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五十一节 初战

第五十一节 初战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宇宙,是空的。

        赵毅不话得这句的实际出处。他伸出手,在半空中抓了一把,徐徐张开五指,手心。。。。。。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旗舰的涂装已经被刷成黑色,在这艘轻巧的梭形旗舰周围,飘浮着五十架用G31型太空战斗机重组而成的重型战机。虽然它们无人cāo作,完全被电脑控制,但就实际威力而言,并不弱于一艘齐装满员的巡航舰。

        坐在旗舰主控室的电脑显示屏幕面前,赵毅忽然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这被黑暗充斥,偶尔能够看到几点从遥远尽头射来光线的宇宙,似乎是被某种强大力量撕裂而成的奇异空间。这里同时存在罪恶与善良,光明与黑暗,一颗能量耗尽的星球在急剧萎缩后爆炸,另外一颗新的恒星同样也在悄然孕育。所有一切都在上演反复循环的过程。终点是死,始点是生。邪恶与正义,不过是在这个过程中,对待具体事务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动作,却没有能够对它们成为最后审半的主宰。

        也许正因为是这样,人类才拥有所谓的自由。

        监控屏幕上骤然闪过一道红光,根据飞行目标的速度,以及被监控探头捕捉到的船只大小、体积,电脑立刻计算出应有积载量等等一系列数字。不过,这些都不是赵毅关心的重点。他的双眼一直注视着监控画面,直到屏幕中间出现最清晰的定格图像之后,才颇为惋惜地轻叹着,慢慢摇了摇头。

        那是一艘大型民用货船。奇瑞公司二十多年以前的产品。与旧时代一样,他们「泪痕水印」仍在沿用着那个古老的“QQ”商标。最重要的是,飞船侧舷的顶部,涂刷着醒目的地球联邦蓝色标志。

        海盗,可以随心所欲攻击任何被他们看中的目标。然而私掠者却不同,他们只能攻击敌对势力的飞船。

        这片陨石带隐藏了赵毅的整个舰队。从表面上看,零散而杂乱,如果没有超大功率的特殊军用探测器,很难发现用钢爪临时固定在石块背后的重型战机。

        赵毅抱着双手,颇为无聊地望着舷窗外永恒不变的黑暗。旁边的合金置物架上,摆着属于他的私掠许可证,还有一张带有“E”标号的雇佣兵资格证书。

        “光轮”雇佣兵公会,是一个专门发布海盗任务的机构。任何人想要发布追捕海盗的人物,都必须通过光轮雇佣兵公会的资格审核。单就性质而言,它其实只是非政府背景的民间组织。然而,有据说知晓其中秘密的内部人士透露,两大势力与工、商联盟都会定期向它提供资金。

        赵毅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雇佣兵。这张“E”级资格证书,其实是格鲁伯得到胶质巧克力配方后,送给他的一份礼物。按照工业联盟理事的说法,同时拥有私掠证和佣兵证,友很多时候可以省却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还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通过泛银河网络接口,输入雇佣兵证明编号,赵毅的电脑屏幕上,立刻出现了数以万计的海量任务信息。它们的内容大相径庭,目的也只有一个一口“消灭海盗”。

        任务,并不限制等级。但赵毅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喜欢宇宙,喜欢在这个巨大空间里,驾驶飞船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战斗固然能够使他热血沸腾,却不是用弱小之躯去硬撼那些无比强大的对手。

        私掠者就像是猎人。他们的目标,是所有敌对势力的船队。

        赵毅已经在这里足足等了四天,没有发现任何一艘带有泛联合标志的飞船。

        他原本可以带出比五十架战斗机更加豪华的舰队阵容。但这样做过于炫耀,在没有充分理由说明那些改造战舰究竟从何而来的前提下。。。。。。白白暴露,其实很愚蠢。

        无聊的等待过程中,往往很容易想起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于落。。。。。。”

        赵毅轻轻吐出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带有疑惑。

        她的确很漂亮。可是。。。。。。在她的身上,似乎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不过话又说回来,女人,本来就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动物。尤其是对于那些刚刚初尝爱情,被情节曲折的小说和电影所刺激,随时准备为心仪女孩战斗献身的小男生来说,他们很容易在热血上涌的时候,做出一些丧失理智的非正常举动。

        想到这里,赵毅不禁皱起眉头,脑子里不断晃动着于落的身影,还有她在餐厅里对自己说过的话。。。。。。

        监控屏幕上再次闪过一抹红光,它像磁石一样吸引着赵毅的目光。刚刚在大脑里出现的曼妙身影,瑰丽妖艳的脸庞,被主动恩维毫不留情的立刻透明化,转换成为代表速度、体积、火力等等一系列繁琐的数据。

        那是一艘重型运输舰一x

        长达两千米的舰身,仿佛一座能够移动的金属巨城。为了保证重达五百万吨的运载量,舰体表面没有装备大口径主炮或者类能量武器,防护装甲也削减至最低程度。

        望着屏幕上越来越近的运输舰,赵毅的嘴唇向下撇了撇,露出一丝愉快的笑。

        这里,属于联邦与泛联合之间的交界地带。运输舰虽然是从联邦方向飞来,舰身表面却没有任何代表其所属的标志

        这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在键盘上熟练地敲击出各项指令,带着年轻人特有的亢奋,初试身手的昂扬,以及流淌在血脉当中的强烈战斗**,赵毅重重按下了舰载电脑平台上显示的“出击”字样。顿时,埋伏在陨石北面的重型战斗机立刻松开连接钢缆,仿佛一群对腐肉有着特殊喜好的巨型乌鸦,直接迎上正前方急速驶来的飞船。

        与此同时,赵毅迅速接通对方的联络频道,发出他抢劫生涯的第一次,也是以后最常用的宣言。

        “立刻停船,接受检查

        ”

        。。。。。。

        “停船?停,你尸妈,个,烂,鄙”

        皮德森的嘴一向很臭。尤其是有人挡道,或者不让他随心所欲做某件事情的时候,他那两张薄薄的嘴唇,立刻会爆发出无数就连魔鬼听了也感觉羞愧的污言秽语。

        在联邦与泛联合之间走私,是一个利润丰hòu的好买卖。

        不同的社会制度,自然对于“道德”这种东西有着截然不同的理解。当然,因此出现的文明产物也会有所差异。尤其是等离子炮与折射装甲这两种特殊物件,就是其中最显著的代表。

        “大利拉”号,是一艘经过改装的重型货船。皮德森花了足足六百万,才从贪婪的联邦军需官手里弄到五十门等离子炮提取单一一一这种被联邦政府严禁交易的舰载武器,可以在泛联合那里卖出二十倍以上的好价钱。为了做成这笔生意,皮德森从四年前就开始布局。

        无数次陪着那帮该死的联邦官员吃饭、喝酒。那帮像猪一样肥胖的杂种,在饮食方面简直比泛联合皇帝还要挑剔。这帮混蛋吃腻了来自各个星球的昂贵美食,居然要求尝尝刚刚从母体诞下的新生婴儿。据说,这种混杂着羊水血污的新鲜嫩肉,在增强性功能方面,有着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作用。

        皮德森已经记不清楚,究竟给那些联邦官员送过多少个美貌少女,或者是床上技巧最高超的英俊鸭男。每次看到那些大腹便便的官员酒足饭饱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用肥胖如山的身躯,反复碾压那些年龄相当于他们儿女,甚至是孙辈年轻人的时候,皮德森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负罪感。

        而且。。。。。。很想吐,也想哭。

        有些官员的品级不大。处长,甚至只是科长。但他们却相互联系,成为一张互为依托的网。通过a认识B,再通过B得到C的联络方法。参加C的聚会,结识到掌握更的权力,拥有更多责源的D。。。。。。皮德森所用的方法并不高明,却很管用。不外乎就是砸钱、砸女人,从官员手里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加上买通军需官的六百万钞龘票,四年时间,皮德森总共在官员身上花掉了近四千万联邦元。为此,他还承受了无数的讥讽和嘲笑。被人用口水吐在脸上,被鄙着用舌头去舔别人的鞋尖,像gǒu一样阿谀奉承。。。。。。最肮脏与最卑贱的事情,他都做过。

        彻底抛弃自尊获得的收益,的确非常可观。暂且不论货仓里那些只有联邦才出产的名酒和药材,单是五十门等离子炮的卖价,就足以让皮德森从中获利数亿元。

        可以想象,在这个时候有人居然要求他停船接受检查,会招致何等剧烈的狂怒?

        皮德森已经整整忍了四年,现在正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他想要尽快返回泛联合的心情,比苦憋深闺五十年的怨妇看见男人还要强烈,比饿得半死不活的婴儿期盼母亲乳汁更加难受,比在监狱服刑六十年,获得假释外出,想要以最快速度冲进红灯区大战一番的男人更加疯狂。。。。。。在这种时候,电子扬声器里突然传来“停船”两个字。。。。。。妈尸勒,个,鄙,的,老子不骂你,骂谁?

        “头儿!对方没有战舰,只有一些挂导弹的小乌。”

        控制平台右边的计算机屏幕前,一个剃着平头的中年男子摘下耳机,冲着皮德森吹了声口哨。

        透明的舷窗上,映出皮德森的侧影一一身材高大,肩膀很宽,面部轮廓丝毫看不出奸商应有的狡诈,反倒显得老实忠hòu。只是因为过于激动和愤怒,眼睛里充满血丝,像食人恶魔一样鲜红。

        “那就把它们全部打下来。让那个正在幻想着发了横财的家伙,好好看看真正的“大利拉”。”

        望着电子屏幕上代表太空战斗机的红色光点,皮德森“嘿嘿嘿嘿”笑了。笑得很舒畅,很爽朗,丝毫没有阴谋者的低沉与邪恶。

        随着平头男子在电脑上输入一系列指令,“大利拉”号迅速收起稳定经翼,肿部两侧的甲板从九十度方向折叠起来,露出粗大无比的伽马脉冲鱼雷发射管。宽敞的货运平台从中间分开,下降收缩的甲板重新升起后,已经变成了一座三联装的大口径中子炮。

        这是一艘改装过的重型运输舰。牺牲百分之六十运载量,换取相当于轻巡洋舰的强大火力。换句话说,“大利拉”号其实就是一艘武装商船。

        “只有五十架太空战斗机连发动一次密集型自杀攻击都不够。这家伙。。。口。。肯定是个穷鬼一

        ”

        抢劫,也需要装备。

        同样是抢银行水果刀和手枪,在银行职员眼睛里所代表的意义截然不同。前者,银行主管只会不屑一顾动动手指,然后冲上来几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的保安。后者,所有人都会按照要求蹲地抱头,再让一个娇弱无力脸色煞白的女工作人员出来,用颤抖的双手,给你送上满满一背包钞龘票。

        如果战斗机数量再增加十倍皮德森会下令将能量防护罩开到最大,不顾一切加快速度飞逃。然而,屏幕上显示的数量只有五十架。这让他在惊讶之余,也产生出一丝想要报复的冲动。

        由于自身火力的限制,战斗机在宇宙空战中很难击沉大型舰艇。但是它们却能通过攻击战舰炮塔、引擎和舰桥等部位,达到扰乱阵形和分散火力的作用。一旦外部引擎喷射口被击中“大利拉”号将丧失全部动力,成为在太空中漂浮的活棺材。

        不过这种情况是专门指对那些由机师cāo纵的战机。货船雷达搜索显示,对面的机群属于全金属配置。它们不可能做出空中转向之类复杂的动作,而仅仅只是作为挂载导弹的运输本体进入射程之后,发射,主动撞向目标。

        “托比,打开防护罩。幸运的话,我们说不定可以捕获一艘“沙漠之狐”。”

        皮德森从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对着在电脑前忙碌的男子扔了过去在这个大量使用机械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机器取代了人类的工作位置。整艘货船上,只有皮德森和托比两名乘客。至于反击。。。。。。电脑会把所有进入射程的目标看做威胁对象。

        屏幕上的红色光点突然剧增,它们迅速一分为三,刚刚分裂出来的新增部分,先要比原来的速度更快。它们排列成一条半弧形的线,朝着“大利拉”号正前方猛撞过来。

        “是引力跟踪导弹~一”

        托比用手捂住耳塞,指着监控屏幕连声喊叫:“见鬼!它们怎么会在这个距离就开始发射?这足足超过预定射程百分之八十。”

        话音刚落,庞大的舰身表面表面已经炸开一朵朵烈焰。从舰船部位散发出来的蓝色防护罩光幕,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得暗淡。这表明用作防御的能量正被迅速消耗,想要再次使用,需要足够的时间进行再次蓄能。

        “快打掉它们,你这个白痴

        ”

        皮德森恼怒地狠吸一口刚刚点燃的香烟。刚才这一波攻击,没有给货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却引起舰体剧烈的震荡。如果内舱里的货物因此受到什么影响,或者损坏。。

        。。。。那些挑剔的泛联合贵族,绝对不会给出令自己满意的价钱。

        “没问题!”

        托比满不在乎地答应着:“小鸟们已经扔光了它们的导弹。接下来,是属于我们的自由射击时间。头儿,我会让你好好看看,什么叫做。。。。。。等等!这,这。。。。。。这究竟是什么?”

        监控屏幕上代表太空战机的红色光点,再一次开始分裂。和上次一样,新增的一百个光点以弧形攻击波迅速接近,迎头撞上丝毫没有减速的“大利拉”号。

        “不,这不可能,不可。。。。。。

        托比的后半句话尚未说完,惊恐无比的喊叫声,已经被震耳欲聋的爆炸所淹没。

        舷窗外不断爆起炽热的白光,带起一团团纠结密集的气流旋涡。浓密的黑烟与炽热的火光中,“大利拉”号的装甲被完全炸开,撕裂出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弹洞。浓密的烟雾从破损部位滚滚冒出,安置在货船顶部的中子炮塔高高飞起,从基座上被被炸得彻底脱落口塔身已经变型,歪斜着倚靠在残破的舰身上,装甲裂缝中喷出猛烈的火焰,还有黑烟。

        “这。。。。。。为什么会这样?”

        满面震惊的皮德森艰难地从地面上爬起,跌跌撞撞地走到舷窗前。只见一架架重型战斗机从正前方迅速接近,如同在暗夜中前行的幽灵,紧密而小心地贴近货船表面,钻进防护火炮的射击死角。片刻,从货船的尾部方向,传来剧烈的震动和巨大的爆炸波。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