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我的魔法时代 > 184.蜘蛛丛林

184.蜘蛛丛林

  随后冰枪一下子爆裂开,化成无数冰粉将巨型蜘蛛的头颅冻结。

  那巨型蜘蛛在这一刻忽然失去了视野,身前的两只长矛一样的触肢胡乱的挥舞着。

  那只座龙聪明无比,它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压低了头向前猛冲,趁着巨型蜘蛛触肢向上扬起,空门大开的一刹那,从斜下里冲破了巨型蜘蛛的身体防线,一头扎进了巨型蜘蛛的柔.软腹部,在它腹部的纺锤体上划开一道巨大的伤口。

  一股半透明的液体从巨型蜘蛛的腹腔里喷涌而出,遇到空气迅速的变成白色胶状物。

  座龙粗壮的大.腿硬捱了巨型蜘蛛刺过来的长矛般的触肢,在大.腿上留下深深的孔洞,嫣红的鲜血顺着大.腿流淌出来,座龙依旧不敢有任何犹豫,迅速离开了巨型蜘蛛的攻击范围,巨型蜘蛛的长腿尖刺刮在座龙的鳞片上,瞬间有一种石屑飞溅奇异景象,但是石肤之下的鳞片却丝毫无损。

  巨型蜘蛛肚子里的汁液不断的向外流出,它的腹部逐渐的干瘪下来,但是它的生命力却顽强得很,它挥舞着长长的蛛腿,试图向一颗大树上爬去,它想借着树旁的蛛丝遁逃到树冠之上。

  我哪里肯这么轻易的放它离开,数面冰盾出现在它必经之路上,如果它不肯绕路而行,就必须破盾,问题是就是如果它一旦绕路,追在它身后的座龙就被从巨型蜘蛛的身后,给它致命一击。

  它高高的扬起了触肢,狠命地将冰盾刺破,冰盾在它的触肢面前,单薄得就像是一层纸。

  但是,冰盾上的那淡淡燃烧的冰焰,蔓延到它的触肢上,将它那对触肢上面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那些冰霜堆积在它触肢的关节上,它的动作变得慢了下来,它的四肢也开始变得有些僵硬。

  巨型蜘蛛有些不甘心的嘶吼着,忽然它抬起了后腿,此刻,从后面冲过来的座龙,正好一头撞在它锋利如刀的后面两只蛛腿上,很可惜,它最后两条腿没有不是尖锐如锥,而是尾端呈现出刀片的形状,后腿刀甲无法刺入的座龙石化之后坚.硬的鳞甲里,只在座龙坚固的鳞甲上划出两条淡淡的白色浅痕。

  巨型蜘蛛呈现出仓皇之色,它慌乱地想要迅速逃到树上去,对于它而言,只有树冠顶端的蛛巢之中,才是最安全的所在。

  可惜,座龙对它恨之入骨,自然不可能给它这个机会,尖尖的长角并没有刺入巨型蜘蛛的身体,而是凑到巨型蜘蛛的身后,猛地张开了大嘴,一股通红的龙息从座龙的口中喷出来。

  两米多长的红色火焰灼烧着巨型蜘蛛的身体,顿时将它烫得嗷嗷直叫。

  空气中一下子传出一种烤肉的香味来,巨型蜘蛛嘶嘶的叫声之中,身体不停地抽搐着,坚.硬的四肢不时的撞在一起,不停地摩.擦,发出一种金铁交鸣的刺耳声音。

  那些火焰一下子引燃了蜘蛛身体腹部流出来的透明液体,火势一下子蔓延开,瞬间遍布巨型蜘蛛的全身。

  我走进观瞧,看到巨型蜘蛛在浑身着火,痛苦的在地上抽搐,举起手里的修罗战斧,在它的头颅上狠狠地劈下去,将它那看上去很恶心的头颅一斧子劈开,伸手在里面将一颗核桃大小的魔核抠出来,随后又一手握住乌黑坚.硬的触肢,修罗战斧齐根斩断。

  巨型蜘蛛的触肢可以制成可折叠的战矛,轻盈且坚韧,可以洞穿坚甲。

  原本这种巨型蜘蛛最值钱的部分是尾端纺锤体中的蛛丝和毒囊,可以这些全部毁在座龙那一口龙息之下。

  我和那只座龙对视一眼,想起了蜘蛛巢穴里还有等待营救的人,忙不迭地急忙向蜘蛛巢穴里面跑去。

  这时候,我才想到吊在树冠上的那个丝茧里的人也许是乐蝶,不然无法解释她的这头心爱的坐骑怎么会独自一人在这儿。

  我像是一只敏捷的猴子,手脚并用飞快的爬上那棵巨大的杉树上,看到那白色丝茧依然还在不停的挣扎着,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说明至少里面的人还活着。

  将那只吊在树上的丝茧一点点拽倒横枝上来,随后用锋利的短匕首将的细密的白色蛛丝划开,露出里面一身粗布混合着树皮的衣服,微微泛红颜色的皮肤和一张年轻而陌生的脸,这不是我所熟悉的任何一个人,既不是乐蝶,也不是蜥人侍女塔卡马,而是一位耶罗位面上的原住民。

  是的,他是一位土著,他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他还被困在蛛丝之下,当我扒开缠在他头顶上的蛛丝之后,他看到我的模样,变得无比的绝望,甚至想要挣扎着从横枝上跃下去。

  可惜那蛛丝的根还粘在横枝上,另一端则粘在他的身上,他纵身一跃之后,又像荡秋千一样被吊在大树上。

  我站在杉树的横枝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能否听得懂帝国语,就用帝国语对他说:“我承认,你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假如你认为我这么做有些多余的话,我可以立刻离开,另外我可以直言不讳地告诉你,我对耶罗位面上的原住民,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我之所以救了你,是因为你的运气还不错!”

  他倒挂在大树横枝的蛛丝上,听见我这样说,就不再挣扎,他仰起头疑惑的看着我,对我问道:“你不是那些想要抓我们的奴隶贩子?”

  他的帝国语显得有点生硬,但是的却勉强能够让我听得懂。

  我蹲下身体,再次将他从吊着的状态下,拽倒大树的横枝上来,然后面无表情地将他身上的蛛丝割断,随后淡淡的看他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用手拍了拍他的脸颊,问他:“你自己能爬下去吗?”

  他点了点头。

  我便只说了一句:“那样子的话,祝你好运!”

  说完,便不再去理他,我从几十米高的杉树上纵身一跃,从树上直接跳下来,就像是小时候,从雷霆犀背上纵身跃下一样,快接近地面的时候,控制着身体撞进一只大蛛网里,那蛛网又粘又韧,将我结结实实的沾在上面。

  我不敢过分挣扎,如果手脚都被牢牢地粘在蛛网上,那才是最麻烦的。

  我抽出那把锋利短匕首,在匕首上附加‘火舌武器’的魔法效果,轻轻地划在这些蛛网上,那些蛛丝遇到匕首上炙热的火焰后瞬间消融,我平稳的落在地上。

  这时候,那只座龙从一棵大树后面钻出来,对着我低声嘶吼,随后转身向蜘蛛森林深处跑去,我迅速的跟在它的后面,它见我跟了上来,发出一声愉悦地低吼声。

  没想到这只座龙居然拥有着不低的初级智慧,这样通灵。

  越往里面跑,发现这片森林里面的白色蛛网越是密集,就算是地面上也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白色蛛网,那些巨大的杉树都已经枯死,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终于可以在这里,透过那些密密麻麻的蛛丝网,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空。

  这时候,我的脚忽然踢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我低头扫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是个人类头骨,不过这种头骨的前额有些凹憋,下颚向前突出,看上去脑容量比正常人少了很多,我猜想这些应该是当地土著人的颅骨。这里的巨型蜘蛛经常狩猎森林里居住着的原住民。

  这片枯树林中遍布蛛网,座龙的庞大身体总会碰触到有粘性的蛛网上,每次发现它无法用巨力挣脱,就会随口喷吐一口火焰,将粘住它的蛛网烧毁,这样,在它的身上也难免留下了很多灼烧的痕迹,他的鳞甲也无法抵抗它喷出的炙热龙息。

  不过到底只是一只最低等的座龙,这只能算是地行龙中的一种,虽然有一丝丝龙的血脉,但是它们却不被龙族所承认,相较于亚龙和飞龙的地位还不如,能有觉醒龙息的座龙,更是少之又少。

  我看它自己把自己灼烧得伤痕累累,连忙施法,连续几道‘水疗术’落在它的身上,只不过这只座龙的体型还是有点太大了,一次施法只能治愈它身上一小块儿地方,不过这也足以让它对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我忽然发现,这只座龙巨大眼中所包含的情感,其实是那么的纯粹与简单。

  一秒钟一个的简单‘水疗术’施放起来,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一边走一边治疗它身上的灼伤,在它左侧大.腿上,还有一个很深的圆洞型伤口,那是巨型蜘蛛用触肢在它腿上留下的,那个伤口虽然止住血,但是想要完全愈合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在我的‘水疗术’的作用下,那处伤口开始飞快的愈合。

  这是一个巨大的蜘蛛巢穴,我不认为这里面只有那么一只巨型蜘蛛,所以我一直都十分注意两侧的动静。

  越往蜘蛛森林里面走,就越觉得阴森可怖,地上遍布着各种动物的骸骨,其中包括哪些飞鸟、走兽、原住民各种凌乱残破的骨骼,经过腐蚀与风化,已经变得不成样子。

  随着身上的伤势逐渐减轻,座龙在林中穿行的速度开始加快,我看得出它的内心无比焦急,充满了担心。

  索性的是,一路上没有遭遇第二只巨型蜘蛛。

  跑在前面的座龙忽然停下来,对着前面的一处崖石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我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赫然发现竟然有五只巨型蜘蛛围在石崖下面岩洞的洞口边上,那五只浑身乌黑如铁巨型蜘蛛不停地深处触肢,轮流向岩洞里试探。

  不过它们似乎也不敢轻易靠近那处岩洞,有两只巨型蜘蛛在洞口正面,另外有两只巨型蜘蛛在洞口的侧面,不断用触肢切割着洞口的岩石,那些岩石纷纷碎裂。

  原本只是一个很狭窄的石缝,如今已经被那几只巨型蜘蛛挖出很大一个洞口。

  当一只巨型蜘蛛从正面试探着向里面刺入锋利的触肢,一抹凌厉的剑芒再次从洞内透出,那些巨型蜘蛛似乎很畏惧这种剑芒,飞快地缩回了触肢。

  岩洞左右两侧的巨型蜘蛛继续挖掘着岩洞的洞壁,望着那些体型差不多有主战坦克一般大小的巨型蜘蛛,我有些无语的望着那只座龙,这件事还真不是一般的棘手。

  刚刚仅是一只巨型蜘蛛,就让我大费周章,这里忽然一下子多出五只巨型蜘蛛,以我自己的能力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可是……毕竟是赢黎的亲妹妹,虽然之前我和乐蝶有很一些恩怨,而且我一直都不知道,乐蝶为什么会对我有那么多偏见,但是我依然不能漠视她的生死,如果我现在直接转身而去,我不知道将来究竟要怎么样去面对赢黎。

  我自嘲的笑了笑,想到乐蝶这次跟随着我们学院的队伍,来到耶罗位面上历练,多半也是想要在野外找机会报复我一下,可我现在偏偏还要站出来救她。

  乐蝶虽然骄傲、刁蛮、任性、不可理喻,有着一切贵族公主的通病,但还是在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善良的,至少她救了苏。

  我站在一棵枯树的后面,对着那只瞪着眼睛安静看着我座龙说了一句:“等我十秒钟,我去找两个帮手!”

  它疑惑地看着我,对我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我感受到了它眼中的无助。

  这时候,我不再犹豫,从魔法腰包里拿出那把‘时空碎裂者’战锤,然后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将身体里面的雷电之力注入战锤之中,狠狠地向下一劈,裹挟着雷电之力的时空战锤划过一道银色的电芒,在我面前撕开一道时空裂隙,一座传送门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正打算迈步走进去,将洞穴隧道中的卡兰措和牛头人鲁卡叫出来。

  没想到,一只麦色的修长美腿从传送门里直接跨出来,正是穿着半身甲身后背着双手大剑的卡兰措,随后,强壮的牛头人鲁卡费劲儿的从小小的传送门中挤出来。

  见到我安然无恙,卡兰措的脸上才浮现出温柔地笑容,对我问道:“还以为直至历练结束,你都不会叫我们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用到我们的时候了,快说说……究竟是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40/40772/4786021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