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四十七节 恐吓

第四十七节 恐吓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文件的纸页非常平整,手指轻抚,有种流畅的光滑触感。

        奥尔加一直注视着赵毅。虽然脸上一直带着笑,但他的内心却很紧张————作为柏莱兹的律师兼密友,他的个人利益完全与伯恩斯坦家族捆绑在一起。因此,在他的公文包里,随时都准备着两份内容截然不同的空白协议。其中,A备件属于正常的利益对等合约,也是在公开场合所用频率最高的一种。而B备件则带有大量不平等条款,各种语焉不详,莫棱两可的含糊字句,经过专业化的法律解释,可以将原本属于签约人的各种收益全部剥夺。

        在奥尔加看来,这其实算不上卑鄙。谁都喜欢自己口袋里的钞票越来越多,商场上尔虞我诈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商人们总是希望尽可能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能够少花一个子儿,他们绝对不会给雇佣者多开一分钱的工资。

        摆在赵毅面前的,是具有利益掠夺性质的B备件。即便是资深律师,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看出其中倪端。何况,这场谈判本来就很仓促。但在奥尔加和柏莱兹看来,只要赵毅能够签署,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他应该是一个在谈判方面毫无经验的新手。这就是伯恩斯坦糖业集团的机会。

        说穿了,这相当于一个无形陷阱。奥尔加和柏莱兹则是守候在旁边的猎人,在急躁、压抑、激动的心理折磨下,正眼巴巴地望着赵毅这头猎物,等待着他主动迈出脚步,落入自己的控制。

        赵毅并没有想要拿起文件仔细翻阅的意思。他瞟了一眼文件末尾的签约金数额,淡淡地笑了。

        代表联邦元的特殊货币符号旁边,有一串清晰的阿拉伯数字————“20。000。000”。

        “两千万,这就是你给出的价码?”

        赵毅将文件朝前一推,语气充满显而易见的讥讽。

        “这只是初步的意向性价格————”

        奥尔加冲着正准备发作的柏莱兹使了个眼色,微笑着,用最温和的口气说:“按照协议规定,您可以从每一批成交货品当中,按照等级和售价的不同,分别提取百分之十至十六的利润分成。作为诚意的表示,这些款项的所有赋税均由我方代为缴纳。请相信,伯恩斯坦糖业集团将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胶质巧克力全面推向市场。一年,最多不超过两年,您就可以跻身于亿万富翁的行列。甚至,有可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十亿富豪。”

        年轻律师的口才的确不错,用语言勾画出来的美妙前景,充满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赵毅平静地注视着文件,沉默了大约十秒钟。忽然,他推开椅子站起,用略带冰冷的口气说:“抱歉!我们之间的谈话,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

        他原本以为能够听到一个比格鲁伯所给更高的价码,却发现办公桌对面所谓集团总裁,只能给出区区两千万的收购价。这就好比某人把你从摆满龙虾鲍鱼贵禽珍馐的餐桌上拉下来,声称带你去品尝比这更加昂贵的豪华大餐。然而,所谓的美肴珍馔,不过是普通的蛋炒饭加咸菜。。。。。。赵毅觉得,自己能够控制住如同火山一般想要暴怒的情绪,没有当场掀翻桌椅,已经是极其绅士的表现。

        “请等一下,如果您对这个价格不太满意,我们还可以继续商量。”

        奥尔加连忙侧过身,拦住去路,加快语速说:“您可以提出任何要求,我们会尽量予以满足。”

        赵毅认真地看了一眼这个妖媚的男人,平静地说:“我们不可能达成任何协议。两千万。。。。。。呵呵!这个价位实在太低了。”

        他没有出言讥讽或者直接喊出数十亿之类的天文数字。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力量都有其极限。用资产亿万豪族的标准,去要求全部身家不过数百万的小富翁,这根本就不现实。

        有些话,说出来的确很伤自尊心。赵毅言尽于此,他相信,以对方的智慧,应该不难听懂自己的潜台词。

        奥尔加没有继续阻拦。他脸上仍然挂着微笑,身体却朝旁边侧了侧,让出足够宽敞的通道。同时,伸出左手用力按紧柏莱兹的肩膀,微躬着腰,对着赵毅做了个“请”的姿势。

        随着房门慢慢合拢,贵宾室里的气氛,再次恢复平静。

        “你为什么不让我动手?”

        柏莱兹紧盯着奥尔加,苍白的面颊上,充斥着被淤压的愤怒。他用力甩开对方压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恶狠狠地说:“我可以用更强硬的方法,把这个家伙留下来。我有六名四阶力量型强化异能者,想要对付他其实很简单。既然他拒绝接受我们的开价,那就省下这笔钱,雇佣其他人为我们卖命。要知道,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把一个活人从这里带走。最多只需要两百万联邦元,就能洗掉会场的所有监控录像。”

        “让我怎么说你呢?亲爱的,你总是那么冲动。。。。。。”

        奥尔加叹了口气,伏低身子,趴在柏莱兹的肩膀上,说话声像女人一样甜糯,带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工业联盟理事绝对不是你能够招惹的对象。何况,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只有你想象中那些简单的办法。别忘了,这是一个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时代。如果换个角度来看问题,你会发现。。。。。。它们其实并不复杂。”

        说着,奥尔加从摆在桌面上的白瓷盘里,伸手拿起一小块切碎的巧克力,带着邪恶的微笑,久久凝视。

        。。。。。。

        科学家研究表明————太阳,将在五十亿个地球年后毁灭。当然,也有另外一种矮橙星与太阳相撞的说法,将这个时间期限提升至一百五十万年以后。无论谁对谁错,那个充满黑暗与绝望的时刻,都距离现在过于遥远。地球仍然被灿烂的阳光普照,人们依然按照各自的固定轨迹,为了生活而奔波、忙碌。至于以后。。。。。。死去的人们,永远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与生者共同应对灾难。

        铅笔从纸面上划过的“沙沙”声,永远是画室里唯一的基调。只有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才会听见从教室角落里传来的小声交谈。

        赵毅刻苦而认真地画着。

        对于绘画,他有着旁人难以理解的顽固和执着。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从幼年时期在S12基地生活、游戏、娱乐的最主要构成部分。那个时候,幸存者们只是将这种涂鸦当做小孩子的一时兴趣。他们当中,没有人能够在这方面给予赵毅指导。也正因为如此,随着画技逐渐提高,忽然发现军人与科学家在这方面远远落后自己的赵毅,也很自然萌发出孩子般的自豪。

        这是他在那个时候,最值得夸耀的事情。随着年龄增长,最初的兴趣,也渐渐转换成为固定在脑海深处的理想。

        可是,连赵毅自己也无法否认,他的确是美术系F班画技最糟糕的学生。尽管他非常努力,也很刻苦,但这种需要时间积累,通过大量训练获得的技术效果,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超越。

        他就像是一只顽固的蜗牛,朝着认定的方向缓缓蠕动。虽然很慢,却总是在不断前进。

        摆在教室中央平台上的石膏头像,已经换成了太阳神阿波罗。按照偷偷溜进教室看过赵毅画画胖子梁良的说法————那就是一个被冠加以神圣头衔的地球人雕像。不过,赵毅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种开解而变得舒畅。相比伏尔泰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阿波罗那张微胖的脸,实在很难用线条加以表现。尤其是石像上那些被古代艺术家精心雕刻出来的卷曲头发,简直让他不知道应该如何下笔,甚至有些抓狂。

        如果教室仍然保持以前的格局,赵毅的内心或许会平静许多。

        那个时候,他总是独自缩在角落里,不受人关注,却很自由。

        现在,张小娴和艾斯的画架就摆在自己身后。他们随时可以看见自己的画。这让赵毅很不舒服,有种私人空间被窥探的感觉。可是,他无法对这种行为提出抗议或者抱怨————教室并不属于个人,学生们可以在任何角度和位置画画。

        正如英俊的美术讲师斯坦瑞说过的那样————赵毅选择的视角很偏,这也是他为了躲避旁人目光的无奈之举。然而,张小娴与艾斯似乎也有同样的嗜好。他们就站在赵毅身后,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小三角。

        “你好,能借我用一下你的工具刀吗?”

        旁边,传来一个明显过于柔腻的男声。赵毅不用转身也知道,这是那个叫做的麦基的同班男孩。这家伙个头很高,如果不是脸上长有太多雀斑,倒也勉强配得上“英俊”这两个字。

        从上个星期开始,麦基每堂课都会到自己身后呆上十几分钟。当然,他的目标不是赵毅,而是站在身后,从同一角度对石膏像进行观察、绘画的张小娴。

        平心而论,张小娴是个长相不错的女孩。

        虽然是亚裔,她的皮肤却很白,也有着黄色人种特有的细腻。黑而长的睫毛,使眼睛看起来有种特殊的韵味。饱满的刑炜至少有四十D,这种非常美妙的曲线,在她的腰部极度收敛,向下,至臀部位置开始朝两边扩散,形成圆润挺翘的弧度。尤其是那双修长笔直的长腿,很容易引起最直接的视觉遐想。唯一的缺点,就是近乎凝固在面孔上,令人难以接近的冷漠。

        尽管对身后窥探者抱有微词,但赵毅不得不承认————张小娴的确是自己所见过最漂亮的女性,没有之一。

        女孩专注地在纸面上铺洒线条,似乎没有听见麦基的说话声。或者。。。。。。直接把这名求助者当做透明的空气。

        美女,在很多时候都是目光聚集的焦点。几乎每天都有快递把鲜花送进教室,指名道姓收货人就是张小娴。遗憾的是。。。。。。那些被装在漂亮透明纸巾里的娇艳玫瑰,连拆封释放出迷人香气的机会也没有,就直接被扔进墙角的垃圾堆,默默枯萎、腐烂。

        很多男生都会以各种借口接近这个女孩。借橡皮、借铅笔、借小刀。。。。。。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的确缺少这些东西,他们通常会故意弄坏自己的工具,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带。尤其令赵毅觉得烦躁的是————自从这些追求者把目标对准张小娴后,原本分散在教室里的画架,已经全部聚集到她的附近。

        这也意味着。。。。。。看到自己拙劣画作的人,越来越多。

        “能不能。。。。。。借我用一下你的工具刀?”

        被人无视的感觉很糟糕,也很没面子。沉默,或者应该说是尴尬的麦基,再次提高了音量。

        近在咫尺的呼喊,会使听觉器官有种被轰炸的感觉。张小娴握笔的手一僵,她猛然转过身,冷冷地盯着满怀信心的男孩看了几秒钟,从线条柔美的嘴唇深处,吐出一个凶狠无比的字。

        “滚————”

        麦基脸上的微笑骤然凝滞,他怔怔地站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他下意识地搓着双手,讷讷地说:“那个。。。。。。你,你似乎有些误会。我,我只是想要借。。。。。。”

        “信不信我现在就割掉你的生殖器,扔出去喂狗?”

        张小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听起来非常冰冷。不知道为什么,麦基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已经凝固,身上如同压上了数十吨的重量,连呼吸都变得极其艰难。他本能地倒退了几步,却看到张小娴正从画架上拿起工具刀和铅笔,狠狠地削着。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恐怕很难相信,这种充满狠辣阴冷的威胁字句,竟然会出自如此美貌的少女之口。

        “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最后这几个字,张小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嘴唇里吐出来。同时,她灵活地转动着握在手里的工具刀,闪耀出一片令人心悸的金属光芒。

        麦基不再说话。他瑟缩着身子,带着脸上畏惧和不情愿的神情,悄悄缩回自己的画架面前,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把新的工具刀,默默削着钝秃的铅笔。

        尽管没有亲眼目睹整个小故事的全过程,赵毅仍然被张小娴凶狠凌厉的声音,以及所有男人听了都会不寒而栗的字句所震撼。他不由自主地偏过头,想要看看站在身后凶悍异常的女孩,却忽然发现,张小娴那双漂亮勾魂的妙目,正像针芒一样狠狠盯着自己。仿佛。。。。。。要从自己身上剜下一块肉,或者凶残无比地刻下几个字。

        赵毅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慢慢转过身,在画纸上小心翼翼挪动着铅笔。

        他敢肯定————在此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女孩。但事实也显而易见,她并不喜欢自己,甚至可以说是憎恨。

        赵毅不知道究竟在哪里得罪了张小娴。在解释与询问都不可能得到答案的情况下,他只能保持沉默。

        站在旁边的艾斯显得非常冷静。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张小娴,目光又随即转移到赵毅身上,意味深长地吹了声口哨。轻佻、散漫,使他另有一种充满了英气的特殊魅力。

        。。。。。。

        手表指针正对着十二点零九分,现在,正是午餐时间。

        拥挤的学生食堂,使男人和女人都拥有相互揩油的机会。准确地说,赤/裸/裸/的**抓屁股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引起尖叫,无法遏制的公愤,会让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的动作者,被无数飞舞的餐盘和叉子,活活打成残废。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挤在美女俊男的身前或者背后,用大腿、肩膀、腰臀等部位轻轻摩擦。当然,这种方法并不确保百分之百有效,一旦目的暴露,下场同样很凄惨。

        “你确定,就是那个叫做于蓓的女孩?”

        “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身材倒很不错,脸蛋也马马虎虎,很一般嘛!”

        “你真的决定要泡她?而不是直接甩出几万块钞票,把她直接砸躺在床上?”

        “恋爱的过程并不重要。其实无论用哪一种方法,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不是她在上面,就是你在上面。当然,如果你有兴趣做一回“龙骑士。”我个人还是比较佩服的。”

        梁良的舌头非常灵活,复杂晦涩的字句从他嘴里说出来,丝毫没有迟滞感。他坐在食堂南面的桌子上,一边大口对付着餐盘里的食物,一边对正在进行相同动作的赵毅循循诱导。

        赵毅扔下一块啃净的鸡骨头,用纸巾擦了擦沾在手上的油腻,认真地问:“什么是龙骑士?”

        梁良用勺子舀起米饭,连同几根京酱肉丝一起送进嘴里,咀嚼着,含含糊糊地说:“长得暴丑的女人,通常称之为“恐龙”。你把她推翻按倒,再骑上去,你就是骑士。。。。。。龙骑士。”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