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三十九节 气氛

第三十九节 气氛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没有冠冕堂皇的自我介绍,面对房间里男人和女人们好奇、羡慕、热切,以及冷漠、探究的目光,张小娴与艾斯均抱以无视。他们甚至连一个字也没有说,非常干脆地抱起各自的画架,不约而同走到赵毅身边,放下。

        画室,不同于教室。

        这里没有预置好的座位,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角度的绘画位置。

        赵毅知道自己画的很糟糕————即便是对美术一无所知的外行,也能够看出他的绘画技术究竟有多么不堪。这让他感觉很狼狈,也非常自觉的,没有与其他人去争抢视角更好的位置。他的画架摆在人群最外围,只有从前面两个人身体的夹角中间,才能看到中央平台上那尊石膏头像的三分之二。

        没有比这里更偏、更背的位置。但好处也显而易见————很少有人会从这里绕行,最大程度保证了赵毅那点可怜的自尊心。

        那个叫做艾斯的男孩,身上的西服做工考究,纽扣更是用整粒钻石打磨而成。虽然不清楚那东西究竟是天然或者人工质地,不过,这种问题实在显得多余————在佩戴者举手抬足均显示出贵族般优雅,以及良好教养的时候,没有人会将它们与“假货”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至于张小娴。。。。。。皮质短夹克的背领上,有一枚手工纹绣的“香奈儿”标志。这件衣服在专卖店里的售价,不会少于五万联邦元。

        能够上得起艺术学院的学生,家庭环境非富即贵。即便如此,也很少有人穿得起如此昂贵的服装。

        不会说话的死物,往往是衬托拥有者财产与身份的最佳佐证。

        讲师斯坦瑞大步走了过来,颇为厌恶地看了一眼赵毅,目光直接从那张混乱不堪的画纸上飞快掠过,带着最迷人的微笑,停留在张小娴略带红晕的粉白脸蛋上。

        “这个角度并不理想。我建议,你最好换个位置。”

        女孩似乎没有听到斯坦瑞的话。不过,在如此之近的距离,这个借口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她脸上带着若隐若现的讥讽,旁若无人地在木架上装好画板,夹上纸,又从置物袋里拿出一盒已经削好的铅笔,取出一枝,在细长的指间灵活转动了几下,淡淡地说:“这里很不错,我哪儿也不去————”

        斯坦瑞对少女的言论感到惊讶————这里的视觉角度很偏,更糟糕的是,赵毅和他的画板几乎遮挡了全部视线。张小娴恰恰就站在他的身后,根本不可能看见石膏头像的全貌。

        教室并不拥挤,有很多位置比这里视角更佳,也有很多男生,都在眼巴巴期盼着这个漂亮女孩能够来到自己身边。

        假如张小娴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孩。

        假如张小娴只是一名家境一般的普通女孩。

        假如张小娴只是一名家境一般相貌平常的普通女孩。

        上述三个假设,适用于联邦国立大学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学生,斯坦瑞可以对这些人完全无视,甚至抱有鄙夷和轻蔑,却必须以极其认真且郑重的态度,对待另外的百分之四十。

        艺术学院的绝大部分学生,都包括在这百分之四十以内。如果按照个人家庭财产、权势、名望等因素,还可以具体划分为巨富、豪门、有钱等等一系列类别。

        斯坦瑞仔细看过张小娴的入学登记资料,多达近百项档案栏目当中,他只牢牢记下学生父母分项的内容。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斯坦瑞历来查看学生信息登记表的时候,唯一关心的部分。

        母亲的表格栏目空白。至于父亲,则是“张奎山”三个字。

        相同姓名的人很多,但斯坦瑞知道,资料上的张奎山,其实是“张氏重工”的总裁兼董事长。这一点,绝对不会弄错。也正因为如此,斯坦瑞对于张小娴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产生了一些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幻想。

        斯坦瑞今年三十二岁,很年轻————“师生恋”这种事情,在联邦国立大学非常普遍。

        “角度,是一张作品是否真正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

        左手扶住画架,右手五指分张开来,像梳子一样朝后顺了顺齐肩长发,斯坦瑞额头后仰,做了一个洗发水广告中最常见的潇洒动作,露出诱惑性的微笑,用带有教师威严与冷峻,却不失温柔的语气说:“绘画,必须考虑光线与环境。只有极其高超的技巧,才能完美表现出背光面的阴影效果。谈论这个问题,对你来说似乎早了一些。刚刚入学的第一张作品,我建议你。。。。。。”

        “我就喜欢呆在这儿————”

        张小娴的目光开始变得锋锐,声音也充满带有寒意的冰冷。显然,她并不喜欢斯坦瑞在自己面前啰里八嗦。

        斯坦瑞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身为教师,被学生冷言拒绝。。。。。。无论事情起因或者隐藏因素究竟是什么,都不会令人感觉愉快。很自然的,惊讶愕然,立刻转变为恼羞成怒。就在年轻讲师想要发作的时候,忽然意外地发现————与张小娴站在同列方向的艾斯,正用隐隐带有怜悯的冷漠目光望着自己。

        眼睛,能够释放出复杂的情感。斯坦瑞无法辨别艾斯的目光究竟是警告或者敌视,但他很清楚————那里面,绝对不存在“友善”之类的成份。

        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斯坦瑞记得,艾斯的入学登记资料表格一片空白。只有备注栏里留有一个醒目的大字————“略”。

        这意味着,该名学生的身份严禁公开,绝对保密。

        诸如此类的例子,在联邦国立大学的档案管理库当中,大约还有数十。据斯坦瑞所知,其中一名文学院考古专业的男生,其实是联邦总统的外甥。

        无论艾斯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那都不是斯坦瑞能够接触到的高度。虽然,他是自己的学生。

        想清楚了这一点,斯坦瑞不由得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开始将艾斯归类于张小娴的男朋友或者追求者之列。他不再说话,也不对曾经抱以某种目的的女孩指手画脚。惶恐、惴惴不安,加上无比的失落,还有一点点潜在的愤怒,强烈无比的嫉妒,使美术讲师的思维情绪在刹那间膨胀。斯坦瑞半低着头,像受伤的狼一样瞪着红眼,朝四周迅速搜索着可供出气的目标。

        赵毅已经察觉到周围气氛的变化。他尽可能将身体伸展开来,藉此挡住自己的画板。这种古怪且滑稽的动作,立刻引起了斯坦瑞的注意。

        “你,你究竟在干什么?”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