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四十六节 先手

第四十六节 先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十分钟后,满面激动的男人和贵妇一起,快步走到胶质巧克力的展示台前。与此同时,另外几名商人,也从会场的各个方向走了过来。与贵妇一样,他们也是因为孩子的缘故,不约而同将目光瞄准这种口感和味道独特的糖果。

        “该死,居然,居然有这么多人————”

        一个头顶半秃,身材干瘦,年纪至少超过八十岁的老者,紧紧杵着拐杖,站在距离展台大约十多米远的地方,恼怒地看着那些从餐盘里取食巧克力的人们。

        “奥雷莎早就说过,让你亲自过来尝尝这种神奇的糖果。可你就是不听。哼哼!这能怪谁呢?”

        旁边,一名年龄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少妇,手里牵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言辞锋利地冷嘲热讽。

        “我正在跟朋友谈生意,那可是价值八百多万的巨额订单。你,你懂个屁————”

        老者用力顿了顿手中的拐杖,无比愤怒的低吼着,斑驳花白的头发也因此变得零乱。言语中虽然带有悔意,却仍在强词夺理。

        “没错!在你眼里,奥雷莎和我根本就不重要。你从来就不相信她是你的亲生女儿。既然这样,那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几块糖吗?或者你应该回去,继续被中断的谈话。你说的对————那是一份价值八百万的订单。”

        少妇一边冷笑,一边带着孩子从老者面前离开。

        “该死的婊/子、娼/妇————”

        老者脸上涌出恼羞成怒的鲜红,他强压下内心深处的狂怒,挥手叫过等候在旁边的贴身随从,用颤抖的声音吩咐道:“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个展台的主售者给我找出来。必须赶在别人前面,不惜一切代价从他手里得到这种糖果制造专利技术————”

        。。。。。。

        除了老者,还有很多人也在寻找同样的目标。

        展台前的秩序已经有些混乱。越来越多的人被胶质巧克力的特殊魅力所吸引,就连一些势力庞大的财团代表,也注意到这个角落里过于拥挤的人群。

        “这是什么糖果?为什么没有相关介绍?是哪一家公司推出的产品?”

        “谁是这里的产品负责人?我想就具体订单数额和价格和他谈谈。”

        “这东西很有市场前景。立刻与生产厂家联系,必须首先满足我们的供货要求。”

        诸如此类的言论还有很多,人们都在拼命压低音量,用移动电话或者微型电脑与其他人紧急联络。异口同声的赞誉,使满怀好奇的品尝者从四面八方蜂拥过来。随着更多的大块巧克力被敲碎,作为大会主办方的商业联盟,也不得不派出保安人员在附近维持秩序。只有那些从圈子里被挤出的孩童,很是不满地站在旁边,用恼怒的目光狠狠瞪视着占据展台的大人们。

        赵毅不动声色地站在展台侧面五十多米远的角落里。他左手杵着餐桌,右手不时从摆在铜质隔架上的瓷盘里,揪出几颗洗净的水晶葡萄,惬意地塞进嘴里。

        远远地望着那些焦躁激动,正在漫无目的寻找自己的商人,他忽然有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满足。

        赵毅开始有些明白,“广告”这个词的真正含意。

        他不想主动上前现身————格鲁伯临走的时候吩咐过:在他没有回来以前,不要对任何人做出关于胶质巧克力的介绍或者承诺。

        这是一种具有历史意义的特殊商品。对于带有“古老”这两个字的物质,人类通常都会将它们与价值联系起来。当然,低端化的商品,可以从最大范围聚拢利润。但产品本身也可以出现高端的类别。总而言之,利润最大化的关键,仍然取决于投资者与制造商的态度和运作方式。

        “请问,您是格鲁伯先生的朋友吗?”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赵毅的思路。他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穿黑呢制服的中年男子垂手站在旁边,微躬着腰,脸上满是卑微尊敬的表情。

        赵毅咽下含在嘴里的葡萄,点了点头,目光却在对方身上来回扫视————这应该是一名在速度方面投入进化点的初阶异能者,对自己不可能构成威胁。

        “我家主人请您到二楼会客室面谈。请跟我来。”

        说着,男子礼貌地鞠了一躬,转过身,迈出脚步。

        。。。。。。

        贵宾室里的光线非常明亮,安装在墙壁和天花板上的气流交换系统,在房间里形成轻微的风。两盆形状与绿萝相似的常绿藤本植物,从距离地面四米多高的置物架上垂吊下来。仿佛一片葱郁茂密的绿色帘幕,巧妙柔化了因为摆放太多金属物品,而显得坚硬冰冷的房间格局。

        柏莱兹。伯恩斯坦,懒散地坐在hòu重的丝绒面椅子上,斜着身体,右手肘杵着办公桌,支撑着朝同一方向倾斜的头部。柔软的白衬衣随便系着几颗纽扣,松垮垮的摊在身体表面,露出结实平坦的胸脯。

        作为伯恩斯坦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刚刚过完二十七岁生日的柏莱兹,的确有着足以吸引大多数人目光的英俊外表。他的皮肤很白,体型偏瘦,身材却异常高大,宽阔的肩膀与长腿形成完美比例。尤其是那双琥珀的眼睛,仿佛随时都在释放着令任何女性都难以抗拒,忍不住想要与之亲近的温和目光。

        “柏莱兹,那个家伙很快就要上来。你能不能站起来把衣服穿好,再梳梳头?”

        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年轻人从旁边走了过来,言语中带有几分急迫,还有少许不满。他的面颊很白,显然涂了过于hòu重的粉底。浓密的黑色眼线,弯曲而长的睫毛,艳丽的粉色荧光唇彩,共同构成妆色过于浓hòu的脸。然而,西裤裆部那团高高凸顶的棍状物体,以及脖颈中央隆起喉结,都确凿无误表明————这是一个男人。

        奥尔加是柏莱兹的私人助理。同时,他还兼具着律师、秘书、朋友。。。。。。等等多重身份。当然,在某些没有外人的私密时间,奥尔加通常也会客串扮演一下柏莱兹的情人角色。

        毕竟,无论地球联邦还是泛联合都没有明文规定,同/性/恋/属于非法。

        柏莱兹的脸色很阴沉。从半小时前,他就一直保持着这种郁怒却无法得到发泄的状态。

        伯恩斯坦家族拥有联邦最大的食糖加工企业。糕点、蜜饯和糖果,是伯恩斯坦糖业的主要产品。这些味道甜蜜的小玩意儿,给整个家族带来了丰hòu利润,也使得“伯恩斯坦”这个名字,跻身于商业联盟的“B”级企业群体。

        从半年前开始,柏莱兹就一直专注于cāo作软心牛奶糖的大规模销售计划————这是一种香味浓郁的纯脂型休闲糖果。与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民用商品一样,所谓的“软心牛奶糖。”当然不可能含有牛奶这种昂贵的原料。而是以食用胶质为主,经过一系列化合反应,提纯、浓缩之后,得到的凝固液块。

        这种软糖比市场上任何同类产品的味道都要浓郁,甜度含量适中,甚至带有轻微的兴奋刺激效果。从各个渠道收集的资料表明,在不知道具体品牌的前提下,有百分之八十一的品尝者,都倾向于选择这种伯恩斯坦糖业公司的新产品。

        柏莱兹对软心牛奶糖抱有极大的信心。他相信,这种软糖将会在本届食品博览会上大放异彩。按照预计,年度订单将达到五十至五十五亿联邦元。如果能够引起军方的注意,成为后勤特供品。。。。。。这个数字,很有可能上浮到百亿的额度。

        从博览会开幕,事态发展一直在按照柏莱兹的计划进行着————重金聘请的明星演出很成功,几乎所有参会者都得到了免费派发的糖果,三十多名食品经销巨头对此表示出兴趣。。。。。。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直到半小时以前,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化。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任何销售记录的糖果。我查过相关资料,无论味道还是口感,的确与旧时代的巧克力极其相似。我不知道这家伙究竟从哪里弄到的配方,但效果显而易见,大家都很喜欢这种黑不溜秋的东西。”

        奥尔加拉开皮包,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的化妆盒,打开,对着镶嵌在盒盖上的镜子,朝面颊两边仔细补了补粉。他的嗓音有些尖细,言语中充满轻蔑和不屑,也有一丝淡淡的无奈。

        剧变,柏莱兹根本始料未及。

        他记得很清楚————就在联邦排名最靠前两家超级市场营销代表即将与自己签署合约的时候,对方的电话响了。紧接着,是压低声音的交谈,对方脸上的表情,从平淡无奇,到充满惊讶与震撼,转变过程快得惊人。然后,他们开始带有歉意地说“对不起。”留下空白的合约起身离开。而另外十余名对软心牛奶糖表示出兴趣,已经准备签约的重要经销商,也不约而同打来电话,用“抱歉”、“请见谅”、“再考虑考虑”之类的托辞,回绝之前已经谈妥,只差纸面签字的订单。

        作为博览会的重要赞助商,伯恩斯坦家族在会场里也拥有某些特权。也正因为如此,柏莱兹才能够在事情出现变化的第一时间,从总控制室调出监控录像,找到了从侧门进入会场的格鲁伯和赵毅,以及在那个时候摆放在他们身边,摆满巧克力糖块的展示平台。

        看到这一幕,怒气冲冲的柏莱兹只觉得浑身冰凉。他再也无法保持刻意的冷静,愤怒和恐惧,像两条可怕的蛇,死死缠绕住他的全部思维,疯狂吞噬着他大脑深处的最后一丝理智。

        柏莱兹并不惧怕所谓的商业对手,也没有把赵毅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让他真正感到畏惧的,只是监控录像画面上的格鲁伯。作为上流社会的一员,他当然清楚工业联盟理事的身份。食品博览会与金字塔工业联盟没有太大的利益牵涉,格鲁伯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显然,那些胶质巧克力才是真正的原因。

        想通了这一点,柏莱兹忽然产生出无比的绝望————每一名工业联盟理事,都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庞大财富。他从未与格鲁伯打过交道,却也通过网络等宣传渠道,大体上知道一些关于这个人的基本情况。不要说是柏莱兹本人,就算整个伯恩斯坦家族,与格鲁伯之间根本就是蚂蚁和巨象的比例。事情的结果已经非常明显————被自己和家族寄予hòu望的软心牛奶糖,根本不可能在本届博览会收到预料中的订单。随着聚集在展示台前的品尝者数量越来越多,那种卖相不佳,甚至可以说是丑陋不堪的胶质巧克力,很快就会成为无数挥舞钞票购买者的真正青睐对象。

        那可是一大笔钱。五十亿,六十亿,七十亿。。。。。。甚至高达数百,乃至上千亿联邦元的订单都有可能。

        柏莱兹让人弄了一些那种糖块送到自己面前。香味儿浓郁,口感独特,尤其是那种在舌尖上散漫开来,滑腻柔软的融化感,的确让人如坠幻梦,回味悠长。

        “我们并非没有机会。没错,格鲁伯的确有着你无法比拟的巨大财富。但你忘了一点关键性的因素————这是商业联盟主持的食品博览会,不是工业联盟的年度科技展览。如果,我们可以拿出足以打动商盟理事们的好处,伯恩斯坦糖业集团的利润非但不会减少,还有可能实现跳跃性增长。”

        也许是因为拥有一部分女性特征的缘故,奥尔加看待问题的观点,与柏莱兹截然不同。他一直认真注视着监控录像,仔细观察赵毅进入会场后的每一个动作。同时准确指出————这个年轻人,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注意看这些定格的画面:他没有佩戴金字塔工业联盟的标志,与格鲁伯交谈的时候,也没有表示出谦卑或者尊敬之类的神情。他很随意,却也有些拘束。看他的吃相,没有贵族的优雅,也没有在这种场合应有的礼仪。格鲁伯把他独自扔下,应该是想要就利益分成之类的问题,和某个大人物单独进行协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格鲁伯与他之间应该是合作关系。综合种种因素。。。。。。他极有可能就是那种糖果的配方发明人。。。。。。不,不是应该,而是绝对。肯定是他,没错————”

        奥尔加的分析,与真相惊人的吻合。柏莱兹自然也明白,他这些话背后隐藏的潜台词————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抢在格鲁伯回来之前,从这个年轻人手中得到配方。

        想清楚了这一点,柏莱兹立刻从椅子上坐直,简单地整理了一下面容,紧张而迫切地等待着,即将被贴身侍者带入贵宾室的赵毅。

        。。。。。。

        房间里的空气显得沉闷。从走进来,坐下的一刹那,赵毅已经隐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他没有看到格鲁伯,而桌子对面的这两个人也过于年轻。尤其是站在旁边那个叫做奥尔加的男人,说话方式与穿着打扮,都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您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伯恩斯坦糖业集团的总裁柏莱兹。这位,是我的秘书。”

        柏莱兹的态度有些急切。简短的开场白过后,他伸手指了指摆在桌面上所剩无几的巧克力碎块,非常直接地表明自己的意图:“我想知道,您是不是这种糖果的专利持有人?”

        赵毅皱了皱眉。他本能堤炻到了对方的意图,但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并不确定,格鲁伯与柏莱兹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系。可是,工业联盟理事既然没有出现,对方又说出那样的话。。。。。。显然,这个叫做柏莱兹的年轻男子,对胶质巧克力的配方抱有浓hòu的兴趣。

        赵毅需要钱。他当然希望手里的糖果制造技术,可以卖出足够的高价。只要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价位,他并不介意买家的名字叫做格鲁伯,或者还是柏莱兹。

        “我想买下这项专利。”

        柏莱兹丝毫没有表现出生意人应有的谈判技巧。他并非不想这么做,而是实在没有太多时间。

        旁边,面带微笑的秘书奥尔加,已经从皮包里取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件,以极其敏捷的动作,飞快翻过前面几页,直接将空白的落款部位递到赵毅面前。

        望着摆在面前,已经拔掉帽套的钢笔,赵毅淡淡地笑了。

        尽管与外面的世界接触时间不长,他也多少知道一些利用特殊字词,在文件上做手脚的小动作。赵毅不想点破————对方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他们显然是想要赶在格鲁伯出现之前,从自己手里得到胶质巧克力的全部资料。

        (上架了,老黑必须唠叨几句。希望各位书友能把月票砸给我,当然推荐票和订阅也碧旎可少。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谢谢!)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