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互联网骄子(中)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互联网骄子(中)

        此时此刻,马老板在电视机前铁青着脸看李牧的专访,说真心话,他一点也不想看李牧这么嚣张的在全国收割信仰。

        但是,乐淘眼下已经做好了上线前的全部准备,他知道自己物流一战没能伏击李牧,接下来就必须让乐淘在正面战场跟李牧较量,所以他必须要分析李牧在电视机前都说了什么、透露了什么信息、释放了那些讯号,然后再评估他这次专访的社会影响力。

        乐淘既然已经筹备完成,烂在船坞里是不可能的,关键就看什么时候下水,下得早了,可能沾水就沉;下的晚了,可能连第一岛链都冲不破,还谈何星辰大海。

        在看到《面对面》的片头之后,马老板心里有和赵贤良一样的看法,央视真的是李牧亲妈,各种费尽心思为李牧起高台。

        李牧也装的一手好逼,谈吐举止轻松自然,谦逊低调的同时,又处处透着与他这张略显稚嫩的脸所完全不同的霸气与气魄,马老板虽然一万个不愿接受,也必须承认,李牧在这次专访之后,一定会成为全民偶像,个人光环实在是太过于耀眼。

        原本马老板还只是感叹对手的强大,但没想到一扭头的工夫,李牧就又坑了自己一把。

        自己公司旗下三家快递公司故意拖淘宝后腿、试图借此瓦解淘宝品牌日的事情早就被刘镪东在电视上曝光过一次了,现在三个快递公司都在接受调查,自己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结果李牧今天又亲自在电视上补了一刀。

        李牧这一刀比刘镪东捅的狠,两人眼下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今天李牧在电视上说完这话,估计明天有关部门就会更严厉的调查三家快递公司的违规行为。

        马老板在这一刻真是心力交瘁,跟李牧这种人做对手,真的是太痛苦了,他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可以对自己发起攻击,而且他决不放弃任何可以攻击自己的机会。

        就在马老板情绪激动的时候,电视画面中,孙俊益说:“我们聊了这么多品牌日的事情,我个人倒是很想把时间轴再往更久之前推一推。”

        李牧微微点头。

        孙俊益接着说:“互联网在国内兴起没几年,你今年不过才20岁,那你是在多大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的互联网?”

        李牧想了想,说:“15岁左右吧。”

        孙俊益又问:“那是什么样的机会让你接触到互联网的呢?”

        李牧笑着说道:“网吧,其实那个时候在我们老家海州还没真正意义上的网吧,都是开在家庭里的电脑房,一共也就五六台电脑的那种。”

        李牧很想就这个话题多说一些自己的观点,于是便继续说道:“其实即便到现在,国内有家用电脑并且接入互联网的家庭也还是极少数,对于我这种工薪家庭的孩子来说,接触互联网的唯一机会基本上就是网吧了。”

        “以前想上网很不容易,一方面是没什么零花钱,另一方面是还要躲着家长,我爸妈当年把电脑、游戏和互联网视作豺狼虎豹,明令禁止我接触,也幸亏我稍微有些叛逆,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背着他们去网吧上网。”

        孙俊益接过话去,点头说道:“家长对网吧确实是比较紧张和担心的,我想这不光发生在你身上,在绝大部分青少年身上都是一样。”

        李牧点了点头,说:“任何东西都是两面性,我在上小学三年级以前,爸妈担心我过马路不会看车,所以无论多忙,总是要有一个人负责接送我上学放学,但是等我年龄稍大一些,懂得在行走过程中遵守法规、保护自己之后,他们就不再担心我一个人上学放学了。

        汽车是可以要人命的东西,但我十岁之后,我爸妈便觉得,我在它面前拥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

        电脑和互联网只是一部机器和一个虚拟世界,可一直到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爸妈依旧觉得我不能在它们面前保护好自己,从而严格要求我完全与它们隔绝开来,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区别对待,戴着明显的有色眼镜。”

        李牧这一席话,让电视机前所有的青少年感动的泪眼摩挲,也同样让所有的家长心中第一次对自己的观点和做法产生了怀疑。

        这时,李牧又说:“我不否认电脑和互联网存在一些负面的信息,但是更不可否认的是它自身对人类社会无与伦比的贡献与价值,如果所有的家长都在这个方面对青少年矫枉过正的话,那反而会扼杀华夏年轻一代对互联网的热情,从而扼杀整个华夏互联网的发展进程。”

        “如果没有互联网,或者如果我没有接触到互联网,很可能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而是坐在清华、燕大的校园里一门心思的读书。”

        “我花着父母拼命赚来的钱在校园里平庸的度过四年,四年之后我从学校毕业,考上一个公务员或者进了某家国企,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

        “帮助百万学生的3321可能不会有。”

        “牧野科技可能不会有。”

        “支付宝可能不会有。”

        “淘宝网可能也不会有……”

        说到这里,李牧情绪稍稍有些激动,继续慷慨激昂的说:“到了那个时候,大家今天关注的这个‘李牧’,可能人到中年还在燕京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里为了生计而劳苦奔波着。”

        “到了那个时候,可能他即便再努力,也无法在燕京这个国际大都市里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砖片瓦。”

        “到了那个时候,随着年龄的增加,他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颓废也越来越蹉跎,直到最后被岁月磨平了棱角,让年华腐蚀了心气,心甘情愿变成了社会中无数麻木群体里的一员。”

        “到了那个时候,哪还有什么所谓的‘互联网骄子’?或许在某个喝多酒的夜晚,这段虚妄的光环会在他的梦中昙花一现,让他在梦里的一时半刻寻找到那么一丁点成功的感觉,醒来后才发现,梦里的一切不过只是风中的尘埃,让人醒来后却更痛苦的南柯一梦罢了!”

        说完这一席话,李牧的表情中带着一种让人揣测不透、与他的年龄并不相符的忧郁。

        在他的对面,年纪与经历都长他许多的孙俊益,却被李牧这一席话震惊的,在镜头前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无数人坐在电视机前如孙俊益一样被深深震撼,李牧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同那夏日狂暴的炸雷,在他们的心头反复不停的轰然作响!

        即便是当初在现场已经被李牧如此震撼过一次的蔚澜,此刻也坐在榻榻米上、紧抱着自己的双腿,精巧的下巴抵在双膝之间悄然流泪。

        电视机旁,一台录影机的绿色指示灯在不停闪烁,这是蔚澜在节目开始前就提前准备好的,她想把李牧的采访录下来,如果央视没有把当天的这一段剪掉、如果将来有一天有合适的机会,她会把整个录影给李牧重放一遍,然后在这个时候按下暂停键,告诉他,自己就是从这一刻如飞蛾扑火般全身心爱上他的……

        而全国的观众此刻并没有一个遥控器。

        短暂的停顿之后,不顾他们心底的极度震撼,电视里的孙俊益轻叹一声,开口说道:“你这一席话,倒是让我惭愧不已,在今天之前,我和你话里描述的那些家长一样,把互联网视作豺狼虎豹,不愿让孩子接触,看来我们这些家长的思想观念还是太僵化了。”

        李牧点了点头,自己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开口道:“互联网无疑会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重大革新,我个人希望社会能够正视互联网的作用,能够在互联网的初级阶段就意识到它未来的潜力,从而改变大家对互联网的固有认知,加大我们对互联网软硬件的投入,而我自己,也愿意为了推动华夏互联网的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李牧希望能够唤醒人们对互联网的重视,一部分确实是出于私心,他希望互联网蓬勃快速发展、网民群体飞速增长,这样自己的企业和产品未来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大,但是更多的是他对互联网的那一份热爱和使命感。

        华夏互联网在2010年之后,陆续出现了几个堪称世界级的互联网企业,腾训和阿里都是2000亿美元市值的庞然大物,但是这两家公司无一不是依靠华夏巨大的人口红利而崛起的,在国际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并不算大。

        腾训的两款核心产品,最大的服务对象就是承载着国人与国人之间的联系,或者说是华人与华人的联系,再高一点说,是其他国家的人与华人的联系,但是,其他国家与其他国家的人之间的联系,会采用它的产品作为解决方案吗?不会。

        马老板因为涉足了中小型企业的b2b市场,又最大程度的享受了wto的红利,所以才能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较大的影响力,但是根源还是要依托华夏市场和人口,他要把华夏人造的东西卖给华夏人,又要把华夏人造的东西卖给其他国家的人口,再后来,又希望能把其他国家的东西卖给华夏人,他玩这个早就是炉火纯青了。

        但是,让他真正做一个世界型企业,把其他国家造的东西,卖给其他国家的人试一试?在这一点上,他永远也敌不过亚马逊,而且他很聪明,也从不试图做这样的尝试。

        可是,李牧和他们不一样,他想尝试,而且他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但是他一个人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他想让华夏的互联网企业真正走出去,首先就需要让华夏拥有更庞大更先进的互联网土壤,如果国内的互联网企业等到2005年之后再追赶,基本上就只能拾人牙慧了。

        他想让华夏的互联网行业,从2002年开始逆袭全世界!

        (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0/50213/4750148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