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二十一节 帮助

第二十一节 帮助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像傻瓜一样坐在路边,用垂涎目光注视着从面前经过的漂亮女孩。。。。。。有很多男人都做过这样的事情,赵毅也不例外。

        再也没有什么比“女朋友”这三个字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当然,他不是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色情狂,也不是对于女性有着特殊爱好的多重人格分裂者。他只是对年轻女孩有种难以言喻的好奇————S12的幸存者大多都是男性,至于女人。。。。。。赵毅对她们的尊称,不是“婶婶”,就是“阿姨”。

        十八岁,本来就是对异性充满朦胧幻想的年龄。

        存在于大脑的强烈**,使赵毅忘记了对机械制造的浓厚兴趣,忘记了交给瓦斯勒教授的作业,也忘记了在图纸上对多变向引擎进行修改的那根“U”形连接管。当然,在这一切的前面,必须加上一个“暂时”的概念,而不是永远。

        他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值得注意,并且自己也非常喜欢的目标。尤其是舞蹈系那些身材曲线优美,双腿细长的女孩,总让他有种忍不住想要将其搂在怀里的冲动。

        可是,赵毅不知道应该如何与女孩们搭话————从幼年时期,他所接触到的社交对象,大多是性格粗豪的军人。由于与外界彻底断绝通讯,很多人性情都变得孤僻且古怪,彼此之间很少进行语言交流。这种沉默的氛围,或多或少对赵毅的性格产生了影响。

        守株待兔,是一个流传了几千年的笑话。不过,故事本身也证明了一个道理————长时间守株,的确可以等到兔子主动撞树的机会。

        。。。。。。

        伟大的人类医学家早已证明————长时间久坐,有相当大的几率产生痔疮,并且导致腰椎间盘突出、中枢神经系统麻痹。。。。。。等等一系列难以治愈的可怕症状。

        赵毅显然并不在意这些令人恐惧的病理名词。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姹紫嫣红的身影从面前飘过,带走自己的美妙的幻想,留下空荡荡的沮丧现实。

        联邦国立大学里的男孩实在太多了。所有人都知道,艺术学院的美女数量和素质均为一流水准。很自然的,来自其它学院的男性竞争者也越来越多。这种明显属于争夺资源的卑劣行为,曾经引起学院内部众多男生强烈不满,也因此与外来者之间发生过争吵,进而演变为群体暴力事件。而作为事件核心的女生,却没有表露出对任何一方的偏袒。毕竟,男人越多,就越发显得女人珍贵。谁都希望自己身价越抬越高,而不是反过来成为任由男人随便挑选的对象。

        明亮的阳光下,从公共浴室方向,走来一个曲线曼妙的身影。

        那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孩。从外表判断,年龄应该和赵毅相仿。平端在手里的面盆里,堆放着带有卡通图案的香皂盒,各种零散的女用化妆品,以及一块斜搭在旁边的潮湿毛巾。显然,她应该是刚刚洗完澡,正准备返回宿舍。

        她的皮肤很白,与微润的嘴唇形成映衬。潮湿的卷曲长发顺着肩膀披散下来,遮住了淡蓝色吊带长裙的肩部。趿在脚上的人字拖鞋,凸显出浑圆足踝的同时,也散发出少女特有的慵懒与散漫。

        超越常人的五级视力,使赵毅可以从很远的距离对目标进行观察。握在手里并且翻看的《机械动力论》,只是伪装自己真实目的的道具。从离开浴室的时候,女孩就已经进入他的视线。至于原因。。。。。。她的身材的确很好,也很漂亮,赵毅很想拥有这么一个女朋友。

        呵呵,仅仅只是幻想。

        目光,只是欣赏,却不会像色狼一样,死死盯住胸口之类可能走光的部位。赵毅一直觉得,自己属于那种有理想,有道德,也有强大非物质理论基础的优秀青年。因此,他所关注的部位,通常只是女性的双腿。同时,他也非常固执的认为————身材,才是评价女性是否美丽的最关键因素。

        也许是察觉到这种比垂涎更高一级,或者应该说是更加肆无忌惮的目光注视吧!女孩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直接从赵毅面前走过,留下一道充满蔑视意味的白眼。她停下脚步,转过头,微翘的鼻子可爱地皱了皱,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过了近两分钟,忽然低下头来,冲着赵毅露出一丝温和的,带有祈求性质的笑。

        在这个时间,很少有人从这条路上经过,也没有第三个人见证这种奇怪且突兀的场景变化。就连赵毅自己也觉得惊讶不解,茫然不知所措。

        。。。。。。

        “请你。。。。。。帮帮我。”

        轻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于蓓只觉得脸上无比滚烫,仿佛无限贴近烧红的烙铁。她甚至可以想象,自己此刻的面颊,究竟羞红到何等鲜艳触目的堤旖。

        她早就注意到这个坐在路边石阶上的男生————身形体格倒也勉强说得过去,五官长相也不算惹人讨厌,拗黑的铜色皮肤很是引人注目,却偏偏像白痴一样,冲着自己一直在笑。仿佛,他的那张脸,再也不会做出第二种表情。

        对于“笑”这个字,赵毅和于蓓的理解截然相反。

        前者觉得,自己笑得非常巧妙,也很迷人,似笑非笑,带着少许清高,却没有妄自尊大的傲慢。

        后者只觉得前者笑得很傻。尤其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简直就是坐等在那里看自己出丑。

        很多女生可能都遇到过胸罩肩带线头断开这种尴尬。这种事情显然不能对异性说出口,甚至就连陌生同性也难以启齿。最好的处理方法,莫过于跑进距离最近的洗手间,或者熟人居所再慢慢处理。

        然而,这两种方法对于蓓均不适用。连衣裙右边肩带居然会在返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松开,这在于蓓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中还是第一次出现。她本能地想要伸手抓住,却惊恐无比地发现————原本相互纠绕结成活扣的左边肩带,也同时变松。自己却只能僵立在原地,丝毫不敢动弹。

        松垮的肩带同时从两边开始下滑。于蓓可以清楚感觉到,裙子正在慢慢褪落。如果不是潮湿头发的滞缓效果,宽松凉爽的长裙早就落到了脚底。

        偏偏在这个时候,于蓓手里还端着一个摆满各种洗漱用品的脸盘。

        假如,旁边有一个熟识的女伴。

        假如,这条路上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

        假如,旁观者是一名女性。。。。。。

        无论其中任何一种情况,于蓓都有无数种解决目前困境的方法。但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永远不可能出现“假如”这种事情。此时此刻,于蓓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挺高胸脯,让凸伸的/乳/房/膨胀出足够的障碍,拼命滞缓连衣裙的下滑速度。

        此刻,她的身边只有一个男人。而这个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仿,外表还有些青涩的男孩,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什么,居然。。。。。。居然。。。。。。居然就坐在那里,张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冲着自己傻乎乎地笑。

        于蓓感觉自己快要哭出声来。

        有很多例子证明————人类在遭遇突发状况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异乎寻常的举动。于蓓也不例外,追悔莫及为什么不把衣裙带子系牢的同时,她也狠狠咬了咬牙,横下心,低下头,说出那句充满无限尴尬与期望的话。

        “帮。。。。。。帮忙?”

        赵毅用力甩了甩脑袋,以便让耳朵听得更加清楚。毕竟,坐在路边,忽然跑过来一个美女主动与自己说话。。。。。。这种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场景,通常都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

        感觉,就像是战战兢兢跑到自己身后躲藏起来的白雪公主,想要改换身份成为骑在她身上的白马王子,或者被她反骑的小矮人,全看此时此刻自己的表现。

        “请帮帮我————”

        挺高胸廓的动作,需要屏住呼吸,让肺部保持足够充沛的气体。换气呼吸的同时,于蓓已经感觉到裙子松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她死死夹紧腋窝,说话口气中带有几分羞怒,也有明显可以听出的哀求:“请你。。。。。。帮我系一下衣服带子。好吗?”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