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二十一章 抽抽的痛

第二十一章 抽抽的痛

李牧虽然一直只是个音乐爱好者,大学时弹吉他组乐队也只能算是业余,但他好歹也是一个非常认真而且浸淫多年的爱好者,国内外各种歌手、乐队以及风格,他基本上都有涉猎而且能区分的非常清楚。

        一般来说,一个乐队就算还只是在模仿别人的阶段,也不应该是什么歌、什么风格都尝试一点,这样一来,和酒吧驻场乐队没什么区别,真正想做好乐队的,首先需要给自己设定一个风格,然后是拼命汲取这种风格里的养分,最后就算是翻唱其他人的歌,也能玩出自己的风格来。

        可是,张克轩他们玩的这种,实在是没什么新意。

        “那你有什么建议吗?”张克轩挠了挠头,脸上有些挂不住。

        李牧耸了耸肩膀,笑呵呵的说道:“你们如果想好好玩,大家应该先把乐器放下,开会讨论一下大家所倾向的风格和路线,然后大家一齐往那条路上努力。”

        说着,李牧又有些不留情面的说:“如果你们只是随便玩玩,国内外什么风格都试一试,倒也好办,反正你们这出去到路口就有演艺酒吧,晚上可以去那边驻场。”

        这年头,金陵的消费水平,驻场乐队四个人,一晚上唱一两个小时,最多也就是四百块钱。

        可他们四个,都是实打实的富二代,谁会瞧得上这点钱?而且,对他们来说,去酒吧演出是很Low的事情。

        四个人虽然脸色都不太好看,但奈何李牧说的是事实,满满的都是道理,四人就算是心里日了狗,嘴上也反驳不了。

        另一个吉他手就说道:“嘿,小兄弟,你不是自己写歌吗?正好,去录音棚给咱们展示展示?”

        贝斯手和鼓手也是一脸怂恿,那鼓手语气怪异的说道:“就是,展示展示,也让咱们见见世面,嘴炮谁他妈不会玩。这年头,会做饭的没几个,是个人都是美食家。”

        李牧看着那个埋藏在大堆镲片里的鼓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他们都不是很服气啊,本来就很屎嘛,我本来也不想评价,是你们问的嘛,问了又不让说实话,你们富二代都这么虚伪吗?

        随即,李牧只问了那鼓手一句话:“哥们,你这套设备绝对牛逼,顶级的没话说。”

        话音刚落,李牧看出对方脸上的一丝得意,紧接着话锋一转:“踩镲就不说了,是架子鼓都要有,可你光是镲片就弄了16、17、18寸,整整三张,还有水镲、叮叮、甚至中国镲,但我看你们排了三首歌,这其中,除了踩镲和一张离你最近的,其他五张镲片,你一下都没碰,请问你是什么心理?打鼓还是炫富?”

        “你……”那鼓手本以为李牧是恭维自己,可听到最后几乎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是,玩音乐的都有这种心态,别管技术好不好,先把设备尽可能的凑齐全,尤其是有俩钱儿的,更是得瑟不行,恨不得把能买的都买了,但真正能用到的,少之又少,他摆出这么多镲片来,也是为了一个视觉上的牛逼,至于他的技术,根本玩不过来。

        张克轩这回不敢轻视李牧了,别看人家年纪不大,但眼睛和嘴可是真毒,真牛逼还是装牛逼,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损人不带脏字儿,先捧后摔这手段狠着呢。

        于是张克轩便打圆场道:“李牧,没想到你是个行家,走吧,咱们去录音棚。”

        李牧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那就去吧。”

        反正来都来了,许你们有钱人装逼,就不许我这个吊丝装装了?

        一进录音棚,李牧便发现这里的设备比外面还要专业、还要牛叉,录音棚分了两间,都在隔音玻璃门后面,一间录人声用的,一间录架子鼓以及其他需要音箱拾音的乐器用的。

        还有一把的原生电箱吉他,通俗点说,可以理解为能插电输出的木吉他,这牌子的吉他,顶级货至少几万块,真尼玛有钱。

        张克轩带着李牧以及众人进了录音棚的外间,便对李牧说道:“你看下吧,这里的设备你都可以用,如果你需要其他乐器跟你配,我们也可以帮忙。”

        “不用麻烦了。”李牧心想着,不就是给陈婉录一首《斑马斑马》吗,没那么麻烦,这么好的木吉他,这么好的麦克风以及调音设备,已经非常足够了。

        于是李牧便道:“我就直接弹唱录就行了。”

        “业余。”鼓手撇了撇嘴:“人声要单独录,你弹唱的时候,吉他的声音也会被人声麦克捕捉到一部分,效果就会变差。”

        “你说的没错。”李牧点了点头,反问:“这跟你不用那五张镲片的性质差不多,技术水平又没那么专业,设备手段整这么专业有什么用呢?”

        “我艹……”鼓手几乎火了,张克轩急忙冲他使了个眼色,对李牧说道:“你觉得合适就行,来,咱们开始。”

        李牧也就抱着玩票的心态,把吉他接入设备,调整好麦克风,外面张克轩也打出了OK的手势,设备都搞定,可以随时开始。

        于是,李牧便弹起了《斑马斑马》的前奏。

        几个哥们原本还觉得李牧这年纪,写不出什么好原创,可简单悠扬指弹前奏一出,几人立刻色变,别的不说,这旋律线、这吉他编曲就有一定功底,这种功底不是会弹吉他,而是有真正的编曲功底。

        当李牧开口唱出第一句的时候,张克轩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开,虽然他还没听出个所以然,不知道这歌到底要唱什么,但只是李牧略带沙哑的嗓音搭配着歌曲的旋律以及吉他那完美的音色,就已经足够让他惊叹了。

        陈婉早在前奏响起的那一刻就迷醉其中了,在李牧家里的时候,他那把吉他还是逊色了不少,再加上没有专业设备,音场氛围比现在要差出十万八千里,这里毕竟是顶级的设备啊!这样听这首歌,整个人几乎都要融入到那音符之中了。

        李牧这首歌一气呵成,嗓音和弹奏都没有出现错误,这一遍他个人已经非常满意,便站起身来,推开隔音门,对张克轩说道:“我觉得这应该就可以了吧,小样嘛,没必要太精益求精。”

        张克轩如同看怪物一样看着李牧,那个鼓手……那个鼓手已经脸红了。

        陈婉感觉整个人仿佛刚从一场别样的淡淡忧伤中回过神来,这应该就是音乐的魅力了,制造一个氛围,把你骗进来,再把你内心深处相似的感情也掏出来,让你在一曲之后,仿佛被歌曲掏空了一般。

        回过神来的陈婉激动的拍动双手:“唱的太棒了,实在太棒了!”

        张克轩也觉得没脸,人家才十八岁,原创就已经玩的这么牛逼了,可自己都二十四了,一首完整的歌都还没写出来。

        一想到这,张克轩的心里就抽抽的痛。

        就在前几天,他还憋着一股劲想写一首诉说愤青对社会不满的歌曲,也没办法,这年头玩摇滚的都是九成这调调也不奇怪。

        关键是,张克轩只是个业余选手,没闹明白大多数人写歌都是先作曲后填词,但他不懂,于是他就想先写一首漂亮的、有反叛与批判精神的歌词出来,歌名就叫《妈妈,请快些带我回家》。

        构思中的歌词大意就是:作者受够了社会的不公、受够了世间的冷漠,希望妈妈能够带自己回家,远离这些肮脏。

        可倒霉的是,歌词就写了两句,然后就憋不出来了,紧接着张克轩他妈偶然看见这歌词的草稿,气的大骂:“你还让老娘快些带你回家?你自己三天两头不着家,老娘找你都找不到!你们玩摇滚的都爱这么睁眼说瞎话吗?”

        得了,本来就卡着壳呢,被他妈这么一骂,彻底放弃了。

        此时,李牧眼看这乐队四个人都不说话,不由问道:“能放一遍让我听听吗?”

        张克轩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行行行,等着啊。”

        听了重放,不但其他五人满意,李牧自己也很满意,对陈婉说道:“婉姐,这么着也可以了吧?”

        “嗯嗯,完美!”陈婉对李牧何止是个崇拜了。

        “行了,收工,麻烦张哥给剪一下拷出来吧,不用做后期了。”

        张克轩犹豫半晌,试探性问道:“李牧,你……你还有其他原创吗?”;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0/50213/26390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