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三十八节 新生

第三十八节 新生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旧时代的哲人说过:“当太阳光辉普照大地的时候,所有因为黑暗产生的邪念与罪恶,都将随着无所不在的光芒,被彻底荡涤,净化。”

        在赵毅看来,这句话和放屁没什么区别。

        阳光与邪恶,根本就是两回事情。至于黑暗,那不过是星球自转产生的规律性变化。被残酷现实压抑得快要发疯的绝望者,偶然间被窗外刺眼耀目的光线所吸引,进而产生出呻吟颤抖的感叹。。。。。。自我麻醉意识中的幻想,永远不可能挽救任何人。

        洗漱完毕,最后看一眼镜子里那个皮肤黝黑、高瘦、眉宇间带着深沉与执拗的青年,还有已经剪去标签的“范思哲”外套,赵毅笑了笑,走出自己的私人宿舍。

        艺术学院的食堂,菜品种类要比联大其它学院更多一些,价格也更加昂贵。

        望着盘子里散发出小麦香气的夹肉面包,赵毅不禁想起在S12基地的时候,自己足足吃了好几年的胶质饼干。

        胶质,是人类进入宇宙大移民时代之后,在一颗含氮率极高星球上发现的产物。它由一种蔓藤类植物分泌,新鲜的液态非常透明,通常在半小时后开始凝固。未经处理的胶质原块,带有一股浓烈刺鼻的辛辣臭味,甚至含有相当分量的毒素成份。不过,这东西的蛋白质含量极高,通过简单的高温水解,就能分离出大量富营养物质。由于栽培胶质本体的植物,能够适应绝大部分地理环境,因此,它很快成为人类社会食物不足的补充成份。

        胶质本身也是一种使用广泛的工业原料,但就食物方面的特性而言,除了穷苦潦倒的工业平民,很少有人会以这种东西当做主食。即便是添加了大量辅助食材,在味道与口感方面大幅改进的特供类军粮,也大多是作为备用品储存。

        “嗨!你怎么坐在这儿?”

        赵毅转头望去,只见胖子梁良正从大门方向走了过来。他像往常一样腆着肚子,做工考究的马甲,纽扣根本无法系拢,只能完全敞开。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女,站在他的身边,双手紧紧搂抱着梁良的右臂,头歪侧着靠在他的肩膀上,脸上的表情很是甜蜜,一直在微笑。

        “去,给我弄点儿吃的————”

        梁良说话的声音,带有命令式的口气。女孩并未觉得不悦,她娇嗔着搂住胖子的肩膀,在那张油光滑亮的脸上亲了一口,又冲着赵毅歉意地笑笑,转过身,朝着不远处出售食物的窗口走去。

        她很瘦,脸蛋算得上清秀,皮肤很白,应该可以被归于“漂亮”的类型。黑白条纹的连衣裙很显身材,但的确很薄,也很短,可以看见胸罩的大概款式和形状,如果走路的时候步子迈大一些,甚至可以看到从飞扬裙边露出的腿根与内裤。

        “文学院预科班的女孩,给了她两千块,做我一个月的临时女朋友。”

        梁良冲着赵毅咧嘴一笑,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他凑过身体,压低声音,挤眉弄眼地说:“她有几个朋友长得也不错。要不,我让她帮你介绍一下,价格不贵,很便宜。”

        赵毅咬了一口面包,淡笑着摇了摇头。一时间,他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出卖/色/相,在学院女生当中其实不是什么秘密。恰恰相反,很多人都把这当做自食其力的表现。联邦国立大学费用高昂,在家庭收入无法给予帮助的情况下,学生们只能寻找额外的经济来源。在附近餐馆里端盘子洗碗,只是收入最为低廉的做法之一。相比之下,漂亮女生靠脸蛋吃饭的举动,只不过是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罢了。

        当然,也有的女孩运气比较好,可以找到真正喜欢自己,直至毕业、结婚,家庭富裕的另外一半。但这样的例子很少,几乎可以不计。

        延伸性思维的确无法用常理解释。看着坐在对面的梁良,赵毅忽然间想起舞蹈系那个叫做于蓓的女孩,心情顿时变得烦闷而焦躁。他草草几口吃完盘子里的东西,冲着胖子略点了点头,起身便要离开。

        “我说,能不能留个联络方式给我?”

        梁良单手托着下巴,眨巴着被脂肪挤成细缝的眼睛,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冲着赵毅吹了声口哨。

        “为什么?”

        赵毅站直身体,询问地看着他。

        “多个朋友,总是好的。”

        梁良把玩着手里的移动电话,暧昧地笑笑:“有机会的话,约你出来一起泡妞。”

        。。。。。。

        对于其它专业的学生而言,美术系的画室,一直都充满神秘且令人冲动的意味。造成这种气氛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说穿了,只有四个字————“人体模特”。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女人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钱,是最直接的手段之一。不过,在一些口味独特的人眼里,这种单纯为了满足**的举动,其实已经失去了令人期待的成份,变得野蛮且毫无趣味可言。何况,因为绘画而曝露的人体,本身就具有美感。这与/赤/裸/裸/的/肉/体/碰撞截然不同,更含有圣洁的,令人憧憬的意味。

        大学一年级的新生,还没有接触到人体绘画的高度。接下来的半年,甚至是一年当中,他们仍然以大量基础习作为主。石膏头像,加上中、高级别的静物写生,构成了这一时期的课程内容。

        两百平米左右的画室中央,一尊洁白的石膏头像,平平摆放在距离地面米许的木架上。数十张画架围着平台,形成不太规则的圆。没有人说话,只有铅笔尖与纸面接触发出的“沙沙”声,偶尔夹杂着几声轻微,被压制住的咳嗽。

        赵毅努力捕捉着石膏头像的每一个细节,将它们通过眼睛与大脑的观察、记忆,完整复制在纸面上。手指夹着铅笔,仔细详尽的表现出黑白对比最佳关系,无数根线条形成块面,在空白处堆积出厚重的实物质感。

        偶尔有人觉得累了,走出圈外,用小刀灵活地削着铅笔。也有人靠在墙边或者距离较远的位置,静静地观察画面结构是否合理。更多的人会选择四处张望,在技巧与表现力最优秀的人身后站定,带着羡慕且赞叹的目光,默默注视着那写用线条堆砌而成的画面,吸取对方之长,比较自己所短。

        赵毅努力勾勒每一根线条,却越来越灰心丧气。

        绘画,需要神韵,需要最大限度表现出画者自己的见解。然而,与世界上绝大多数事物一样,绘画的前期阶段,也需要进行海量的基础训练。简而言之,那就是真实再现,甚至可以说是复制。石膏素描不需要掺杂太多个人见解,东西就摆在那里,说穿了,就是黑、白、灰,加上准确的形。

        这恰恰是赵毅最为欠缺的部分。

        纸面上的伏尔泰石膏头像,活像刚刚从坟地里挖出来,到处布满凹洞与霉斑,甚至被腐蚀到几乎快要烂掉的骷髅。

        他喜欢画画。可是在S12,没有人能够给予他这方面的指导。

        连最基本的几何静物都没有接触过,直接开始石膏头像课程。。。。。。这相当于让一年级都没有毕业的小学生,直接去参加国际奥数比赛。

        赵毅觉得,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鄙夷、嗤笑、冷漠、不屑一顾。。。。。。自己却无法发作————这是他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人。

        在这种时候,厚厚的脸皮,是抵挡外来目光,增强信念与决心的最佳助力。

        时间,就这样在羞怒与平淡中缓缓流过。几分钟、半个钟头、一节课。

        紧闭的教室大门,朝内敞开了一条不断扩大的缝隙。很快,在任课讲师的陪同下,两个陌生的人影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白皮肤,穿一件深蓝色双排扣西装,系着一条精致的丝质领结。他的白衬衫看起来非常整洁,配合灰蓝色的眼珠,显出优雅的风度和魅力。

        后面,则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虽是亚裔,光滑的皮肤却比欧裔看起来更加细白。双唇丰润,黑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鼻子高贵挺拔,颧骨很高,牛仔裤和皮衣紧紧包裹着身体,充满少女特有的青春活力。

        “从今天起,有两位新同学将加入我们这个班。”

        美术讲师斯坦瑞,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他走到教室中央,用力拍了拍手,用充满热情的声音说:“让我们欢迎,张小娴与艾斯————”

        虽然走进教室的顺序男先女后,却并不妨碍介绍者调换次序。应该承认,在很多时候,漂亮女性的确要比男人更受欢迎。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