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十七节 学院

第十七节 学院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有读者对上一节的地球环境提出疑问。老黑在此声明:本书没有僵尸,也没有细胞感染的大面积的变异。至于定位,书页上的归类已经说明是星际战争。)

        由联邦军总部开具的全新身份证明文件上,隐瞒了很多东西。其中,自然也包括以少校身份退役这件事。

        按照正常程序,联邦军人每隔四年获得一次自然晋升。在周以铭上将的授意下,赵毅在纸面上的军龄,足足长达十二年。加上在西部战线立下的数次功绩,少校军衔倒也算不上虚高。如果不是顾忌对赵毅未来的生活造成不良影响,周以铭其实很想把这一军衔提升至上校。这种明显属于违规操作的手法,在地球联邦内部很常见————世家或者豪门后代,往往会通过捐赠巨额资金的形式,给刚刚出世,尚在襁褓中的家族婴儿办理军籍证明。因此,一般情况下,权贵子弟成年后即可越过士官阶级,直接获得准尉以上军衔。

        在很多内部知情人员看来,这样做其实算不上**。议会每年给予的军费预算增幅额度很小,每一颗新发现的可移民星球,都需要数量庞大的舰队进行护卫。如果没有这些额外的经济援助,联邦舰队根本不可能保持现有规模,更谈不上什么与泛联合军之间的战争。至于那些名不副实的少爷军官。。。。。。联邦从未指望过他们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如果不是联邦宪法规定,所有公民都有服役四年的义务,那些家伙也绝对不会主动穿上这身难看的灰绿色军服。

        和旧时代一样,联邦国立大学仍然通过记名、作业、考试等方法,作为对学生修习科目所获分值的依据。这样的规定,使赵毅感觉很是快慰————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秃顶讲师仍然站在黑板前奋笔疾书。飞扬的粉尘被渗透出体表的汗水吸附,在鼻尖、额头、脖颈上形成一层薄薄的污垢。他似乎毫无察觉,只是瞪大眼睛不停地书写下去,直至密密麻麻的数字和算式,以极其可怕的速度,彻底占领黑板上的每一个角落。

        几乎所有艺术学院美术系的学生,都很排斥“高等数学”这门课程。他们觉得这有些多余,对自己所学主要专业没有什么帮助。实际上,如果非专业人士,这门课程在现实生活当中,也的确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学生的抗拒心理,永远不可能影响到联邦教育部长的大脑思维能力。学院高层也不会公开设置此类课程的真正原因————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可能每一个学习者都拥有绘画天才。喜爱,并且真正能够接触,成为美术专业的学生,家庭财产通常都很殷实。否则,他们根本无力购买昂贵画具和颜料,也无法支付高额的学费。至于“高等数学”这一看起来的确有些不合时宜的科目。。。。。。最主要的作用,还是为了制造足够强大的毕业障碍。

        不及格,就意味着补考,意味着必须缴纳一大笔额外的应试费用。

        这与联邦军方通过非正常方式收取“捐赠”一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何况,除了支付费用外,一些急于拿到毕业证明的学生,还会主动给予任课教师或者院方高层更多的好处。

        比如,在某个激情澎湃的夜晚,在宾馆酒店的豪华套间里,与任课教授展开最原始的身体碰撞,进行最亲密的液体交流。。。。。。这种情况并不局限于漂亮的女/性/补考者。事实上,在品尝过太多年轻异/性/身体之后,为师者的兴趣与目光,也会发生极其微妙的变化。毕竟,如果单从特殊方面的需求来看,男人与女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并不能算是**。充其量,不过是“利用合理方法,对教育产业进行有益的补充。”

        赵毅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艺术方面的天份。他只是很喜欢画画。如果从业余角度来看,他的画风非常贴近后现代主义的印象派。用油画刀挑起大团颜料,在画布上迅速涂抹,粗放、草率的画法很适合赵毅,他也非常享受这种淋漓尽致的宣泄过程。但他明白,画家所需要的并不仅仅只是天份。更多的,还是长达数年枯燥无味的基础训练。后者,恰恰是他最为欠缺的部分。

        他想要做一个普通人,想要去尝试在S12基地永远不可能接触到的全新生活。无论于公于私,周以铭都觉得必须满足这个要求。。。。。。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不需要入学考试,不需要担保人,插班生的出现也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所有一切都是那么平淡、自然,仿佛此前的血腥拼杀从未出现过,只有年轻人对于未来的朦胧向往,期待和渴望。

        教室里弥漫着愤怒、怨恨、无聊和郁闷的空气,如暴雨前的浓黑阴云般密集。无数双像刀子一样锋利森冷的目光,从不同角度放射出来,疯狂扫视着书写黑板过于投入,丝毫没有察觉的秃顶讲师,却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渐渐的,就在这种沉闷得令人昏昏欲睡的气氛当中,终于响起了期盼已久的下课铃声。

        合拢套有课本封皮作为伪装的小说,等所有人都离开教室以后,赵毅才从椅子上站起,慢慢离开。

        他没有朋友。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个全新世界的好感。

        他喜欢在校园里散步,也会模仿其他人那样,在上课时间偷偷摸摸看小说。这让他感到有种暗地里的窃喜与刺激。赵毅以前从未接触过这些,所有一切都令他新奇且着迷,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人类。

        赵毅的个人账户上,有足足二十万联邦元。周以铭当然不会告诉他,这其实是汉密尔顿家族军事献金的一小部分。这笔巨款,足够他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消耗很久。要知道,首都冷饮店里价格最昂贵,通常只有家境富裕学生才会购买的哈根达斯冰激凌,不过是五元钱一客。

        坚硬的石板路面,从鞋底透出一股令人愉悦的凉意。金叶女贞和栀子花球,共同构成漂亮的绿化景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草叶清香,拂面微风轻轻抹去令人汗湿的炎热。现在,正是逃避午间酷暑最为难得的凉爽时光。

        赵毅走到被香樟树浓荫覆盖的长椅前,坐下,用力拧开从小卖部买到的冰绿茶瓶盖,带着仿佛是永远停留在脸上的微笑,感受着甘甜液体顺着喉管流进身体的舒爽惬意。

        这是学院里植被最茂密的一片树林。空气清新,环境优雅,灌木从中还设置有宽敞的条式座椅。几乎每个时间段都有人占据这些座位。当然,他们往往不会是一个人,身边总会伴随着一个“他”或“她”。相互偎依的时候,正常节奏的交谈,很快就会变成浓情蜜语的呢喃。加之附近没有安装摄像头,情到深处无法自抑的抚摸与亲吻,也能够在树荫和植物的掩盖下,成为两个人之间最贴心的小秘密。。。。。。很自然的,这里成为了学院男女恋爱阶段的最佳去处。同时也是众多尚未找到伴侣,必须依靠非正常手段满足生理需要,心理存在严重缺失障碍者的良好偷窥场所。

        缓慢享受着浪费时间带来的宁静,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树林,从赵毅面前经过。他们大多都会放缓脚步,用一种极其特殊,同时带有轻蔑、嫉妒、愠怒和探究成份的复杂目光望着他。尤其是那些两两相伴,虽然没有公开牵手或者搂抱,仅从形式与外观就能看出是情侣的男女,眼里更是喷射出无比厌恶,甚至可以说是憎恨的冰冷。

        这条长椅,属于整片树林里位置颇为不错的休息场所。距离大路只有十五米远,木制花架上生长着茂密垂蔓开来的三角梅,在座椅正面形成浓密严实的遮挡。由于视觉角度的关系,路上行人无法看穿这片枚红色花海背后掩盖住的种种亲昵与私密,坐在里面交流感情的男女,却可以透过花叶间的缝隙,清楚观察到外面空间的任何风吹草动。

        很自然的,这种很难通过人工复制的天然隐蔽点,成为学院情侣在尚未发展到开房共寝热烈阶段以前,仅仅只停留于谈情说爱期间的最佳去处。

        迫切需要一个幽闭环境进行思想交流的男女,几乎都会对提前占据这条长椅的人表示愤怒和怨恨。何况,独坐长椅的赵毅,与周围的环境与气氛显然格格不入。

        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慢慢走了过来。大约二十岁上下的年龄,身上一套价值不菲的“耐克”运动衫。没有礼节性的问候,直接坐到赵毅身边,昂着头,斜着眼睛睨向赵毅,傲慢中带着轻佻。

        “朋友,请让一让————”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