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法不藏凶 > 第895章 审胡克

第895章 审胡克

        “而警察来到凶案现场时候,除了发现家中财务被洗劫一空后,什么线索也没有。这确实不太符合逻辑。另外,罗德里格斯的分析也在理。”

        看了一眼刚刚放下的陈年旧案,龙子涵若有所思的说道:“现场……有太多刻意,但又无法解释。”

        艾琳问道:“你为什么对这个案子这么好奇?”

        “因为这个案子罗德里格斯才跟韩崇阳结缘,我想,或许这是一种可能性。毕竟罗德里格斯是为了韩崇阳而来,可他来了以后,又悄无声息的被人杀了。”

        艾琳问道:“可这跟纪云又有什么关系?纪云又为什么要杀死范茜媛?仅仅是因为范茜媛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

        龙子涵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的说道:“说实话,我也很知道。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暂时不要想这些。”

        艾琳问道:“那应该先想什么啊?”

        “我曾问过看大门的人,罗德里格斯死亡后的两个钟头里,都没有人离开过鸿鸣酒楼。杀害罗德里格斯的凶手,当晚不止在酒楼中,还淡定的参加了二楼的化装舞会或者是三楼的酒会。”

        酒楼四周都是繁华的大路,路灯通宵照明,杀手不可能是杀人后跳窗而逃的。

        听了龙子涵的话,艾琳自然明白什么意思。

        她犹豫的说道:“可我们现在还有没找到所有人,所以……”

        不等艾琳把话说完,就被人突然打断。

        “龙少,我把胡克带回来了,现在人在审讯室。”

        艾琳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人消失了两天,藏哪去了?”

        赵小虎回答说:“跟人出海寻开心去了,在海上疯了两天,今天一下船,就被我给逮回来了。”

        龙子涵站了起身,毫不吝啬的称赞道:“干得漂亮!”

        来到审讯室,就见到胡克顶着一对黑眼圈,神色萎靡的模样。

        龙子涵和艾琳先后进了审讯室,并排坐了下来。

        龙子涵闲谈一句:“胡先生这两天在海上玩的很开心吧。”

        胡克冷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如果不是一下船就被带来这里的话。”

        龙子涵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平淡的问道:“胡先生,你知不知道,你的摇钱树倒了?”

        胡克微微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范茜媛和纪云死了。”

        “什么?”龙子涵此话一出,惊得胡克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龙子涵说道:“因为胡先生供应假酒被他们知道了,两人打算勒索胡先生,所以胡先生一怒之下……”

        不等龙子涵说完,胡克立马吼了起来:“你别想冤枉我,我这几天一直在海上,有很多人证,你别想把杀人的罪名安到我身上。”

        龙子涵轻声说道:“胡先生做百家生意,转的是大钱,怎么会自己动手呢?什么出海、人证,不过是证明你没亲手杀人罢了。可却证明不了你雇凶杀人吧?”

        胡克指着龙子涵说道:“你,你这个……”

        龙子涵挡开他的手,说道:“胡先生不要激动,袭警罪名可大可小。”

        胡克脸色一僵,顿时问道:“什么袭警?你怎么可以诬陷我?我哪里有要攻击你?”

        龙子涵不理会他的话,不急不缓的问道:“不如,我们先谈谈你和纪云的买卖?”

        胡克权衡利弊之下,将他们的事情娓娓道来……

        一开始,是纪云找到的他,提出了这个方案。

        原本他也是不愿意的,毕竟这事儿一旦爆出来,就会找到他。届时,他的名誉没了,生意也自然就没了。

        可纪云却说服了他。

        “纪云说,这种事,我们不说,手底下干活的人不说,那就没人知道。如果范茜媛知道了,她也不敢声张,毁了自家生意。”

        龙子涵问道:“你们就不怕客人里有喝出这酒不对的?”

        胡克轻笑:“去豪庭赌钱、跳舞、睡女人的人,有几个是真懂那酒的?大多数都是不懂装懂。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懂的,他好意思当着朋友面说,这酒可能是假酒吗?”

        正常人的思维,如果是跟人出去喝酒,自己请客的话,酒有问题,丢的就是自己的脸。别人请客,你揭穿了,那就是不给面子,打人脸。

        别人都没喝出来,就自己一个叫唤着假酒,又感觉自己像是跳梁小丑。

        正是如此,所以,这件事始终没有漏出来。

        “纪云跟着范茜媛也不少日子了,范茜媛对他又是这么信任,他为什么会来这也一手?”

        胡克叹了口气,说道:“纪云这些年一直床上床下伺候着范茜媛,指望着自己能跟范茜媛结婚。可范茜媛只当他是个管账的,并没有那个意思。见得不到好处,纪云打算铤而走险,捞够钱离开范茜媛。”

        龙子涵不由得在心中冷笑,人啊,永远是贪心的。

        “几天前,你跟豪庭做了最后一单生意后,去了他们的赌场,赢走了一大笔钱,还记得么?”

        胡克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一直长期合作,几天前交易过后,他忽然叫停,说不做了。可那制酒的小工厂已经运作起来了,停下来,钱也要照给的。无奈,这笔钱只能从赌场出了。”

        “你们商量好的?”龙子涵问。

        胡克点头说道:“当然。”

        龙子涵说道:“在你走后,范茜媛大发雷霆。”

        胡克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想到了,刚刚做成了生意,就吃了她一大笔,范茜媛肯定暴跳如雷。不过,纪云那家伙总有办法搞定她。”

        “为什么这么说?”

        “一来,纪云是真的懂得做生意。二来,你也看到了,他那副唇白齿红温润书生的模样,不正是范茜媛这种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最爱的么?连哄带骗糊弄她,还不是轻松么?”

        无视胡克那暧昧欠揍的眼神,龙子涵又问道:“你在那次交易后,有联系过纪云么?”

        胡克问道:“你怎么还怀疑我啊,我真的没有杀他们的必要。纪云不做了,我也省的担惊受怕。”(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42/42768/2921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