁冰看到这幅画的瞬间,也完全呆了。

        竟……竟如此逼真,就仿佛将人影倒印在上面一般,竟然和真人一模一样。

        这完全是绘画的革命,这种绘画,完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索宁冰充满惊艳地望着兰陵,没有想到他的绘画水准,竟然高超到这种地步,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无人匹敌了。

        “小弟,你的才华,真的要让姐姐也沦陷了,它真的是无价的啊。”索宁冰喃喃自语道。

        从这一句话就能看出,索宁冰的单纯和文艺。

        这画再好,也赚不来几千金币的。

        ……

        卮宁郡主得到金号掌柜的汇报后,顿时惊愕。

        然后,她立刻派人去调查索伦,他是怎么凑到这笔钱了。

        最后,得到了一个让人完全不敢置信的答案。

        索伦卖画,竟然卖了四千多金币?当然,事实上并不是卖画,而是给青楼女子做包装,和推广,是王城十九钗的计划转到了几千金币。

        但是汇报人员来去匆匆,只能先得出卖画这个简单的结论。

        卮宁真的完全呆了,哪怕是王宫内的画师,一幅画也不超过一个金币。索伦靠给妓女画画,竟然赚了几千金币,这……这怎么可能?

        而且索伦的画她看过,因为索伦给她做了不下十幅,是很不错,但也仅此而已。

        “你看到索伦的画了吗?”。卮宁郡主问道。

        “看到了。”那人道。

        “如何?”卮宁郡主问道。

        “鬼斧神工,神乎其技,如同灵魂倒影。”那人道。

        “我不信,就算神仙的画,也不值十个金币。”卮宁郡主斩钉截铁道:“备车,我要亲自去看。”

        半个时辰后,卮宁郡主的马车出现在羽化阁的外面,第一眼就看到了灯光璀璨下的巨大叶小猫画像海报。

        顿时,她也完全惊呆了。

        虽然,这画像上的女人在她眼中无比艳俗。但就单纯这画像,完全称得上是神乎其技,灵魂倒影,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而且,上面的黑网丝袜,还有尖尖的高跟鞋,竟然让她自己心中也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穿上。

        她卮宁郡主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就这绘画造诣,她完全无法望其项背。

        这完全是一次绘画的革命,她真的没有想到,索伦这个败家子,竟然有如此之才华。

        他从天魔山脉回来之后,自己对她出手两回了,竟然全都输了。

        索伦那个败家子,竟然赢了自己两回?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无能纨绔吗?难道自己看走眼了?

        “查清楚了吗?是依蛮蛮这个下贱婊*子在帮索伦做事对吗?”。卮宁问道。

        “是。”旁边的宦官道。

        “明天就动手吧,将这个婊*子送到乞丐窝去。”卮宁淡淡道:“记住,一定不要然她死,要让她怀孕,生下一群乞丐的孩子。”

        “是。”宦官道。

        “还有那个狗屁的艺术委员会,王城十九钗,全部给我弄掉。”卮宁道:“那个叫什么叶小猫的,送去给卮威做礼物吧,但愿这次他能玩久一点,不要两天不到就杀了。”

        “是。”宦官道。

        ……

        晚上,兰陵刚刚睡下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夜惊羽叫醒了。

        走到客厅,有一个宦官坐在那里,索宁冰坐在一边相陪。

        “卮亭公爵,请你去一趟。”见到索伦出来,那宦官收回在索宁冰身上充满怜惜的目光。

        卮亭公爵,目前索氏家族最大的靠山。而兰陵等待这个召唤,已经挺久了。

        在富丽堂皇的公爵府中,兰陵见到了痴肥如球的卮亭公爵。

        “听说你靠卖画,赚了四千多金币?”卮亭公爵问道。

        兰陵一愕,然后点头道:“是。”

        “怎么赚到的?”卮亭问道:“青楼的姑娘都不是傻子,一幅画卖到天上去也不会超过两个金币。”

        “公爵大人英明。”兰陵道:“事实上,这画只是一个媒介,重点在于对青楼女子的全新造型和推广,将她们瞬间捧红,然后身价暴涨几十上百倍。”

        然后,兰陵一五一十,将整个王城十九钗的计划,全部细细说了出来。

        卮亭公爵听完后,顿时哈哈大笑道:“你真不亏是欢场的祖宗啊。这样吧,明天你就让那个叶小猫来我府里一趟,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惹火动人?”

        “是,公爵大人。”兰陵道。

        卮亭道:“去你家的那两个债主,打发了吗?”。

        “已经打发了。”兰陵道:“在下惭愧,差一点就要折损了公爵大人的尊严。”

        接着,兰陵忽然弯腰拜下道:“有一件事情,请公爵大人务必答应。”

        卮亭公爵一皱眉,这纨绔怎么这么不懂事,刚对你有好脸色,就主动开口要求办事?

        兰陵道:“这个艺术委员会,以及接下来的王城十九钗,就请公爵大人多多费心了,以后这个艺术委员会,就投入您的帐下了。”

        这话一出,卮亭一愕。

        他听得出来,这个所谓的艺术委员会和王城十九钗,是一棵小小的摇钱树啊,这几年内都能有大笔收益啊。索伦竟然这么转送给自己了?

        “为何?”卮亭公爵道:“为了你继承爵位的事情,你索氏已经贿赂过我了,不需要再贿赂一次。”

        兰陵道:“这次羽化阁的依蛮蛮帮助了我,等于简介破坏了卮宁郡主的计划。所以卮宁的为人,一定会对蛮蛮下手。所以,就请卮亭公爵庇护这个艺术委员会,还有叶小猫,也请公爵大人一并庇护了。”

        卮亭公爵面色微微一颤,伸出肥厚的大手,拍了拍兰陵的肩膀道:“索伦,你名声不好,今日一见,你这人不错。”

        接着,卮亭公爵道:“立刻去羽化阁,把依蛮蛮和叶小猫请过来。明日我要办宴会,请两位姑娘帮忙撑场子。”

        “是。”那名宦官立刻听命前往。

        兰陵再一次深深拜下道:“多谢公爵大人庇护。”

        卮亭公爵叹息道:“你这个小纨绔,我这个大纨绔,我们也就只能做这种怜香惜玉的事情了。”

        言语间,竟是充满了萧索。

        接着,卮亭公爵道:“对了,你的那两个债主,要不要我让人打杀了,替你出气?”

        兰陵摇头道:“不用了,今天晚上,我就会让他们主子自己亲手将二人杀了。”

        顿时,卮亭惊愕,让卮宁出手杀了这二人?怎么可能?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1/51792/28860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