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章 完美发挥

第三章 完美发挥

英语、语文考试,与其他理科考试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后者永远只考课本里教过的内容,但前者经常会出现超前考试。

        比如语文考试会出现没学过的文言文甚至阅读理解题,来考验考生的理解水平,英语考试则会出现一些没学过的词汇、语法,这个时候,要么靠超前学习来应对,要么靠过人的理解能力去推测,如果只考课本里的内容,那么语言科目就变成死记硬背了。

        正因为混杂了许多超前的、课本里没有的知识点,又有“作文”这个深受阅卷老师主观影响的大题,所以语文、英语都很少有满分出现。

        面对这样一张英语试卷,李牧可以不装逼的说一句,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考过及格线,运气好的话,没准能考到120以上。

        很快,教室拐角的大喇叭开始响起英语听力考试的录音,李牧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听力题不容漏听错听,只要听力搞定,剩下的卷面就简单多了。

        高考英语听力对现在的李牧来说,真的简单到可以用碾压二字来形容,他口语不敢说多牛逼、多地道,但这么多年苦学英语,又痴迷好莱坞大片与美剧,他早就做到看英语片不需要字幕的水平了。

        故此,听力全部结束的那一刻,李牧在心里说了两个字:妥了!

        听力一共就三十分,他有绝对的把握全部拿下。

        紧接着,李牧开始做单选题。

        150分的试卷,其中有115分的题目类型都是选择题,只不过选择题又分为了听力、单选、完形填空、阅读理解等几个大类,对任何一个考过高考四六级的人来说,这样的试卷都属于小儿科。

        和大部分参加工作的中年人不同的是,李牧的英语在毕业之后非但没有丢掉,反而演变成了他的一种必备技能,所以他现在的英语水平正处在自己的巅峰状态。

        115分的选择题全部做下来,李牧觉得如果被扣超过三分,自己都愧对苍天。

        最后35分里,10分的短文改错是标准的送分题,25分的作文题目很有时代特色,2001年华夏民众都在关注两件事,一个是燕京申奥成功,一个是国足出线,尤其是前者,更是举国关注,如果没记错的话,申奥成功是在高考之后的事情了,所以这篇作文题目是:如果你是一名申奥工作者,你会如何向世界介绍燕京奥运?

        2001年7月中旬之前,华夏的百年奥运梦想还一直都只是梦想,李牧干脆就用后世的经验,简单扼要的阐述了华夏人民对奥林匹克的无比热忱与期待,更是将开放的燕京做了一番大气的描绘,尤其是重点介绍了燕京的历史、文化、包容以及发展。

        最后,李牧甚至把05年才会公布的08年奥运主题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也给原话搬了出来,成了自己的原创。

        两个小时的英语考试,李牧在一个小时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答完,他埋头奋笔疾书的时候,那个姓王的男老师双眼一直就没离开过李牧,他心里憋着火,想抓李牧一点把柄,最好是能抓他作弊,或者找到合适的把柄诬陷他作弊,那样的话就能大大的报刚才一箭之仇。

        可是,他盯了一个小时,却失望的发现,李牧除了低头答卷之外,什么都不做,双手一直在桌面上,一手支撑,一手答卷,甚至双目都不曾离开过卷面哪怕一瞬间。

        李牧答完试卷之后快速的仔细检查两遍,确定检查不到任何问题之后,才在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的时候起身交卷。

        李牧以修罗一般的模样杀进考场,一句话把找茬的监考老师震慑的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而且,短短七十五分钟就潇洒的交卷走人,在其他考生看来,这种气势,是何等的装逼!

        李牧自信这次考试的发挥非常完美,想来120分是绝对跑不掉的,再多的话李牧也不敢确定,只能等过两天到学校参考正确答案估估分数,没准还能更高。

        出了考场,李牧到卫生间里去洗了把脸,虽说衣服还都湿漉漉的,但脸洗干净之后,人也就不显得那么狼狈了。

        外面此刻雨已经停了,李牧走出五中的教学楼,忽然一拍脑门。

        自行车没了,应该还留在事故现场…

        没了自行车,自己这模样坐公交也不合适,看来也只能打车回家了。

        李牧摸了摸口袋,万幸,还有一张潮湿的十元票子,先回家再说吧。

        出了校门,李牧正准备拦一辆出租回家,这时一个女人忽然紧张无比的冲了过来:“李牧?”

        李牧侧眼一看,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人,再一看,这不就是撞自己那个肇事司机陈婉吗!她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你没事吧?”陈婉此刻紧张的心终于松下来些许,急促的说道:“你刚才跑的太急,我只好回去找你的自行车,幸亏你的自行车上有车牌,我找到你们学校领导,这才查到你的资料,我跑来这找你,保安又死活不让我进去,快把我急死了!”

        李牧怔了怔:“自行车还有车牌?”

        李牧没反应过来,陈婉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块塑料牌子,上面写着:“海州一中NO.1307。”

        看到这个,李牧才明白过来,这是高中时安在自行车前把手上的牌子,当年进学校、进车棚都要凭牌,而且牌子都是在学校做过登记的,陈婉去一中用这个查到自己也不难。

        “我已经打电话到你爸妈工作的西岭煤矿了,要不你先跟我去趟医院,再做个检查吧。”

        “不用了大姐,我真没事。”

        “没事也不是你说的算,是医生说的算啊!”陈婉的神情关切而又焦灼。

        既然她如此坚持,李牧便说:“那行,我等我爸妈到了,就跟他们一起去医院。”

        “那怎么行!”陈婉脱口道:“万一有问题经不起耽误,我跟你爸妈说过了,会来考场找你、带你去医院,而且给他们留了我的手机号,他们到了市里会给我打电话的。”

        说着,陈婉又道:“西岭煤矿离市里这么远,坐车又不方便,他们一时半会哪能赶得过来。”

        这话倒是不假。

        李牧的爸妈工作的西岭煤矿,在距离市内三十多公里的乡下,根本不可能有出租车,而且这个年月,国道的路况还不如十几年后的县道,车速慢的很,平时爸妈光是通勤的车程都要一个多小时。

        看陈婉这架势,自己不去医院她是肯定不会答应,李牧正好也有心借这个机会跟陈婉熟识一下,毕竟自己心里对她一直充满感激。

        眼下自己的家境并不好,父母所在的西岭煤矿已经有好几十年历史,几近枯竭,不停的有工人下岗,父母现在的月收入加一起应该也就一千几百块,只能说是普通家庭。

        年底父母双双下岗之后,家里的经济一下子就拮据了许多,每月两百多的下岗工资,逼得爸妈到处打工。

        当初两人打工的事情,一直瞒着刚上大学的李牧,要不是有陈婉的资助,以当时父母的收入,李牧也不可能读完大学。

        无论如何,自己都该报答她。

        她的意外去世是2015年,自己还有十几年的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和她认识,再慢慢想办法让她避免重蹈覆辙。

        “好吧,我跟你去医院。”;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0/50213/2638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