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二十五节 利欲

第二十五节 利欲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不,你不能这样做————”

        瓦斯勒只觉得脑子里很乱。他感到眩晕,仿佛有强烈、绚烂的光,从大脑深处释放出来,变幻成一连串极其生动活泼、充满迷幻色彩的图案。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甚至产生出想要呕吐的**。他一边下意识地否决埃布尔的建议,一边茫然地伸手在办公桌上来回摸索,想要找到自己的茶杯,喝水解渴。

        身体很重,仿佛背脊上压着一块无比庞大的山岩。瓦斯勒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他发现双手已经不听使唤,手指在无节奏的抽搐。他想要撑住桌面站起,膝盖和腿部却酸软没有力气。不断晃动之下,身体终于失去平衡,从椅子上歪斜着重重摔倒在地面上,似乎全部骨架都彻底散开,也无力挣扎。

        “你。。。。。。你都做,做了些什么?”

        瓦斯勒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黑框眼镜也从鼻梁上滑落下来。他努力仰起头,迷离散漫的目光,最终锁定住埃布尔手里的酒杯,强压下极其难受的恶心,颤声问:“酒。。。。。。你没有喝?”

        埃布尔仍然保持着几分钟前的固定姿势,混浊的眼珠冷冷斜盯着瓦斯勒,满是皱纹的脸上毫无表情。他拿过桌上半空的威士忌瓶子,把玻璃杯中尚未喝过的酒液,重新倒回瓶内。紧接着,将两只酒杯拿到旁边的水槽前清洗干净,用纸巾擦去水渍,仔细放回书橱里原来的位置。他的动作很轻,带着一双薄薄的聚酯手套。作为最重要的证据,他把威士忌酒瓶连同图纸一起装进公文包,从中又取出另外一份早已准备好,同样签有赵毅姓名的作业本,轻轻摆在办公桌上。

        “我本来不想这样做。”

        埃布尔蹲下身,平静地注视着躺在地上不住战栗的瓦斯勒,认真地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说真的,开始的时候我不想这么干。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你和我共同成名,飞黄腾达的机会。永远没有第二次,也不可能有另外的选择。酒里只放了一些浓缩过的LSD药粉(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服用过量的死者症状,与心肌梗塞非常类似。很多人都知道你曾经是迷幻剂服食者,警察只会把死亡原因归结为超剂量服用。当然。。。。。。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真的不想杀你,我只想得到哪些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

        整个世界都在旋转,无数莫明其妙的声音同时在瓦斯勒耳中响起。意识里各种奇怪的画面此起彼伏,埃布尔的面孔被扭曲成诡异邪恶的画。他感觉浑身都在冒冷汗,酒精,加上强大的药物效果,正在逐渐吞噬大脑最后的清醒意识。忽然,瓦斯勒猛然睁大双眼,死盯着埃布尔那刻着深深皱纹,也带有恐惧和惊悚的脸,拼尽最后的力气,用含糊不清的语调说:“。。。。。。上帝,绝对不会。。。。。。宽恕你。。。。。。”

        这句话似乎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整个人彻底瘫软,眼瞳开始逐渐放大,慢慢蒙上一层淡淡的死白。

        望着这具生命力正在迅速消失的身体,埃布尔教授唇角上牵,浮现出一个隐约难辩的笑容。但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他笑得都非常恐怖,非常狰狞。

        “我不需要什么所谓的宽恕。可怜的瓦斯勒,你很快就会发现,我的名字。。。。。。将与上帝并列————”

        。。。。。。

        进化能力,一直是人类世界最大的奥秘。

        在强大的科技力量主导下,宗教对于人类的影响,已经缩减到历史最低点。无论天主还是释迦,安拉或者道祖,都不可能再发挥出远古时代那般压倒性的统治力量。很自然的,人类祈求的目标,也逐渐转变成为能够被肉眼实际观察到的科技权威。而那些原本应该供奉在神坛之上的金钱与信念,也彻底转化为更具促动能力的研究资金来源。

        有很多人都在寻找进化的秘密。

        由松果腺体分泌的神秘激素,被地球联邦与泛联合军共同列为本世纪最大的生物学悬疑。从上个世纪最初发现进化点存在的时候,两大集团势力就为此开具出高达五亿的巨额奖金。在联邦元与星币(泛联合军货币)汇率对等的情况下,悬赏数字也在以每三至五年为台阶的速度,递增向上攀升。直到现在,关于进化点的奖金数额,已经足足高达八百亿。

        每个人都在梦想着进化————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到处都存在饥饿,战争与死亡随时可能降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明争暗斗,被迫屈服于绝对力量的威压。每一分钟,都有无数小人物在角落里发出呐喊。他们在嘶吼,在悲鸣,在号哭着捶胸顿足。他们幻想着要成为无所不能的超人,期盼拥有强于普通人的可怕力量。达成这种疯狂至极**的根本,就是进化,进化,再进化。

        没有准确数字表明,究竟有多少生物学家醉心于研发人造进化点的工作。这几乎是所有家族、财团、大型机构和集团势力的共同愿望。人类的历史,本身就是在书写从不可能到可能。何况,谁也不知道进化的终点究竟是什么。

        即便是赵毅这种在“思维”方面投入大量进化点的五阶异能者,仍然没有产生出“预知”一类的能力。他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也不可能知晓埃布尔的卑鄙与瓦斯勒的死亡。更无法想象肮脏与罪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像强盗一样疯狂抢劫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

        时间,在无聊和寂寞中一天天过去。

        坐在路边石阶上等待,是一个很笨的主意。

        但是不可否认,这的确很有效。

        联邦国立大学艺术学院的学生宿舍,与旧时代的同名建筑,有着天壤之别————它不再是那种四张高低床外加几套桌椅的简单配置,居室成员也从沙丁鱼罐头填塞式的八个,变为宽敞松余的两个人。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房间仍嫌拥挤,需要更多、更大的私密空间,而口袋里也有足够丰厚钞票的话,也可以申请装修规格从简略到豪华不等的独幢小楼。

        在联邦,有能力接触到“艺术”这两个字的人,通常都具有相当程度的经济实力。为了从学生手里赚取到更多的钱,学院董事会甚至在宿舍区内设置了额外的餐厅。请注意,这里所说的是餐厅,而不是通常意义上所指的食堂。虽然都是功能相同的设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和内容。简而言之,在餐厅里的花费,足足超过食堂二十倍。当然,菜色也不是食堂里那种制作简单、粗放的大众类型。专业厨师可以为你烹制正宗的鱼子酱、鹅肝饼、橘汁白蜗牛,甚至是刚刚由飞机运抵,还带有海水咸腥味的鲜活龙虾。

        餐厅和食堂,把学生们分化为两个被无形框架隔开的团体。前者,代表着联邦国内最顶尖的豪门后裔。他们有大把的金钱可以挥霍,甚至有仆人陪住服务。他们从不屑于到食堂就餐,也不愿意和其他人进行交流。

        如果用官方语言表述后者,应该将他们称之为“中产阶级”。他们富裕,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钱”。联邦银行里的几十、上百万财产,不过是富豪的一顿饭钱,或者用于打赏的小费。他们的子女后代,只能在学院里吃食堂。有一句话可以恰如其分地将他们概括————“像穷人,却不是穷人。”

        联大艺术学院的男生,人人都是“高帅富”。然而,“高帅富”当中也存在阶级,存在对比。

        从女生宿舍到食堂,是一条六百多米长的水泥直道。很多男生每天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这里等候。他们会观望、寻找,最终锁定自己喜欢,并且准备实施具体追求计划的目标。

        赵毅忽然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不少同类。或者应该说,是自己主动加入了等待者的行列,成为众多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迫切需要女性同伴进行中和的求爱者之一。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保养!还是那句话,看书不给推荐票,诅咒你木有小几几)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