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十八节 风景

第十八节 风景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在地球文化的语言结构当中,“朋友”这个词,并不单指除了情人或者亲戚之外彼此有交情的人。它也通用于毫不熟识的陌生人。可以是问询,也可以带有强烈的贬低成份。

        年轻男子此刻所指的,显然是最后一种。

        赵毅注意到,斜对面十多米远的樱花树下面,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吊带衫与牛仔短裤的女孩。她眼巴巴地望着这边,目光一直在年轻男子身上打转。其中,充满隐隐的期待。

        或许,“男子”这个称谓有些不太适宜,“男孩”可能更加贴切。

        这应该是一对迫切需要私密空间的小情侣。

        赵毅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仍然带着微笑。他轻点了点头,撅起屁股朝长椅左边的角落挪了挪,让出足够两个人坐下来的空间。

        虽然男孩的眼神颇为傲慢,也带有斗鸡式的冲动与嚣张。可是,赵毅并不去想在让座这个问题上为难他们。何况,从开始时候的第一句问话,男孩就已经用上了“请”这个字。

        这应该算不上是挑衅。充其量,不过是小男生为了在女友面前争取得分的强硬表现。在青春期荷尔蒙的刺激下,很容易做出一些头脑发热的举动。人世间不需要那么多的仇恨,也没有必要把所有冷硬言辞都当做敌意。当你觉得对方态度过于激烈且带有恶意的时候,其实在不知不觉间,自己也在某种程度上,侵犯了对方的利益。

        联邦国立大学的校园,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

        享受生活,也不是对任何人都抱以戒备心理,把自己彻底孤立的怪癖。

        除了爱与希望,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更多的。。。。。。还是体谅与理解。

        条椅的设计长度足够容纳五个人。三个人的挤占面其实不大,相互偎依的小情侣,也并不需要多余的空间。不过,三个人共坐一条椅子的场面多少有些尴尬。男孩紧紧搂住靠在怀里的女孩,不满和戒备的眼光却不时瞟向赵毅,生怕怀中宠物被外来者抢夺勾引。后者却丝毫想要没有起身远远避让的意思,只是悠闲地坐在长椅角落,半仰着头,眯眼观望着从三角梅叶片与花瓣之间透出的缝隙。

        礼让,不是毫无底线的退缩。

        赵毅当然不喜欢充当灯泡,或者利用远超常人的进化视觉、听力,窥探他人秘密的变态狂。他只是还想继续多坐一会儿,等待那片即将到来,从面前走过的美丽风景。

        嘻嘻哈哈的笑声,从绿化带外面的道路远处传来————那是数十个年纪与赵毅相仿的年轻女孩。由于季节的关系,她们都穿得很清凉:细肩带的吊带背心、各种款式的短裤、带有蕾丝花边的薄质无袖上衣,加上在微风中飘动飞扬的碎花长裙。。。。。。白嫩细长的腿脚,在阳光下很是抢眼。她们并不顾忌从身旁与四周投射过来,充满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也会旁若无人的从男生面前走过,夸张地扭动腰臀,挺高胸脯。对方眼中几乎夺目而出的**烈火,将属于女孩的骄傲抬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假如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女人也许永远不会梳妆打扮,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设想层出不穷的诱惑方式。当然,这里所指的“诱惑”,并不是/赤/裸/裸/的身体勾引。一句轻语、一个眼神、一个莫棱两可的手势。。。。。。都会使垂涎美色的异性产生无限幻想。并非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荡妇,但不可否认,她们都有必须满足的小小虚荣,以及被无数异性目光所注视的快乐。

        这是女人的专利,男人永远也无法用任何东西加以取代。就好像她们只用色彩和裙子,就能轻而易举占领整个夏天。因为,这本来就是女人的季节。

        S12基地永远也不可能看到如此美妙的风景。赵毅躬着身子,两只手肘杵在膝盖上,双手捧着下巴,出神地望着从花叶间嘻哈飘过的靓丽身影。

        幸存者们说的不错————外面的世界,的确有着太多的精彩。

        这,才是生活。

        。。。。。。

        午后的阳光,从米白色窗帘缝隙里直射进来,在棕黄色的木质课桌表面,散成一条明亮的线。

        “机械”这两个字,与“美术”之间显然没有任何联系。如同旧时代工科生与艺术生之间,永远存在着相互不能理解的隔阂。前者,是时代进步与科技发展的基础。而后者,则是见证繁荣与文明存在过的最有力证据。当然,在人类的历史长河当中,偶尔也会出现像达芬奇那样同时兼具多个身份,领会各种学科精髓,并且将之融会贯通的智者。可那毕竟是传说中的人物,距离现实太远。

        机械工程学院的教室,与艺术学院没有太大区别。但在赵毅看来,罗列在这里黑板上的化学元素符号,还有那一连串极其专业的零部件名称,远远要比艺术学院秃顶讲师留下的板书内容更加丰富,对自己也能产生足够的吸引力。

        同时兼修两种以上的专业,这在联邦国立大学并不罕见。事实上,机械学院的学生数量,足足超过艺术学院二百四十六倍。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地球联邦,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需要工业人才。

        刚刚占领的殖民星球需要开发,矿业星球的采掘设备需要维护和修理,军队的战争机械需要养护和操作。就连被各大家族把持的重工业财团,也需要持续不断进行全新机械的研究与开发。也正因为如此,机械学院才得以享有比军事学院更高的政府经济补贴。

        赵毅喜欢坐在路边观看身材傲人,穿着清凉的美女————这是艺术学院的独有风景。

        他也喜欢论证严谨,具有浓厚理论研究与实践并重的课堂————这也是机械学院的专利。

        想要拥有这两种东西,其实并不困难。只要你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精力。

        当然,还要有足够多的钞票,可以支付高昂的学费。

        。。。。。。

        瓦斯勒教授个头很高,也很瘦。灰色的小领口西装裁剪得体,颧骨高耸外凸,隐蔽在黑框眼镜背后睿智深邃的目光,似乎能够看穿一切。

        批改作业,是一件费心且劳神的事情。尤其是在超过夜间十二点的时候,在黑暗笼罩的灯光下工作,对于视力和精力,都没有任何好处。

        没有添加牛奶和糖的黑咖啡,很苦。却是瓦斯勒在困顿疲乏时候的最佳提神物质。

        机械学院学生的作业,远比其它学科更加难以批改。

        对待同样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个性与思维方式,使他们在解答题目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匪夷所思,甚至根本无法用常理进行推测的过程。就好像“1+1=?”这道题,在得出正解为“2”的同时,有人会以男女结合受孕,诞生婴儿的全过程,在题尾加注解释,认为答案应该是“3”。也有人觉得那应该是粒子剧烈碰撞之下的结果,要么等于“1”,或者干脆等于“0”。

        年轻人都喜欢表现。特立独行或者天马行空的思维,往往可以获得导师的青睐,在毕业的时候,得到一封评价优秀的推荐信。

        但瓦斯勒却从不这样认为。他的思维近乎岩石一样顽固————天才,那只是对待事物在极高程度上的特殊表现。如果把整个世界分为高、中、低三个等级,那么其余的另外两部分,只需要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甚至是枯燥乏味的海量基础训练。尤其是在作业当中,你可以提出两种以上,或者更多的解答方法。但其中必须含有被公开认同的最佳选择。一味创新求奇,却没有脚踏实地积累足够的理论基础,永远也不可能从他那里得到足够毕业的分数。

        合拢刚刚批阅完的一本作业,瓦斯勒教授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从书桌旁边拿起另外一本摆在面前。除了封皮上的院系名称和班级学号,还有略带潦草,却不失古代书法美感的“赵毅”两个字。

        这是很普通的一份作业。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大量列举数据,也没有第二、第三,乃至更多用于表明作业主人聪明智慧的更多解法。只有详细且按部就班的公式和列表,简单明了的微积分解法,符合物理基本常识的零部件组合方式。

        教授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他布置的这些题目,本来就不需要繁琐复杂的诸多解题过程。其目的,就是为了考验学生对于基础理论的掌握程度。毕竟,在现阶段,这是年轻人们最为欠缺的部分。

        钢笔,在页末最下角划上一个鲜红的“A”字符号。瓦斯勒慢慢翻开作业的图解部分。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顺手端起摆在旁边,已经放凉的咖啡。一边轻抿,目光却没有离开线条精细的图纸。频频点头,显然对这份作业非常满意。就在教授拿起钢笔,正准备在图解下方划上另外一个红“A”的同时,脸色却猛然一变,甚至就连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他急忙放下咖啡,急迫地抓起图纸凑到灯下细看。这种剧烈的动作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注意,手臂什么时候碰撞到桌子上已经批改完的作业堆,所有东西全部“哗啦”一声被扫落地面,混乱不堪。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