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六章 从长计议

第六章 从长计议

游戏是互联网一个必不可少的大板块,尤其是网络游戏,从2000年开始就已经在国内初现端倪,而且一上来就比较红火。

        现在最火的网络游戏,应该还是《石器时代》,不过今年年底开始,陈天乔凭借一款韩国三流网游,很短的时间就在国内缔造了一个网游的巅峰,没几年的功夫竟然成为了华夏首富。

        话说那个让他赚取了身价亿万的网游《传奇》,现在应该开始做上线前的测试了吧?

        李牧当年也是个传奇迷,大学开学没多久,他在同学的介绍下开始接触《传奇》,一下子就被这款游戏迷上了,上大学之后的学业并不紧张,他也经常和室友一起玩,一个战士号一直玩到05年大学毕业,后来因为外挂实在太猖獗,许多玩《传奇》的老朋友都放弃了,李牧也就不再玩了。

        现在想来,《传奇》那种漏洞百出的游戏,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找BUG刷钱、刷东西,甚至编写外挂,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而且,这东西是非常有利润空间的。

        只是,此时此刻,《传奇》应该还没有上线,如果没记错,上线是九月份的事情,经历了两个月的免费阶段,《传奇》真正开始收费,大概是今年11月到12月才开始。

        李牧仔细回想了一下,《传奇》的真正火爆,其实还要等今年年底,而且,《传奇》的第一款外挂,貌似也是今年11月才出现的。

        印象中那所谓的第一款外挂,其实只有免蜡一个功能,说白了就是自动开视野,玩家不需要再买蜡烛,但即便只是如此微弱的一个功能,在短时间内的普及率也几乎达到了九成以上,由此可见,传奇玩家对外挂的需求是极其强大的!

        只不过,想靠着《传奇》赚钱,还要耐心再等上几个月,可是眼下正火的《石器时代》,对李牧来说是一个机会。

        和《传奇》、《奇迹MU》一样,《石器时代》也是外挂极其泛滥的一款游戏,当年李牧看过一则新闻,一个名叫“阿贝外挂”的外挂工作室,靠着经营《石器时代》的外挂,一两年的时间内,创造了一条价值千万元的产业链。

        “阿贝外挂”的人再厉害,他们也只是当代的程序员,而自己,有后世的眼光、后世的技术,自己只要找准游戏玩家的需求点,那么赚钱绝对是分分钟的事情。

        被陈婉这么一提点,李牧瞬间便想出了赚快钱的方法,那就是做外挂。

        而且,这个办法的可行性非常之高,也是出于心情激动,他才下意识的握住了陈婉的手。

        此时的陈婉被李牧这么握着,心底有些慌乱,虽然年纪大了李牧三岁,但要论起跟异性接触的经验,陈婉几乎为零,跟李牧这种好歹处过几个女朋友,而且至少都通杀过的老男人是没法比的。

        可李牧是真心感谢陈婉的提醒,游戏这两个字,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打醒了自己。

        自己是十余年的互联网人,一直坚信一个理念:最能刺激男性网民虚拟消费的永远只有两样,一个是色晴,另一个,就是游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与淘宝那种以钱换物的电子商务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做外挂绝对是一条赚快钱的财路!

        李爸见李牧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占人家女孩子便宜,不由咳嗽两声,也是觉得面上无光,自己这个儿子,手段还是嫩了不少啊!

        李牧这才收回手来,为了掩饰心里的尴尬,一边做着打键盘的姿势,一边道:“电脑能做的除了上网和玩游戏,还有很多。”

        陈婉点点头:“电脑确实能做很多事情,不过我们只学了简单的计算机使用,你如果对计算机感兴趣,大学可以报考相关专业啊。”

        “嗯。”李牧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心里已经开始推敲起眼前的游戏与外挂市场。

        《石器时代》现在已经运营的半年,商业化的外挂也已经出现,不过,李牧有把握,以自己的实力,眼下靠《石器时代》赚点钱也不是没有机会。

        先用石器时代给自己积攒一些资本,这样的话,等到九月底,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开发出传奇的商业外挂,在《传奇》这个超级网游商业化之前,就抢占先机,这是今年大赚一笔的好机会。

        心里有了方向,李牧也就轻松多了,与陈婉聊了半天,旁敲侧击了一些她的情况。

        陈婉是沪市复旦大学新闻专业大三的学生,开学升大四,家里在海州做生意,独生女。

        至于是否单身,李牧只用一句话就套了出来:“婉姐这么漂亮,肯定是复旦大学的校花没跑了,男朋友肯定也是校草级别的吧?”

        “我不是什么校花,也没有男朋友。”

        李牧眨眼一笑,表情里带着几分贱兮兮的模样,陈婉这才意识到他是在套自己的话、打听自己的感情情况,心里大呼,这小子简直太贼了。

        李牧心里思绪翻滚,怪不得陈婉后世会成为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原来是学新闻专业的。

        至于她的家庭情况,虽然她没有说的很详细,但估摸着家里的生意规模不小,到2015年他父亲因为非法集资被判刑的时候,涉案金额就已经达到了好几十亿人民币。

        现在的李牧,口袋里只有十块钱,也没有真正的实力去改变陈婉的生命轨迹,不过他还有足够长的时间,可以从长计议。

        吃完饭,陈婉执意要打车送李牧一家三口回家,不过李牧拒绝了。

        他不想再麻烦陈婉,就借口四个人坐着太挤,拦下一辆车,说什么也要让陈婉先上。

        陈婉无奈,临别前专门要走了李牧家里的座机电话,说以后有时间找他玩,李牧爽快的给了,其实他早就打算,走的时候得问陈婉要个电话,自己不能跟她断了联系。

        李牧说完自家座机,刚想要陈婉的号码,只见陈婉掏出一个小小的记事本,从中间抽出一支迷你圆珠笔,在纸上给李牧写下了一串数字。

        “这是姐姐的手机号,没事给我电话,最近这段时间我都在海州。”

        “好的。”李牧接过电话,小心的装进口袋。

        陈婉走了之后,李爸才又拦了一辆车。

        回家的路上,妈妈和李牧坐在后排,她握着李牧的手,心有余悸的说:“今天妈接到电话的时候,快被吓出心脏病了,幸亏你人没事……”

        “是啊。”李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头说道:“这次是不幸中的万幸,以后出门一定要小心点。”

        李牧点头如捣蒜,心中满是温情。;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0/50213/2638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