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四十八节 朦憧

第四十八节 朦憧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对于胖子的解径,赵毅只能摇头。

        他一直盯着坐在十多米外,另外一张餐桌上的于落。

        与上次见面的时候相比,她今天的打扮显得更加成熟,或者应该说是脊艳一

        黑色蕾丝短裙完美衬托出臀部的曲线,同样色调的紧身吊带,勾勒出滥圆的刊谈外形,细瘦柔软的腰肢。长长的头发挽在头顶,用一束深紫色的天鹅绒发带固走着,露出雪白修长的脖颈。

        她的身边坐着一叮,女伴,两个人一边用餐,一边低声说笑着什么。附近的一些男生也被她们所吸引,朝着这一方向频频注视,目光中不约而同经放出倾慕与强烈的占有**。

        这让赵毅觉得很不舒服。就像原本属于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正被别人悄悄窥视着。

        他很清楚,自己和于落之间其实没有任何交集。此前发生过的那些,不过是日常生活中最微小的碰撞。并不代表她属于自己,也并不意味着自己会真正成为她的男人。如果幻想要成为现实。。。。。。那么自己就必须做点儿什么,而不是像变态狂一样,躲在阴暗角落里流着口水,偷偷观望。

        关于爱情,赵毅没有丝毫经验。C口的幸存者在这方面也没有给与他任何指导。不过,有一点似乎是共通的一

        一幸存者们分为科学家与军人两大群体。前者异口同声宣称:爱情非常虚幻,还不如肉眼无法看见的粒子和细胞更加实在。至于后者。。。。。。在他们的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爱情”这个词。而是非常古怪的,被“女人”、“酒精”、“性”之类的字眼所代替。

        “我要过去

        ”

        没有任何预兆,专心注视着于落的起毅,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粱良正专心对付一块糖醋排骨。正啃得津津有味的他,脊不防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呛住,连忙拿起盛水的杯乎喝了几口,才慢慢抚摸着胸口,很是不满地嘟囔:“莫名其妙!你要去哪儿?”

        “我要过去,和她一起坐坐。”

        说着,赵毅已经收起筷子,推开椅乎站起,端着刚吃了一半的餐盘,朝着于蒂所在餐桌大步走去。

        C口基地的电脑储存的信息,其中也有一些旧时代的爱情小、说。有一个叫做“穷摇”的作者,曾经在书里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应该让他(她)知道。”

        。。。。。。

        “请问,这里有人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赵毅自己都觉得意外

        他居然没有结巴,语句通畅,富有节奏感。

        假如有一面镜子,赵毅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胸膛正剧烈起伏着,脸上更是泛起潮红,显得非常激动。

        和陌生女孩打交道,对他来说,还是第一续。

        于蒂和身边的同伴诧异地望着他。

        显然,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她们同样没有心理准备。呆滞了几秒钟,才缓慢地点了点头。

        放下餐盘,坐下,赵毅尽可能让自己的动作不那冻僵硬。就在他舀起慢慢一勺米饭,正准备送进口中的时候,对面的女孩却疑惑而不太确走地问:“那个。。。。。。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很简单的一句话,让赵毅逐渐平复的心跳,立煎被刺激得无比强烈,已经举至唇边的调羹,也仔在了半空。

        他很想在这个时候说点儿什么。但他也很清楚

        那件事。。。。。。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或者能够拿出来公开的谈论资本。犹豫再三,赵毅只能微笑着,默默点了点头。

        于蒂也在记忆当中反复搜索与这个男孩有关的信息。她微皱眉头,美丽的眼睛里整放出疑惑的目光。过了近三分钟,她忽然脸色一红,牙齿也不自觉地咬住下唇一一

        眼前这个略带羞涩的大男孩,已经与那个曾经被自己求助的冒失鬼相互重叠在一起。这让她在恍然之余,也有种牙根发痒,想要咬人的冲动。

        “你是哪个系的?”

        于蒂立竟改换了可能令自己陷入尴尬的问题,紧接着问:“那个班?”

        坐在旁边的女伴颇为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艺术学院女生主动问其他男生专业与班级,这种事情几乎没有什么产生狂率。即便真的有,那也是女方对男方有着很大好感,可能从纯友谊突破到感情的倪端。但她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于落在最短时间里迫不得已的发问。在这种时候,思维混乱的她,只能用这和最简单的问题来掩饰情绪。

        “美术系F班。”

        赵毅放下手里的调羹,睁大闪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于蒂,说:“你呢?”

        “我。。。。。”

        于蒂迟疑着,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回答这个问题。她神情复杂地看了看赵毅,用很轻的声音说:“舞蹈系,c六班。”

        “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赵毅的表现,就像丝毫不懂礼貌的野蛮人。此我,他的大脑里巳经不存在“伸士”或者“教养”之类的名词。只有C口幸存者们从小灌输给他的“直接”、“妞就是娘们”、“追求就是si皮赖脸”、“推到、搞废、整怀孕”。。。。。。

        之类的字句所充斥。

        “我说,你想干什么?”

        这和突兀的问话实在过于失礼,就连坐在旁边的于萨女伴也有些看不下去,直接出言呵斥。

        “我。。。。。。我想约你一起吃晚饭。”

        一抹红晕瞬间爬上赵毅的面颊,他结结巳巴地回答道。当然,这里的“她”指的是于落。

        “请我吃饭?”

        于蒂显然对这个答案感到意外。她颇为好笑地偏头看了看身边的女伴,又转过来看着赵毅,用带有几分讥讽意的口吻说:“你确定?”

        虽然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表情赵毅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于蒂仔细地看了他几分钟,忽然清脆地笑了起来。她坠了坠肩膀,用颇为戏谈的口气说:“好吧!我接受邀请一

        晚上八点,“玫哦!精灵”餐厅。”

        。。。。。。

        地球自转,是一种无法被普通人力扭曲或者逆转的规律。

        赵毅还是第一次如此期盼着天黑一一一一从中午离开食堂以后,他的整个大脑一直被强烈无比的狂喜所充斥。陶醉感和冲动,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他的神经。就连走路,也让他有种不太真实的虚幻,整个人是飘的仿佛腾云驾雾。。。。。。就在这个时候,赵毅甚至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得到了最美妙的快乐与幸福。

        旁人可能很难理解他此削的思维感受。但如果倒换一下,在阴暗幽深的地下基地,与数百个男人生活整整十八年。见过的女性,只有少数几个四、五十岁的大婶、姨妈。对于外界和异性,只能通过电脑资料进行了解。。。。。。这不是他的错。何况,刚刚初涉爱河的年轻人,在这种时候的表现,其实都差不多。

        “你可以和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尽量寻找一些女孩子感兴趣的话题。比如:化妆品、明星、电影什么的。”

        “适当的时候,装作太热脱掉外套,让她亲眼看看你结实的胸肌,还有粗壮发达的胳膊。要知道一一一恋爱的最终结果,其实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肉,体,和液体交流。在这方面,健美冠军永远比花花公子更有说服力。”

        粱良在如何对付女人方面,的确有着独到的心得体会。也许是因为天生的基因吸引对于赵毅这个朋友,胖乎显得很是维护。他一直在喋喋不休的传授经验,同时把各种男用化妆品涂抹在赵毅身上。经过洗面奶、润肤霜、乳液等等一系列液体物质的清洗,以及营养水和护肤水的浸润再经过剃须膏和刀片对面颊的修理。。。。。。那张原本古铜色的脸庞,也显露出淡淡的光润与神采。

        赵毅手足无措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很帅气很英俊,柔软的嘴唇虽然带有女性化的美,却与粗犷的面部线条形成完美搭配。眉毛黑而浓密,眼睛大而闪亮,宽阔的肩膀,符合黄金比例的身材,使任何服饰搭配,都能恰到好处诠整出“英挺”这两个字的真正含意。

        粱良站在旁边,习惯性地腆着肚皮,单手支杵撑住下颌,紧皱眉头看着他。

        “你还缺少一件合适的外套。。。。。。”

        胖子在外观审美方面的眼光,通常都很独到。他拉开永橱,却失望地发现一一

        赵毅的永服虽然不少,却也算不上太多。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找到预想中符合晚餐装束的上永。

        出去买,已经来不及了一一手表上的指针,刚刚越过六点四十分的格数。

        “我的永服你肯定穿不了。”

        粱良一边摇头,一边颇觉麻烦地来回搓着手,说:“当然,如果你在现有基础上增肥八十公斤,倒也勉强符合比例。”

        赵毅暗自咽下一口唾液,惴惴不安地问:“那个。。。。。。这些永服,真的不合适吗?”

        “第一次约会,你一定要给对方留下极其深竟,永远也不可磨灭的光辉形象。”

        胖乎口沫横飞地说:“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成为她想象中完美的男人,完美的情人,完美的春梦对象。”

        “那现在怎么办?”

        赵毅无力地摊开双手:“你都看见了,我只有这些永服。”

        粱良认真地看着他,严肃地说:

        “那就只剩下唯一的办法一一

        找认识的人借。”

        。。。。。。

        赵毅在学院里认识的人不算少,却也不算太多。其中,绝大多数都属于那种认识,叫得出名字平时见面彼此也能相互点头致意的类型了可如果说到深交对象,其实只有胖子一个。

        也正因为如此,敲开艾斯单身宿舍房门的时候,赵毅的心里一直有些尴尬和忐忑。

        之所以选择这个人说来也有几分可笑一一赵毅在班上大多数时候都织持沉默,其他人也很少与其接近。相比之下,共同呆在偏视角度一起画画的张小娴和艾斯,反倒让他有和潜在的亲切感。

        说是单身宿舍,其实是一套两层楼的蒙华别墅。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艾斯的家境并非普通意义上的富裕,而极有可能是某个名声显赫的权贵。

        “请进

        一”

        对于在这个时候造访的客人,艾斯显得有些意外,却仍然礼貌的把赵毅请入房间。他的脸上一直带着微笑,没有丝毫矫揉造柞的成份,甚至还极其热情地俐了两杯咖啡。

        “艾斯,我想。。。。。。找你借一件外套。”

        赵毅没有拐弯抹角,他直截了当提出自己的来意。虽然,这让他感数有些难堪,脸上也微微有些发烧。

        “借。。。。。。永服?”

        艾斯有些出乎意料。他此前应该从未遇到这类事情,一时间有些发懵。

        “。。。。。。我。。。。。。约了个女孩。。。。。。一起吃饭。”不知为什么,赵毅忽然觉得手心里满是汗水。为了让自己不是那么拘束,他端起摆在桌上的咖啡,又慢慢放下,强笑着说:“如果。。。。。。不行的话,也不用勉强。”

        “哦!不,没问题!没问题!请原谅,我有些走神儿了。”

        清醒过来的艾斯慌忙摆了摆手,亲昵地抓起赵毅的手,把他带到永橱面前,拉开柜门,指着里面悬挂在永架上的各类服装,用最真诚的口气说:“很高兴你能在困难的时候想到我。这是我的荣幸!”

        艾斯的话,让赵投觉得有些诧异。不过,他没有直接表现在脸上,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选了一件银灰色的猎装。

        他已经没有时间可供浪费。距离约会的时限,只剩下半个小时。

        带着永服走到房门前,赵毅转过身,发自内心,认真地说了一句一一一“谢谢!”

        艾斯友好地拍了怕他的肩膀,微笑道:“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

        带着感激的心情,赵毅默默注视了几分钟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可以感觉到一一艾斯的话语和笑脸,没有任何作伪的成分,真诚而自然

        显然,他很高兴能帮到自己。但这也是令赵毅最为困惑的部分。

        他肯走

        来到联邦国立大学以前,自己从未见过艾斯,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

        像旧时代一样,在人口密集的移民型星球,以及那些被人工生态基地改造过的城市里,都可以看到诸如“姜当劳”之类的快餐连锁店。与廉价的平民化咖啡馆不同,“玫瑰精灵”餐厅的顾客阶层大多为富豪。它是餐饮连锁当中的贵族、

        摆设和餐具无一不是价值昂贵的精品,侍者必须持有专业部门核发的证明文件,菜品原料有着严格的新鲜指数。当然,厨师也绝非街头小饭馆里的普通角色能够比拟。设在艺术学院生活区的“玫瑰精灵”餐厅,与其它分店没有任何差别。站在旋转门口面带微笑的侍者,并不因为就餐者是步行前来,就在脸面上流露出轻蔑或者怠慢。实际上,这家分店的销售业绩相当不错。毕竟,能够来这里就餐的学生,无一不是非富则贵。而他们也并不介意菜品价格比其它分店高出三成这一事实

        年轻,本来就是挥霍和享受的代名词。

        迟到,可能是所有女孩共享的专利。比约定时间整整延误了近两个钟头,焦急等候在餐厅门口的赵毅,才终于看到于落姗姗来迟的身影。她的装束比上牛更加艳丽。粉紫色的眼影,涂刷着荧光亮彩的键毛,粉底比平时更hòu,也更白。也许是为了迎合“玫瑰精灵”餐厅的气氛,于萨换了一条黑色包臀超短裙,这使得那双黑丝袜长腿显得更具诱惑力,也完美凸显出从高跟鞋上端裸露出来的滥圆足踝。

        这个时间。。。。。。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了晚餐时段,宵夜。。。。。。可能更为合适。

        “抱歉!临时有事情,稍微耽误了一下。

        于萨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方的服饰,脸上洋溢着微笑。她主动牵起赵毅的手,挽住他的胳膊,凑近他的耳畔,用近乎甜腻的声音轻语:“你不会怪我吧?”

        赵毅机械地点了点头一一一一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与别的女人肌肤接触,细腻冰滑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有种想要颤求的冲动。

        “妾吧!我已经很饿了。”

        于蒂似乎察觉到对方的身体变化。她淡淡地笑了笑,半拥着满怀惊喜的赵毅,在侍者的殷勤带领下,款步走进餐厅。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