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三十三节 会场 三

第三十三节 会场 三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加班到现在,刚回到家。为了不让童鞋们觉得老黑很懒,所以先更新,然后再睡觉。另附:推荐票很惨淡,各位手上有富余票票的话,多支援点,谢谢!)

        如果更换一下时间、地点、对象,没有任何人会对最后的这句话产生丝毫在意,甚至会嗤之以鼻直接起身离开。

        然而,当它从格鲁伯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具备了必须被重视的地位。虽然不知道具体含金量究竟有多少?但格鲁伯同为金字塔工业联盟理事的身份,就是最好的价值保证。

        超过七旬的年龄,使施密特在这个时候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有很多年轻人都对古稀长者抱以轻蔑和不屑,却永远无法忽视他们在岁月沉淀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尤其是在牵涉到“金钱”这两个字的时候。。。。。。当施密特首先拿起一份文件翻开,平淡冷漠的面部表情,经历着皱眉、意外、惊讶、震撼等等一系列过程之后,仍然抱以观望态度的其余五名理事,也半信半疑地翻阅起这份外表丝毫无奇的资料。

        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在纸面上。讥讽和嘲笑的表情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震惊。几名阅读速度较快的理事开始低声交谈,有的人眉头紧皱,也有人对文件当中提及的内容产生极大的兴趣,甚至当场从衣袋里摸出微型电脑,飞快的计算着。

        大约半小时后,施密特慢慢放下文件,身体朝后靠在椅背上,依然皱着眉头,目光却在文件与格鲁伯之间,不断来回扫视。

        也许是继承了南美血裔特有的急躁性格,理事托斯波瓦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这份文件上的内容已经被证实?还是只存在于推测性质的理论?”

        格鲁伯没有说话。他从衣服内袋里摸出一盒雪茄,抽出一支,用精巧的单口剪削去尾部。“嗤啦”一声,划亮一枝长柄火柴,将雪茄凑近不断摇晃的焰苗,均匀点燃,轻轻吸了一口,感受着回荡在口腔里浓郁甜香的同时,脸上也露出悠然自得的微笑。

        他很满意其余六名理事此刻的表情————从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突然转变成为带有无限震惊的目瞪口呆。。。。。。这样的表演,在任何剧场或者影视作品里都无法看到。即便是按照预编剧本进行的表演,也不可能达到如此逼真的效果。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虽短,却使格鲁伯的内心得到极大满足。

        要知道,几天以前,赵毅在办公室里拿出这份文件的时候,格鲁伯当时的面部表情,与现在的理事们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亲眼目睹别人同样经历着大脑惯性思维被撕裂、扭曲、破坏,被强制着植入全新概念。。。。。。这让格鲁伯产生出极其微妙的优越感。

        文件的核心,是一张多变向引擎改造图纸。

        外观和基本结构,与之前赵毅作业本上的那张完全相同。其中最显著的区别,是机件中央连接动力室那根至关重要的“U”形合金管,已经被更换为带有三联接槽的“Y”形直流轨道。

        仅仅只是一个小巧简单的设计,整个引擎的增幅功率,立刻被提升至百分之十二点五一。

        这足足超过被埃布尔偷走图纸的增幅功率百分之五十以上,也是赵毅获得格鲁伯绝对支持,瞬间改变立场与观点的最重要筹码。

        “我已经按照图纸设计,生产出了第一台新型多变向引擎样机。”

        格鲁伯将未抽完的雪茄,平平放入烟灰缸的夹口,转过身,对脸色因为激动显得有些发红的托斯波瓦笑道:“那玩意儿非常棒。我想,最多只需要四个月,各大汽车公司就会推出他们的新产品。尤其是那些喜欢飙车和速度的家伙,会把我们当做上帝膜拜。”

        没有人因为最后这句俏皮话发笑。包括原本为抗拒的亚裔理事文岩,其余六名与会者的脸上,均浮现出郑重其事的神情。

        “你从哪儿搞到的这份图纸?”

        沉默了几分钟,坐在对面的施密特首先发问。

        “当然是原来那张图纸真正的主人,联邦国立大学机械学院的瓦斯勒教授。”

        格鲁伯慢慢转动着手上的钻石戒指,重新恢复正常的说话语气:“埃布尔拿到的,只是最初用作实验的简略结构图。他以为这就是瓦斯勒教授最重大的研究成果,却丝毫没有料到————被他当做圣物一样倚为珍视的东西,不过是天使褪去人类外表之后,扔弃在大地上毫无用处的废旧外套。”

        “埃布尔杀害了真正的发明者。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偷、窃贼、罪犯。如果不是瓦斯勒教授的一个学生找到我,并且拿出这张增幅率百分之十二的研究成果,我们所有人的眼睛,都将被另外那张增幅功率只有百分之八的被窃品蒙蔽————”

        格鲁伯的声音逐渐变得沉重:“在此,我想重申之前的提议————埃布尔是一个肮脏卑鄙的剽窃者。他,必须死————”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格鲁伯。六名理事脸上的表情异常凝重,没有人说话,却用轻微的动作进行彼此熟识的交流。过了近五分钟,施密特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格鲁伯,说:“那个教授的学生,他叫什么名字?”

        “赵毅。”

        这个问题显然有些多余,因为翻开文件第二页,就能看到关于赵毅的照片,以及详细个人资料。但格鲁伯很清楚,从自己口中得到确认,与纯粹的纸面材料,完全是两回事。

        “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白痴或者傻瓜。”

        施密特一边低头翻阅着文件,一边说:“十八岁。。。。。。唔,的确还是被热血与单纯所支配的年龄。好吧!我不想就他为什么不找警察,而是首先找到我们这件事发表议论。显然,这个小家伙比其他同龄人要聪明得多。呵呵!格鲁伯,说说看,他都对你提了些什么样的条件?别告诉我这张图纸是他白白赠送,只为了给那个可怜的教授报仇。顺便说一句,在旧时代遥远的东方国家,的确出现过“雷锋”这种乐于助人的精神楷模。但他一个人不可能代表整个社会,整个人类。自私的人,终究是占绝大多数。”

        “他的确提出了几项要求。”

        格鲁伯注意到,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其他理事的脸上,都显露出于施密特类似或者相同的,淡淡的讥讽与不屑。他没有辩解,继续说道:“那个孩子想得到一份由工业联盟开具的“S”级企业资格认证书。另外,他还需要一张私掠许可证。”

        施密特等待了近二十秒,格鲁伯却再也没有下文。他下意识地再次皱起眉头,疑惑地问:“只有这些?”

        格鲁伯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没有提出分享专利资格,按比例收取成品利润之类的要求?”

        托斯波瓦显然十分惊诧,他不由得从椅子上站起,双手连比带划地问:“没有要求现金?实物补偿?或者。。。。。。或者什么别的?”

        “没有。”

        格鲁伯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微笑,言语却非常肯定。

        文岩淡淡堤戾进话来:“那么,他,或者他的家族本身就拥有工矿企业?“S”级资格认证书具有产品免检、免审的权力,纳税额度还会降低百分之四十。这可要比专利分成管用得多。”

        “那孩子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我调查过,他名下没有任何产业,只有一笔军方提供的抚恤金。”

        格鲁伯凝望着一干颇不相信的理事,一字一句地说:“他只是想为自己的老师复仇。并且按照瓦斯勒教授生前的愿望,创办一个集生产与研究一体的企业,将这项引擎增幅技术全面推广。”

        大厅再次陷入沉寂。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卡米拉理事首先打破了沉默,轻声叹息:“这几乎算不上什么要求。我们得满足他。”

        “先等一等————”

        老谋深算的施密特打断了她的话,谨慎地问:“格鲁伯,你肯定已经从那个人手上拿到了全部技术资料,没有丝毫遗漏?”

        “包括所有原始演算数据,都在这里。”

        说着,格鲁伯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磁盘,在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着。望朝其他人的目光,却带有几分隐约的狡猾:“我为大家每一个人都准备了最详细的拷贝。很幸运,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改变一些可能对我们造成困扰的难题。议会和其他加盟企业主,也将得到满意的答案。呵呵!尊敬的施密特,各位理事们,我的要价不高————五亿联邦元或者泛联合通用星币,你们就能得到完整的资料。”

        “非常合理的价格。格鲁伯,看来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奸诈。我喜欢和老实人打交道————”

        亚裔理事文岩首先出声赞成。同时从衣服内袋里摸出支票簿,在空白栏上飞快写下一串数字,撕下,递过。

        五亿,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然而,以地球联邦和泛联合军两大势力多达“兆”位的人口基数,这不过是多变向引擎未来产生的利润中,几乎可以不计的部分。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利益的转换。如果格鲁伯没有任何要求,免费提供资料,反而会让其他理事认为————他在这整件事情当中,肯定扮演着某种不可告人的角色。

        在这种场合,五亿,是一个足够令人相信的友情价。就像你到某个朋友开设的餐厅吃饭。尽管对方推辞不收餐费,作为礼节,你仍然还是要留下足够食材成本的钞票。

        格鲁伯微笑着,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弹动。他环视了一圈四周,认真地说:“诸位,现在对我的提案进行表决吧!埃布尔教授的剽窃行为,是否对金字塔工业联盟构成欺诈?如果有谁认同我刚才所说的这些,请按照惯例,举起右手。”

        施密特和各位理事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纷纷举起了手臂。

        “非常好!”

        格鲁伯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他沉稳而响亮地说:“按照联盟公约第六章,第十八条————任何行为被确认的欺诈者,都必须由理事会对罪行轻重进行表决。现在,请各位行使自己的权力。”

        “重罪————”

        文岩首先按下自己桌面上代表同意的红色电钮。

        “重罪————”

        托斯波瓦、卡米拉,以及另外两名理事,同样点头赞同。

        “重罪————”

        按下电钮的同时,施密烫煸老的面孔,显出一丝上位者特有的狠辣。

        “不要再让我看到这个人的脸,听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