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六十四节 爽约

第六十四节 爽约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推开美术系F班教室的房门,沿着墙角,绕过一个个林立的画架,慢慢走到偏僻角落里自己的位置上。这一系列动作赵毅完成得非常小心,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从张小娴身边经过的时候,赵毅明显感觉到她在盯着自己。虽然没有直接的目光接触,却让他有种如同被刀子从身上狠狠剜肉的扎痛。

        他很忙————尤其是刚刚过去的这几天,赵毅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忙碌。

        从“银色斑马”购买的武器装备已经运抵AG64号星球。在自己的授意下,冯谈谈招募到的工业平民数量已经突破五百。这些人移居到基地附近,在装有战斗程序的机器人教官指挥下,接受相当于联邦国民警卫队程度的军事化训练。这也是他们目前体质能够承受的极限运动。毕竟,长时间营养不良对身体造成的损伤极大。虽然赵毅需要在短时间内训练出一支军队,却也必须考虑这方面的因素。

        斯坦利圆满完成了对托德食品公司的收购计划。在三百万联邦元的巨大诱惑下,银行相关人员把车间和生产流水线这些最重要的东西,以“无偿付价值”的名义,低价处理给了斯坦利。至此,由赵毅全面控股的“美尔惠”食品公司,终于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生产基地。

        (不知道“舒尔美”食品公司这个名字会不会更好听?)

        赵毅的确是忙的忘记时间,忘记了一些在他看来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比如,原本答应过张小娴的晚餐。。。。。。就在那天,那个时候,她曾经说过————下午六点,在图书馆门口。。。。。。

        从赵毅走进教室的时候算起,已经过去了近十分钟。

        张小娴一直在画架前忙碌着,丝毫没有想要与赵毅说话的样子。她没有发怒,也没有生气。只是在纸面上仔细铺排线条,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赵毅的存在。

        美术讲师斯坦瑞虽然很令人厌烦,但他有一点说的很对————张小娴的确是F班最出色的学生。她的绘画功底非常扎实,甚至比很多高年级学生都强。

        画纸上的巴尔扎克已经接近完成。当然,这句话是针对张小娴的习作。至于赵毅。。。。。。钉在画板上的纸面几乎一片空白。除了最初用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轮廓,再也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

        他一直没有上课,自然也就没有继续这张习作。联邦国立大学的管理制度非常宽松,学生可以长达几年,甚至十几年忙于与课程无关的其它事务。院方不会因此对其开除,却会扣掉一部分学分,甚至要求增加保留学籍的相关费用。换句话说,其实相当于花钱延长时间,以拿到足够的学分毕业。

        “你看上去气色不错!”

        艾斯嚼着一份夹肉面包慢慢走了过来。现在距离正式上课还有大约十分钟。事实上,就算是上课时间,学生们仍然可以在教室里偶尔吃些零食之类的东西。毕竟,美术系的教学方式本来就比较宽松。

        赵毅转过身,示意性地点头笑了笑。可是,从艾斯嘴里说出的第二句话,立刻使他脸上刚刚绽露出的微笑,瞬间消失。

        “连续一个星期不上课,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是不是认识了某个漂亮女孩?沉醉于让她帮助你完成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过程?”

        “艾斯————”

        赵毅拉长了声音,皱起眉头。

        “开个玩笑而已。”

        艾斯友善地笑笑,咬了一口面包,紧接着又继续调侃:“今天晚上一起去喝酒吧!找个漂亮妞谈谈理想,谈谈人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很喜欢这类活动。”

        “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赵毅耐心地解释道:“我只是遇到了一点必须解决的小麻烦,仅此而已。”

        “喝酒和麻烦之间并不冲突。”

        艾斯仍然面带微笑看着他:“我一直想找个让你请客的机会。呵呵!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这要求让赵毅无法拒绝。他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说:“好吧。。。。。。时间?地点?”

        艾斯把手里尚未吃完的面包装进纸袋,揉作一团,扔进墙角的垃圾桶,转过身应道:“你说了算。”

        “我只认识一家“黑杰克”。”

        说到这里,赵毅颇有些心虚地飞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张小娴,说话声音也越来越小:“晚上八点钟,怎么样?”

        艾斯正准备开口答应,却冷不防被张小娴插进话来:“算我一个————”

        说着,她转过身,铅笔在指尖灵活地来回转动,似笑非笑地看着赵毅:“说到人情。。。。。。呵呵!你难道不觉得,应该先把欠我的那部分还掉吗?”

        早在旧时代,城市的夜晚已经成为“**”和“混乱”的代名词。很多年轻男女都喜欢在这个时候出现。浓艳的妆束,暴露的服装,加上兴奋剂和致幻药品,构成了他们生命中的一切。

        “黑杰克”酒吧里依然乌烟瘴气,到处都散发着**和**的气息。。

        刺眼的激光束不断朝人群扫射,大片带有弱效辐射的光斑,投射在相互拥挤搂抱的男女身上。香烟和干冰雾气共同驱逐着空气,这种近乎窒息的环境,却可以将潜在的兴奋提升到极致。

        赵毅和艾斯坐在靠近吧台的卡座里。旁边,是胖子梁良和两个文学系的女孩。她们长相倒也过得去,不过最为吸引目光的地方,就是裙子很短,衣服用料也少得可怜。

        “干杯————”

        梁良通常在这种时候都比较活跃。但无论酒精还是女人,都无法提起赵毅的兴趣。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却明显有些僵硬,重复着举杯,一饮而尽,放下这三个动作。

        腕上手表的指针,已经超过了九点。这比预定时间整整延迟了一个钟头,张小娴却依然没有出现。

        “迟到或者不到,都是女人的专利————”

        胖子梁良似乎喝得有些多了。他醉醺醺地挪到赵毅身边,搂住他的肩膀,打着馊嗝说:“千万不要因为一棵小草,放弃一整片森林。用你强壮的身体和生殖器去开垦她们,让她们在快乐和痛苦中尖叫,在迷乱和**中迷失自我,让她们感受到被男人骑或者骑在男人身上的无限冲劲。。。。。。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远远要比你想象中更加美妙。”

        相比梁良的肆无忌惮,端着酒杯小口轻抿的艾斯就要文雅得多。他没有对胖子的这番高论做出评价,只是微笑着凑过来,说:“稍等一下,我这就打电话约几个漂亮妞出来。”

        赵毅觉得,心里有一种宁静而温暖的东西,正在缓缓流淌。

        被人关心和开导的感觉很不错。也许,这就是“朋友”两个字的真正魅力所在。

        他很奇怪张小娴会失约。

        不过,这也可能是她报复自己的一种方法————毕竟,上次约定晚餐的时候,自己同样没有遵守承诺。

        她很凶,也很冷。

        但她的确长得很漂亮,很美。

        漂亮的女孩都很讨人喜欢,赵毅也不例外。

        “也许,她是真有什么事情临时爽约。明天上课的时候就能知道。顺便再约她出来看电影。嗯。。。。。。就像梁良说过的那样。。。。。。约女孩子看恐怖片,是增进感情,从友谊转化为激情的最佳手段。”

        。。。。。。

        “帝豪。”是联邦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一袭白色低胸的4肩带晚礼服,将纤浓合度,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毕呈无遗。半露酥胸的双圆润高挺,美不胜收。做工精美的单颗美钻别针镶嵌在晶莹洁白,峰峦起伏的胸前,形成引人入胜的焦点。

        乳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上散射下来,在张小娴身上映出一层淡淡的光晕。经过特技化妆师近两小时精心雕琢过的脸庞,如同羊脂玉般温润柔和。弯挑的细眉浓淡相宜,高挽在脑后的发髻与修长的脖颈相互搭配,凸显出令人惊心动魄的美。

        “张先生,你的女儿真美。。。。。。真的很美。”

        八十六岁,已经非常接近正常人类的生理寿险。但安东尼奥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强壮,甚至有些鄙视那些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要知道,在床第方面,老安东尼奥的确有着过人的特殊能力。他计算过自己与每一个女孩欢爱的时间,坚硬和强悍的平均时限大约为两至三个钟头。如果配合某些刺激性药物,甚至能够提升到五个小时以上。

        从正常的生理学来看,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数字。但老安东尼奥永远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的生殖器总共经过六次手术改造,原本只有五点七厘米勃起长度的短小货色,硬是被各种蛋白聚酯、蜂胶和柔性材料填充。只需要轻度充血,立刻就会变成四十八点一三公分的庞然大物。这种令所有男人都为之向往的变化,全部手术费用也高达六千四百多万联邦标准货币。

        单一身体部位的强悍,永远不可能掩盖外表的苍老。尽管在床上威风凛凛,安东尼奥脸上却显露出被岁月腐蚀过的强烈痕迹————他的皱纹很多,也很密集。由于经常服用胶原蛋白,皮肤表层显得尤为光滑。乍看上去,如同一块被无数刀子切割、划过的牛奶果冻。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年轻,他染黑了雪白的头发,却无法改变毛发稀疏,几近绝顶的可怕事实。

        酒店宴会厅的特级包间非常宽敞,直径超过六米的巨大圆桌,仅仅只占据了房间面积的四分之一。除了三名晚餐成员,四周墙角还站立着十余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保镖。他们双手交叠在身前,带着墨镜,面无表情,仿佛一尊尊冰冷僵硬的雕塑。

        “谢谢!”

        张奎山端起盛有红酒的高脚杯,微笑着对安东尼奥点头致意。紧接着,他转过头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女儿,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慈爱表情————在这种时候,他必须表现得像个合格的父亲。

        张小娴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从中午开始,她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因为,只有在保持空腹的状态下,才能穿上这件束腰过于紧密的晚礼服,托起高高挺立的/**,突出纤细可握的身段。

        她当然记得自己和赵毅之间的约定。但她也不可能违背父亲的命令,只能跟随来到学校的仆人,上车,回家,梳妆打扮。。。。。。最后,像货物一样被带到“帝豪”酒店,像展览品一样摆在椅子上,任由对面那双又老又邪恶的眼睛,仿佛钉在自己身上一样,肆无忌惮地看着。

        张小娴甚至可以清楚听见安东尼奥咽落口水的响动。他的喉结在不断耸动,餐桌上各种昂贵美味的食物对他显然没有什么吸引力。事实已经非常明显————他根本就不饿,而长在他身上的另外一个同胞兄弟,却在拼命叫嚷着吃不饱。

        每当想到这里,张小娴就觉得忍不住想吐。

        “我说,她。。。。。。她该不会是复制人吧?”

        过了很久,安东尼奥终于挪开近乎是粘在张小娴身上的眼睛,转过身,对坐在邻座的张奎山问。

        “你觉得呢?”

        张奎山放下酒杯,拿起洁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冷笑着反问。

        “呵呵呵呵。。。。。。”

        安东尼奥拿起餐刀,切下一块摆在自己盘子里的腓力豪华牛排,用叉子塞进嘴里慢慢嚼着,含含糊糊地说:“这可不一定。要知道,科学这种东西固然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关键,但它也同时带来一些让我们感觉很不愉快的负面效果。就比如现在,连我自己也不清楚,你到底是真的张奎山?还是一个被当做影子培养,冒名顶替的假货?”

        老有老的好处————安东尼奥并不认为这些话会触怒张奎山。他很清楚,这个看似忠hòu老实的中年男人,真正目的其实是自己名下多达两千亿的财产。否则,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带上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不过话又说回来,钱对安东尼奥的确没有太大用处。五十多年前的那起飞船意外失事,使他成为这一家族仅剩的最后一人。

        没有子女,没有遗族,一旦身故,所有财产将被政府收归国有。也正因为如此,老安东尼奥在上流社会圈子里,很受那些家里养着待嫁女眷的富豪欢迎。所有人都很清楚————让这个土埋半截的老家伙成为自己家族的姻亲,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安东尼奥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的优势。活到这个年龄,对于后代之类的想法,他早已不抱希望。他只是想要在临死前尽可能得到更多的女人。这也是他最大的愿望。

        “只要花上五万联邦元,你就可以在人口普查总署得到最详细的血样分析报告。”

        张奎山淡淡地说:“他们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出具伪造证明。对比原始出生文件,想要知道我的女儿是不是复制人,其实很简单。”

        安东尼奥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张奎山说的是事实。他喝了一大口酒,推开椅子站起,慢慢走到张小娴身边,瞪大双眼,像欣赏绝世奇珍一般,仔细打量着女孩面部和肩膀上的每一寸肌肤。他凑得很近,张小娴甚至可以感觉到,从安东尼奥口鼻喷出的醺浓热气。她感到无助而恐慌,但她只能坐在椅子上丝毫不敢动弹。因为这是父亲的命令。一旦违背。。。。。。死去的母亲,还有那些兄弟姐妹,就是最好的例证。

        张奎山从盘子里叉起一条酱汁鳕鱼,慢慢地吃着。丝毫无视张小娴悲伤哀求的眼神,也对安东尼奥猥琐的动作熟视无睹。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

        晚宴一直持续到午夜才结束。坐进父亲豪华房车里的张小娴神情有些恍惚。她眼前总是晃动着安东尼奥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残缺不全的牙齿,以及邪恶阴森,充满**和亢奋的笑。

        “我派人调查过,安东尼奥先生的家产总价值大约为两千亿联邦标准货币。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价钱,我很满意。”

        张奎山与自己的女儿并排坐着,脸上的表情有些微醺。忽然,他转过身,认真地看了看满面麻木的张小娴,淡淡地笑道:“不过,那个老鬼也多少说对了那么一点点————我的确是高价购买了一个和你完全相同的复制人。不过你也明白,现在的生物技术,还无法做到连思维和记忆都完全复制的程度。她顶多只能算是我在无聊时候的玩物。毕竟,你很漂亮,她也很美。”

        望着父亲面带微笑的脸,张小娴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因为恐惧,还有绝望。

        “我说过的话依然算数。在规定时限以前,你必须从那个年轻人手里,弄到比两千亿更有价值的东西。否则,我并不介意安东尼奥先生在公开场合称呼我一声“岳父大人”。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