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章 惨烈的重生

第一章 惨烈的重生

2001年7月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如瓢泼一般卖力的冲刷着整个海州市。

        措手不及的路人纷纷躲到路边寻找一尺屋檐避雨,街道上除了汽车和零星打着雨伞的行人之外,还有一个浑身泥水的少年,顶着暴雨狼狈的在大雨中狂奔。

        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一个塑料的透明档案袋,其中放着圆珠笔、铅笔、橡皮等文具,还有一张高考准考证与身份证。

        少年名叫李牧,此时他的左侧额头正在不断向外渗出血液,即便如此,他还在疯了一般的狂奔,如此疯狂的模样让路人纷纷侧目。

        此时,李牧的嘴里暗暗感叹:“重生之后还是没躲开被车撞,早重生十分钟也行啊!”

        半小时前,骑着自行车去参加高考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的李牧,在过人行道的时候被一辆轿车撞了,整个人也昏了过去,救护车赶到匆忙把他送往医院,没想到,救护车还没到医院,李牧就醒了。

        只是,醒来后的李牧,已经不是之前被撞的那个少年了,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此刻醒来的,却是十五年后的李牧。

        重生前的李牧正在加班写代码,写着写着好像天就黑了,然后自己就如同熟睡过去一般失去知觉,再醒来时就已经躺在了救护车上。

        醒了好几分钟之后,李牧才确定自己重生了,而在他记忆中,今天发生的这场车祸改变了自己一生。

        今天下午三点钟,是高考的英语考试,也是高考的最后一门科目。

        李牧上辈子被车撞了之后,并没有像今天这次一样醒的这么快,上辈子他醒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时间是下午三点十五分,英语考试已经开始十五分钟。

        他当时不顾医生以及那个美女肇事司机的反对,坚决要到考场考试,最后医生简单查明伤势没有大碍,和交警以及肇事女司机一起,乘坐救护车把李牧送回了考场。

        抵达考场时,李牧已经晚了35分钟,按照规定,超过半小时就没有资格入场,但由于李牧情况特殊,又有交警和医生担保,李牧才得以进入考场,但那个时候,英语考试的听力部分已经差不多快完了。

        那时候的李牧心理素质并不好,加上耽误了听力部分,他那场考试的发挥非常糟糕,英语只考了49分。

        由于英语拉分严重,李牧这次高考,总分考了535分,与一本线差了5分,最后只能报了一家省内的二本理工学院。

        上辈子,自己的父母,以及那个肇事女司机,都希望自己能够复读一年,肇事女司机甚至愿意额外补贴李牧复读的所有费用,但李牧考虑到当时的家庭情况,想早些毕业、工作赚钱,所以放弃了复读。

        后来,李牧就没再见过那个女司机,一直到2015年,自己在燕京做北漂时,父母忽然电话让自己赶回家,带着自己参加了一场葬礼。

        那时候他才知道,去世的就是那个当年撞了自己的年轻女人,名叫陈婉,生前曾是当时是本省电视台一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虽然不算大火,但在本省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

        爸妈也是那时才告诉自己,当年陈婉在撞了自己之后,悄悄出了自己大学四年的学杂费,出于遵照对方的意愿,爸妈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至于她的死亡,也让人唏嘘感慨:先是父亲因非法集资被判死缓,而后丈夫又配资炒股,在股灾中赔光了所有家产人间蒸发,当地一家无良媒体对她的事情进行了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对她的打击极大,她借酒消愁,意外死于酒精中毒。

        李牧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对这个女人一直心生感激,所以刚才他不顾一切从救护车里跑下来时,还不忘回头对车里那个正要追出来的漂亮女人说:“你别跟着了,这事不怪你,以后千万记得,别乱炒股!”

        李牧上辈子就没怪过她,现在就更不会怪她了。

        至于她在十几年后才会发生的悲剧,李牧暂时也没有办法提醒她更多。

        手上的电子手表显示,现在是下午两点五十分,距离考试还有十分钟、距离自己的高考考场,还有不到一公里。

        “时间还来得及!”李牧来不及体会重生的激动,满脑子想的都是接下来的英语考试,重生回来,如果这门课还考不好该怎么办?

        当年的李牧不懂二本与一本、重本的区别,但是,在燕京做了十一年码农的他,对学历的用处再清楚不过了!

        重生前,李牧在燕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与自己差不多年纪、又是名校毕业的,基本上都已经是总监、副总级别,年薪五十万起步,自己却因为学历不过关,只能做一个所谓的高级工程师,根本做不到真正的管理岗位,年薪满打满算也只有区区二十几万,对一个已经工作十一年的人来说,这个薪资极其平庸。

        那时候的李牧无数次后悔,如果自己当年不逞强,复读一年考个好学校,自己人生的轨迹也许会改写,或许自己三十几岁时就能在燕京买的起一套房、或许也就不会三次恋爱都以失败而告终,或许自己有能力把爸妈也接过去享清福。

        李牧也无数次幻想过,人生有没有机会选择一个时间节点重新开始。

        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弥补人生中的许多缺憾。

        比如,回到高三高考之前,挽救01年高考的失利;

        比如,回到少年时代,对父母多几分体贴、少几分叛逆,让他们不要老去的那么快;

        比如,他可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向自己一直暗恋的校花苏映雪表白,就算是被拒绝也不要紧,自己可以读档回到表白前的那一刻,继续和她做朋友,而不是因为担心朋友都没得做,便彻底放弃了表白的念头。

        没想到的是,今天竟然真的回到了这个记忆最深刻的人生拐点!

        可是,一重生就被车撞,还要拖着被车撞的身体赶着去高考,也确实是惨烈了些。

        另外,当年英语考试的考题,时隔十五年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能考多少分还是个巨大的问号。

        回想自己上辈子高考遭遇滑铁卢之后,爸妈对此多年都未能释怀,李牧心中压力就更大了。

        真要命啊!

        想太多也没意义,还是尽力去考吧。

        ……

        好在海州是一个五线小城市,市区拢共就那么一小撮地方,再加上李牧对上大学前的海州非常熟悉,所以他轻车熟路的狂奔,终于赶在打铃的那一刻,赶到了自己所在的考场。

        刚到考场门口,一个男监考老师刚好站在门口处,没等李牧进去,他便伸手将李牧拦下,诧异的打量着李牧,皱眉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来考试的。”

        教室内另外两名监考老师,以及三十多名考生都被眼前的李牧惊呆了,谁也没见过这么来高考的,一个差不多一米八的高个男生,一身泥水也就罢了,脸上还带着血水,半边白T恤也被鲜血染红了,又被雨水晕开,煞是醒目。

        正在拆试卷密封袋的女监考老师惊得连手上拆卷的动作都停了,监考老师每场都要轮换,她也是第一次监考这个考场,更是第一次见到李牧。

        这时,在门口挡住李牧的男监考老师,皱眉看着李牧、厉声喝道:“哪有你这样来参加高考的,像什么样子!当考场是你家客厅啊,先把身上的水弄干了再给我进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50/50213/2638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